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李瓶儿
    “杀人啦!杀人啦!”

    看着武松的模样,街道上众人顿时大声叫嚷起来,在光天化日之下,武松如此凶悍的模样,自然是让人惊骇,一时间逃跑者不计其数。

    “武二哥,这个人是西门庆的婆娘,也正好一刀宰了。”郓哥儿拉着一个女子走了出来,面色清冷,不是李瓶儿是谁,也是她倒霉,见武松追杀西门庆,以为三楼没人,才走了出来,没想到刚好被郓哥儿碰见,一把扯了出来。

    “是你派人提醒我的,是你派人通知我的?”武松望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很惊讶的说道:“你是他的女人,为什么要通知我,我大哥是他杀的?”

    “他杀了我丈夫。”李瓶儿想也不想的说道:“我的丈夫花子虚本身是他的好友,虽然他对我不怎么样,但是到底是我丈夫,西门庆杀了他,我要为他报仇,还有蒋竹山,虽然他为人不怎么样,可是对我却很好,西门庆为了得到我,也杀了蒋竹山,我也要为他报仇。”李瓶儿整理了一下衣衫,很平静的说道:“原本是准备等李璟来的,可是李璟去了东京,正好你来了,所以就将武大之死的原因让人告诉了你。”

    “不错,西门庆在阳谷县,无人敢惹,也不会有人告诉我这一些的,本身还有一些怀疑,就在刚才,我发现西门庆想逃跑,却没有成功,骂了一句贱人之后,我就知道是有人在帮我,若是我猜的不错,三楼是有密道的吧!”武松望着远处杀来的十几名衙役深深的看了李瓶儿一眼。眼前的这个女子不简单,他不想和他接触太深。

    “郓哥儿,虽然大哥的死和李璟没有太多的关系,但是我大哥到底是因为李璟而死,我要去找他。告辞了。”武松翻身上马,他不是一个头脑发热的家伙,来杀西门庆,实际上,早就做好了准备。

    “武二,你不是李璟的对手。”郓哥儿望着武松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大声说道。

    “走吧!”公孙胜却是摆了摆拂尘,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李璟恐怕这个时候已经从东京回来了,想杀他是不可能的。”

    “道长,小女子该怎么办?”李瓶儿忽然大声询问道。

    公孙胜深深的看了眼前的女子一眼,面色清冷,宛若白莲花一样,只是想到她干的事情,顿时不寒而栗,这么长的隐忍,甚至以身饲魔,就是为了杀了西门庆,为自己的前夫报仇,可以想象,这样的事情一旦传扬开来,对世人的冲击。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做李璟想做的事情。”公孙胜想了想还是说道。李瓶儿的手段让人震惊,但是同样,如此手段的人,若是掌控阳谷县的药材市场,可以极大程度的帮助李璟,至于和李璟之间的男女关系,那就是李璟的事情了。

    “道长,为何你要帮助李璟?他好像没给你银子什么的?”乔郓哥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他是一个不简单的人,我很好奇,他能做到多大的事情,所以我想帮他,至于他能走到哪一步,那就不知道了。”公孙胜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我走南闯北,也不知道见了多少奇怪的人,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人。”

    “怎么奇怪?”乔郓哥好奇的询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公孙胜摇摇头,敲打了一下乔郓哥,说道:“我传授的刺杀之道,你要好生学着,以后或许你就仗着这样的本事博取功名富贵呢!”

    “道长真是笑话,我杀个人赚取金钱就算了,这功名,恐怕与我无关了。”乔郓哥摇摇头说道。

    “世事又岂是你我知道的。无论是日后如何选择,没有本事都不行。”公孙胜大袖飘飘,宛若神仙一样,乔郓哥却是像是一个侍从,紧随在公孙胜之后。

    “道长,我们现在去哪里?”乔郓哥好奇的询问道。

    “梁山泊。我们在那个地方还要呆上一段时间,正好了结了一桩事,然后我要好生操练你,免得日后杀不了别人,还被别人给杀了。”公孙胜大声说道。乔郓哥听了却是声惨叫,好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好的消息一样。

    “多谢道长指点。”李瓶儿却是双目放光,朝公孙胜离开的方向行了一礼,才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身后不知道什么多了一个老掌柜,正是西门庆药房里的掌柜,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李瓶儿的得力属下了。

    “花伯,花子虚的仇我已经帮你报,现在可是你要帮助我的时候了。”李瓶儿声音平静,丝毫没有将拥上来的衙役放在眼中,世人都看见了,西门庆是被武松所杀,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夫人放心,西门庆的一切都是您的,绝对不会出半点错误。”老掌柜望着眼前的美丽女子,不但没有任何的惊艳,反而心中发冷,如此隐忍,终于借助别人之手为花子虚、蒋竹山报仇,足见此女手段的凶狠之处。

    “不,不是我的,是李璟公子的。”李瓶儿却是摇摇头,说道:“一个女人再怎么强悍,也是需要一个男人的,以后李璟就是我们的主子,所以西门庆的一切都是他的,他的药铺,他的金银财宝,包括他的女人。”

    “是。”老掌柜先是一愣,最后却是点了点头。他不知道李瓶儿为什么会看上李璟,但是李瓶儿说的不错,任何一个女子都是需要一个男人。李璟乃是李家庄的少庄主,最近更是听见郓城李家庄声名远播,已经掌握了整个独龙冈,成为郓城的一股强大的势力。

    “走,回去收拾那几个贱人去。”李瓶儿十分平静的转身,说道:“既然是作为西门庆的女人,就应该有觉悟,西门庆本事没有什么本事,却只知道抢夺别人的女人,既然是抢夺别人的女人,就要做好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抢的准备。”

    她脑海里瞬间想到了李璟,最后摇摇头,世人或许都是如此,既然是认定了李璟,那就不会改变。一个能有当年李玄霸练武所用药膳,就知道李璟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