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恨天三十六式
    “周兄这次能亲自前来,千里迢迢,就算林冲知道,也不会说什么了?”客厅内,李纲和周侗坐在椅子上,李纲微微叹息的说道。

    “虽然如此,还是有些担心。”周侗捏紧了拳头说道:“不知道冲儿现在在什么地方?”

    “周前辈,若是晚辈没有猜错的话,林教头恐怕已经在沧州,有可能和小旋风柴进在一起。”李璟估算了一下时间说道。

    “小旋风柴进?可是前朝柴氏之后?”周侗脸色不好看了,就是李纲也是面色阴沉。

    李璟看的不明白,忍不住说道:“柴进此人在江湖上薄有威名,对江湖上的好汉多有恩惠,只要是人求他,他都能帮助一二,加上乃是前朝皇室,沧州的官府都会给他一点颜面,林冲发配到沧州,想必没有什么大事的。”李璟有些好奇的望着两人,不明白这样的好事为何在两人眼中成了坏事。

    “一个前朝皇室,不知道韬光隐晦,留恋于山水之间,却只知道结交江湖好汉,璟儿,你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啊!”李纲摸着胡须说道。

    李璟面色一变,他猛的想起柴进还资助过梁山王伦,甚至可以说,梁山之所以有今日,就是柴进的手笔。难道柴进?李璟顿时不敢想下去了,他感觉到梁山水泊的背后恐怕还有其他的故事。恐怕不像是一群不得志的人,和一群杀人不偿命的家伙聚集在一起鼓捣出来的事情,在他们的背后也是有着严密的规划和组织的,林冲跟柴进搅和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好事。

    “朝中奸佞横生,就算是有人注意到柴进,恐怕也没有人会说。”周侗摇摇头,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林冲如何?那以后就靠他自己了。”

    李纲听了虎目一睁,望着周侗一眼,最后看着周侗那双骨瘦嶙峋的时手臂,顿时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任何人碰到这种事情恐怕都是如此,周侗已经对朝廷失望了,所以才会任由林冲击接触柴进,他还能说什么呢?

    “李璟,看不出来,你光华内敛,看上去像一个文弱书生一样,但是一身力道恐怕不简单吧!”周侗这个时候,却是在转移话题,很有兴趣的望着李璟对李纲说道:“没想到你一个文官却收了一个武夫做徒弟,你准备教他什么?”

    “老夫教他做人的道理。”李纲面色微红。

    “你用的是何种兵器?”周侗不屑的扫了李纲一眼,却是望着李瑾,双目局炯炯有神,他经验丰富,自然看的出来更多。

    “锤,当年李玄霸的擂鼓瓮金锤。随便练练,也没有什么套路。”李璟有些尴尬的说道。只是望着周侗却是露出一丝期盼来。

    “璟儿,你周师伯和我是好友,你也不要喊什么前辈了,就喊师伯吧!”李纲知道周侗一方面是看中了李璟的资质,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李璟救了林冲之妻,想要指点一二,偿还恩情。像周侗这样的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欠别人的恩情。

    “擂鼓瓮金锤啊!”周侗摸着胡须,感叹道:“擂鼓瓮金锤乃是当年李玄霸的兵器,你要练他,一方面是因为你力大无穷,只是想要练好它,就具备两个条件,第一得到当年紫阳真人的紫阳劲,紫阳劲能够完美的催动自己的气力,绵绵长长,能够长时间的使得自己挥动金锤,这是一般的运劲方法做不到的,紫阳劲很是神奇;第二就是拥有恨天锤法。三十六式恨天锤打遍天下无敌手。”

    “家父当年机缘巧合曾经得到紫阳劲,晚辈现在修炼就是紫阳劲。”李璟并没有说李应当年也不知道盗了谁的墓,才挖到这样的宝物。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周侗听了之后双眼一亮,脸上顿时露出复杂之色,望着李璟说道:“看样子天意如此,这恨天三十六式合该为你所有。若不是林冲出事,我也不会来东京,若不是你是李贤弟的弟子,也见不到我,若不是你救了张氏,老夫也不会欠你的人情。老夫也不会想着传授你一些功夫。”

    “这么说,这恨天三十六式就在你身上?”李纲也感觉到事情之奇妙,忍不住对李璟说道:“璟儿,还不谢过师伯。”

    “弟子李璟谢过师伯传艺大恩。”李璟也是喜出望外,没想到在这里能学的恨天三十六式,这样就能弥补自己擂鼓瓮金锤上的短板了。

    “你先不要谢我,当年李玄霸能凭借恨天三十六式纵横天下,成为天下第一,一方面是他的资质,而另一方面是他的屹立,任何武技都不是无敌的,关键是要看人。”周侗将李璟扶了起来,说道:“恨天三十六式练起来十分困难,不过你能修成紫阳劲,练起恨天三十六式来,应该轻松的很,趁着我还在京师,这几天就将这三十六恨天锤法传给你,看看,能不能让李玄霸再现当朝。”

    “多谢前辈,以前和人比武,多是倚仗紫阳劲的玄妙和我的力量,面对长枪、长槊等等兵器都是前期防御,这下好了,想必有了恨天三十六式,再也不怕那些人了。”李璟的确很高兴,紫阳劲和恨天三十六式乃是绝配,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我传你武艺,你要记住,不能为非作歹,不嫩欺压良善。”周侗望着李璟说道。

    “师伯放心,李璟虽然是一介武夫,但也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李璟拍着胸脯说道:“做人做事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好啊,只要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足够了。”周侗满意的点了点头,对李纲说道:“李大人,那就借你家的庭院,老夫要传李璟恨天三十六式。”

    “多谢周兄。”李纲知道一套武技对武将的重要性,周侗能将恨天三十六式传给李璟,这是多大的恩情。

    “好,好。没想到老夫在临死的时候,居然又让我遇见了一个好苗子,不错,不错。”周侗哈哈大笑道。

    “师伯说又,难道在我之前,还有一个?”李璟笑呵呵的说道。

    “不错,是有一个,以后你们有机会自然会见面的。”周侗点了点头,说道:“恐怕资质不在你之下,成就也不在你之下。”周侗显然对自己收的徒弟很得意。

    “不知道师弟如何称呼?以后也好见面。”李璟有些好奇。

    “岳飞,岳鹏举。”周侗摸着胡须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