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涟漪
    “李璟多谢李大家相助。”

    不过盏茶的时间,李璟再次回到李师师的房中,等他回来的时候,赵佶已经不再李师师这里。赵佶并没有在李师师这里呆很长时间,基本上,李璟前脚离开,他后脚就走了。

    “他这个时候应该去找林灵素了。”李师师好像没有听见李璟的话一样,望着远处巍峨的樊楼,说道:“在他眼中,没有什么比成仙得道更有吸引力。哪怕是江山社稷也是一样。”

    “唯有成仙得道才能让自己的权力永久。”李璟叹息道:“没想到,当今天子居然和我梦里的人生的一模一样。”

    “若不是我先听了你的话,然后观察了你进来的表现,我都以为你说的是假的,和那些江湖术士一样了。”李师师也是一声长叹,最后说道:“不管怎么样,你的愿望总算是达成了,林灵素这个时候,正想着提高在他心中的地位,你的出现,刚好帮了他一个大忙。只是你可想好,你这边和林灵素这样的人搅和在一起,梁溪先生是不会同意的,甚至还有可能将你逐出师门。”李师师盯着李璟,林灵素在东京的名声并不好,许多人都不喜欢他,尤其是清流的那些人更是如此了。

    “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李璟摇摇头说道:“再说,我安心的做我的小生意,就算是老师怪罪也没有办法,人的立足之本不是老师,而是自己。”

    “你倒是想的明白,能将八成利润都送给天子?”李师师用奇异的目光望着李璟,叹息道:“如此人物,我现在都已经后悔帮你了。”

    “再怎么是一个人物,也只是武夫,一个商贾而已。”李璟苦笑道。

    “京中的官宦子弟,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那个是走马溜鹰,留恋在青楼之间,倒是你立下了偌大的事业。”李师师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露出哀怨之色。

    “陛下若是知道我回到这里,会不会生气?”李璟站起身来,忽然望见远处一个下人正在修剪树木,忍不住询问道。

    “你会害怕吗?”李师师美目扫了李璟一眼,这个时候才发现李璟和自己以前交往的人有很大区别,面色儒雅宛若书生,偏偏身材健壮,孔武有力,蜂腰猿臂,比任何一个男子都有冲击力。

    “怕什么?”李璟笑道:“我以诚待人,又有什么可怕的?”

    “我如此帮你,你准备如何回报我?”李师师想了想说道:“无论是香皂生意也好,或者是镖局也好,能不能成事都在我的一念之间。”

    “大家有什么需要?李璟只要能做到的绝对不会推诿。”李璟想也不想的说道。

    “好,等到有一****需要你的时候,你一定不能推辞。”李师师正容说道:“哪怕我让你带我离开开封,你也不能拒绝。”

    李璟先是一愣,很快就说道:“大家放心,若真有这样的一天,李璟一定会亲自护送大家离开开封。”他心中却是打了一个冷颤,难道这个李师师也是穿越者,居然知道日后靖康之难之事,这个时候提前布局。不过等到他望着李师师的时候,才发现李师师望的是皇宫方向,顿时明白李师师心中所想。

    她已经不喜欢这种以色侍人的日子了,所以才会想着离开开封,过着自由的生活。以色侍人终归有人老色衰的时候,别看这个时候宋徽宗对她很是宠爱,但是一旦年纪大了,宋徽宗必定会将其抛弃,李师师显然是早就想到这一点,只是不知道为何会看中李璟。

    “我相信你会做到的,因为你和其他人不一样,而且,我也相信你一定会答应我的,因为你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和其他人不一样,你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怜悯。你是在怜悯我吗?”李师师缓步走到李璟面前,伸出玉手,颤巍巍的抚摸着李璟俊秀的面容,说道:“你为什么会怜悯我?”

    “大家虽然是受万人瞩目,甚至连官家都青睐有加,但是却逃不过以色侍人的下场,就算是在东京城中,对大家不满者甚多,大家虽然生的国色天香,但是命运多舛,官家虽然富有四海,但是难逃驾崩的下场,新君即位,第一个要杀的就是朝中奸臣,第二个要杀的就是大家。想大家年纪轻轻,原本有着美好的年华,却为人所杀,故而怜悯。”李璟想了想说道。

    “虽然不知道你还隐瞒了什么的,但是这个理由足够我相信你,因为没有人会在我面前说这些话的。”李师师轻轻的靠在李璟的肩膀上,却是没有说任何话。

    ?闻着面前的香气,李璟内心蠢蠢欲动,双手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面前若是一般的女子,他早就抬枪上马了,只是眼前的女子不一般,是宋徽宗的禁脔,谁敢触碰。

    “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忽然李师师推开李璟,美目瞪了李璟一眼。

    李璟一下子反应过来,脸上顿时露出尴尬之色,自己虽然能控制住自己的内心,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反应,小兄弟坚硬如铁,就是下摆都给顶了起来,难怪李师师推开了李璟,这种事情谁都感觉到尴尬。

    “大家美艳动人,倾城倾国,李璟不过是凡夫俗子,自然是承受不住大家的魅力。莫说是我,世上哪个人不是如此?”李璟双目一阵火热,望着李师师,虽然眼前的女子不能碰,但只要是男人,都会想一亲芳泽的。更何况是李璟这个家伙,对待历史名人一向都是没有抵抗力的。

    “油嘴滑舌的,不是什么好人。”李师师粉脸微红,心中却是荡起了涟漪,她虽然见识不凡,遭遇过不少的男子,但多是风流才子,文弱书生,就是现在的赵佶也是趋向文人,战斗力根本不行。按照她的地位和见识,岂会让那些粗鄙的武夫上门,也只有李璟,生的俊秀,却是孔武有力,一点迹象,就让李师师心中澎湃,只是念及赵佶在的一边的监视,才勉强忍了下来,饶是如此,还是将李璟急匆匆的赶了出去。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