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隋末之乱臣贼子 番外四 降马
    “儿臣等拜见父皇。”演武台上,李承宗领着诸多皇子向李信行礼,只有陈王李承基脸上露出一丝担忧神色,他几乎是被李信下令押解着回来的,一回来,就被带到这里来了。看着其他兄弟平静的脸色,让他更加有些担心了。

    “都来了,起来吧!”李信鼻子里哼了一声,让几个儿子起身,他望着眼前的几个儿子,都已经长大成人,相貌有的酷似自己,有的却是长的却像他们的母亲,不管怎么样,这些都是大唐的血脉。最后他的目光却是望着远处的一个娇小的身影,却是双眼一亮,端庄和魅惑一起出现在一个女子身上,就能形成冲击,这种冲击就是李信自己也承受不住,难怪李承基被她吸引。

    “你也过来。”李信招过武媚娘。

    “奴婢武媚娘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武媚娘望着眼前的中年人,雄姿英发,高高在上,一双眸子好像能看透人心一样,让人忍不住生出一丝畏惧来。

    “你可恨朕?”李信望着眼前这个历史上著名的人物,如今却是臣服在自己的脚下了,可是却没有半点的成就感,或许对方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李信心中最后的一丝杀念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奴婢,奴婢也不知道。”武媚娘小脸苍白,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是低着头说道。

    “大胆。”李承基却是在心中担心,忍不住大声训斥道。

    “你起来吧!”李信点了点头,说道:“你的父亲效忠李渊,也不知道害了多少将士的性命,我杀了他也是为了朝廷之事,你怨恨朕也是正常的,为人子女都是如此,只是以前或许有人帮你,现在却无人敢帮你了,你也不会有这样的资本了。”

    “父皇,儿臣。”李承基面色一变,就准备上前,迎来的却是李信阴沉的目光,吓的赶紧将话收了回去,旁边的李承宗赶紧将李承基拉到身后,却被李承基轻轻的抽开右臂。

    “前段时间徐毅给朕送来一匹烈马,据说是草原上的马王。”李信对宋和点了点头,宋和拂尘挥舞,远处的战鼓声响起,就见一辆囚车缓缓而来,囚车之中有一匹高大健壮的大马,周身遒劲,正在囚笼之中不安的挣扎。

    “好马!”李承宗也忍不住大声赞赏道,李信的儿子都不是文弱书生,尤其是李承宗更是上过了战场,对于眼前的骏马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了。不过,很快,这种念头就按了下去,李信将烈马放在这里,恐怕不仅仅是让众人看马这么简单,这背后恐怕还有其他的缘故。其他的几个儿子也是如此,大皇帝陛下是不可能让自己来看马的。各个心里面思索着一匹马能做什么文章来。

    “眼前有烈马一匹,非人力能够降服,你们说说,这样的烈马如何降服?承基,你先来。”李信望着几个儿子说道。目光却是望着不远处的武媚娘。

    “儿臣常听人说,草原之上,那些突厥人就是经常和战马睡在一起,将士亲自喂战马草料,儿臣想,日久见人心,只要有诚心,自然是可以获得烈马之心,将烈马收为己用。”李承基忍不住说道。

    “示之以诚,恩,可以。”李信点了点头,深深的望了李承基一眼,这或许也说明了李承基现在在做的事情,地位决定着一切。

    “父皇,儿臣认为,将此马饿上三五天,待它精疲力尽的时候,再降服,必定能事半功倍。”李承谦出言说道。

    “恩,这个方法不错。”李信仍然是赞赏的说道。

    “就算孩儿不能降服烈马,悬赏天下人,自然是有人能够降服烈马的,孩儿只要降服烈马的人就可以了。”李承通不在意的说道。

    李信也点了点头,其他的李承焕、李承孝等等皇子纷纷发言,李信脸上都是露出笑容,也没有做出任何评价,好像这些儿子说的都不错。最后目光望着李承宗。

    “孩儿会努力降服三五次,若是能降服自然是好事,若是不能降服,就将其留在上驷院里养着就是了。”李承宗迟疑了一阵说道。

    “媚娘,若是你的话,你该如何是好?”李信忽然笑呵呵的望着武媚娘说道。一边的李承宗却是七上八下,不知道如何是好。

    “奴婢想要皮鞭、锥子和匕首。先用皮鞭抽它,若是不能降服,就用锥子刺他的脑袋,若是还不能降服,就用匕首杀了它。”武媚娘想了想说道。

    “用人之道,存呼一心。”李信并没有点评什么,只是对宋和点了点头,宋和赶紧让几个宫女带着武媚娘离开了演武台。

    “看见了吗?就算她是一个美女,年纪还小的很,可是她此刻表现出来的东西,让人吃惊。承基,你能降得住这样的女人吗?”李信望着自己的儿子。

    李承宗等人这才明白李信是在考察什么,李承基却是面色苍白,他很想说自己能够降得住,可是仔细回想武媚娘刚才说的话,是如此的血腥,这已经不是霸道的体现了,顿时默然不语,双目中露出一丝呆滞之色。无疑,像武媚娘这样的女人,他是降不住的。

    “哎!二弟,父皇已经给你指了一门亲事,武媚娘,还是放弃吧!”身边传来李承宗的叹息声,李承基抬起头来,却发现李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演武台,而他身边也只有几个兄弟,正担心的望着他。

    李承基心中一暖,强笑道:“多谢兄长提醒,承基知道了。”和李承基心中的一点隔阂好像也淡了许多。

    “你我兄弟齐心,还有什么事情闯过去的。”李承宗却很高兴,虽然李信没有点评什么,但是这个时候的他已经看出来,李信对自己的答案很满意。虽然是在问降马,但实际上却是询问用人之道。李承宗为帝国的太子,日后的皇帝,用人之道自然是不一样,碰见和烈马一样的人,先去用感情征服他,礼贤下士,但若还是不成,李承宗就会将其恩养,利用此事来表示自己的贤德和大度。天下能人这么多,没有必要放在一个人身上,尤其是在自己表示诚意之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