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隋末之乱臣贼子 番外
    “你就是武氏之女?”洛阳锦衣卫大牢之中,李承基好奇的望着眼前的女子,静静的坐在那里,却没有任何的惊恐的模样,显示出她与其他人的不一样。

    “别人都说我是姓武,武功的武。我叫媚娘,你呢?”武媚娘望着李承基,说道:“你的身份不一般,能告诉我是谁吗?为什么要抓我?”

    “你叫武媚娘,倒是不错。”李承基双目中露出一丝闪烁来,说道:“我是当今天子之子,陈王李承基。你应该我朝罪人武士彟之女。武士彟当年也不知道害了我朝多少将士,而且就算是死了,也还有其他的阴谋,所以父皇才会对武家子弟斩尽杀绝,你也是在被杀之列。”

    “没想到大皇帝陛下会知道我这个弱女子。”武媚娘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绝美的模样,让李承基看的面色一呆。

    “是啊,我也感觉到奇怪,你一个弱女子,能做什么?父皇为什么会害怕你呢?”李承基一阵迟疑说道。

    “陈王殿下,您说皇帝陛下若是杀了我这个弱女子,天下人会怎么说皇帝陛下?”武媚娘脸上居然露出一丝笑容。

    “你很厉害,看样子父皇杀你是应该。”李承基却笑道:“可惜了,你生的如此美貌,恐怕到头来还是红粉骷髅,父皇是不会让你活下去的。”

    “可惜了,我没有见到皇帝陛下,否则皇帝陛下是绝对不会杀我的。”武媚娘目光闪烁,望着李承基说道:“不知道陈王殿下可愿意帮我?”

    “你怎么知道我会帮助你?”李承基好奇的询问道。

    “我父亲虽然被杀,但是还留下了不少的东西,这些人手想必陈王殿下需要的,更何况,小女子听说皇帝陛下喜欢敌人的女人女儿,您说皇帝陛下见到小女子,会如何?陈王今日救我一命,我日后自会帮助陈王殿下,如何?”武媚娘不想死,没想到,居然碰见这样的一个机会。

    “会不会成功,那就看你的机缘了。”李承基想了想淡淡的说道:“等于东西,等你出来之后再给我不迟。”说着转身就出了监狱,他是在给武媚娘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这个孽子,他想干什么?”长安城内,武德殿内,九五之尊李信端坐在龙椅之上,随着吐蕃的消灭,太子的确立,李信的威严越来越甚,武德殿内,锦衣卫正副指挥使听着上面的雷霆之怒,吓的赶紧跪在地上。旁边的李承宗面露苦涩,站在一边,不敢说话。

    “说,这个武媚娘现在在什么地方?”李信望着沈千秋和纪纲两人说道:“当初就说过,寻找到武媚娘,立刻将其斩杀,为何会出现这种事情,怎么让承基看见了。”

    “回陛下的话,当初在洛阳朱雀大街上将其擒拿的,但是当时陈王殿下和孙伏加两人正在朱雀大街上考察民情,这才发现到了武媚娘,陈王认为武媚娘可怜,一个弱女子而已,陛下若是杀了武媚娘,会让天下人笑话,有损陛下的英明,才决定上书陛下,请求给武媚娘一个活命的机会。”纪纲面色苍白,赶紧回到。他主管的是锦衣卫针对朝廷内部官员的事情,这件事情与他有关系,那些镇守洛阳锦衣卫衙门的乃是他的手下。

    “父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还是考虑眼下之事为好?此事虽然二弟有错,但是总是为父皇的名声考虑。”李承宗壮着胆子说道。

    “哼,不用你为他说情。煽动锦衣卫罪犯者杀无赦,难道这个道理,你就不懂。”李信冷哼哼的说道:“那武媚娘乃是武士彟之女,岂能留在世上。”李信自然不会说他很担心这个武媚娘,恨不得现在就将其杀掉。

    李承宗听了之后,赶紧将嘴巴闭上,不敢说话,盛怒之上的李信,恐怕只有两个人才能劝阻,当下朝身后摆了摆手,在殿外内侍看的清楚,赶紧跑了出去了。

    “真是胆子大了,什么事情都学着朕,这才闹出这样的千古笑话,一个皇子居然和朕的仇人说情,真是涨了我李家的颜面啊!这让军中将士如何看待朕。当年因为武士彟,而战死的弟兄也不知道有多少。军中将士恐怕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可是朕的儿子倒好。”李信在大殿上走来走去,说实在的,李承基为其他人说情也算了,可是偏偏为武媚娘说情,这就让李信不满意了。

    “不行,这个女人绝对不能留,还有李承基也要受到惩罚。”李信面色一冷,扫了众人一眼,就要下圣旨,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拐杖敲击金砖的声音,李信面色一变,瞪了李承宗一眼,却见李承宗低着头不敢说话,顿时冷哼了一声,自己却是不敢怠慢,赶紧迎了上去。在皇宫之中,能有如此声音的人,也只有太后高氏了。

    “母亲。”李信刚刚下了台阶,在大殿上走了几步,就见一个苍老的身影走了过来,在她身后,还有皇后长孙午后、贵妃李芷婉。

    “我的儿子现在是皇帝了,生杀掠夺,任由其心。我这个老婆子说话不管用了。”高氏看了看眼前的武德殿一眼,拒绝了李信的搀扶,而是朝大殿上的龙椅走了过去。

    长孙无垢看的分明,朝众人摆了摆手,自己领着李承宗和李芷婉等人退了下去,至于沈千秋和纪纲并着那些宫女早就退出了大殿。

    “母亲不在慈宁宫修养,怎么来前面来了。”李信也不恼,而是继续搀扶着高氏,这次高氏没有拒绝。

    “是啊,原本我在后面待得很好的,可是听说我的儿子,大唐的开国之君,单枪匹马创立了偌大基业的皇帝陛下,居然会害怕一个女子。怎么,你害怕一个女子前来复仇吗?那你为了这个天下,也不知道灭了多少仇敌,抢了他们多少女人。这些女人你都可以光明正大的收入怀中,怎么到了你儿子那里就不行了?不就是说个情吗?这说明承基有慈悲之心。又不是让你下旨放了那个女子,而是给她一个机会而已。”高氏不满的瞪了李信一眼。

    “母亲,这个女人不简单,若是其他女子也就算了,可是他是武士彟的女儿,能让承基为他说情,已经是不简单那了,若是不杀他,军中将士岂会心服?”李信低声说道。

    “哼,不要说其他的,军中将士也不会在乎一个女子,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想法。就算是没有武氏,这种事情不也是已经发生了吗?你匆忙之间册封太子,不就是想解决此事,只是你年轻力壮,日后也不知道活多久,太子一时间不能即位,夺嫡之争还是会爆发,你是借此事敲打一下承基吧!”高氏盯着自己的儿子一眼,不屑的说道:“听说你最近还有禅让皇位的想法,真是可笑?你能有你儿子长寿?依老身看来,这件事情解决的办法不在乎你退让,而是用其他的办法。”

    “还请母亲明示。”李信闻言一愣,赶紧说道。

    “我且问你,前朝文皇帝杨坚是什么时候夺取江山的?”高氏拄着拐杖,苍老的身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充斥着强大的力量。

    “应该是四十岁夺取天下。”李信赶紧说道。

    “你的对手李渊呢?”高氏又询问道。

    “更久,应该是五十多岁。”李信又说道。

    “你现在多大了?”高氏望着自己的儿子,苍老的面容中露出一丝自豪来。

    “孩儿今年三十七岁。”李信话音一落,顿时双眼一亮,他总算知道自己母亲想说什么了。

    “无论是杨坚也好,或者是李渊也好,他们四十岁的时候,还在为统一天下而努力,你现在已经占据一国。就开始享受,难道就没有想过,再次夺取一国,将那一国赏赐给承基就是了。让他去那里当个皇帝。”高氏忍不住说道:“这样也符合你的忌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的道理。”

    “这个?”李信双眼一亮,却又露出一丝迟疑来。

    “怎么,你是担心承宗心中不满。”高氏好像能猜到自己儿子的想法一样,微微摇摇头,说道:“若是如此,你就放心了,承宗不但不会不高兴,反而会松了一口气,皇位虽然重要,可是只要是人,不到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是不会杀害自己的亲人的。你能妥善的安排好两个儿子,才能家和万事兴。”

    “是,多谢母亲教诲,孩儿知道了。”李信赶紧说道。

    “不过,那个武氏还是要认真看看,才能做出决定。”高氏对自己的儿子说道,却是任由李信搀扶着自己,朝外走去。

    “是,孩儿这就让人将武氏送入京师,先看看再说。”李信苦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