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隋末之乱臣贼子 后记 一
    李府潜邸之中,萧后和南阳、月容两位公主坐在一起,萧后肚子微微挺起,脸上露出复杂之色,南阳公主和月容两人正在争论着什么,南阳公主笑容满面,月容公主却是面色不好看。

    “月容,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也只能是认了。”南阳公主低声说道:“这种事情若是传扬开来,对陛下和母后的名声将会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哼,就是你们这些人惯着他,要不然,他岂会作出这种荒谬的事情来,姐姐,不是我说你,你也是皇上的妃子,怎么会和自己的母亲?”月容公主显然不赞成这种事情的发生,在宫闱之中,李信经常召了几个姐妹一起服侍,月容先从抗拒,到现在沉迷其中,这也就算了,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得到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的姐姐一起服侍李信,而且自己的母亲还有身孕在身,这要是传扬出去,恐怕整个帝国都是一片哗然。大唐帝国的声誉此刻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姐妹一起服侍和母女一起服侍有什么区别呢?在皇家可是没有辈分之说。”南阳公主有些不满的说道:“一按下之大,都是皇帝陛下的,你我母女三人,一个是前朝武皇帝的皇后,另外两个是武皇帝的女儿,被当今皇帝宠幸,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南阳公主不屑的说道:“皇帝陛下这几年从来就没有遴选秀女,就是念旧情,不找办法拴住他,难道看着被别的女人抢走吗?”

    “南阳,不要说了,皇上巡视江南今天就要回来了。这个时候,你们应该是在宫中,而不应该出现在我这里。以后这个地方你们也不要来了。”萧后的声音很平淡,但却是不容拒绝了,两个姐妹听了心中一阵惶恐,却是没有办法,只能是退了下去,背后却是传来一阵长叹之声。

    长安城外,杜如晦站在前列,只是他的两鬓已经有了一丝苍白之色,这是多年为朝政操劳的结果,在他身后,韦园成等人也苍老了许多,真正新生态的大概也就是马周、褚遂良等人,而在武将之中,罗士信、苏定方等人还是年轻力壮,是大唐的中间力量。

    “太子殿下,皇上这次出巡倒是发现了不少的贪官污吏,记住了,陛下最不喜欢就是这些贪官污吏,千万不能保住他们。”长孙无忌上前几步,低声说道:“虽然里面有些人是东宫的人,但是,太子是大唐的太子,应该为大唐的江山社稷考虑,而不是为自己的小团伙考虑。尤其是大将军的去世,陛下心中不舍,心情不大好,这个时候更是不能惹皇上生气。”上个月,大唐一代军神李靖因病逝世,山河震动,只是远在江南巡视洪涝灾害的李信并没有按时敢回来。

    “舅舅放心,承宗知道怎么做。”李承宗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已经长大成人了,而且还有了自己的孩子,可是在长孙无忌眼中,自己仍然是一个孩子,经常为自己提供一些建议,这些建议有的时候是好的,有的时候让自己难以接受。这也让他对长孙无忌心中有了一丝不满。

    等了片刻之后,就见到远处有一队骑兵护卫着銮驾缓缓而来,李承宗并着众大臣纷纷跪倒在地,山呼万岁。自从击败吐蕃,占据高原之后,大唐国力鼎盛,李信的威望也达到了最高点。在群臣心中,更是无人可以比拟。

    “都起来吧!”龙辇之中,传来一阵疲惫的声音。群臣这才纷纷站了起身来,望着不远处的龙辇。

    接着就见宋和蹒跚着而来,走到杜如晦身边,说道:“阁老,皇上请你上去呢!”如今的大唐三王之中,除掉中山王和岐山王,就只有眼前的衡山王了。宋和深深的叹了口气,杜如晦身体本来就不大好,只是孙思邈调养的比较好,这才能活到现在,只是两鬓斑白的他,身子骨差了很多,整个脸都瘦削了。

    “陛下。”杜如晦颤巍巍的上了龙辇,看见李信坐在龙椅之上,虽然还是那样的高大健壮,但是身上多了一丝风霜之气,精神差了许多。

    “靖兄去世了,听说秦琼身体也不大好,韦园成也已经老了,褚亮也去世了,这才几年的时间,当初跟随朕的臣子,老的老,死的死,也不知道下一个是谁。”李信指着对面的椅子说道:“克明,你也已经老了。”

    “臣老了不要紧,只要陛下健壮就可以了,大唐江山人才众多,少了一个臣也不算什么。”杜如晦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说道:“如今天下太平,国事却不见得少,臣的身子骨不行了,陛下,还是放臣回家休养吧!”

    “若是以前,朕肯定是反对的,但是现在我同意了。朕的老兄弟越来越少,不能让你们这样操劳下去了,回家安心疗养,没事的时候多到宫里来陪陪朕。”李信先是一愣,最后点了点头说道。

    “不知道陛下准备以何人为首辅?”杜如晦忍不住询问道。

    “辅机,如何?”李信想了想说道。

    杜如晦摇摇头说道:“辅机虽然忠诚,但是管的事情太多,他是太子的舅舅,陛下在自然是无事,但是臣听说陛下准备禅让皇位,若是如此,臣就不建议了。”

    李信听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虽然离开了长安,可是长安城中的一切,他还是知道的,太子和长孙无忌之间的关系并不是表面上那么好,私下里,锦衣卫曾经说过多次。李信也相信锦衣卫没有欺骗自己,因为这就是长孙无忌。

    “那就马周吧!岑文本为次辅!”李信说道:“这也是按照资历替补上去的,辅机也不会说什么的。过段时间,再看看,然后朕就准备禅让皇位了,还是外面好啊!朕准备趁着年轻的时候,多出去走走,不能让皇宫困住了朕。”

    “若是如此,臣愿意随行。”杜如晦赶紧说道。銮驾之中顿时响起了君臣二人的哈哈大笑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