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7章见海兰珠
    “为什么”崇祯皇帝脸上闪过巨大的苦涩和痛苦。他本身就已经非常彷徨,他每日战战兢兢,他怕的就是会成为亡国之君,死后无颜面对列祖列宗啊!

    陈凌和嘉央活佛的面色倒是很平静。

    嘉央活佛说道:“皇上,人有气数,江山亦有气数。您不过是一人之躯,所以,您又如何能挡得住江山的更替这并非您一人之错。所以,贫僧劝皇上不要太过自责!”

    崇祯皇帝好不容易才稍稍平静了一些,他突然又问陈凌,道:“朕还有多少年”

    陈凌还未说话,崇祯皇帝马上道:“算了,不要告诉朕。”

    陈凌本也就没打算告诉他,再则,地狱之门的历史与大千世界的历史已经产生了不同。所以,这个事情陈凌也没办法说的准确。

    崇祯皇帝随后问陈凌,道:“那么是何人亡朕之国”

    陈凌道:“我若说与皇上您听了,皇上您肯定要马上去杀了此人。但因果已定,气数已尽,您也杀不了他,反而会加速因果的进程。所以,我不说为妙。”

    “是不是闯贼”崇祯皇帝血红着双眼问道。

    陈凌微微一叹,却不回答。

    崇祯皇帝道:“朕自从登基以来,除阉党,平天下,改税赋,励精图治,兢兢业业。就连江南织造,朕也废除了,朕的皇后和朕一样,朴素穿衣吃饭。朕自问就算是历来明君圣君,也做不到朕这个程度。奈何,如今天道不明,天灾连连,河北河南大灾,川蜀战乱,这些都是朕的错吗朕已经在想办法补救,减免税赋,但这些刁民却还是要乱他们何曾体谅过朕的用苦良心”

    崇祯皇帝气愤到了极点,说到伤心处,连眼眶都红了。

    “朕没有错,是这天道,天道昏庸,才使朕失这天下。”崇祯皇帝随后说道。

    陈凌淡漠不语。

    随后,陈凌才说道:“万事有因才有果,皇上你说你没有错,这一点我不能认同。也许,你最大的错就是觉得,你没有错。”

    嘉央活佛眼睛亮了一下,他看向陈凌,但却并不言语。

    崇祯皇帝不由恼火的道:“好,先生你说,朕到底有什么错”

    陈凌说道:“我不说你的过错,我只与你谈论在大千世界里,历史中的崇祯皇帝,如何”

    崇祯皇帝点点头,说道:“好!”

    陈凌说道:“在我们的历史中,崇祯皇帝是史料中研究最多的皇帝。为什么呢因为他是大明朝的最后一位皇帝,因为他兢兢业业,就算是之后他的敌人都追封他为忠烈皇帝。”

    崇祯皇帝听的很认真。

    陈凌继续说道:“后世数百年以来,有一群人叫做历史学家。他们专门研究历史,也专门研究了崇祯皇帝的亡国之路。后来,历史学家们就发现了一件非常古怪的事情。第一,亡国之后,在京城的士大夫们厚颜无耻,纷纷投降敌国,毫无气节。他们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对故去皇帝的留恋。但是,反而当时在江南一带,亡国之后,许多士大夫,士子们激愤难平,誓死不从,很多人因此而自杀了。为什么反而是京城的士大夫对皇帝一点都不忠诚呢这是不是代表皇帝的统治也有问题呢”

    “第二点,崇祯皇帝直到死也未迁都南京,他有很多次机会可以迁都南京,为什么不迁都呢”

    “第三点,金人与闯贼李自成都跟崇祯皇帝提出过要议和,但是,当时如此风雨飘摇,可崇祯皇帝始终都没有去议和这是为什么呢他完全可以先跟金人议和,然后先对付内贼啊”

    “第四点,至始至终,没有调吴三桂回防。”

    陈凌说完之后,面前的崇祯皇帝脸色很是难看。

    他看向陈凌,道:“那么,你们的历史学家们后来得到了结论吗”

    陈凌点点头,说道:“是有一些结论,但未必准确。这一点,我们要从崇祯皇帝的性格上来分析,我也希望能对皇上您有些帮助。”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在历史上,崇祯皇帝死前曾经说过几句话,第一句是文臣误我,第二句是文臣皆是该杀!第三句是朕非亡国之君,诸臣皆是亡国之臣!这三句话,其实倒也能对应您的性格,也就是,至始至终,您不觉得自己有错,您觉得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是在他人身上。”

    崇祯皇帝脸色更加难看了,但他没有说话。

    陈凌便继续说道:“历史学家们发现,崇祯皇帝与大臣们之间的关系非常恶劣,在明朝的历史上,一共杀了四个大学士,而崇祯皇帝一人就杀了两个。另外,崇祯皇帝是不担责任的,他的每一项政令发出,差不多都是由大臣建议。然后政令若是效果好,那么这个功劳就是他本人的。若是出了差错,那么崇祯皇帝必要杀人。在历史上,崇祯皇帝曾经六下罪己诏,但每次罪己诏之后不久,崇祯皇帝就会杀人,找借口杀人。所以,长此以往,崇祯皇帝与大臣的关系就越来越差了。大家根本不会去提任何有建设性的建议。”

    “兵部尚书陈新甲本来是按照皇帝的意思与金人议和,谁知道议和的消息最后传出,满朝大哗。后来,陈新甲被崇祯皇帝所杀。”

    陈凌说道:“崇祯皇帝在位期间,换大学士五十人,兵部尚书换了十四人,杀死兵部尚书五人,杀死巡抚十一人。这样一个滥杀大臣的皇帝,与大臣之间的关系能好吗然而,崇祯皇帝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错他真的没有错吗”

    陈凌面前的崇祯皇帝,他的脸色本来很是难看,但这时候却是复杂起来。

    人的性格是起决定性作用的。

    “无论是逃亡南京,还是议和,至始至终,都没有办为什么呢历史学家们认为,也许不是这位皇帝格外的有气节,而是他拉不下脸来。每一朝都会有奸臣出现,比如大宋朝的蔡京,秦桧等等。只要是国难时,哪里会没有奸臣。奸臣会帮皇帝找台阶下啊!但唯独崇祯皇帝一朝时,一个这样的奸臣都没有。”陈凌继续说道:“历史学家们普遍认为,之所以崇祯皇帝不议和,不逃往南京,这些都不是因为崇祯皇帝气节很强。而是因为没有臣下提出,所以,崇祯皇帝自己是不好意思提出来的。”

    这就像是在现代社会里一样,领导去下级单位视察,大家吃完饭后,领导自己肯定是不好意思主动提出要去洗桑拿的。

    而且,下属提了出来,领导还要三推四推。

    然后下属还要说,这个没事啊,不会有人知道的啊,我们这都准备好了,您还是去吧。最后领导才能半推半就,还要骂,哎呀你们这帮人啊,尽拉着我干些丢人的事情,真是拿你们没办法啊!

    在崇祯皇帝的事情上,无论是议和还是逃亡南京,这都是非常丢人的事情啊!他身为国君,怎么可能主动来提这个事情呢

    “之所以没人提,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崇祯皇帝一朝,连一个奸臣都没有”陈凌看向崇祯皇帝,他发出了这样的质问。

    陈凌并不是要真的质问崇祯皇帝,他其实是不太关心这些问题的。只不过,他现在已经收了崇祯皇帝给的凤玉,那么他就要竭尽所能为崇祯皇帝解惑。

    “为什么”崇祯皇帝忍不住问陈凌。

    陈凌说道:“皇上,我只说我们大千世界上的那位崇祯皇帝,而且我说的也是历史学家的一些发现。如果跟你不对号,你也不要对号入座,就当是听听茶后谈资。”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

    陈凌便说道:“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位皇帝爷,为他办事,办好了是皇帝的功劳。办砸了,那肯定是要挨板子的。大家都知道,如果有谁提出要逃都,好,那么崇祯皇帝就逃了。而等崇祯皇帝缓过神来,他一定会觉得这是奇耻大辱,一定会将那个建议逃都的人杀掉。如果谁提议议和,准了。等到之后,崇祯皇帝越想越不顺,肯定也会将其杀掉。”

    崇祯皇帝的脸色那个复杂啊!

    陈凌微微一笑,道:“对与不对,皇上可当我就是戏说吧。我言尽于此了。”他说完之后就站了起来。

    陈凌再对嘉央活佛说道:“活佛,在下告辞了。”

    嘉央活佛起身相送,道:“贫僧送施主出去。”

    陈凌微微点首。

    而崇祯皇帝却呆立原地,始终一言不发。

    崇祯皇帝始终认为,一切都是别人的错。是老天的错,是臣工的错,是刁民的错。

    这个认识本身就是最大的一个错误。

    而且,一个人总是去盯着别人的错误,而从不去想自己的错误,那本身就是走不长久的。

    比如夫妻之道中,两人相处,你眼里尽去看对方的错,丝毫看不到自己的错,那么这段婚姻肯定是吵架,吵架,最后离婚!要么就是最后不吵了,互相不搭理了,得过且过。

    出了交泰殿之后。

    陈凌便对嘉央活佛说道:“活佛留步。”

    嘉央活佛道:“施主只怕是要返回大千世界了吧”

    陈凌点点头,说道:“我来此处原本就只是为了凤玉,如今这凤玉已经到手,自然是该回去了。”

    嘉央活佛说道:“大千世界才是这次的漩涡中心,施主这样的气运之王,也的确该到中心地带去建立丰功伟业。”

    陈凌眼神微微复杂起来。他已经很是想念大千世界了。

    随后,陈凌便与嘉央活佛道别。

    接着,他乘坐幽冥元神冲天而去。

    在幽冥元神之中,陈凌将聂小倩和宋云岚放了出来。

    至于眼下要怎么回大千世界,这在陈凌心中已经不是难题。从哪儿进来,就从哪里出去。

    从北邙山进来,就从北邙山出去。

    不过在走之前,陈凌还有一件事要办。

    那就是去见见海兰珠。

    “海兰珠应该是在科尔沁大草原。”陈凌心下暗道。但他同时也觉得,自己去见海兰珠,带着聂小倩和宋云岚并不好。

    当下,他就先将聂小倩和宋云岚送回之前所住的山洞里。

    “待我忙完手中事情,立刻回来接你们。”陈凌对聂小倩和宋云岚如此说道。

    聂小倩和宋云岚自然点头应是。

    陈凌转身便飞走了。

    他自己也觉得有些荒唐,自己这红颜知己可是越来越多了。

    不过转念想想,哈哈,男人生在天地之间,能有这么多的红颜知己,这也是挺不错的一件事情啊!

    痛痛快快行事,那管那许多顾忌。

    我是谁我是北冥老妖!

    就算将来大被同眠,那也是痛快之事,哈哈……

    陈凌忽然就兴奋起来,甚至有些期盼看到海兰珠了。

    海兰珠是草原上最美丽的花,而这朵花是属于他的。

    两个小时后,陈凌终于来到了科尔沁大草原的上空。

    随后,陈凌寻到了科尔沁部落的王帐。

    他立刻飞了下去。

    那王帐前有无数守卫,阵仗森严。

    陈凌出现之后,守卫们立刻厉声呵斥。

    陈凌也不多说,直接利用幽冥元神隐身,然后便大刺刺的进入王帐。

    那些守卫们看的呆了,眼前的大活人怎么就凭空消失了。

    这里的王帐是赛桑贝勒爷所在的位置,陈凌进去之后便见到了赛桑贝勒爷正在独自饮酒,好像非常苦闷一样。

    陈凌心道:“自己要将海兰珠娶走,那这赛桑还算是自己的岳父了。”他随后又发现了一些什么,那就是外面的守卫很森严,似乎格外的森严。

    看来这位便宜岳父似乎是遇上了大麻烦啊!

    陈凌当下撤去幽冥元神,露出本体来。“贝勒爷!”

    陈凌微微一笑,喊了一声。

    赛桑抬头就看见了陈凌,他吓了一大跳。因为陈凌这个出场方式太诡异了。

    “陈凌是你”赛桑惊醒过来后,不由激动的站了起来。

    陈凌微微一笑,说道:“没错,贝勒爷,是我。”

    赛桑大步跨到了陈凌面前,他一把抓住了陈凌的手,说道:“我可把你盼来了。”

    陈凌不由微微奇怪,道:“贝勒爷盼望我来”

    赛桑略略兴奋,说道:“那可不是嘛,我已经听玉儿和兰珠说了。如今你已然就是新一代的北冥大人,神通广大。目前,只有你才能帮到我们科尔沁部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