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6章气数
    陈凌解决了黄道周之后,接着就朝皇宫之中飞去。他这时候并没有让聂小倩和宋云岚出来。因为陈凌觉得这趟入皇宫并不会有那么顺利。

    陈凌知道,在历史上的皇宫并没有眼前这么难搞。因为在正式的历史中,哪里没有阴煞之气。没有阴煞之气,如黄道周,张正这些儒门宗师就没有这般的大神通。

    而因为这阴煞之气的影响,这皇宫之中肯定也出了不少神通高手。

    果不其然,就在陈凌要下皇宫之时。那皇宫上空盘旋的真龙之气突然产生变化。

    接着,下方风起云涌,居然有风从虎,云从龙之势。

    随后,八条金光闪闪的神龙穿梭出来。

    而在八条金龙中间更窜出一人,那人正是兵家宗师郑天君。

    这八条龙乃是护卫京畿的,天龙八部,八部浮屠神龙。

    而郑天君与黄道周也都是守卫京畿的人。

    之前,黄道周先是感应到了上空的变化。这黄道周自持本领高深,一人前来应战。没想到的是,陈凌道高一尺,反而将黄道周杀了。

    如今郑天君已然发觉不对,便干脆带了八部浮屠天龙杀将过来。

    八部浮屠天龙乃是京畿周围的真龙之气所修炼而成,它们护卫的是京畿真龙之气,这里是绝对不允许妖邪入侵的。

    所以说,皇宫不是人人能够能进的。没有真龙之命,进来之后也是死于非命。

    那闯王李自成也不过是个百日皇帝!

    郑天君威风凛凛,一身正气。他的兵家之气是世间最凌厉的气息。

    此刻,郑天君带着八部天龙咆哮而来,势头极猛!

    “何方妖孽,胆敢擅闯禁宫”郑天君拦住了陈凌的去路,大声厉喝道。他手中则是那口阴蛇神枪!

    这郑天君一身银色盔甲,眼神就像刀子一般锋利。

    八部天龙也发出咆哮之声。

    “郑天君,还记得小爷我吗”陈凌冷笑一声,说道。

    郑天君马上就将陈凌看清楚了。

    “居然是你这北冥小妖你将我老友黄道周如何了”郑天君微微失色。

    陈凌哈哈大笑,说道:“黄道周已经被我杀了,你们当初合力围杀我师父,今日便是你郑天君的死期!”

    “狂妄!”郑天君大怒。

    “狂不狂妄,那就手下见真章吧!”陈凌冷笑连连。

    大家不管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但彼此是对立,既然有仇,那就都手下见真章吧!

    郑天君手中阴蛇神枪一抖,那阴蛇神枪化作阴蛇神蟒,阴蛇神蟒咆哮中朝着陈凌冲杀而去。

    阴蛇神蟒最终吞吐,却是吐出一道紫电!

    紫电劈杀向了陈凌。

    陈凌也不多说,他直接让幽冥元神化作幽冥神珠。随后,陈凌朝着那阴蛇神蟒一指,幽冥神珠马上如闪电一般劈杀向阴蛇神蟒!

    砰的一声!

    幽冥神珠在阴蛇神蟒身上暴烈开来,幽冥神珠的威力,那是何等威猛。

    刹那之间,阴蛇神蟒便被炸得灰飞烟灭。

    兵家宗师的拿手兵器便被陈凌瞬间毁灭。

    郑天君见状不由骇然失色,他同时也是勃然大怒,随后,郑天君爆吼一声,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他的兵家之气汇聚而出,伴随着这道家真言!

    这九字真言在空中瞬间汇聚出了实体,九道神光朝着陈凌攒射而来。

    每一道神光都蕴含了凌厉无匹的兵家之气!

    兵家之气,最锋利的气!

    陈凌马上就意识到了这兵家之气的厉害。

    与此同时,郑天君丝毫不留手,厉喝道:“八部天龙,诛杀此贼!”

    八部天龙愤怒咆哮,一瞬间,天雷地动,风起云涌,好不狂暴。

    陈凌已经被淹没在了愤怒的海洋。

    这龙气,兵家之气混合在一起,可以无坚不摧。

    任何厉害的物质在这两样气体的攻杀下都要灰飞烟灭,而且是逃无可逃。

    但这时,陈凌也发动了攻击。

    他身子一转,大喝道:“幽冥元神,灵魂涡旋!全部给我收!”

    那幽冥元神瞬间爆出无穷的天煞地火。

    天煞地火将陈凌包裹在中间。

    而在这片空中,天煞地火形成了灵魂涡旋!

    这是非常美丽的景象。

    天空之中,绚丽的漩涡花火,漫天的龙气奔腾!

    这幅景象让人看的心醉,让人瞬间相信世间有鬼魅神奇存在。

    但在现场之中,那气流爆发,就像是火山爆开,就像是黑洞爆炸一般。

    陈凌的灵魂涡旋虽然厉害无比,但其实是无法将兵家之气与八部天龙的真龙之气击溃的。

    不过灵魂涡旋可以将所有的气息卷到一处!

    这个时候,陈凌大喝一声,他双眼陷入血红,同时快速打出九霸龙拳!

    拳拳爆裂!

    无数的真龙之气被陈凌的九霸龙拳瓦解,包括兵家之气,全部被陈凌的九霸龙拳打得瓦解。

    一旦瓦解之后,灵魂涡旋便将这些气体全部焚化!

    眨眼之间,所有的攻击都被陈凌化解!

    陈凌摇身穿上了幽冥神铠,他朝着郑天君冷笑一声,道:“郑天君,还有什么手段就施展出来吧”

    郑天君根本抵挡不了陈凌的两板斧,他心下一跳,转身就逃。

    陈凌本来想杀了郑天君,但是转念之间变了心思。因为郑天君这个人并不如黄道周那般人那么可恶。他动了一丝仁慈之心。

    郑天君眨眼就已逃得无影无踪。

    随后,那八部天龙也跟着退去。

    陈凌当下便也没有穷追不舍,而是朝着皇宫大院飞去。

    很快,陈凌就降落在了一处四合院之中。

    这四合院自然不是简单的四合院,陈凌抬头看去,这却是坤宁宫。

    坤宁宫里很是僻静,这里的建筑充满了古色古香,白色的墙,红色的瓦。

    那边还有宫婢在出入。

    陈凌怕引起麻烦,迅速躲到了一棵树的后面。

    这一刻,陈凌的心思是很奇妙的。

    他不是第一次到坤宁宫,他在大千世界里游览故宫时,曾经看到过坤宁宫。那里的坤宁宫已经事旅游景点,那时候,许多人都在拍照。

    陈凌这时候站在这里,他知道他可以进去看到崇祯皇帝的周皇后。

    这是一种造物神奇,穿越历史长廊的感觉。陈凌站在坤宁宫外,站在这个故地重游的地方,他的心中是思绪万千的。

    陈凌曾经就很想做一个历史的旁观者,现在他有了这个机会,所以他很想安静的看着。这个时候,如果有隐身术自然是最好了。但陈凌并不会隐身术。

    于是,陈凌便与幽冥元神沟通。看幽冥元神是否能够伪装得像是透明体一般,以此来欺骗人的视觉。

    幽冥元神乃是无形无状,可转换一切物质。

    过不多时,幽冥元神便化作了透明状。陈凌遁入其中,外界也就根本看不清楚陈凌了。

    陈凌还要求幽冥元神来随着空间的颜色变化,如此可一直保持隐身状态。这一切,幽冥元神也是照办。

    解决了隐身的困难,陈凌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虽然此行是来找凤玉的,但既然已经到了宫中,也就没那么着急了。

    接下来,陈凌便是大摇大摆的看宫中的变化了。

    陈凌先来到了坤宁宫前,他马上就看见了坤宁宫内,宫婢们小心轻放的做一些琐事,然后细心的在服侍着一名华丽宫装的女子。那女子二十多岁,却是颇有姿色,而且与其他宫婢的气质是完全不同的。

    那是一种江南婉约的贵族气质!

    那女子显然就是周皇后了。

    据说崇祯皇帝一生对周皇后都是尊敬和爱惜的,在国破的时候,周皇后是最先去自尽的。

    周皇后在临死前,对崇祯皇帝说过一句话。那就是,臣妾早劝过您,可迁往南京,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南京曾经是明朝最早的国都,后来朱棣篡位,迁都于京城。所以说,当时的崇祯皇帝在南京是有一套现成的行政管理班子的。

    但是崇祯皇帝终其一生没有逃都,这是很值得玩味的事情。

    皇帝逃都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每一个亡国之君几乎都逃过。唐玄宗逃过,宋徽宗,宋钦宗也都逃过。那宋徽宗和宋钦宗就是著名的靖康之耻,两人被抓住不是不想逃。而是之前逃过一次,最后以为没事了,结果刚一回来就被摁住了。

    所以说,皇帝逃都,那也不算是什么天大的新鲜事。

    可崇祯皇帝有这么好的条件,他就是没逃。

    且说此时,陈凌看着娴静的坤宁宫,他心中真有穿越悠悠时空的奇妙之感,同时也觉得世间造物之神奇。

    他心里在这一刻产生了很大的变化。

    那就是,普通的人类在尘世之中实在是太渺小了。

    而我既然已经超脱出来,那么,我一定要成为师父北冥老妖那样的人物。

    我要永远的去探索宇宙之奥妙,去观察过去,未来!

    在师父北冥老妖的认知里,永恒力量的发展就是开拓脑域。

    脑域有亿万细胞,每一个细胞都能发出精神力。

    当亿万细胞全部都能发出精神力,这股精神力就会强大无比。

    精神力便是人的思想,是人的精气神!

    当这股思想能够超越脑域,在空中无所不存的时候。那么,精神力就是元神!

    元神便可以穿梭过去未来,只要思想能够遨游的地方,元神就可到达。并可借助分子,磁场来显出元神本体来。

    那才是真正的无上之大神通!

    陈凌以前是为了国仇家恨而活着,为了家人而活着。但现在,他有了更高的理想。

    当然,这也不代表他要不顾家人,不顾仇恨!

    他想的是百年之后应该如何来做。

    观察了一阵坤宁宫之后,陈凌渐渐觉得有些乏味。

    因为宫中的生活本就乏味,周皇后又是循规蹈矩之人,所以不会在她身上发生什么有趣之事。

    随后,陈凌离开了坤宁宫。他将聂小倩和宋云岚放了出来。她们也就藏在了幽冥元神之内。

    陈凌带着两女在宫中遨游,随后便见识到了禁宫之内的种种。从太和殿到保和殿,到交泰殿,又到午门,乾清门,乾清宫,最后游览御花园等等。

    如此一切之后,陈凌三人的兴致减弱。

    这时候,陈凌才准备来干正事。

    而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

    夜幕降临。

    陈凌决定不再浪费时间,他直接去见崇祯皇帝,然后询问凤玉之所在。陈凌还记得师父说过,凤玉便是火灵玉!

    此时此刻,禁宫之中寒意嗖嗖。

    这地狱之门里,本就是阴煞之气浓重。到了晚上,更是明显。禁宫之中,冤死之人更多,所以阴煞之气格外浓郁。

    若不是有真龙之气护卫,这里就更不好说了。

    陈凌之前就已经注意到了,晚上的时候,崇祯皇帝要在交泰殿内上香祈福。

    陈凌直接就来到了交泰殿外。

    那交泰殿外守卫森严,陈凌让聂小倩和宋云岚再次进入戒须弥之中。

    交泰殿的大门紧闭。

    里面有诵经之声,也有烛火摇动。

    陈凌推开了交泰殿的大门,缓缓步入。

    他在进入交泰殿的同时,已经撤去了幽冥元神。

    陈凌这时候是露出了本尊的。

    刹那之间,这变故突起,惊动了里里外外的兵士还有大内高手。

    而在大殿的香案前,陈凌看到了崇祯皇帝,还看到了一个老熟人。

    这个老熟人正是嘉央活佛!

    陈凌的瞳孔猛然收缩,他感觉到了不妙。

    而此时的崇祯皇帝还算年轻,不过他的精神不太好,他一身龙袍,无形中透着威严。

    “该来的已经来了,圣上!”嘉央活佛淡淡说道。

    崇祯皇帝当下便对那众士兵说道:“所有人都退下!”

    一众人犹豫半晌,他们担心圣上的安危,但眼下圣上发话,他们也只得退下。

    崇祯皇帝似乎对陈凌的到来已经早有所知。

    这时候,崇祯皇帝起身,他转身面对陈凌。他的双眼如鹰隼一般锐利,就这样看着陈凌。

    陈凌也看向崇祯皇帝,他似乎是穿越了历史的重重迷雾,最后终于在这一刻,与这历史人物来交汇。

    但陈凌又知道,眼前的崇祯皇帝并不是历史上的那个。历史上的那个已经吊死在了煤山。

    事物的发展,让人觉得扑朔迷离!

    陈凌忍不住想,在某一个时空里,会不会也有一个陈凌活着呢那嘉央活佛却一直没有站起来,他就那么盘膝而坐,而且一直都是一副苦行喇嘛的打扮。

    陈凌深知这嘉央活佛的厉害,他可以战败郑天君和黄道周。但对上这嘉央活佛却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当初师父北冥老妖神通广大,一人力压四大宗师。最后若不是因为嘉央活佛前来施展出大日如来元神印,那么,师父也不会就此殒命。

    陈凌与崇祯皇帝对视一眼之后,他还没开口,崇祯皇帝先说道:“先生既然来了,还请坐下一叙。”他顿了顿,手中突然出现一物,道:“这是先生想要的东西,尽管拿去。”

    他说完就朝陈凌扔了过来。

    陈凌不由心中疑惑,不过他还是将那物事接在了手中。不是别的,正是凤玉。

    这凤玉,陈凌一眼就可以肯定真假。因为凤玉与龙玉之间是有联系的。他曾经那么熟悉龙玉。

    不同的是,龙玉给人带来的是丝丝凉意。而这凤玉却是丝丝温暖之意。

    握在手中,这股暖意就像是一股暖流一样朝陈凌的四肢百骸流去,这感觉让人舒爽而惬意。

    以前,陈凌无法具体去感觉到龙玉的存在。

    但此刻,陈凌却清楚的感觉到,这凤玉正在以丝丝暖意化解自己身上的煞气。

    天煞皇者!

    自己这一路走来,都是因为这四个字。如果全身煞气被凤玉最后化解,那会是什么呢

    陈凌悚然一惊。

    不过他马上就放轻松了,化解的是煞气,但却没有将皇者命格瓦解。这有什么好怕的

    陈凌如今上体天心,知道命格的是无法瓦解的,也无法改变的。

    许许多多的事情,在人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人在奋斗,挣扎,以为改变命运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己还在那属于命运的框框里。

    当初,陈天涯的产生,不是被龙玉瓦解了命格。而是通过龙玉再重新塑造了命格出来。

    陈凌确定了凤玉之后,他也没有细看,而是将凤玉放入戒须弥里。

    同时,陈凌感到疑惑。他扫视崇祯皇帝和嘉央活佛一眼,说道:“看来皇上和活佛都已经知道我要来了,今日活佛在此等待,莫非是想要诛杀我”

    嘉央活佛淡淡一笑,说道:“贫僧出手诛杀你的师父,那是因为你的师父气数已尽。而施主你的气数如长虹贯日,贫僧岂会向你出手”

    陈凌不由好奇,说道:“气数二字,说来当真是奇妙。我刚才在外面已经将黄道周给杀了,这是不是说明,他气数已尽”

    崇祯皇帝闻言微微失色。

    嘉央活佛说道:“每个人的气数都有尽的那一刻,你我都不例外,何况是黄施主。他既然已死,便代表气数已尽。”

    陈凌说道:“活佛既然会观气,那是否能看出我的气数还有多少年”

    嘉央活佛说道:“施主乃是气运中的王者,这场大气运的镇压还有诸多需要施主之处。人活一口气,气不灭则人不灭。施主的气数,至少还有一百年。一百年后或有大劫,或能安然而过,或灰飞烟灭。”

    陈凌微微一惊。

    他突然感受到了命运的残酷。

    今日自己如日中天又如何一旦气数到了,便也会如师父北冥老妖一样,无法逃脱。

    就像你是再年轻小伙子,你身体不管多棒,但你最后也逃不离生老病死,逃不离苟延残喘。

    陈凌不由问道:“那么,活佛你可否看出你的气数什么时候将尽”

    嘉央活佛微微一笑,说道:“身在局中的人,是永远看不清自己的。贫僧唯一能做的就是顺应天时。”

    陈凌说道:“若是一直顺应天时,却不由己心来痛快,那活着也没多大意思。”

    嘉央活佛说道:“施主有施主的活法,贫僧有贫僧的活法,自己满意就可,何必在乎他人的目光。”

    陈凌微微一怔,随后便是肃然起敬。他知道嘉央活佛和师父北冥老妖一样,都是当世高人。这个高人不是说他们的修为高深,而是他们的心境。

    别看师父北冥老妖行事嚣张,无所顾忌,但他却也是洒脱自在之人。

    陈凌随后又道:“既然我的气数还有一百年,那岂不是说我可以站着不动,可以不用做任何努力了”

    嘉央活佛淡淡一笑,说道:“你可以站着不动,但你的敌人会逼着你动。”

    陈凌不由微微苦笑,道理还真是这个道理。

    随后,陈凌深吸一口气,他又看向崇祯皇帝。

    崇祯皇帝一直都在一边耐心的听着。

    “活佛,皇上,你们二人一起在这里等我,总该不会是专门为了赠我凤玉吧”陈凌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嘉央活佛说道:“皇上心中有诸多疑惑,也对未来深有担忧。而施主你是来自大千世界,在你的世界里,你已经知道了历史的走向。所以,贫僧便想着看看,施主是否能为皇上解惑”

    陈凌当下便也就盘膝而坐,他对崇祯皇帝说道:“皇上请坐!”

    崇祯皇帝也就坐了下去。

    “皇上有什么想问的只要在下知道,定当知无不言。”陈凌说道。

    崇祯皇帝当下便道:“朕的江山是否能稳固闯贼是否能灭”

    陈凌微微一怔,他觉得由自己说出来似乎是有些残忍。他不由道:“活佛乃是观气之高手,皇上您何不问活佛呢”

    嘉央活佛马上说道:“观一人之气,贫僧还能办到。观一国之气运,牵连太大,贫僧断不敢贸然行事。”

    陈凌说道:“据我所知,我们大千世界的历史走向,与此处的历史已经开始有了小小的分歧。”

    “但大方向是不会错的。”嘉央活佛说道。

    崇祯皇帝便带着一丝期盼,说道:“先生请说。”

    陈凌沉声说道:“皇上,你真要我说我怕你无法接受。”

    崇祯皇帝顿时脸色大变,道:“此话怎讲”

    陈凌说道:“因为……你会亡国!你会成为大明朝的亡国之君……”

    崇祯皇帝骇然失色,刹那之间,他的脸色煞白一片。

    陈凌不由微微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说这些给崇祯皇帝来听,实在是太残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