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0章
    陈凌点点头。他听到眼前这个姑娘叫做宋云岚,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宋嫣。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陈凌的思绪恍惚了那么一瞬。

    这个时候,宋云岚已经随着可人的乐曲翩翩起舞了。

    不过她的舞跳的并不算好,而且跳着跳着就忘步了。

    那弹奏乐曲的可人见状,眼中闪出一丝嘲弄的笑意。

    可怜人与可怜人在一起,未必就会互相扶持。

    宋云岚一个舞步错乱,摔倒在地。她摔倒之后,惊慌无比,连忙站起来,向陈凌说道:“对不起,公子,公子,对不起。”

    聂小倩在一边安静的待着,她并不说话。

    陈凌微微一笑,说道:“没事。你不太会跳,那就别跳了,过来坐坐吧。”他说完之后又对那可人说道:“姑娘,你也来坐坐吧。”他说完之后掏出两锭黄金,道:“这个你们拿着。”

    那可人眼中放出异样的光彩来。上前连连道谢。

    但宋云岚却说道:“公子,奴家没有资格要。”

    陈凌微微一怔,他说道:“你若真不要,那我可就收回了哦”

    宋云岚说道:“不要!”

    这姑娘,其实在这里是身不由己,她已心灰如死,所以对钱财没什么渴望。

    只不过,她又没有去死的勇气罢了。

    她以前也算是官宦家的千金小姐啊!

    那可人忙说道:“公子,我们可儿不懂事,我替她先收着,您可千万别生气。”她说着就要来拿那锭黄金。

    陈扬淡淡一笑,说道:“那就给你吧,你开心就好。”

    可人不由一呆,她从业五年,真是第一次碰到像陈凌出手这么大方阔绰的恩客啊!

    可人收了黄金之后,对陈凌和聂小倩就更加殷勤了,不停的劝酒。

    陈凌喝着小花酒,倒也自在。他的手上也不算很规矩,时不时就捏下可人的雪臀,或则拍一拍。

    这种到烟花之地的感觉还真是蛮新颖的。

    不过陈凌始终没有对宋云岚怎样。

    只因为,可人是标准的‘小姐’自己出了钱,那也就是无可厚非。

    而宋云岚这个姑娘,陈凌却是心生怜意,不忍欺负。

    然而,陈凌的这番举动并未让宋云岚感激,反而心中惶恐。觉得自己果然不行,让客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如果你能够脱离这春风楼,你最想做什么”陈凌忽然问宋云岚。

    宋云岚不由一呆,随后,她的眼神黯然下去。她觉得天下之大,居然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她说道:“公子,云岚……奴家的父母姐妹都已被当今圣上下令处死了。天下虽大,但奴家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才好。更何况,奴家已经进了春风楼,又那有人愿意要奴家”

    她说到后来,眼眶一红,泪水滴落下来。

    这时候,可人也叹了口气,说道:“如今外面,到处不是闹饥荒,就是盗匪横行。我们这种女儿家在这里还能苟延馋喘,若是去了外面,只怕下场会更加凄惨。”

    陈凌微微叹了口气,他随后向宋云岚说道:“我可以帮你赎身,你愿意离开这里吗”

    宋云岚不由一呆,她忍不住问陈凌,说道:“您要收奴家为妾吗”“不要再说自己是奴家,你还是个未出阁的小姑娘呢。”

    宋云岚犹豫一瞬后,脸蛋微微一红,说道:“云岚愿意。”

    陈凌笑笑,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做我的小妾。我收你做我妹妹,以后给你找个好人家。”

    宋云岚不由呆住。

    那可人在一旁却是暗暗冷笑。但她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她心里想的是,这公子肯定是大户人家。大户人家里的女眷都毒辣的很,你个小丫头过去,有你苦头吃的。

    宋云岚眼中闪过欣喜,说道:“多谢公子。”

    陈凌便向聂小倩道:“你觉得怎么样以后你也算有个伴。”

    聂小倩呆了一呆,她其实不太懂陈凌的意思。但她还是说道:“我都听陈大哥你的。”

    宋云岚却是变色了,这陈公子让自己给这男子作伴是什么意思

    是要将自己赠送

    宋云岚不由惶恐不安起来。

    陈凌将宋云岚的眼神看在眼里,他微微一笑,说道:“云岚不必害怕,其实她是我的娘子。”他说完就摘下了聂小倩的头上方巾。

    一瞬间,聂小倩的秀发如瀑布滑了下来。宋云岚和可人这才看清,原来聂小倩是如此美丽的美娇娘啊!

    陈凌便也就不再多说了,他对可人说道:“麻烦姑娘将柳妈妈叫来,我有话与她说。”

    可人应是,她却没有想要赎身出去。她觉得大户人家里面,更是可怕。像自己这样的出身前去,那会更加凄惨。

    她身边可有不少这样的例子呢。

    可人想的是,那天自己真年老色衰了,便带着积攒的银子一个人去过。

    可人很快就出去将柳妈妈喊了过来。

    柳妈妈一听陈凌要给宋云岚赎身,这老妈子的眼睛立刻就亮了。她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无非是买宋云岚时花了多少钱等等。

    陈凌听得烦了,道:“你就直说,要多少吧”

    “一百两黄金!”柳妈妈说道。

    陈凌不由气极反笑,他虽然钱多,可也不是冤大头。“麻痹的,老子一百两黄金能买你三个春风楼了。你还真是贪心不足啊!看着大爷我刚才出手大方,现在就狮子大开口是吧”

    柳妈妈面不改色,道:“官人,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啊!这个买卖买卖,讲的都是自愿。你要是不愿意,柳妈妈我也不能勉强不是”

    陈凌呵呵一笑,说道:“好,你牛,你厉害。本来打算给你十锭黄金的。但现在看来,老子一锭都懒得给你了。”

    柳妈妈的脸色立刻就变了,这老妈子之前客气殷勤,这一瞬间变得狰狞起来。“狗杂碎的,你还想跟老娘耍横啊你也不去打听打听,老娘这春风楼是谁的后台。今天你在这消费了一共二十锭黄金,若不把钱交出来,你就别想走出这春风楼的大门。”

    陈凌的眼神一寒。他怒极反笑,说道:“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怎么拦住我”小小的春风楼,陈凌自然是不放在眼里。他站了起来,一拉宋云岚和聂小倩,说道:“我们走!”

    宋云岚却是吓了一跳,连忙说道:“陈公子,柳妈妈她们不能得罪啊!”

    陈凌淡淡说道:“你跟着我走就是。”

    宋云岚听出了陈凌话中的威严,当下就不敢再多说了。说多了怕陈凌不高兴。

    柳妈妈也是怒了,她冷笑一声,道:“小杂碎,你真是找死啊!”她马上退出了房间。

    陈凌带着宋云岚和聂小倩跟着出了房间。三人却是不见柳妈妈的踪迹了。

    陈凌三人顺利下楼,然后出了春风楼。

    居然就这样顺利的出来了。

    不过陈凌显然知道,好戏还在后头呢。

    那柳妈妈这一次狮子大开口,主要是因为陈凌财大气粗,想宰上一笔。但柳妈妈也知道自己不是很占道理,所以不敢在春风楼里面闹的太狠。不然传出去了,以后谁还敢来春风楼来玩。

    所以,柳妈妈将战场设置在了外面。

    陈凌三人出了春风楼,还没走几步。

    柳妈妈带着一群壮汉迅速就围了上来。柳妈妈显得格外的狰狞,道:“小杂碎,你今天不把钱交齐,别想走出去。你大概是还不知道我柳妈妈的厉害。”

    “不够!”陈凌淡淡说道。

    “什么不够”柳妈妈顿时觉得莫名其妙。

    “这点人手不够。”陈凌说道。

    宋云岚在陈凌身后吓得要死,聂小倩淡定得捏了下宋云岚的小手,说道:“没事的,陈大哥很厉害的。”

    宋云岚闻言心中稍定。

    柳妈妈却不再跟陈凌啰嗦,喝道:“给我打,将这杂碎朝死里打。”

    那群大汉闻言,立刻应一声好嘞,随后便凶相毕露,杀气腾腾。一个个如狼似虎,一拥而上。

    陈凌冷笑一声,忽然头发无风自鼓。

    三千银丝本来是被盘起,并带了帽子的。这时候,三千银丝立刻凶猛一拥而上,直接将这些壮汉全部捆住。

    这一幕还是颇具震撼力的。

    那一群壮汉痛苦呻吟。

    宋云岚吓的脸色煞白,这次是被陈凌吓的。

    柳妈妈也是吃了一惊。她突然冷笑一声,道:“原来不是猛龙不过江啊!怪不得敢来我春风楼撒野!”她说完之后,突然身躯一扭。

    刹那之间,这柳妈妈身子变大,居然瞬间变作了一头巨蟒。

    原来这柳妈妈不是普通人,却是一头得道的蟒蛇精。

    这一幕,更是将身后可怜的宋云岚吓得回不过神来。她不过是个普通人啊!

    那巨蟒犹如蛟龙一般,身长十丈,粗如水桶,好不骇人。

    巨蟒照着陈凌的头颅咬噬而来,同时,她的身躯老树盘根,也是卷了过来。

    这巨蟒的力量无穷,若是之前陈凌遇上,大概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但现在,他却是没放在眼里。

    “既然你要死,那就送你一程吧。”陈凌手一扬,十二道三阴戮妖刀的刀芒瞬间朝着巨蟒的头颅绞杀过去。

    那巨蟒反应也是迅速,头一摆,居然生生躲开了。

    巨蟒发出人类的声音,哈哈大笑,道:“就凭这点雕虫小技也想杀你柳妈妈”

    陈凌哈哈一笑,随后直接祭出了十道玄图阿难神剑!

    十道剑芒凌厉到了极点,瞬间又施展出了分光剑术!

    “这点雕虫小技杀你如何”陈凌冷笑道。

    那巨蟒眼中出现骇色。

    玄图阿难神剑的剑芒如今已经是非常厉害,所产生的精芒里孕育了幽冥精气,杀伤力极大。

    巨蟒如何能够躲开,过不多时,便被绞碎了头颅。

    这蛇身迅速萎靡,最后又成了柳妈妈本来的样子,只不过已经没了头颅。

    陈凌不由叹息,传说原来终究都是美好的传说。那电视里,传说里的白蛇,白娘子是如此的美丽动人。而自己所见的白素贞和这柳妈妈,都是蛇精,但都丑的一比啊!

    杀了人之后,陈凌将那些壮汉丢开,并没有全部杀戮。随后,他便带了宋云岚和聂小倩直接离开。

    这时候,再也没人敢阻拦了。

    此时此刻的陈凌,满头银发散落,真像是一个大魔头啊!

    宋云岚心里起伏不定,惶恐不安。

    陈凌看了宋云岚一眼,他微微叹了口气,说道:“云岚,我救你是出于好心。若你害怕于我,我可给你足够的盘缠,你就此离去便是。”

    宋云岚吓了一跳,她马上说道:“陈公子,我不离开你。”

    她知道,如今她也跟着得罪了春风楼,若是再离开了陈凌,那她的下场会是非常凄惨。

    陈凌却是没想到这一茬,他见宋云岚主动愿意,当下也就不再多说了。

    很快,三人就回到了客栈。陈凌给宋云岚单独开了一间房。

    陈凌和聂小倩回到自己的客房里。

    聂小倩细心的找来梳子给陈凌梳头发。

    陈凌却是直接将满头银发缩成不太长的地步,就是跟正常人一样。

    “再过一段时间,我这头发就可以恢复成黑色。到时候就跟正常人一样了。”陈凌笑着说道。

    聂小倩眼波温柔无限,她说道:“陈大哥,你真不像是北冥老妖呢。”

    陈凌呵呵一笑,道:“为什么这么说”

    聂小倩说道:“以前的北冥大人,世人闻风丧胆。那时候,北冥大人可是绝不会待人像您这样和善,而且,我发现您心肠其实很好。”

    “就因为我救了宋云岚吗”陈凌好笑的问。

    聂小倩说道:“不仅仅是因为救了宋云岚啊!您待我好,这是第一。”

    “傻丫头,待你好,是因为我喜欢你呀。”陈凌说道。

    聂小倩闻言心里甜蜜到了极点。她说道:“好吧,这个不算。第一,因为您没有杀皇太极和多尔衮,因为您是顾及了玉儿妹妹和兰珠妹妹。”

    “她们是我的朋友,我当然要顾及。”陈凌说道。

    聂小倩说道:“以前的北冥大人可是从没朋友的。”

    陈凌呵呵一笑,说道:“我师父没朋友,但不代表做北冥老妖就一定要没朋友呀。”

    聂小倩说道:“还有啊,您今天救了宋云岚。虽然杀了那柳妈妈,可却没杀那些壮汉。这还不是因为您心肠善良”

    “那些打手虽然可恶,但终究罪不至死。至少,我还没看见足以杀死他们的恶行。”陈凌如此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