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9章春风楼
    陈凌不由奇怪,道:“我看这白莲教里面,不管是燕赤霞还是宁采臣,又或是这是两人,都是身具神通之辈。以他们的本事,还会惧怕朝廷”

    聂小倩说道:“这些东西我也是听鬼姥姥说的,他说朝廷之中也招揽了许多高手。那些高手虽然达不到可以炼丹的层次,但是杀人却是一流。而且朝廷还有神机营。里面有鲁班秘术制造的杀人火器。这些火器一旦触发,杀伤力是很恐怖的。”她顿了顿,说道:“陈大哥,你别看白莲教好像很厉害,那只限于是几个核心人物。事实上,白莲教里的成员大多都是一些愚民被鼓动进去的。那些成员都是没什么道法神通的。所以基于这种情况下,白莲教也是害怕朝廷围剿的。”

    陈凌恍然大悟。他说道:“当今大明朝已经是民不聊生,盗匪横行。倒不是说加入白莲教就是愚民,有时候人们也只是想找一条活路。”

    他有他自己的见解。

    像在大千世界里,一群愚民有吃有喝却被光明教廷鼓动,那才叫愚民。

    聂小倩自然也不会跟陈凌争论,在她心里,陈大哥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

    眼下,陈凌从聂小倩这里是难以知道白莲教总坛在什么位置了。不过陈凌也不担心,他说道:“小倩,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就去河北境内吧。”

    聂小倩微微一惊,说道:“可河北境内那么大,我们怎么找白莲教总坛”

    陈凌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即使我们不去找,白莲教的人也会找上门来的。”

    他现在有了足够的自信和本事,相信即便白莲教有超级高手在。那么他也可以全身而退。

    为了丹药,必须拼了。

    商量定了之后,陈凌便让幽冥元神化作法拉利。

    随后,两人上了法拉利。

    幽冥元神轰然一声,拔地而起,直冲九霄云外。

    三个小时后,陈凌与聂小倩就到达了河北保定。

    陈凌是以太行山来做的参照物。

    这河北对于陈凌来说还是有种莫名的亲切感的。他从大千世界来,就是通过河北的北邙山作为入口的。

    此时此刻的保定还是属于大明朝。

    而大明朝已经是风雨飘摇了。闯王李自成正在兴兵作乱。

    不过眼下的保定还是在崇祯的手上。

    陈凌和聂小倩落下一条街道之后,两人也就闲逛起来。

    这时候是中午12点,日头很是猛烈。

    但是这地狱之门里的天空,总是带了一层灰蒙蒙,这让陈凌觉得不太自在。

    至少在大千世界里,虽然是有雾霾,但也有许多地方是能看到蓝天白云的。

    陈凌这时候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大明朝的众生百态相。

    街上有不少商贩,也有许多的人在逛街。

    不过可以明显的看到,走路逛街的,商贩等等都是以男子居多。在这个朝代,许多家里可能就只有一条裤子,所以出门只能是男人出门。

    有钱人家的女眷,则是坐在马车里,透过珠帘悄悄看外面的风景。

    封建时代,是完完全全的男权社会,女人的地位已经低到了尘埃里。

    君不见那些戏说古文里,公主逃出来,那都是要女扮男装的。

    陈凌看着街上的男子,他们大多都是穿的朴素,灰布长衫等等。

    而且,很多男子的精神状态都不好,面黄肌瘦,缺乏神采。

    倒是很是见到胖子。

    陈凌看的暗暗皱眉,大明朝因为年年天灾,加上崇祯的志大才疏,以及盗匪横生,这种种因素已经将强大的大明朝折腾得摇摇欲坠了。

    不过,这些都是历史得事情。陈凌也不太感兴趣,他肚子也有些饿了,就对聂小倩说道:“咱们去客栈吃东西吧。”

    聂小倩说道:“好。”

    在眼下的世界中,陈凌的丰神俊朗,还有聂小倩的美丽动人是非常惹人注目的。

    老百姓们很难能见到有像聂小倩这样美貌的女子,居然这样毫无遮掩的上了街。

    聂小倩都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陈凌哈哈一笑,搂住了聂小倩的腰肢,说道:“不用管他人怎么看。”

    他这一搂,立刻让人觉得有伤风化啊!

    还有人觉得聂小倩是风尘女子。

    不过这一切,陈凌和聂小倩都已不在意。

    两人进了一家颇大的烟雨楼。

    这里面的建筑社稷在陈凌看来,那还真是古色古香,充满了时代的印记啊!陈凌心道:“可惜啊可惜,要是能带上一个手机,来这里录上一段,拍点照片就完美了。”

    想也只能这么想。

    陈凌和聂小倩落座后,陈凌点了一个西湖醋鱼,一个白斩鸡,还有一些包子馒头,酱牛肉等等。

    最后,陈凌还要了一坛上好的竹叶青。

    他在三国演义和水浒传里看到那些人都是大碗喝酒,所以他对大明朝的酒是很好奇的。

    过不多时,菜酒都上来了。

    陈凌让聂小倩也喝酒,聂小倩见陈凌兴致好,便也说好。

    陈凌喝了一口竹叶青后,他马上就明白了。这酒的酒精度数很低,不到20度。难怪古人能如此牛饮了。

    这一顿饭,陈凌和聂小倩吃的很是舒畅开心。

    吃过饭后,陈凌说道:“咱们先去找个客栈投宿。”

    聂小倩也不多问,说道:“嗯。”

    出了烟雨楼后,陈凌找到了传说中的悦来客栈。

    两人进了悦来客栈,订了房间。

    之后,陈凌就租了马车,带着聂小倩到处逛逛。他也不能太自私,一直修炼,然后就不管聂小倩。

    这一天,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到了晚上,夜幕降临后,陈凌和聂小倩回到了客栈。聂小倩玩的很开心,她感到很幸福。

    回到客栈后,两人让客栈将酒菜送到了房间里。

    陈凌将聂小倩拉进怀里,两人就这样喝着酒,吃着菜,好不快活。

    开玩笑,陈凌早羡慕古人这一遭了。

    他在这古色古香的客栈里,便拉了聂小倩来模仿一下。

    吃过饭后,陈凌心血忽然来潮,他想去看看这里的怡红楼之类的妓院是怎么样的。

    不过,陈凌又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聂小倩还在呢。

    随后,陈凌忽然就想通了。自己又不是真的要去干什么,再说这里是男权社会,聂小倩也不会吃醋。地狱之门里的历史与真正大千世界里的历史,多少有了出入。本来眼下应该还是崇祯皇帝刚刚即位,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的。但这里,崇祯皇帝已经提早继位。

    魏忠贤等党羽也都伏诛,东林党盛极一时。

    东林党成立之时的著名对联也已经是传遍天下。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之前大玉儿跟陈凌所说的天启年间,却是大玉儿一个女儿家,并不太清楚,说错了而已。

    而且眼下,大明朝已经是危机四伏。

    连续几年的自然灾害,加上税赋的增重,百姓大多民不聊生。

    李自成也已经开始起义,而且已经被孙传庭打到了小火苗一般的地步,眼看就要被消灭掉。

    不过真正历史上,后来崇祯出昏招,将孙传庭打入大牢。李自成又重新崛起了。

    说起来,崇祯皇帝还是出过不少昏招的,关押孙传庭,干掉袁崇焕,杀了无数个兵部尚书。

    万里长城江山,在他手上一步一步走向毁灭。

    不过崇祯的事情,之后再说。

    眼下,河北保定毕竟是河北大省,所以还是有一定的繁华的。

    陈凌让聂小倩女扮男装了一番。

    还别说,聂小倩扮成了公子哥,那叫一个面如冠玉,丰神俊朗啊!

    就这模样,多少有龙阳之癖的人都要为之发疯啊!

    陈凌呵呵一笑,对聂小倩说道:“走吧,夫君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聂小倩也想出去逛逛夜市,所以也不管说要去哪里,她反正是很高兴的。只要跟陈大哥在一起,去哪儿她都开心。

    两人出了客栈。

    此时的保定夜晚,华灯初上。

    不过大多户人家都已经关门歇客,唯一热闹的地方也就是怡红院这些妓院还有花船了。

    陈凌和聂小倩来到了一家叫做春风楼的地方。

    这春风楼那叫一个灯火通明啊!

    楼上的姑娘们抹了浓浓的胭脂,搔首弄姿,叫着官人来呀,这里有好玩的,姑娘躲着呢。

    楼下的老鸨带着几个姑娘也很快就朝陈凌和聂小倩围了过来。

    这还真是一点都不夸张啊!

    毕竟现在的保定经济萧条,竞争压力大啊!

    但这些姑娘们在陈凌眼里看来,都太一般了,而且那身上俗气的脂粉香味让陈凌很不习惯。

    一个个,在陈凌这双见惯了绝世美女的眼里,她们只能用丑来形容了。

    这让陈凌的兴趣降低了很多。

    不过回头想想,陈凌反正是来看看的,又不真的发生什么,管他呢。

    “放开,放开!”聂小倩很受女人们的欢迎,还有女子直接在她脸蛋上印了个记好。

    陈凌看的哈哈大笑。聂小倩羞红了脸蛋,大叫着放开。

    那老鸨也笑起来,说道:“这位公子还真是害羞呢,一定是第一次到咱们这儿来吧,今天我柳妈妈保证给公子找个有经验的姐儿陪公子。”

    “放肆!”聂小倩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才不要。”

    陈凌呵呵一笑,对那老鸨说道:“钱,不是问题!”他说着从戒须弥里取出一锭黄金,说道:“但是柳妈妈,你别想用这些庸脂俗粉来糊弄我。我要你们的头牌。”

    那柳妈妈看见了陈凌的黄金,不由两眼放光。她连忙接过,说道:“公子,那绝对没问题啊!”

    “陈大哥,我……”聂小倩脸蛋红红,可怜巴巴的对陈凌说道:“要不我在外面等你吧。”

    “傻!”陈凌牵了她的手,挥退了那群庸脂俗粉,然后说道:“我就是来听听小曲,不会干其他的事情。你放心吧。她们哪儿比得上你呀。”

    这话一出来,包括柳妈妈还有那群姐们儿全部都脸色古怪起来。

    聂小倩的脸更是红得恨不得钻入地底下去。她觉得这陈大哥在大庭广众下说这个话,真是太羞人了呀。

    陈扬对着众女哈哈一笑,说道:“本公子就是有钱,男的女的都喜欢,不行吗”

    那柳妈妈可是收了黄金的,马上说道:“当然行,公子里面请。”

    陈凌当下就搂了聂小倩的腰肢朝里面走去,他才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反正这地狱之门里,他是谁都不认识的。

    这春风楼的生意并不太好,有些萧条。陈凌对柳妈妈说道:“只要是漂亮的,有才艺的,都可以给我叫来。但是你别糊弄我,不然我不给钱的。”他说着又丢了一锭黄金给柳妈妈。

    这可乐的那柳妈妈简直要喊陈凌当爹了。

    陈凌反正是不心疼钱,他戒须弥里大把的钱。这些钱想要用完并不简单啊!

    柳妈妈给陈凌和聂小倩安排了一间上好的厢房。

    两人没等多久,就有两位姑娘进了来。

    这次进来的两位姑娘和之前的果然大有不同。

    漂亮是第一印象,尤其是其中一个看起来才十六来岁,身子有种清纯动人的气质。

    柳妈妈跟着进来介绍,说道:“这个是可人,这个是可儿。陈公子,您可真是有福气啊!我们可儿是半个月前才过来的。我跟您悄悄说啊……”她凑到陈凌耳边轻声细语,道:“这个可儿本名叫做宋云岚,乃是罪臣之女,被卖了过来。她还是个没出阁的处子呢。您看……”

    柳妈妈显然是要陈凌多给点钱了。

    陈凌又给了一锭黄金。

    柳妈妈马上千恩万谢,随后叮嘱那叫可人的和宋云岚一起好好服侍恩主。

    随后,柳妈妈就走了。

    陈凌心里还蛮邪恶的,暗道,今晚自己要是想大被同眠,小倩虽然不太高兴,但也不会拒绝。

    不过这种要不得的邪恶想法,也就是想想。陈凌决计是干不出这种事情来的。他不可能去伤聂小倩的心。

    这时候,那可人倒是轻车熟路,主动的福了一福,问道:“两位公子,你们是要先听小曲,还是要可人来服侍您们呢”

    陈凌微微一笑,说道:“弹弹小曲吧。”

    可人说了一声好,随后便转身到了那古琴面前弹了起来。

    可人弹的还不错,有模有样。

    想想,那时候的从业者也不容易。并不是光躺下来睡觉就行,还得才艺双绝。

    宋云岚这小姑娘很不适应,她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陈凌和聂小倩,随后说道:“我给两位公子跳个舞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