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6章鬼姥姥
    北冥老妖肉身双眼一睁,竟然说出话来,语气尖锐怪异,有恃无恐的模样,两手朝上扬,喀嚓!喀嚓!数声,两尺来长,如玉钩晶莹的指甲齐齐断裂,十只指甲宛如一柄柄玉钩,都凭空悬浮,放出一片片晶亮的光华!

    “郑天君,老子岂会不防着你。你既然急着前来送死,怎不成全于你?”

    面对郑天君突然出手,北冥老妖丝毫不见慌张,到了他这样的程度,以元神照见虚空,哪里会怕偷袭。并且早就算计到这一步,因此留有余力,以自己精修的天妖奇门秘术将指甲断裂,化为玄阴阿屠剑气。

    “去!”

    北冥老妖袖袍晃动,十只指甲猛然一震,化为十条似剑飞剑,似钩非钩的魔光,迎空一晃,就幻出千条万条,迎上滚滚玄刀,两相一碰,就听密集的金铁交鸣之声。十甲所化的阿屠玄阴剑气四面扫荡,亮晶晶的银光与丝丝青光交错,火星如雨点一样朝下落。

    哈哈大笑声中,北冥老妖起身双手连抓,十只指甲仿佛飞剑一般,舞动穿插,惊天夭矫,光芒液晶排空,如巨浪海啸,把一百零八道玄刀气都绞散无形。

    纠缠几下,破去三阴戮妖刀,北冥老妖又是一阵狂嗥,张牙舞爪,宛如猛虎下山,顿时风起云涌,天地色变,十甲玄阴阿屠剑气反斩郑天君的元神。

    郑天君见北冥老妖大战之下,还有余力,不但破去自己必杀的一记三阴戮妖刀,还追杀自己元神,眼前虽然千重晶光,落到眼里,只见十条钩形剑光洞穿而来,心中惊讶之余,大是佩服这老妖天下无敌的手段。

    知道这十条钩光乃是北冥老妖的指甲所化,老妖肉身精炼近几百年,功候之深,早到了不可渡测的境界。老妖修炼之时,以天妖秘术祭炼指甲,修得比飞剑还要凌厉,其中更蕴涵老妖精修成的玄阴阿屠魔气,斩中元神,立刻损伤本命精气,最为阴损毒辣。

    郑天君仓促之下,又不敢硬接,只好又将元神散化开,化为一条千米腾蛇,倏如陨星飞泻,直往下面坠落。

    腾蛇下坠,北冥老妖朝下就抓,一面运元神真火压制住三大宗师,一面指挥十条指甲剑光去追。

    腾蛇一落下地面,又散化在云烟,钻进了地中。

    北冥老妖见此情景,知道元神是云烟一样的性质,可以散化为亿万细微精气粒子,其小无比,功力深湛到了郑天君这等地步,勉强可以无声无息的穿墙行地。自己这指甲所化飞剑,虽然凌厉,但毕竟是实体,若要钻地,便要强开山石泥土,耗费甚大,难免被人所乘,本想也运元神去追,但三尸元神已经敌住三大宗师,分不开身,只好做罢。

    这四大宗师,北冥老妖虽然不放在眼里。但是这四大宗师在地狱之门里修炼多年,已经有了相当的火候。他们仰仗阴煞之气凝练大神通,北冥老妖也要小心应付。

    接着,北冥老妖又用手一指,十甲玄阴阿屠魔光冲上,交织绚丽的精光,朝张正的元神绞杀过去。

    轰然一响,地面又陷下一去一个黑漆漆深幽的大坑,大坑之中爬出神龟,龟背盘腾蛇,凶威信信,血红长长,如软枪似的信子吐出,从后面圈住十条飞剑,争斗起来。郑天君见北冥老妖生猛到了这等程度,自己突然出手不成,现在要想伤他,更是休想,只得盘踞在地,鼓荡元神牵扯。

    却说张正被朱雀神鸟,三爪金乌,地煞火龙由下向上裹住,上面更有北冥老妖一条元神抓下,面色仍旧是无比从容,其实已经抵挡困难,举步唯艰,只得将早就准备好的法宝出,一杆大旗扯出,迎风招展,天蓝色的旗面上绘有一条五爪青龙,活灵活现,被张正运真神一逼,立刻飞出,环绕周身,尾上头下,探下头颅,口吐清气,飞向下方,抵挡住那条地煞火龙。

    “穹荒青龙旗。”北冥老妖见张正施出的法宝,是穹荒神木炼成,这穹荒神木乃上古奇种,非龙脉之地不能生长,木质精气经过龙脉孕育,就可养成青龙气,如果有农家高手,便可将这穹荒神木精气引出。

    这就穹荒青龙旗正是伐其树枝为杆,树皮搀杂蚕丝为旗面,引青龙气在上,对敌之时,只要用内劲元气迫出青龙气,便就可显化,如北冥老妖以地煞火凝聚成龙一样。

    明朝分六部,工部之中,就有一位农家高手,这穹荒青龙旗正是张正借来,好抵御北冥老妖的法宝。

    “张正小子,以为一面破旗,就能抵住我么?”张正堂堂宗师,威德深重,但北冥老妖纵横天下数百年,早他不知多少,斥他为小子,他也无话可说。

    在以一敌四,北冥老妖仍旧面无表情,玉簪子骤然炸裂,一头银丝已经散开,根根直刺,笔直如钢丝,都有一丈多长,孔雀开屏似的展在身后。

    北冥老妖把头一甩,一头银丝居然脱头而出,顿时成了陈凌短寸头的摸样。空中,丝丝银光游走飞射,万根银宛如一大蓬银雨朝张正打去,北冥老妖虽然不用法宝,但肉身上的指甲,头发都比法宝飞剑要厉害许多,出生以来,就性命交修的东西。

    一脑头发,就如成千上万口飞剑,穿过空中,直接打在了那条青龙身上,顿时青龙千创百孔,又散化成气。银上窜,夹杂在无穷真火与滚滚黑煞气中,隐不可见。

    张正见一蓬银雨打来,还不在意,以为北冥老妖元神尽出,又被郑天君牵制住,料定虽有手段,却已经是强弩之末,直到青龙突然散去,才知道厉害,但已经迟了,况且就是准备,也无办法,上面三尸元神压下,脚底朱雀,金乌,火龙,三火沸腾,朝上猛兜,抵挡已是不易,突然千万银丝穿上,破去元神周围的青灵气,一穿而过。

    张正元神顿时受损,透心的凉,随后感觉到精魂都有消散的迹象,意识都模糊起来,知道不妙,勉强以儒门养气之法收摄自己魂魄精神,元神斜移,飞坠而下,想与地面的肉身合一,将元神中的玄阴阿屠剑气转嫁出去。

    北冥老妖哪里肯放过,三尸元神一个旋转,朝下电扑,也飞追朝下,只要杀了张正,便可腾出手来,把黄道周,刘宗周,郑天君都杀死。

    张正本来把肉身藏在地底,更有保护,避免损坏。现在元神一落地面,用手一指,地面裂开一个大洞,浩然白气托着肉身浮了上来,眼见北冥老妖元神扑下,连忙把穹荒青龙旗一抛,先抵挡住,元神便想与肉身合一。

    突然,地面无缘无故的一阵颤抖,远处金光闪动,一股铺天盖地的威能顿时充塞了无穷的空间,天地一齐震动起来。张正的肉身本来就要浮上,突然受得这股力量,大地拥挤,一合一张,四面土地狂涌,一下就把这肉身埋葬在其中,只听喀嚓喀嚓响动,显然是被挤成了肉酱。

    肉身无故被毁,张正元神再也无法归位,火候未到,就把肉身失去,从此之后,便是孤魂野鬼。

    北冥老妖元神已经扑下,张正再也无法考虑,只得把心一横,元神迎了上去,刚碰一记,突然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降在十里之外的一坐小山头上,一尊高有丈六的大日如来相夹杂无穷威能显现出来,这大日如来相双手捏印,面目和善,脑后显现一圈一圈如水波样神圣的佛光。

    这大日如来元神刚一显现,向前一步,直接过了十里,出现在北冥老妖元神面前,正是佛门六大神通之中的神足通!

    大日如来元神一手平伸,五指叉开,带有无穷无量,不可抗拒的威能朝北冥老妖这条元神压来。

    来者正是最大的变数,唯一可以和北冥老妖抗衡的蒙古嘉央活佛。

    传闻之中,嘉央活佛有佛门六大神通,分别为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他心通,宿命同,漏尽通。

    能见不同世界为天眼通,能闻所有世界的所有声音为天耳通,变化自在往来为神足通,知众生心想为他心通,知过去未来为宿命通,无漏智慧成就为漏尽通。

    真有这六大神通,你就是佛!这嘉央活佛既然有了这般成就,也就有了挑战北冥老妖的最大资格。嘉央活佛一脸祥和,脑后显现出只有画像上的佛陀,菩萨才有的佛光!就这么以肉身悬浮在千米的高空,一身明黄喇嘛大袍呼啦呼啦,猎猎做响!突然平跨一步,把这空气当做是坚实的大地,六大神通中的神足通,炼到及至,能自在往来所有世界的所有地方,嘉央活佛只是初成大日如来元神印,自然没到这等佛陀境地,但悬踏虚空,那是小事一件了。

    用手捏印,朝前一罩,便有一道藏红精光射出,起初只是拇指粗细,射到三丈外,就散开来,粗大如斗,越远越大,最后一片精红,铺天盖地罩向北冥老妖元神。嘉央活佛整个形象变的庄严肃穆,虚光闪现,身上有大日如来佛陀重重虚影,若隐若现,让人分辨不出到底是大日如来还是喇嘛僧。

    身上一股无比的威严,高高在上,俯视天地众生,陈凌突然明白,佛是一种成就,一种至高,超脱生灵的成就。

    北冥老妖连忙将元神回体,转手连抓,黑煞气滚滚荡荡,抵御住藏红精光。

    “吾明心见性,吾礼敬如来!吾以大智慧灭痴三昧!吾终得见观自在!”嘉央活佛又踏前一步,精光愈加猛烈,周身红光凝成无数条光带,在周围疯狂舞动,光雨如缤纷的花瓣洒落下去,落到半途,消失进了虚空,好象遁进了另外一个不可渡测的世界。

    “观自在灵光!传闻当年八思巴就以这神通扫灭全真教主长春子元神,自此之后,便未见过,今日得见,果有另样神通!”

    北冥老妖见黑煞气与精红观自在灵光一接触,立刻有震动的迹象,仿佛就要散去,不由暗定神思,暗暗催动玄阴敛煞黑魔法术,收敛住黑煞气,再用手一指,万道银丝成一大蓬银雨,凌空打去。

    北冥老妖知道,嘉央活佛所使的这是密教观自在灵光,心见观自在菩萨,灭三昧,得大智慧,才能修成。能散元神煞气,返本来面目,若被罩中,自己元神附上的黑煞气,地煞火,朱雀火,太阳火只怕要脱离魂魄的束缚,依旧化为最原始的煞气,不能为自己所用,纵然自己元神百炼,不至于大损,却也要损失自己许多年的苦功。

    “若非大日如来降临人间!就算八思巴再复生,也未必就能奈何得我。

    自嘉央活佛现身出手,这场决战便扑朔迷离,谁都预料不到结果,以一人之力,敌住张正,黄道周,刘宗周,郑天君,更有明显高出他们的嘉央活佛,北冥老妖已无稳胜的把握!

    北冥老妖的这些敌人,虽然各自不和,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杀死北冥老妖!

    天如不杀死这位盖世老妖,日后所面临的,那将是无穷无尽的反击,以北冥老妖的性情,将没有一人可以幸免!

    这一场决斗,是没有余地的,嘉央活佛也是逼不得以,自己炼成大日如来元神印,已值得对方动手了,若北冥老妖灭杀四大宗师,决战之后,也会上门挑战自己,以自己一人之力,要敌着盖世妖王,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北冥老妖一脉,始终要站在世界的颠峰,任何有了他值得出手的对象,无一能够避免他的索战,当年一世,二世两位活佛,也就是被这位北冥老妖上门索战,圆寂虚空。只要有这一脉,天下高手,便永无出头之日。

    陈凌只觉得心神激荡,前所未有的紧张!

    “天下高手,当如厮哉!”

    “陈凌,北冥老妖一脉代代相传,代代都是天下第一的存在。你要记住,切莫不可辱了我北冥老妖的威名。从此以后,你就是当世唯一的北冥老妖。”

    陈凌耳边传来了北冥老妖毫无感情的声音,突然,北冥老妖一拍,自己身体被一团黑气裹住,流星划破长空,已经脱离了战场。

    回头看时,只见黑气,火光,银光,腾蛇,神龟,已经碰撞在一起,整个空间,时间,所有的一切一切,都豁然停止。陈凌就听得北冥老妖哈哈大笑的声音传来。

    随后,金光万道,一尊大日如来佛陀相从黑云中冉冉升起!

    轰隆一声!

    在那大日如来元神印中,北冥老妖就此陨落,从此灰飞烟灭。

    “这新一代的北冥老妖也必须杀死。”便在这时,黄道周眼神一寒,厉声喝道。

    当下众人将目光都放到了陈凌的身上。

    但陈凌却觉虚空之中有一股大力撕扯。却是北冥老妖临死时用**力为陈凌破开虚空,将陈凌送了出去。

    冥冥之中,陈凌隐隐听到郑天君大叫道:“不好,这小魔头逃走了。”

    随后,陈凌感觉自己在一条隧道之中,周遭分子,各种磁场交割,犹如在撕扯着他一般。

    周身剧痛无比,随后,陈凌便晕死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凌渐渐有了知觉。

    陈凌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周遭是一片黑暗。不过即使在黑暗中,陈凌的目光也如电芒一般,能将周遭看的清清楚楚。

    他发觉自己是躺在一张石床上。

    这周围就像是一个山洞,又像是一个墓穴。

    陈凌睁眼的一刹那,差点没给吓死。

    因为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老婆婆。

    这老婆婆的脸皱的像是千年的沟壑,一道道沟壑,看着就让人起鸡皮疙瘩。

    这老婆婆如果去演恐怖片,尼玛绝对都不用化妆啊!

    而且,在睁眼的那一刹那。陈凌感受到了一种歹毒的恶意。

    这是一种直觉,陈凌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陈凌猛地坐了起来,他看着老婆婆,狐疑问道:“你是什么人?”

    老婆婆格格一笑,说道:“少宫主,老奴是您的仆人呀。外人都叫我鬼姥姥。”

    “少宫主?”陈凌道:“你认识我?”

    鬼姥姥说道:“少宫主,您是北冥大人送过来的。老奴是北冥大人的仆人,而如今,您是新的北冥老妖。老奴自然也是您的仆人呀。”

    陈凌暗暗打量这鬼姥姥,毫无疑问,这鬼姥姥修为高深,精通阴煞之气的法术。

    自己目前根本不是这鬼姥姥的对手。

    而且,刚才自己苏醒的刹那,那一丝恶意绝对不会有错。

    这是陈凌屡试不爽的直觉。

    陈凌也不觉得北冥老妖是个很让人感恩的老大,会让手下跟着忠心耿耿。

    陈凌暗暗道:“师父啊师父,你将我丢给这鬼姥姥,岂不是将我丢入了虎窝里?”

    这鬼姥姥肯定知道师父已经死了,她此刻面对自己,哪里会不蠢蠢欲动。

    陈凌更明白,眼下自己只能依靠自己了。不然的话,一切千秋万代的东西都要成空。

    陈凌心念电转,他知道这鬼姥姥如果要杀自己,应该早就动手了。她既然不杀,应该是有所图谋。

    那就代表自己还有机会。

    陈凌心中风云激荡起来,师父北冥老妖乃是

    天下第一高手。就凭一尊破损的元神便可将天下高手杀的人仰马翻。

    自己也已经成为了北冥老妖,如何也不能坠了北冥老妖的威风。

    一个区区鬼姥姥,如何能成为我的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