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5章老妖神威
    陈凌不由变色。他与北冥老妖虽然认识不久,但却对北冥老妖有了一种如师如父般的感情。

    他自然是不想北冥老妖出事的。

    只可惜,陈凌虽然是已经是造物主巅峰,肉身大圆满。但在这地狱之门中,他的力量还是显得那般的羸弱。

    这时候,北冥老妖对陈凌说道:“你今日跟我一起好好看着,我希望你能记住这一战。”他说完之后就一手挥出,直接将陈凌抓住。

    随后,北冥老妖便带了陈凌出了魔宫。随后,北冥老妖手朝前一指,他身上立刻冲出一团黑色烈焰。那黑色烈焰化作宝座。

    他带着陈凌上了黑色烈焰宝座,很快就朝着天空飞去。

    天气本来是晴朗的,这时候却变的阴云密布,像是要下雨一般。紧接着,南方的黑云之中,有一点青光闪动,晃眼由小而大,青气顶端现一个身材长瘦、青衣黑髯的文士,文士周身罩着一层青光,简直成了一个光人。

    “张正!你今前来送死。”北冥老妖坐定了火焰宝座,长长的指甲指着这位儒门大宗师。

    “死有何惧?”张正黑须飘飞脑后,语气淡淡。

    “北冥老妖,休要猖狂。”南方又斜斜刺过来两道光华,停在黑云之上。

    一黄一白两幢光影里,现出两位宗师来,分别是刘宗周,黄道周!

    北冥老妖用手一指,一团黑气裹住了陈凌,拉到火焰宝座之上。

    陈凌处在这个位置,正好看得清楚。

    北冥老妖骤然出一声狼嗥,便在这时,那掩盖住天空的滚滚黑云突然朝中间聚拢,强烈的日光又照射下来。

    陈凌只见北冥老妖伸手一抓,便是五条火焰飞出,色泽暗红,凭空爆涨,粗如水桶,抓向远处的张正。

    张正站在玄黄百叶莲台之上,他袖袍一挥,也见五条青光飞刺过来,敌住北冥老妖出的地煞火焰,青光在空中翻腾不定,夭矫惊天,陈凌凝神去看,却是五口飞剑,上面滚滚的浩然正气恐怖异常。

    常人炼一口飞剑都是千难万难,这张正居然炼了五口,并且看来,还不是压底箱的功夫。

    那刘宗周,黄道周两人见北冥老妖把依附元神的地煞火放了出来,聚成形体,与张正五口飞剑斗得难分难解。正要施展手段,就见两条高大黑影,浑身火焰飞舞,疾如鬼魅,当空扑来。知道是北冥老妖把三尸元神分出两个,来扑杀自己。

    北冥老妖一气化三清分出三尊元神,但是其中两尊元神在虚空之中应劫而亡。后来北冥老妖又将最后一具煞尸化作三尊元神。

    那黑色烈焰宝座就是一尊元神所化。

    北冥老妖纵横数百年,所向无敌。黄道周三人虽然是后起之秀,但摄于威名,虽然以三敌一,却不敢有半点怠慢。

    刘宗周见北冥老妖这条元神猛恶狰狞,并且这条元神施展出了地煞火,太阳火,朱雀火,三火翻腾,冲起十几丈高,还未近身,自己元神就一阵燥热,才知道盛名之下,果无虚士。却把头一拍,一团白光裹住自己坠下,当头却飞出一片灿烂银光,银光之中,裹一个七尺来高的人影,持一口寒光四射,金光闪闪的巨剑,当头敌住了北冥老妖的元神。

    这巨剑正是刘宗周的金色叶子所化,这金色叶子乃是一件好法宝,叫做六离法叶。

    刘宗周全力出手,精魄离体,把元神遁出去敌北冥老妖,已经无法兼顾肉身,只好把自己凝练的浩然正气护住躯壳,落下地去。

    刘宗周与张正这三大宗师所修炼的元神,乃是根据阴煞之气和本体元神凝练而出。他们一旦出了地狱之门,便是无法离体凝练元神,这和北冥老妖是有本质不同的。

    北冥老妖则是完全依靠自身,可以精魄离体,可以脑域无穷法力。如今,他精魄离体凝练三尸元神,这三尸元神比之以前的三尸元神是弱了几倍。不过虽然如此,却也足够让这三大宗师头疼的。

    而且,北冥老妖还留了法力元神在躯壳之中。

    此时,刘宗周的六离法叶挥舞起来,寒光滚滚,照射之处,空中的水气都被凝成冰花。这六离法叶当年初成,显示威力时,曾把一条十里长的小溪连底都冻住了。

    这赫图阿拉靠近长白山,长白山一带临近东海,水气充沛,只见刘宗周以元神挥舞六离法叶,与北冥老妖元神纠缠,空中冰晶飞舞,宛如雪花,巴掌大一片片不停的下落,在太阳之下,显现出七彩的绚丽,连日光都蒙上一层寒气。

    北冥老妖元神乃是黑煞气,地煞火,朱雀火,太阳火凝聚,成扑山成岩浆,扑江湖化水气,刘宗周虽然依仗了六离法叶,加上自己百炼的浩然元神,也只能勉强敌住,无法取胜,心中便思付其他的法门。

    黄道周也被北冥老妖以三尸元神扑中,这条元神一声怪叫,双手连扬,千万条黑线如暴雨般激射到下方,交织成一面大网,自下向上朝黄道周脚兜来。

    黄道周刚刚想学刘宗周,也把肉身用山河无极扇藏起,以元神去敌北冥老妖,但被黑煞丝兜上,以无力下坠,便朝上遁,想脱去包围,再使手段应敌。

    哪里知道,北冥老妖这条元神早有算计,凝丝成网后,却把身一展,纵上更高空,化为一团亩余大小的三色火焰,滚滚热流,平压下来,两相一合,正好把黄道周压在其中。随后三色火焰流动蔓延,转眼就变成一个巨大火球,在空中翻来滚去,火势呼啦呼啦扯风箱一样的响。

    这元神施展手段,裹住了这位儒门宗师,再催动真火,要把黄道周连肉身带元神都炼成灰烬。

    黄道周没能及时遁出元神,肉身不能灵活多变,一个不好,让北冥老妖裹住,想再要施为,已经来不及了。四面都熊熊真火,一片赤红,并且还在高的旋转,无比的高温之下,就连金铁都要瞬间化为蒸汽。

    黄道周只好用山河无极扇来护体,只见山河无极扇中乳白色的气流流淌出来,抵御住火焰,但这三火何等厉害,且是北冥老妖凝炼多年。

    乳白气流一飞去,碰上高旋转的火焰,就听哧啦一声,被炼成轻烟,消失无形。

    见支撑不了多久,无奈之下,黄道周只好取出一方四寸印章,黄灿灿通亮,似乎田黄石雕成。双手一拍,这方印章顿时成了一捧晶黄的粉末,抓成两把,分撒而出。

    无数黄星闪烁,漂浮在乳白色的浩然正气之中,这才勉强敌住了火焰的逼近。

    这方印章,是田黄之精,石中之灵,被黄道周以元神入地,好不容易寻到,后雇人开山,费了许多功夫才采到,雕刻成自己的印章,用精气祭养,平时惜若性命,现在到了危机关头,只好心痛毁去,散化成粉末,抵御北冥老妖三火。

    “饶是如此,也只能多支撑点功夫。这老妖已经到了颠峰,难怪雄霸多年,天下无敌,如今要单人抗衡,恐怕也只有蒙古的活佛嘉央喇嘛的大日如来元神印有望一拼,只是都非善类,对我大明天朝虎视耽耽。”

    黄道周一面暗想,一面取出一口宝剑,长三尺,古朴纯青,剑身不亮,只显出墨黑的颜色。这口宝剑却是一把名剑,名为“墨攻”,为唐代一位神秘的墨家铸剑大师打造,凌厉无比,且采制特别,不怕火炼。

    这口墨攻剑是黄道周在雁荡山的一个深潭中现,那时黄道周已经成就元神,取出之后,每日洗炼,灵通如意。如今一时失手,深陷险境,只好使出浑身手段了。

    用手一指,墨攻剑宛如一条墨龙飞出,黑光纵横,再一指,剑头三分,长达七八丈,电转飚飞,朝火里就钻。黄道周却把身体藏在剑光后面,想以强力集中一点,钻穿火焰,破困而出,再与北冥老妖计较。北冥老妖这条元神见黄道周猛烈反击,立刻发出桀桀怪笑,顿时异声四起,鬼声咻咻,黄道周心神荡漾,一阵烦闷,元神似乎要脱体飞出,心中大惊,连忙镇定神思,分出精神抵挡,这才好过了一些。

    知道北冥老妖正施展魔音摄魄法术,只要一叫,立刻把人精魂精魄收去,就算凝聚了元神,只要火候稍浅,也不能幸免。

    叫声不绝,如此一来,黄道周既然要抵御火焰,还要分心收摄精神,墨攻剑光黯淡了许多,哪里还能钻得出去。整个人仿佛一只没有头脑的苍蝇,在里面钻来钻去。

    却说刘宗周总算及时遁出了元神,变幻无常,闪现飘飞,元神就是一团精气,自然比肉身要灵活许多。北冥老妖施展元神,黑气滚滚,火焰茫茫,包裹过来,刘宗周自知硬拼肯定拼不过这位老妖。只得在关键时候,将元神滑开,施展冰魄寒光尺,舞出千条寒气,去伤北冥老妖。

    要是肉身那般笨重,铁定已经和黄道周一样,被北冥老妖裹住,吃亏不小,如今刘宗周虽然不战胜,却也可以闪避,两方的元神都如闪电鬼魅,乍分乍合,聚散无方。

    陈凌见北冥老妖以一敌三,将三尸元神运出两条,完全压制住两大儒门宗师,他自己却与张正大战。

    张正老炼深沉,虽有手段,却存而不发,只等北冥老妖漏出破绽,再行致命一击。如今只使五口青灵剑,满空乱飞,剑术精妙,北冥老妖几次施展玄阴擒拿,都没有现出效果。

    双方翻翻滚滚,斗了两个多小时。

    北冥老妖眼中绿光闪动,面无表情:“张正,今日你真是难逃了。”

    说罢,怪叫一声,双手连抓,无穷的黑煞气冲出,铺天盖地罩了过去,张正连忙施展剑法,青光四绞,但这一团团的黑煞气尽管被剑光斩断,但并不消灭,反而由大变小,越来越多,紧紧缠定剑光不放。

    张正见北冥老妖发威,知道不施展手段,恐怕要遭毒手,连忙咬破舌尖,把肉身之中新积攒的精魂精魄混合精血喷了出来,五口青灵剑顿时大盛,敌住黑煞气。

    同时围绕周身的青气脱体飞出,化为一清晰高大的人影,同时玄黄百叶莲台裹住肉身,疾如流星,飞坠而下,落到地面,喀嚓陷了一个地洞出来,钻了进去隐藏起来。

    北冥老妖一手施展玄阴擒拿手法,见张正也显现出元神来敌自己,知道张正元神乃采大气层中的青灵气炼成,威力虽然不如自己大,但极难消灭。

    一面怪笑,阴风呼啸,以魔音来扫荡元神。北冥老妖口一张,一朵天妖三火魔花飞了出来,花瓣裂开,一蓬金色太阳火立刻化为一只三爪金乌,翅膀展开,几十丈来长,三爪如钩,其粗如柱,另一蓬朱红火焰化为一只同样大小的朱雀神鸟。

    见二鸟扑翅腾飞,张正变了颜色,知道这火焰乃北冥老妖百多年凝聚的星辰精华,于刚才的火大不相同,连忙闪过元神,飘忽到远处,就要收了五口青灵剑,北冥老妖用手一指,黑煞气凝聚合抱,粘住飞剑,三爪金乌,朱雀神鸟一飞而过。

    扑哧!五口飞剑化为青气残烟,飞灰湮灭。

    北冥老妖一下毁去张正五口青灵剑,并不放手,用手一指,再有一蓬地煞火化为一条火龙,鳞爪鲜明,龙角峥嵘,长达数十米,粗如水桶。长白山乃龙脉所在,其地有龙气,北冥老妖聚集地煞火,淬炼出精华,与龙气混合,凝成真火龙神,威力无穷。

    三爪金乌,朱雀神鸟,地煞火龙,这三大神物在北冥老妖的操控下,猛然飞出,护成犄角,包操住张正元神,张正见来势凶猛,不好硬接,连忙上飞,等躲避过去,再取一件法宝来破敌。

    刚刚飞上,猛见黑影一闪,出现一个身高三四丈的黑影,当头平压下来,知道是北冥老妖最后一条元神,吃了一惊,也无办法,只得硬着头皮碰了上去。

    两条元神刚一接触,就听鸟叫龙呤,三爪金乌,朱雀神鸟,地煞火龙从下追了上来,裹住张正元神就炼。

    张正终于感受到了北冥老妖恐怖之处,便知道北冥老妖盛名之下,果然不虚。

    陈凌见北冥老妖三尸元神尽出,但肉身并未干瘪下去,知道北冥老妖这些天保养肉身,并没有将新生的精血魄炼化来补充壮大元神。

    这一场争斗,他看得目不暇接,北冥老妖每使一种法术,陈凌都与心中北冥老妖所教的法诀对应。如此一来,等于就是北冥老妖实战演示,对陈凌的好处,真是无法估量。

    除了地煞敛火术,玄阴黑煞擒拿法术,那凝聚太阳火的法门“金乌星辰诀”以及“朱雀七杀火诀”,“摄魂魔音”等等北冥老妖一脉的秘术,都一一传授给了陈凌。

    “如没变数,这三大宗师就这样报废了。”陈凌心中暗想。他觉得这三大宗师虽然厉害,但在北冥老妖的手下,几乎就是没有还手之力。

    可北冥老妖却一直说大限已到,到底变数在哪里?

    陈凌一时之间想不通。

    “对了,为什么郑天君没来?他去了哪儿?”陈凌想到这里,心中一凛。

    难道变数是郑天君?

    就在张正,刘宗周,黄道周三大宗师被北冥老妖完全压制住,形势危机之时,突然,一条白色晶莹的腾蛇从九天之上垂了下来,身体不知道有多长,头大如山,一探而下,白气翻滚,转瞬就化为一个十几米高大的巨人虚影。

    乘北冥老妖元神都遁出对敌,肉身僵硬,这巨人双手一搓,哧哧!哧哧!哧哧!满空都是青光游走,冷煞袭人,这一手三阴戮妖刀祭出,一百零八道,比陈凌使的,不知道凌厉了多少倍。

    玄刀滚滚,罡煞排空,都朝北冥老妖肉身斩来,陈凌也被包裹在玄刀之内。

    出手之人正是郑天君!

    郑天君一直躲藏在暗处,想要给北冥老妖致命一击。他没想到的是,三大宗师面对北冥老妖,居然被压制得如此之惨烈。

    见形势危机,郑天君知道再不出手,只怕三大宗师都要丧命。郑天君却是知道北冥老妖性格睚眦必报,今日若不合力杀了这盖世巨妖,他日必定凄惨。所以郑天君立刻将自己的腾蛇元神飞上极高的空中,接近了战团,才猛垂下来,化为人形,再以元神鼓荡玄武罡煞,驾御刀芒,想一举毁掉北冥老妖的肉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