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9章多尔衮
    “陈大哥,你答应过我的,我可要当真的。”海兰珠很是认真的说道。

    陈凌说道:“咱们拉钩!”

    海兰珠便伸出手来,认真的和陈凌拉钩。

    如此之后,海兰珠也就真的开怀了。

    海兰珠又说道:“陈大哥,我真羡慕你。你有一身本事,又是男儿身,可以走遍天下。但我们就不同,我和玉儿妹妹永远都走不出这科尔沁,也不敢走出去。乱世之中,女儿家离了家乡,命比纸薄。”

    陈凌微微一笑,他也不好说什么。

    他答应带海兰珠去玩,那是因为他现在懂得了操控阴煞之气,可以带着海兰珠飞去。

    可海兰珠却忽视了这一点,以为是策马奔腾而去。

    之后,陈凌和海兰珠呆了一会,便回到了王帐。

    三日之后,赛桑的部队差不多恢复了元气。虽然还是有不少损伤,但日子还得过下去。

    莽古斯也派人送来了不少物质抚恤伤者。

    至于莽古斯安排手下帮陈凌找凤玉之事则没什么线索。

    陈凌倒本来也就没对莽古斯寄予什么厚望。他觉得自己应该离开草原,到中原去了。

    中原毕竟是地大物博,信息量也会广一些。下午的时候,陈凌跟赛桑辞行。赛桑现在是真心实意的将陈凌当做了朋友,所以就问陈凌下一步打算怎么走。

    陈凌就说要去中原。

    赛桑则说道:“我们盛京努尔哈尔大汗如今兵强马壮,情报遍布大江南北。我看你可以先去盛京问问圣上。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陈凌眼睛一亮,他当初在中千世界寻找彼岸阁时也就是这么一路追寻的。眼下又是重复的模式。

    陈凌觉得去问问努尔哈赤也对。

    不过陈凌对这个世界还是有敬畏的,他说道:“我是汉人,金人对我们汉人向来不喜。我直接去问,只怕会生不少事端。”

    赛桑道:“这个好办,明天皇太极带了我妹妹哲哲回来省亲。我让皇太极带你过去。”

    陈凌便抱拳说道:“如此就太感谢贝勒爷了。”

    赛桑一笑,说道:“你我之间,何必客气。”

    如此之后,陈凌出了王帐。他的三阴戮妖诀已经不需要修炼了,那玄刀在手脉之中储存,若不释放,就不需要继续凝练。

    至于对阴煞之气的修炼,陈扬仍然没有什么法门。

    他无法将阴煞之气变成厉害的法术。

    陈凌也说不出是那里不对。

    他现在可以依靠阴煞之气飞行空中,也可以用阴煞之气做一些简单的攻击。但是遇到高手之后,这阴煞之气就不堪一击了。

    完全不能和神域里的灵气相比啊!

    法宝!

    陈凌觉得自己还是得有法宝,以法宝来凝聚阴煞之气,这样会好一些。就如那恶道人的五根指甲,端是厉害。

    不过到底要如何修炼指甲,陈凌却是半点不会。

    这几日里,海兰珠与大玉儿每天都会陪着陈凌。海兰珠比以前更加开心了,这全是因为陈凌的许诺。

    大玉儿几次逼问海兰珠,到底跟陈凌有什么秘密。海兰珠就是不说,她可是想和陈凌大哥两人行的。那是绝不想带上大玉儿妹妹这个拖油瓶啊!

    当天晚上,赛桑的部落里就开始张灯结彩,准备迎接皇太极的到来。

    就连莽古斯也过来了。

    对于皇太极的到来,莽古斯很是重视。

    科尔沁部落一向都是亲近盛京的,以盛京马首是瞻。

    至于皇太极,那就是莽古斯的女婿。莽古斯可是期盼着皇太极当上大汗的。

    陈凌倒是无所事事。

    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会有些担心大千世界里的变化。但想想香港有轩正浩坐镇,这层担心也就弱了许多。

    第二日上午十点,红毯扑出一条通道。

    两边亲兵站的笔直,锣鼓喧天。

    陈凌和大玉儿,海兰珠都站在赛桑身后。赛桑则又在莽古斯身后。

    一众人就那么站着。

    不多时,远处草原上,阳光下。

    一队人马终于出现。

    渐渐近了。

    那领头的人骑着高头大马,四十来岁,威严无比。他穿着华服,下了马之后,又将身边的美丽女子迎下马来。

    这两人正是皇太极和哲哲。

    哲哲三十来岁,姿色甚是美丽。她穿着锦衣旗袍,又有些英姿飒爽。

    而跟随在皇太极身后的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这青年浓眉大眼,满是英武之气。

    陈凌扫了一眼,不禁微微失色。因为这青年的修为深不可测。

    陈凌一眼都看不出其深浅来。

    当然,这不是说这个青年就是绝顶的肉身大高手。很可能这青年是懂修炼阴煞之气的。

    陈凌又暗中打量皇太极。

    他发现皇太极的眉心有极重的阴煞之气。

    而且含而不露。

    陈凌马上认定,这皇太极也是会阴煞法术之人。只怕也是很厉害之辈。

    历史上的皇太极到底有没有武功,会不会法术。这陈凌不得而知。

    但是眼下的皇太极因为是在地狱之门中,所以他是会法术的。

    金人不可小觑啊!

    这是陈凌一瞬间的想法。

    且说此时,哲哲第一个扑倒了莽古斯怀里,喊道:“阿玛!”莽古斯哈哈大笑,甚是开怀。他说道:“真是个傻姑娘,都嫁人这么多年了,还像个小姑娘家。”

    皇太极也是哈哈一笑,他先抱拳道:“小婿见过岳父。”

    莽古斯却是不敢倨傲,呵呵一笑,说道:“皇太极,你这次来了,可要好好的多住几天。”

    陈凌却是在一旁觉得有些古怪。

    因为他真正意识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

    那就是,哲哲是大玉儿和海兰珠的姑姑。

    哲哲是皇太极的妻子。

    而海兰珠和大玉儿后来也是皇太极的妻子。

    这辈分当真是一个乱啊!

    妈蛋啊!

    草原人还真是一个不拘小节啊!

    这搁到大千世界里,那就是乱了伦常啊!

    随后,皇太极又跟赛桑见礼。

    最后,皇太极身后的那青年也上前来。他向莽古斯道:“多尔衮见过王爷!”

    莽古斯哈哈一笑,说道:“小多尔衮,你如今也是长大了。”

    多尔衮一笑。

    这多尔衮在皇太极身边显得极为乖巧温顺。

    看得出来,皇太极也颇为喜欢这个小十四弟。

    且不说这些,莽古斯引众人进王帐之中。

    王帐之中已经设宴。

    先有婢女上前端来清水让贵客洗脸。

    皇太极进来之后,大玉儿和海兰珠来到皇太极面前见礼。两人喊的是姑父!

    皇太极的眼神落到了海兰珠的身上,却是再也难以移开。

    不过皇太极终究不是常人,马上就向哲哲说道:“想不到你的这两个侄女都已经出落得这般标致了。”

    哲哲一笑。她却是了解皇太极心思的,知道自己这个丈夫是看上了自己的两个侄女。

    两个侄女和皇太极并没有血缘关系,所以就算通婚。这在草原上也没什么大不了。当下,哲哲就说道:“玉儿和兰珠都还未去过盛京,要不这次咱们接了她们前去玩耍几天。”

    皇太极马上说道:“这真是个好主意。”他又向大玉儿和海兰珠道:“你们愿意去吗?”

    大玉儿却是看了一眼海兰珠,说道:“兰珠姐姐去,我就去。”

    海兰珠摇摇头,说道:“我不去呢。”

    哲哲不由奇怪,说道:“兰珠,盛京可有不少好玩的东西,也可以见见世面。你不是一直都想去草原之外看看吗?怎么这会儿又不愿意去了?”

    海兰珠看了陈凌一眼,她天真烂漫,没有心机。当下就说道:“陈大哥答应带我去比盛京之外更好玩的地方。”

    “谁是陈大哥?”皇太极眼中出现不可琢磨的深意,问道。

    陈凌抬起头看向皇太极,他站了起来,微微欠了下身子,说道:“在下陈凌,见过贝勒爷。”

    皇太极此时还是四大贝勒中的一位,权势熏天。

    这也是多尔衮温顺的一个原因。

    皇太极看向陈凌,没有说话。随后又转向莽古斯,道:“岳父,我却没在意咱们这王帐之中出了个汉人。不知道他是……”

    莽古斯哈哈一笑,说道:“陈凌乃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也是最厉害的勇士。皇太极,你可得和陈凌好好亲近亲近,感谢感谢。若不是有陈凌在,你就只能来给我们收尸了。”

    皇太极不由吃惊,说道:“岳父,居然有这等事情?到底草原上出了什么困难之事?”

    哲哲也是吃惊,说道:“阿玛,赛桑哥哥,你们都没事吧?”

    莽古斯一笑,说道:“我们当然没事,若是有事,那能坐在这里和你们说话。”

    &

    nbsp;  大玉儿便嘻嘻一笑,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她当下就将前因后果说了。

    随后,皇太极就朝陈凌站了起来,说道:“勇士于我科尔沁有大恩,于我皇太极有大恩,请受我一拜!”

    这皇太极一看就是口蜜腹剑之人,但是礼节上,他却是做的滴水不漏。

    陈凌便道:“贝勒爷不必客气。”

    便也在这时,那多尔衮站了起来。他说道:“陈凌勇士,我多尔衮生平最爱结交勇武之人。听闻你有如此神威,不如今日,咱们就在这王帐之中耍上几手,也是交个朋友,更是给我四哥,还有莽古斯王爷助助酒兴。你看怎么样?”这多尔衮是极为精明的人,他看的出皇太极对陈凌不喜。但是莽古斯已经说了陈凌是救命恩人,那么此时皇太极也就不便找陈凌的麻烦。

    所以这个时候,多尔衮立刻站了出来。

    陈凌知道自己不能拒绝,就算拒绝了,多尔衮也会继续找事挑衅。

    再则,陈凌也向来都没有惧战的习惯。

    他淡淡一笑,说道:“可以!”

    随后,陈凌就来到了王帐的中央。

    多尔衮也走了出来。

    众人见到这两大高手要比拼,一个个都兴奋起来。

    大玉儿与海兰珠也是满面红光。而且,大玉儿还说道:“陈凌哥哥,你要好好教训多尔衮哟。”

    陈凌听了不禁觉得好笑和古怪。

    野史上传闻多尔衮和大玉儿传的扑朔迷离,现实中,大玉儿却是分明不怎么待见多尔衮。

    当然,这也是因为自己的到来。

    陈凌更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历史上的多尔衮应该没有眼前这个多尔衮如此强悍的武功的。但是这个空间里,阴煞之气可以修炼,所以这个多尔衮也厉害了许多。

    陈凌与多尔衮相对而立。

    多尔衮眼中闪过兴奋的神色,就如一头野兽盯上了猎物一般。

    陈凌知道多尔衮厉害,但他依然沉着。

    便也在这时,多尔衮猛地朝前一窜,如电如光,一拳朝着陈凌的咽喉扎来。

    这一招迅猛无比!

    但是这一招也并没有什么特点。

    如果一定要说有特点的话,那就是多尔衮这一拳格外的快,格外的猛。

    “是阴煞真气!”陈凌马上感觉了出来。这多尔衮的的阴煞真气极为雄厚。只怕力量不下万斤!

    力量不在自己之下!

    陈凌自然也不会惧怕多尔衮这一拳,他眼睛微微眯起,斜退一步。接着心印胎拳朝多尔衮的拳头猛然弹射出去。

    这个时候,由于是在王帐之内,陈凌也不好将大势蔓延而出,他保持了克制的打法。

    两人毕竟是切磋,搞的太惨烈了,面上也不好看。

    砰!

    双拳碰撞,多尔衮蹬蹬蹬退出三步。

    那地面震动,地毯与地面全部碎裂。

    两人这一下碰撞看似不显山不露水,但实际上却是动了真力。

    这一幕让众人吃惊不小。

    多尔衮讶异的看向陈凌,他没想到这个陈凌这般的强。随后,他又冷笑一声,突然运力于手掌。

    他的双掌突然就变得漆黑一片,而且那手爪子变的像是怪兽的爪子一般。

    此时,他的双手就像是利剑并染了奇毒。

    这家伙的手有毒,陈凌一眼就看出来了。

    一双手掌,就等于是十根利剑,并且根根染毒。

    随后,多尔衮便对陈凌发动了攻击。

    他双手爆起漫天爪影,道道爪影都是惨烈劲风。

    刷刷刷!

    十道利剑如狂风暴雨袭杀向陈凌的面门。

    陈凌眼神沉着,待多尔衮近前,他身子一滑,却是倒踩莲花的步法。

    只一闪,就避开了多尔衮的攻击。

    随后,陈凌眼中精光闪过,却是一招昆仑蚕丝牵点射向多尔衮的脖颈。

    多尔衮反应奇快,身子一转,又是利爪杀来。

    陈凌后退一步,避开其攻击。

    多尔衮立刻趁胜追击,他的出手居然有种不死不休的势头。

    陈凌形势立刻不妙,如果再退,那就要掀翻众人面前的客餐了。

    如果真的掀翻了,那陈凌也就是没脸了。

    多尔衮逼人太甚!

    陈凌本来是处处忍让了,他还想找皇太极帮忙找凤玉,所以不好太过。但是多尔衮却是招招杀机!

    这多尔衮虽然力量巨大,但是终究没有力量真意和精神!运用起来,还没有那么婉转如意。其实根本就不是陈凌的对手!

    “崩崩崩!”危机之中,陈凌不避不闪,一条手臂如龙窜出,突然就锁住了多尔衮的一条手臂。

    多尔衮骇然,他立刻以另一条手臂挥动五道利爪杀向陈凌面门。

    陈凌五指如弹琴一般,急速弹出五下!

    顿时,崩崩崩几声响,多尔衮的五根尖利指甲立刻被陈凌崩断,飞了出去。

    陈凌再将多尔衮一震,多尔衮立刻蹬蹬蹬退出五步之远。

    “十四贝勒,你输了。”陈凌眼中精光闪过,喝道。

    “未必!”多尔衮眼中寒光闪过,他也算是打遍军中无敌手的超级巴图鲁!

    今日却被陈凌轻而易举修理,心中如何能平。他话一说完,突然一指点出。

    一道金剑从多尔衮腰间窜出,金剑如流光电射向陈凌。

    御剑杀人之术!

    此道金剑叫做玄金真剑!

    这玄金真剑乃是努尔哈赤赏赐给多尔衮的,多尔衮极为宝贝。

    这玄金真剑又是采集北海玄铁所打造。多尔衮以性命交修十年,又以天山雪莲,千年灵芝等等上好药材淬炼。并且,多尔衮对其以精血滋养,如此之后才可御剑杀人。

    在神域里,御剑杀人乃是低等法术。陈凌都不屑使用。但是在地狱之门里,阴煞之术跟人没有情感交流,所以也根本去使不动兵器。

    所以,在这个空间里,陈凌根本不会御剑杀人。

    多尔衮的玄金真剑速度极快,如电光射杀向陈凌。

    他是一点规矩都不讲,直接要杀了陈凌。

    这也是多尔衮已经被陈凌激怒了的原因。

    陈凌也颇为恼火,他那里看不出多尔衮的心思。

    莽古斯等人都是吃惊。

    莽古斯忙喝道:“多尔衮,不可!”

    但多尔衮却是不管不顾。

    陈凌连续躲闪,并试图以指力弹飞玄金真剑。无奈这玄金真剑极为灵巧,陈凌根本弹不中。

    玄金真剑在多尔衮的操控下,攻杀越发猛烈。

    陈凌几次躲避之下,将众人的餐桌撞开。为了躲避玄金真剑,甚至将王帐都撞了个缺口出来。

    “哈哈!”多尔衮狂笑起来。

    那玄金真剑疯狂斩杀陈凌。

    御剑杀人,厉害就在于人在飞剑的面前,只能躲避,不能回击。

    皇太极在一边也假模假样的道:“多尔衮,怎可如此放肆,还不收手。”

    多尔衮却是多聪明之人,哪里不知道皇太极的真实意思。他非但不停手,反而更加疯狂。

    陈凌眼中闪过极度寒意。

    他来到这地狱之门之后,可以说一直都挺憋闷的。

    他在中千世界里纵横无敌,在大千世界里所向无敌。在神域里更是天下第一,连神王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来到这地狱之门之后,由于对这里的不熟悉,对阴煞之气的不熟练。这让他明白,在这里有许多人都比他强。

    他现在必须低调。

    奈何,这帮人欺人太甚了。

    他陈凌本就是顶天立地的盖世人物,那里能受如此欺辱!

    猛然!

    陈凌突然手掌一翻,刹那之间,左手的六道玄刀猛然斩杀向那玄金真剑!

    砰!

    火花刹那之间四射!

    玄金真剑被玄刀锋芒斩碎成了六截,坠落在地,成为废铁。

    那六道玄刀斩碎玄金真剑之后,继续射杀向多尔衮。

    多尔衮在玄金真剑碎裂的一瞬,脸色煞白,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他已然无法躲避六道玄刀。

    眼看着多尔衮就要死在玄刀之下。

    陈凌也不禁骇然,我靠,老子这是要把多尔衮给杀了?

    杀了多尔衮,那这里的历史就要全部改写了。

    那远的且不说,可多尔衮死后,莽古斯一家人,包括大玉儿他们可就惨了。

    虽然哲哲是皇太极的妻子。

    但是现在努尔哈赤还在,多尔衮是努尔哈赤的儿子。儿子被杀了,努尔哈赤如何能够不怒。

    而且多尔衮还是很受努尔哈赤宠爱的。

    这个时候,陈凌想收手也不可能。玄刀一出,就跟子弹出膛一样,根本不受控制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