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8章拒婚
    三阴之名,就是因此而来。三阴贯通后,便能将玄武七宿的煞气化成刀罡,储存在这三条经脉中,挥手之间,能在数十丈内隔空毙人,无坚不摧,简直匪夷所思。

    陈凌按照三阴戮妖刀诀上的记载的十几个人形图象,双臂内环,身体微弓,两步分开,力贯下身,脚踏山岳。这姿势,就宛如托着一尊巨大的鼎炉,正是这门功夫中的起手式“一轮明月镇丹鼎”。

    “玄武神游过北冥,北斗七宿上我身!急急如律令!”

    砰陈凌一个转身,双脚使劲猛跺,地面发出仿佛闷炮轰鸣的声音。

    随后如狼奔豹跳,蛇行鹤舞,连连变换了七种姿势,或蹲,或坐,或跪,或伏!随后口大张,好似要吞月饮星,全身前弓,仿佛一只大虾。

    这一连串的动作,真是火石光电闪般的完成,好似鹰飞兔走,活动到了全身每一处地方!

    先潜伏在全身各大肌肉,五脏六腑,头手腿脚的内家真劲蠢蠢欲动,仿佛随时要宣泄出来!只是经脉闭塞,不得通畅,各处的内劲都抱成团,拥挤在发源地,横冲直撞,哗啦沸腾起来。

    陈凌只感觉到全身涨痛,骨骼,肌肉,心里又酸,又麻,又氧,又痛,小腹丹田猛的一股邪火冲了上来,烧得全身通红,耳朵里面一片嘈杂,似乎开了个菜市场,千万种声音一起涌来,脑浆似乎被搅乱成糨糊,一窝蜂,乱嗡嗡,闹哄哄。分不出清东南西北,整个人喝醉了酒一样,摇摇欲坠。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

    汗水瞬间宛如雨点般的落下来,流得全身湿透,热巴巴,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请星辰罡煞,由外入内!这比内家冲关还要凶险百倍,千倍!

    一经施为,幻象丛生,苦辣酸甜,意乱神迷,经历的人世百态,磨难喜悦,一齐涌来,更伴随有周身的巨痛,麻痒!

    在这其中,只要一颗心稍微迷糊,立刻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宛如深渊上走钢丝,稍微一个恍惚,便是地狱般可怕的下场。

    奈何陈凌心神通达,意志坚定无比,任凭是再大的冲击,也如磐石般不动不摇。

    陈凌全神贯注仰望玄武七宿,这时,他的眼睛突然一亮,仿佛自己的精神穿越过了无穷宇宙虚空,无限的接近了这一片北斗星团!一颗颗巨大晶亮的圆球缓缓移动,旋转,那一片无数的星辰隐隐组成一个龙头,龟身,蛇尾的星座!正是传说中的玄武相!

    以念沟通星辰,引煞上身,强贯周身经脉,讲究“不成功,便成仁!”是威猛霸道,一去不回头的气势。

    “七煞真罡贯太阴,玄武神游上我身!急急如律令!”

    整个人的精神仿佛脱体而去,站在无边漆黑的苍穹太空中,俯视下面。北斗无数星辰的旋转,也引得这巨大的玄武星座相似乎在缓缓舒展身体,摇头摆尾。

    庞大无边,威猛稳沉的气势震撼了陈凌的心灵。

    宇宙星辰的神秘浩大,人是完全不能抗衡的。就连神仙,也是不能!

    嗖!陈凌全身打了个寒颤,一股冷冰,不带有一丝感情,极其锋锐,酷利,肃杀的气流突然由手拇指尖端的少商冲进,随后过沿手部上游,过鱼际,到达列缺终于被卡住了。

    这些穴道,都属于手太阴肺经。这股罡煞,正是要强行贯通这条正经。

    这股星辰罡煞与阴煞之气截然不同,也不相融。阴煞之气乃是软绵绵的,虽然冰寒,却是杀伤力不大。但这罡煞却是尖锐无比!

    陈凌请罡煞一上身,只感到到两条手臂简直被麻木了,冻得僵硬,随后又有千万刚针在里面乱刺,一双碎石成粉的铁掌似乎被废了。

    这一瞬,陈凌必须感谢自己的金刚不坏之体!

    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三阴戮妖刀如此厉害,为何在大千世界里从没人修炼果。

    大千世界的人何其聪明,但却没人这么干过。就算没有三阴戮妖刀,但也一定有其他的法门引煞上身!

    为什么他们不引?

    这是因为,这罡煞太厉害了。

    若不是自己有金刚不坏之体,早在罡煞上身一瞬就粉身碎骨了。

    此刻,罡煞又穿过肺脏,过膈肌,下胃,环绕大肠,最后又游上,停在中焦。整条手太阴肺经全部贯通!

    这股罡煞锋锐,严酷。虽然强大,但终究是外物,不同于自身修炼的真气,可以用来贯通经脉。

    如此之后,接着便是第二步,“三阴炼气”的功夫,把请上身的罡煞强行贯通三阴。

    将请来的玄武七宿罡煞储存两条手脉之中,炼成无形刀罡。挥手之间,数十丈之内毙人毁物,无形玄刀锋芒所至,逢金断金!逢铁折铁!

    这就是三阴戮妖刀!

    半个小时后,陈凌睁开了眼。在他的的两条手脉里,罡煞已经形成。

    杀!

    陈凌大喝一声。

    随后,他双手猛地一翻。

    刹那之间,十二道青色玄刀刀芒疯狂的斩杀出去。

    扑哧哧!

    十丈之外的地面被玄刀神芒斩出深达三尺的刀芒来。那地面一片凌乱狼狈。

    陈凌不用去看,周遭的一切都已经在他心中。

    “好厉害的刀芒!”陈凌暗暗咋舌。他知道这些刀芒可比现代的枪弹还要厉害。速度更快,杀伤力更强,也更加的杀人于无形。

    陈凌心里清楚,那恶道人根本就没有修炼成三阴戮妖刀。

    因为恶道人的肉身并不厉害,以恶道人的肉身,根本承受不住三阴戮妖刀的杀戮,罡煞上身的刹那就要死掉。

    可自己不同,自己乃是金刚不坏之体。

    也就是说,这三阴戮妖刀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修炼的。

    如果恶道人也会这三阴戮妖刀,突然之间施展,那自己还真是有些防不胜防。

    不过马上,陈凌也知道,这三阴戮妖刀在这地狱之门里,只怕没有太大的作用。

    只能在关键的时候起个奇效。

    若是被人防备,那就很难奏效。

    而且,每次将罡煞用了之后,还要重新凝聚罡煞。再次重新凝聚罡煞就简单了许多。

    不用再承受那么大的痛苦。

    陈凌心里清楚,自己修炼的三阴戮妖刀,就等于是手上藏了一支厉害的枪而已。完全依靠三阴戮妖刀根本就不行。

    若是这三阴戮妖刀到了大千世界里还能使用,对上了绝顶高手,突然之间释放出十二道玄刀神芒,那绝对是奇效。

    陈凌想到这,心里倒是多了安慰。至少自己这个苦没白吃。

    他明白,三阴戮妖刀在大千世界里肯定是能用的。星辰罡煞可不是这地狱之门里独有的。

    就是看到时候罡煞和纯阳之体能不能融合了。

    呼!

    陈凌吐出一口气。他觉得这三阴戮妖刀乃是宝贝,于是将其重新收纳进了麒麟袋里。随后,他就回了蒙古包里。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大草原上。

    经历了伤痛的科尔沁部落终究会重新振作起来。

    陈凌睡了一个小时后便起床。他现在也算与科尔沁部落建立了友谊。同时他还趁热打铁,将麒麟袋里的一些丹药找了出来。这些丹药经过他鉴定,乃是有奇效的。他就找来大玉儿,让大玉儿去给莽古斯服用。

    大玉儿本来正在为爷爷重伤而伤心,这时候见陈凌拿出灵丹妙药,不禁欣喜若狂。

    那莽古斯也是识货之人,马上认出陈凌给的丹药不凡。他激动的服下,随后要大玉儿找陈凌过来,要当面感谢。

    陈凌随后就被大玉儿请到了莽古斯的王帐前。

    王帐前,赛桑,大玉儿,海兰珠,吴克善等人都在。

    莽古斯服食了丹药之后,气色已经好了许多。

    陈凌一进来,莽古斯就让赛桑扶他坐起来。莽古斯勉力坐了起来,他的脸色本来是苍白的。但这个时候却有了一丝红润。他这条老命也算是已经捡了回来。

    陈凌抱拳,道:“草民见过王爷!”

    莽古斯却是不拘小节,道:“勇士快请坐。”

    大玉儿与海兰珠见爷爷好转,她们自也是高兴的站在一旁。两人看陈凌的目光已经是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爱慕。

    的确,陈凌的出现充满了传奇色彩。而且又接连为她们解围,陈凌的本事和自身的气质非常的吸引大玉儿与海兰珠。

    这是她们没见过的。她们所见过的都是草原儿女的狂放,不计小节。

    而陈凌的气质是儒雅,内敛的。

    且说此时,莽古斯说道:“勇士,我已经挺赛桑说过。你之前救了玉儿,又救了兰珠。现在更是救了赛桑和我。你是我们科尔沁部落的大恩人啊!我真不知道

    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陈凌马上说道:“王爷您客气了。”

    莽古斯话锋一转,说道:“勇士,如果你不嫌弃,我愿意把我的孙女兰珠嫁给你做妻子。你就在这草原之中来做我莽古斯的孙女婿,如何?”他顿了顿,道:“汉人的天下已经是乱象纷呈,勇士你在这里可以享受到真正的宁静和尊荣。”

    他这话一说出来,海兰珠的脸蛋顿时红透了。她轻轻跺了跺脚,说道:“爷爷,你太讨厌了。”这话说的却是含羞带嗔。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海兰珠是愿意的。

    陈凌吃了一惊,他这一身已经够多的风流债了。来到这里可是为了找凤玉的,那里能够在这里娶妻呢。当下,他便抱拳说道:“王爷,万万不可。”

    莽古斯等人都是一惊。

    海兰珠更是脸色顿时发白,她不理解的看向陈凌。这样的拒绝让她一个女孩儿家很难承受。

    “为什么不可?”莽古斯道:“难道勇士是觉得我的孙女兰珠不够漂亮?你看不上眼?”

    陈凌忙说道:“王爷,兰珠妹子就像是天上仙女,她很漂亮。但是,我却不能娶她。只因为在下已经有了妻室,在下来此处,只是为了找寻一样物事。这一点我之前就和玉儿妹妹说了。一旦找到,立刻就会离开。”

    “是这样的吗?”莽古斯问大玉儿。

    大玉儿是记得陈凌说过的,她说道:“爷爷,陈凌哥哥是说要找凤玉。”

    “凤玉?”莽古斯说道:“我从未听过这种东西。勇士你到我们这里来找,难道是听到了什么传闻?”

    陈凌又那里是听到了什么传闻,不过是进来的时候就刚好掉到这里来了。他便说道:“倒没听到什么传闻,在下只是四处走走,四处找寻,漫无目的。”

    莽古斯便道:“那这凤玉到底有何特征?勇士你与我们说明,我也好让下面的人帮你去找寻。”

    陈凌不由苦笑,因为他也说不上来凤玉到底是什么特征。“王爷,其实在下也不太清楚凤玉到底是什么样子。”

    莽古斯等人不由面面相觑,觉得有些怪异。莽古斯说道:“这凤玉到底有何作用,勇士又为何好像一定要得到这凤玉?我那里倒有不少上品的玉石,若是勇士你看的上,随便选走都可以。”

    陈凌说道:“王爷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在下要找凤玉,却是有自己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在下喜欢玉石。”

    莽古斯道:“那好吧,我会让下面的人尽量去为勇士你找寻凤玉。”他顿了顿,说道:“不过勇士,你可以将你的妻室接到我们这大草原上来。我还是可以将兰珠许配给你。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本是寻常。你说呢?”

    陈凌微微苦笑,说道:“王爷,兰珠妹妹是好女孩儿。她值得有一个男子来专一的爱她。”他这般说辞还是在拒绝。

    不过这时候,出乎意料的是海兰珠主动站了出来。她说道:“陈大哥,我愿意的。我不在乎你有妻室。”

    草原儿女的性子终究是大胆豪爽的。

    若是在中原,女孩子即使是再喜欢,也不敢当面说出来的。海兰珠平素虽然温婉,可在关键时候却也是有大勇气的。

    陈凌微微讶异的看了眼海兰珠。不得不说,海兰珠是很漂亮的。虽然说不上倾国倾城,但她所透露的气质就是那种让人忍不住要爱她,怜惜她,宠着她。

    在历史记载里,海兰珠是先嫁人了。后来丈夫死了,就又回到了家里。之后再次嫁给皇太极,成为皇太极最疼爱的妃子。

    这也就说明海兰珠的魅力了。

    在历史上,海兰珠是要比大玉儿得宠的。

    这一瞬,陈凌心里突然有种很古怪的想法。他终究是男人,男人就会对女人有种征服欲。

    若是能够拥有海兰珠这样历史上的大美人,那还真是不错的滋味啊!

    不过,陈凌马上就清醒过来,打消了这个念头。

    人生在世,也不能太随心所欲了。

    自己眼下多少正经事要办,不适合再沉迷于女色了。

    “对不起,王爷。对不起,兰珠妹妹!”陈凌最终只能如此说道。

    海兰珠的眼眸是明亮而有神的,在陈凌说出这两声对不起的时候,她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那一瞬,有晶莹的泪珠在她眼里闪现。

    她虽然是草原儿女,但刚才的话也是鼓足了极大的勇气的。可现在,她还是被拒绝了。

    海兰珠转身就离开了王帐。

    “兰珠姐姐!”大玉儿见状马上转身追了出去。她出去的时候冲陈凌道:“陈凌哥哥,你太讨厌了。”

    莽古斯微微一叹,说道:“既然如此,那人各有志,我也就不好勉强了。”

    陈凌说道:“王爷,那在下就先告退了。”

    莽古斯点点头。

    陈凌转身出了王帐,随后,他便去追海兰珠。

    海兰珠是个绝对惹人疼爱的女子,陈凌也不想伤害她。

    这时候是上午十点。

    草原上阳光明媚,放眼望去,是看不到边际的绿海。

    风儿吹过,青草的气息扑面而来。

    陈凌在一个青草山坡上找到了大玉儿和海兰珠。

    大玉儿见了,马上就说道:“兰珠姐姐,我先走啦。”她说完就跑到了陈凌的面前,带着一丝少女的娇嗔,道:“陈凌哥哥,你这个大坏蛋不许欺负我兰珠姐姐,知道吗?”

    陈凌一笑,说道:“好。”

    大玉儿说道:“这还差不多。”说完之后,就像是小鸟一样跑开了。

    海兰珠站在山坡上,她穿着漂亮的红色蒙古裙,头上戴了一顶漂亮的帽子。阳光照耀,风儿吹拂。

    此刻的海兰珠虽然还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但却美丽得如姑射仙子一般。

    在中原,十八岁的姑娘早已嫁人。

    草原上的姑娘嫁人可以迟那么一些。

    不过海兰珠也的确是到了适婚的年龄了,科尔沁部落的勇士们,少年郎们,那一个不想将她娶回家呢?

    可是海兰珠那个都看不上。

    她偏偏是对陈凌情有独钟。

    陈凌来到海兰珠身边,他很是歉意。

    海兰珠背对着他。

    陈凌筹措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知道就在这时,海兰珠转身朝陈凌嫣然一笑,说道:“陈大哥,草原是不是很美丽?”

    她就像是把什么事情都已忘怀一般。

    陈凌微微一呆,随后便知道这女孩儿心地善良,不愿意自己愧疚,所以才会这般。

    他马上说道:“这里很漂亮。”

    海兰珠说道:“其实我还没去过中原呢。我阿玛说中原有许多美丽的地方,比如泰山,峨眉,青城,在有些地方,还有一望无际的海洋。那些地方,陈大哥你看见过吗?”

    陈凌顿时来了兴趣,说道:“当然看见过。”

    他说着话就来到海兰珠身边,两人席地而坐。

    海兰珠也来了兴趣,说道:“中原到底如何秀丽?”

    陈凌说道:“峨眉天下秀,青城天下幽,泰山天下雄。这是山峦之美。海洋上,更是美丽壮阔。尤其是早上的日出,在海洋上能感觉海天一色。到了夜晚,月亮就似乎在水面上一般。就感觉,乘着船便能到达月亮之上。”

    海兰珠不禁兴奋起来,她说道:“要是我可以去看见这些景色,那便死而无憾了。”

    “你一定可以看到的。”陈凌说道。

    海兰珠眼神黯然下去,她说道:“陈大哥,我知道我看不到的。我们这里离中原很远,而且我阿玛也说了,中原人人心险恶,像我这样的女孩子家,一旦过去,会被中原人吃的渣都不剩。”

    陈凌不禁哑然失笑。随后,他也觉得其实赛桑说的没错。

    眼下的大明朝宦官当政,名不聊生。

    李闯王带领农民起义,盗匪丛生!

    老实人都被逼着当了坏人。

    像海兰珠这样去中原,还真是被抓了,卖到青楼的份。

    不过陈凌却是看不得海兰珠不开心,他说道:“兰珠妹妹,我答应你,一定带你去看泰山日出,海上日出日落。我一定让你见识到这些风景,决不食言。”

    “真的吗?”海兰珠兴奋起来。

    陈凌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是真的,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海兰珠眼角眉梢都是欢喜了,她其实不是那么在乎那些风景。但她知道那路途很是遥远,她可以和陈凌大哥在路上有很长的时间相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