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7章修炼玄功
    “杀!杀!杀!”赛桑闻言目眦欲裂,他也是动了真火,大吼起来。

    众士兵也继续大吼,声波震荡。

    杀意滚滚,凝聚无数阴煞之气,化作利刃击杀向那恶道人。

    恶道人继续狂笑,他挥动大天魔吞噬刀刃。同时手中精光一闪,刹那之间,他的五根指甲居然化作五口利剑飞了出去。

    这便是五道乌光!

    这指甲乃是恶道人性命交修出来的,堪比那些法剑,法宝了。

    五道乌光飞入士兵丛中,顿时惨叫凌厉,鲜血纷飞。

    那五道乌光神剑来去如电,飞动之间,闪烁之时,一道道的人命就这样被收割。

    这就是神仙之术!

    在这样的神仙之术下,凡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那士兵们终于受不了这样的血腥收割,开始大叫着溃散奔逃。

    黑夜之中,无数的士兵们狼奔豕突,有的士兵跌倒在地,结果被后面的士兵活活踩死。现场已然乱成了一片。

    火光之中,一派的战乱之相。

    这个时候,赛桑的话也不管用了。

    吉尔顿与图善拉着赛桑,道:“贝勒爷,咱们快撤!”

    赛桑无奈,也只得转身逃走。

    海兰珠突然就跑向了陈凌的营帐。

    大玉儿跟海兰珠一起,她立刻也就跟了上去。

    惨呼声不绝于耳。

    那恶道人手段好生毒辣,五道乌光神剑奔腾不息,不停杀人,他丝毫没有要停歇的意思。居然真的要有将这草原之人全部屠戮殆尽的意思。

    海兰珠与大玉儿来到陈凌的营帐,两人看见陈凌还在盘膝打坐。

    海兰珠忍不住喊道:“陈大哥,那恶道人杀来了。他驱使飞剑,好生厉害。你还是快逃吧。”她这个时候最担心的居然是陈凌的安危。

    大玉儿本来还是准备来寻求陈凌的庇护的,在她心里,陈凌哥哥是无所不能的。所以这个时候,她听了海兰珠姐姐的话,不由呆住了。

    陈凌始终没有睁眼,他就像是已经失去了知觉一般。

    海兰珠便想去搬动陈凌,大玉儿忙说道:“兰珠姐姐,这可使不得啊!万一你这么搬动陈凌哥哥,而陈凌哥哥又是在练功关键处,那他就会走火入魔的。”

    海兰珠顿时呆住,她真不敢搬动陈凌了。

    “那怎么办?”海兰珠担忧无比,说道:“那恶道人是针对陈大哥来的,现在那恶道人杀红了眼,很快就要找过来。”

    海兰珠一时之间有些六神无主。

    大玉儿也是愁眉苦脸,说道:“也不止是要找陈凌哥哥啦,兰珠姐姐,你没听到那恶道人也说要抓我们两吗?若是真落到那恶道人手上,我还不如就死了算了。”

    海兰珠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她说道:“那好,玉儿,咱们就在这里保护陈大哥,若是不行了,咱们就自我了断。我们是科尔沁的儿女,绝不能让那恶道人给辱了。”

    大玉儿虽然平素顽皮,但也是性子刚烈。她点了点头,说道:“嗯,兰珠姐姐。”

    两人话一说完,便各自掏出了随身匕首。

    顿时,寒光闪烁,寒意深深。

    外面的大草原上,士兵溃散的差不多了,地上满是尸体。

    空气中的阴煞之气就更浓烈了。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人能阻挡那恶道人了。

    恶道人身在空中,忽然变化出一招大手印!

    虚空之中,阴煞之气在恶道人的驱使下成为一只巨大无边的手印。

    这手印直接就将赛桑藏身的帐篷拔掉。

    那大手印随后抓了赛桑,却并不杀害。

    接着,又将陈凌所在的蒙古包给拔掉了。

    恶道人的神识早已锁定了这一片,所以,不管是陈凌还是海兰珠,他们都逃不开恶道人的法眼。

    海兰珠与大玉儿突然就暴露在了夜色之中,两女骇然失色。

    而赛桑也被恶道人丢了过来。

    赛桑重重摔在地上,惨叫一声。

    “阿玛!”大玉儿与海兰珠连忙来扶赛桑。

    “哈哈!”恶道人狂笑不止,说道:“你们这几个人,今日本座就不杀你们。本座将你们带回山洞,好好调教。”他说完就要驱使大手印来抓众人。

    大玉儿与海兰珠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抗,她们想要自杀都没有这个能力。

    而陈凌还是在闭目盘膝之中,陈凌始终是一动不动。

    眼看着厄运就要降临!

    便在这时,一声大喝传来。“贼子休要猖狂!”

    虚空之中,一道血刃破空射杀向那恶道人。

    快如流星,一切发生都在刹那之间。

    恶道人一直都在空中,他冷哼一声,立刻驱使五道乌光神剑过来。

    五道乌光神剑瞬间化作一口巨剑,巨剑照着那血刃劈去。

    瞬间,血刃就被劈飞。

    “那里来的小贼,还不快给道爷滚出来。”恶道人对那虚空之中冷冷喝道。

    与此同时,恶道人那口巨剑再度化作五道乌光,最后回到了恶道人的手上,化作指甲。

    仔细看恶道人的指甲,却是又黑又长。

    便也在这时,那虚空之中,黑云滚滚。

    黑云之上,一名穿蒙古袍的老者威严无比。这老者瞬间就来到了恶道人的面前。

    “是莽古斯爷爷!”大玉儿见状不由惊喜的喊道。

    赛桑见状也是惊喜莫名。

    赛桑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还有如此本事,在他的眼里,父亲是一个很威严的人。

    此刻,莽古斯也是人在空中。他的袍子无风自鼓!

    恶道人半眯着眼看着莽古斯,他并不认识莽古斯,只是冷笑一声,道:“又来了个送死的。”他话一说完,马上驱使五道乌光神剑斩杀向莽古斯。

    五道无光神剑在空中快如流星闪电,眨眼之间,全部攒射向那莽古斯。

    莽古斯眼中精光一闪,却是祭出一面旗帜。

    这旗帜乃是一片青色,上面混芒一片。

    “万毒蛇涎旗!”

    莽古斯手指一点,这面万毒蛇涎旗便飞了出去。

    毒气滚滚,遮天蔽日。

    漫天的毒气将五道乌光神剑笼罩。

    “好家伙!”恶道人看出莽古斯有些手段,他立刻沉喝一声,继续快速趋势乌光神剑。

    莽古斯也是全神贯注。

    此刻,任凭那五道乌光神剑如何突破。但都被那万毒蛇涎旗笼罩在其中。

    “收!”

    恶道人见收拾不下万毒蛇涎旗,立刻手指一竖,口中念念有词。随后,那五道乌光神剑化作一口巨剑。

    巨剑在空中翻滚,狠狠斩杀向那万毒蛇涎旗。

    万毒蛇涎旗不停躲避!

    恶道人哈哈大笑,随后手指猛以挥。

    那巨剑立刻听从指挥,哧的一声巨响,直接将那万毒蛇涎旗斩断。

    万毒蛇涎旗顿时灵性尽失,坠落下去。

    莽古斯骇然失色、

    恶道人又驱使巨剑斩杀向莽古斯,莽古斯在空中一跺脚,转身就逃。

    与此同时,莽古斯发出几道血刃。

    可这血刃直接就被恶道人的巨剑斩飞了。

    莽古斯种种手段奈何不得恶道人,无奈之下只有逃走。

    那恶道人哈哈一笑,说道:“逃得了吗?”他自己也追了上去。

    等那莽古斯逃到一半,虚空之中的阴煞之气忽然化作一道大手印,直接抓摄过来。莽古斯眼中惊骇莫名,大喝一声破!

    一挥手,劈出一道血光来。

    那大手印顿时就被莽古斯破开了。

    不过这时,恶道人却是在虚空之中凝聚掌印。一招番天印击打在莽古斯的背上。

    噗嗤!

    莽古斯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朝下方坠去。

    恶道人马上以大手印将莽古斯在空中抓住,随后就带回了蒙古包前。

    在那蒙古包前,赛桑一群人还在担心。

    这时候,恶道人前来,直接也将莽古斯丢了下去。

    莽古斯重重摔在地上。

    “阿玛!”赛桑骇然欲绝,喊道。

    大玉儿与海兰珠也悲切喊道:“爷爷!”

    这时候,海兰珠眼中露出狠色,她向大玉儿道:“玉儿,我先走一步了。”她说完就要自尽。

    “在道爷面前,想死就能死吗?”恶道人冷笑一声,直接弹出一指。

    顿时一道疾光点射过来。

    海兰珠手中一痛,匕首掉落。

    “兰珠姐姐!”大玉儿大叫起来。

    恶道人冷笑说道:“你们两个小美人儿,最好乖乖听话,侍候道爷。若是侍候得高兴了,便留你们父亲爷爷得性命。如若不然,后果自负!”

    大玉儿与海兰珠顿时呆住了。

    他们看了委顿在地上的爷爷和阿玛一眼,心中生出不忍来。

    可是,她们又怎么能去侍候恶道人这种畜生?

    这是一种要神魂颤抖的恐惧啊!

    大玉儿与海兰珠悲苦到了极点。

    便也在这时,陈凌猛然睁开了眼睛。他眼中神光外放,亮到了极点。

    “陈凌哥哥!”大玉儿见到陈凌终于醒来,不由惊喜莫名。

    海兰珠心中也燃烧起希望来。

    赛桑也是如此。

    在绝望的时候,陈凌现在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那么,陈凌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呢?

    陈凌发现了一件不太妙的事情,那就是阴煞之气和五行灵气不同。五行灵气是具有灵性,能够产生共鸣和感情的。

    五行灵气可以融入自己的武道精神,成就彼岸神拳等等大神通。

    而阴煞之气却是阴寒,冰冷的。

    陈凌的身体已经能够吸纳阴煞之气,但是他不能够将外界的阴煞之气凝聚出强大的杀伤力来。

    因为没有精神在里面,这就像是不够牢固的混凝土,直接被人一拳就能打碎。

    陈凌一直在解决这个问题,但他始终没有想出合适的办法来。

    眼下,已经是到了没办法的时候。他只能来面对恶道人。

    恶道人见陈凌醒来,他冷冷一笑,道:“孽畜,你也跟着一起走吧。”他说完之后便驱使阴煞之气成就一道巨大的手印。

    这大手印叫做阴煞手印!

    阴煞手印跟如来佛的手掌一样,直接将众人抓摄住。

    陈凌并不挣扎,他被抓摄住的一瞬,也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这恶道人最厉害的乃是他的五道乌光神剑。而他这阴煞手印也不怎么厉害,和自己一个毛病,不够牢固。

    海兰珠与大玉儿眼巴巴的想要看陈凌大展神威,但却看到陈凌也被抓了起来。众人的希望都跟着破灭了。

    那恶道人抓了众人,便要驾云离开。

    他也不跟众人靠近,就一手抓了众人,一边向前飞走。

    便也在这时,陈凌眼中寒光一闪。他体内已经拥有了两颗假丹,全身穴窍也被阴煞之气充盈。他体内的力量强大到了极点。

    猛然之间,陈凌两手强力一撕,那大手印立刻被陈凌撕开一条缺口。同时,陈凌脚下踩云!

    他闪电之间冲杀向了恶道人!

    这时候,陈凌也是飞了起来。借着强大的惯性,白驹过隙的身法。眨眼之间就到了恶道人的身后。

    那恶道人立刻察觉到不对,他刚要施展出五道乌光神剑。但陈凌来的太快了,陈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到了恶道人身后,一掌须弥印直接将恶道人的脑袋碎了。

    这恶道人,强大之处在于他可以在空中飞翔,令人靠近不得。就像是持了枪的士兵。

    但是缺点就是,一旦被高手近身,立刻就是手忙脚乱,无法对付。

    强悍无匹的恶道人便就这么一招被陈凌偷袭着干掉了。

    与此同时,莽古斯,海兰珠等人朝下方坠去。

    大玉儿与海兰珠惊叫出声。

    陈凌转身,一声大喝,起!

    那一瞬,在众人下方的阴煞之气汇聚成一团黑云,将众人稳稳的托住。

    陈凌也跟着驾云落地。

    海兰珠与大玉儿像是做梦一般。

    不过,她们还来不及跟陈凌说话便被莽古斯吓了一跳。因为莽古斯吐出了一口鲜血。

    众人便忙将莽古斯带回王帐。

    这一晚,赛桑手下损失惨重,草原上已经是血流成河。

    而且,莽古斯受伤很重,已经活不了几个月了。

    赛桑对陈凌再次道谢。陈凌淡淡一笑,却不居功。

    这一晚,大草原注定无法入眠。伤兵,溃兵们开始收拾家园,重建家园。

    海兰珠与大玉儿陪着莽古斯。

    吴克善那边也回了来。

    陈凌则在一个蒙古包里待着,那恶道人的尸体就在这个蒙古包里。

    恶道人杀人无数,草原人对其恨之入骨。

    明日,众人要将恶道人再次凌迟泄恨。

    陈凌却是开始搜索恶道人的尸身,他搜索半晌后,终于在恶道人身上搜索出了一个钱袋。

    陈凌并不认为这个钱袋是普通的钱袋,他拿在手上一掂,便感觉出了里面有阵法的流动。

    应该是个类似神域之中,戒须弥的东西。

    陈凌马上运用自己的神识探入钱袋。探入进去的刹那,他遭到了恶道人的所种下的意识反抗。

    不过这恶道人都已经死了,所以反抗并不激烈。陈凌直接将其意识抹掉,然后种下属于他自己的精神意识。

    随后,那钱袋的所有信息就出现在陈凌的脑海里。

    此袋叫做麒麟袋,里面的确是个小空间,以某种阵法为支撑,支撑起一个四维空间。里面大概有十平米的空间。

    陈凌在里面搜寻,发现里面有不少金银珠宝,也有一些丹药,伤药,更有一些刀剑兵器。不过这些东西陈凌的兴趣都不大,他最感兴趣的是修炼秘籍。

    皇天不负有心人!

    陈凌最后终于在里面寻到了一本秘籍。

    此秘籍叫做三阴戮妖诀。

    陈凌心中一动,很快,三阴戮妖诀的秘籍就出现在他手上。

    他将麒麟袋收了起来,随后转身出了蒙古包,然后又回到了自己的蒙古包里。

    这时候,外面的士兵还在收拾家园,忙碌一片。就连海兰珠与大玉儿都没空来理陈凌。

    所以此刻陈凌很是清闲。

    他将三阴戮妖诀的秘籍打开。

    不多时,陈凌就将整个三阴戮妖诀的秘籍看完了。

    呼!

    陈凌吐出一口气来,他看明白了三阴戮妖诀的秘籍。这门秘法乃是屠戮性命,修炼心性之所在的东西。三阴戮妖诀上先是冥想星辰,汲取星辰煞气过手三阴,手三阳,最后将煞气存放在两条经脉之中。

    以念沟通星辰,引煞上身,不成功,便成仁。这是一去不回头的气势。

    这三阴戮妖诀,将煞气放在身体里,以后就能炼精化气,更加的精纯威猛,也与人体更加契合。不过弊端就是太凶险了。

    陈凌暗暗咋舌,心道:“想不到世间上还真有这样的法诀。这三阴戮妖诀不局限于阴煞之气。就算是自己到了大千世界里,也是可以修炼的。”

    陈凌明白这地狱之门里的关键是,阴煞之气没有精神意念,驱动起来,无法凝固,也就无法发挥出强大的力量来。

    外在的阴煞之气如同水源,但要让水变成杀人之物,那需要很大的功夫,也需要很大的技巧。

    陈凌并不着急修炼三阴戮妖诀,他在想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那就是三阴戮妖诀属于引煞上身,这股煞是存于两条手脉之中。

    煞也是属于阴性的。

    而自己身体的本质是纯阳的。等自己离开这地狱之门,那时候肯定要恢复纯阳之体。那时候,这三阴戮妖诀,自己是要放弃,还是留存呢?

    若自己身体里阴煞,自己的阳刚武道会不会就不纯粹了?

    陈凌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他暗道:“自己想这么远做什么?还是等回到大千世界,到时候根据情况来看吧。”

    一念及此,陈凌便就悄然出了蒙古包,快速来到了空旷的大草原上。

    此刻,大草原上阴煞之气滚滚蒸腾,就像是化不开的浓雾。

    天上的明月,星辰都照不透这阴煞之气。

    陈凌站在苍穹星斗下,仰望北边的星空,清楚的辨认出了北方玄武七宿女室,壁。

    古人观察天空,把天上星辰划分为二十八宿等等,现代有现代的划分,其实天上星辰一团一团的,想怎么分就怎么分,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就如世间的道理,没个定论。眼光不同,看到的东西也就不同。

    三阴戮妖刀讲究的是通经脉,求气贯周身,成炼精化气的最高境界。

    一般的内家拳法,都是在身体各处积蓄真劲,每日的练习,等真劲渐渐的厚了,再冲击相对的经脉,一步一步贯通了,讲究一个水到渠成的功夫。味道很浓,也是正道。

    而这三阴戮妖刀却是类似如神打,请神上身,借神力由外向内,强行贯通周身。

    只不过一般的神打功夫是请传说中的神仙上身,而这门三阴戮妖刀却是与玄武七宿的星辰沟通,请其上身,快速贯通手太阴肺经,手厥阴心经,手少阴心经这三大经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