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6章恶道人
    吴克善向赛桑说道:“阿玛,的确是出了一点事情。但还好,有惊无险。不过这次若不是有陈凌兄弟在,那兰珠妹妹和我真是万劫不复了。”

    赛桑听的心惊肉跳。

    当下,众人就一起进王帐。同时,吴克善也说了事情大致经过。有些他不知道的地方,陈凌就代为说了出来。

    众人却还是没吃早餐,于是就边吃早餐边说话。

    早餐是奶饼,肉饼,包子,奶茶等等!

    陈凌吃的还是很舒畅的。

    大家围坐在一起吃早餐,一边吃一边聊天也很惬意。

    那赛桑贝勒爷却是有些不忿,说道:“想不到在我们科尔沁部落还有这样的贼子出现。那神秘山洞里不知道还有什么隐藏的恶人。”他顿了顿,道:“克善,吃过早餐之后,你点齐兵马,我们去那神秘山洞探个究竟。”

    吴克善便马上说道:“是,阿玛!”

    陈凌沉声说道:“贝勒爷,这样做似乎不妥。”

    赛桑看向陈凌,道:“如何不妥?”

    陈凌说道:“我总觉得那神秘山洞里还有未知的力量存在,这是我的第六感。我的第六感一向不会出错。今日那恶人肆虐乃是因缘际会,如今恶人已死,我看就不必要再大动干戈,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了。”

    赛桑说道:“那可不行。”他颇为坚决,说道:“我得对我们部落人的安全负责,万一再出现这种情况,你又不在?我的族人岂不是要白白送死?”

    陈凌当下不由语塞。

    大玉儿马上说道:“陈凌哥哥,待会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她对那个山洞也有些忌惮。

    但她觉得,只要有陈凌哥哥在,那就没什么好害怕的。

    陈凌也不推辞,他点点头,说道:“好”!

    赛桑贝勒爷与吴克善还有海兰珠见陈凌答应,他们也是跟着欢喜。

    吃过早餐后,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这顿早餐吃的的确有些迟。

    赛桑贝勒爷坐在王帐之中,吴克善迅速去点齐兵马。

    这科尔沁部落里,赛桑贝勒爷只是其中一个贝勒。

    他的父亲莽古斯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统管整个科尔沁部落,也是达尔罕旗的旗主。

    不多时,吴克善就已点齐三千兵马。

    全部都是强攻强弩,骑兵队!

    这样一支队伍已经非常强悍,可以将三万的步兵阵冲杀得人仰马翻。

    兵马点齐后,赛桑贝勒爷便带了众人出了王帐。

    大玉儿与海兰珠也都换上了戎装。

    两女显得英姿飒爽,美貌非常。

    马已备好。

    陈凌出来的时候看见那草原上,一片黑压压的人马时也时微微一惊。

    这场面还是很壮观的。

    而且,所有士兵身上都散发出了一股萧杀之意。

    这种战阵杀意,不是个人之力可以比拟的。

    陈凌等人也上了马。

    烈日当空。

    这时候赛桑贝勒爷正打算对士兵们进行战前鼓舞。

    哪知就在这时,变故突然发生了。

    东南方,也就是那神秘山洞处忽然黑云密布。

    随后,那黑云居然朝这边聚集过来。

    黑云就在离地十米高的地方。

    等走的近了,陈凌等人终于看见那黑云之上居然还站了一个道人。

    那道人一身道袍,仙风道骨。

    此种情况见了,当真是有些神仙驾到的味道。

    赛桑等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他们却也是回不过神来。

    那道人来到众人面前,他人还在黑云之上。

    黑云倒不像是黑云,而是黑雾。

    陈凌眼尖,终于认清楚了。

    这黑雾乃是黑色的阴煞之气聚集而成。

    “糟糕,这人是敌人,乃是为那恶人之死而来的。”陈凌心下失色。

    但赛桑等人却是不明白,赛桑立刻下马,向那道人抱拳道:“仙师到此,有失远迎,还望仙师见谅。”

    大玉儿等人也下马了。

    陈凌却是小心戒备,并未下马。

    而那道人对赛桑的礼貌却不感冒,他冷哼一声,道:“贫道的徒儿被你们所杀,本来正要找上门来。没想到你们却要去找贫道的居身之所。也好,贫道今日便将你们杀个干干净净。”

    这道人一说话,一股子暴戾杀气顿生。

    这时候又那里还有什么仙风道骨。

    赛桑等人大惊失色。

    道人又看向陈凌,直接道:“孽畜,我那死鬼徒儿本来是贫道要拿来做药引的,结果被你杀了。贫道看你这身精骨也不错,还不快快下跪拜师。待贫道帮你淬炼个三十三天,如此便可将你精血吸食,也算大补。”

    这道人也当真是嚣张狂妄了,丝毫没有任何隐瞒。

    陈凌眼中闪过寒意,他立刻下马,也不理道人,而是扬声喝道:“众将听令,此妖道图谋不轨,众将随我大声厉吼,以杀伐之意破他玄功!”

    “杀!”陈凌冲着那道人猛一厉吼。

    赛桑等人立刻跟着大吼一声杀,众将也吼道杀!

    一时之间,杀伐冲天。

    一个杀字就像是无比厉害的武器冲杀向那道人。

    刹那之间,道人的黑色阴煞之气便鼓荡起来,飘飘摇摇,居然有要散掉的意味。

    道人顿时吃了一惊。他眼中一寒,冲陈凌道:“小子,算你狠!”

    他转身就要走。

    陈凌冷哼一声,道:“来了也想走,留下吧!”他猛然展开移形换影的身法,闪电之间冲杀向空中。同时,一招大日轮拳印也凶猛轰杀过去。

    那道人的黑色阴煞之气眼看要散开,又被陈凌一拳轰来,顿时失色。

    他为了交谈,降低了高度。

    陈凌一跃之下,却也足够高了。

    道人见状也顾不得其他了,立刻驱使阴煞之气飞走。

    道人来的快,去的也快。

    他人在空中,众人想要追他却也不能。

    陈凌落地,他的脸色凝重至极。陈凌知道,这一次能够将道人击退,完全是运气。如果不是赛桑刚好将人马点齐,让自己借助了众人的杀伐之意。否则猝不及防之下就真要栽了。

    那道人的阴煞之气肯定就如神域之中的五行灵气。

    普通武者,高手遇上这种厉害的法术,那还不是找死。

    当初沈默然,东方静够厉害吧?

    遇上了龙樱,都被龙樱三招两式给抓了。

    如今,自己面临的就是这样的状况。

    看来,这个位面也不是那么好混啊!

    自己当初能积聚五行灵气,可在这里,这阴煞之气如何操控?

    自己的身体乃是最阳刚的力量,只怕要融入阴煞灵气会很困难。

    大玉儿与海兰珠见那妖道逃走,不由佩服陈凌。

    大玉儿先说道:“陈凌哥哥,你好厉害。”

    陈凌却是不理大玉儿,他冲赛桑说道:“贝勒爷,大事不妙了。”

    赛桑也知道不妙,不过他还是想听陈凌说说,道:“哦?”

    陈凌说道:“这道人乃是会术法玄功之辈,若是操控飞剑前来杀人,我们防不胜防。我们的士兵也不可能一直这么集结。而且若是晚上凌晨,阴气过重之时。我只怕就算是像之前那般厉吼,也破不掉他的玄功。到了那个时候,他若前来袭杀,我们会很危险。”

    赛桑马上问道:“那可如何是好?”

    陈凌说道:“唯一的办法,咱们现在冲杀到那恶道人的神秘山洞之中。”

    吴克善说道:“但是那道人会飞天遁地,我们很难杀他。”

    陈凌说道:“到时候听我号令,同时以弓弩加杀伐之吼。虽然就算是如此,也很难杀了道人。但是,我们可以在道人的山洞里找到一些东西。”

    “你想找什么东西?”赛桑问。

    陈凌沉声说道:“修炼秘笈。我想看看我能不能在一天之内学会他的玄功,然后来对付他。”

    “这……”赛桑犹疑不定。他终究是凡人,遇上道人那种仙人一般的手段,他心里还是畏惧了。并不敢轻举妄动。

    那一旁对陈凌一直不爽的图善说道:“我看你这也未免太儿戏了,那道人修炼玄功只怕已有数十年。你想一天之内就学会,然后对付他?你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陈凌的说法说起来的确像是天方夜谭。

    而且就连陈凌他自己也没有多少把握。

    可这是唯一的办法啊!

    另一勇士吉尔顿也说道:“没错,这个祸是陈凌你自己惹下来的。刚才那道人指名道姓要找你麻烦。你现在却想将我们全部拖下水去,你这居心,实在是险恶!”

    “吉尔顿!”一向文静的海兰珠突然声色俱厉的喝道。

    这一瞬,海兰珠美丽的脸蛋上带了一丝狰狞。“吉尔顿,你也配称为巴特尔?你也配称为勇士?陈凌大哥乃是因为救我才惹下这恶道人。而且刚才恶道人也说了要将我们全部杀个干干净净。你现在居然将所有罪过都推到陈凌大哥身上。也就是说,你觉得陈凌大哥就不该救我,是不是?”

    大玉儿也是义愤填膺,说道:“吉尔顿,你不配称为我们科尔沁部落的人,更不配是我们达尔罕旗的人。”

    吉尔顿被两姐妹这么一顿抢白,顿时脸一阵青一阵白。

    同时,周围的人也对吉尔顿现出鄙夷之色。

    吴克善在一边沉默着,他是赛桑贝勒爷唯一的儿子。将来也是亲王的角色,所以他很沉稳,不会人云亦云。

    赛桑则沉声说道:“众将在外先候着,此事事关重大,需要从长计议。”

    随后,他便让一众勇士以及陈凌,大玉儿,海兰珠,吴克善入了王帐。

    王帐之中,赛桑坐在首位上。众将分别落座。

    赛桑说道:“那道人有无穷本事,极尽仙家造化之能事。非我等凡人可以抗衡!”他顿了顿,向吴克善说道:“克善,你带领一队亲兵去往王旗所在之处,禀报爷爷。”

    吴克善站了起来,说道:“是,阿玛!”

    随后,吴克善告退。

    赛桑又说道:“至于陈凌勇士你所说的计划,实在太过冒险。我不能将整个部落的安危拿来陪你赌这一把。一切,都等我的父亲莽古斯回话之后,再做定夺!”

    众将马上说道:“贝勒爷英明!”

    陈凌见这情状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他也不能确定自己就是对。

    赛桑所担心的也没有道理。

    而如今这种情况,陈凌自然也不敢独身去那山洞。

    独自面临那道人,陈凌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他也就点点头,说道:“一切都听贝勒爷您的。”

    赛桑点点头,又让众将命令士兵们在外一直保持阵型,轮流替换休息。

    这些战士们的杀伐之意合在一起,才是道士的克星。

    赛桑明白这一点,所以一点也不敢马虎。

    会议完毕后,陈凌回了自己的蒙古包里。

    他开始发现这个位面空间的危险了。就像是在神域里一样。

    如果自己不尽快找到控制阴煞灵气之法,接下来只怕会举步维艰。

    蒙古包内,陈凌盘膝而坐。

    空气中带着炽热的热浪。这时候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

    也是阴煞之气最弱的时候。

    那道士能被吼走,实在是正常不过。

    可陈凌明白,危机已经来临。

    那些战士站上一天一夜之后,锐气,杀气都会减弱。

    而到了晚上,阴煞灵气最浓。

    那个时候恶道士再杀过来,那将是一场灾难。

    陈凌悚然一惊,是了,恶道士在凌晨的时候一定会杀过来。我应该去提醒赛桑贝勒爷,让士兵先休息,然后做战前动员,鼓舞出慷慨悲歌之杀意。如此也许可以抵挡恶道士。

    想到这里,陈凌立刻站了起来……陈凌迅速来到了王帐,他顺利的见到了赛桑。

    王帐里,大玉儿和海兰珠也在。

    图善,吉尔顿几位勇士也在。

    “贝勒爷!”陈扬抱拳喊了一声。

    赛桑对陈凌还是很客气的,说道:“坐吧。”

    海兰珠和大玉儿看向陈扬,她们姐妹两的眼神中有种莫名的信任和崇拜。

    陈凌当下就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赛桑听后,沉吟一瞬,说道:“我已经让战士们轮流休息。那恶道人神出鬼没,不可不防。不过陈凌你放心,我会让战士们在午夜时刻格外小心注意的。”

    陈凌微微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好。没什么事情,我就先下去了。”

    赛桑点点头,说道:“好。”

    海兰珠和大玉儿相视一眼,也立刻起身。大玉儿说道:“阿玛,我和姐姐送陈凌哥哥。”

    赛桑一笑,道:“去吧。”

    陈凌便和海兰珠以及大玉儿出了王帐。

    阳光艳丽,天气炎热。

    那王帐前的士兵们,一个个都已经大汗淋漓。这么长期集结下去,只怕是要出问题。

    陈凌的意思其实是想要这些士兵现在都去休息。可赛桑不肯,赛桑是小心谨慎,怕那恶道人突然来了。

    陈凌心里却是明白,这里是以阴煞之气为主。这正午的时候,天气如此炎热,对那阴煞之气是伤害最大的。这个时候,恶道人应该不会出现。

    陈凌刚走出几步,海兰珠和大玉儿两姐妹就追了上来。大玉儿脆生生的喊道:“陈凌哥哥。”

    海兰珠也喊了一声陈大哥。

    陈凌朝两女微微一笑,不过他眼中还是有隐藏不住的担忧。

    “陈凌哥哥,你一定会保护我们,保护我们科尔沁部落的,对不对?”大玉儿带着一丝期盼的问道。

    陈凌看着这未来的孝庄皇后,现在的小女孩,他还真不忍心来浇灭她的期望。

    可是陈凌也不敢夸下这个海口。

    事实上,今晚恶道人还是冲着他来的。若是那些士兵抵挡不住,陈凌也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好过。

    在大千世界里,一切敌人都是可以对付的,也是可以防备的。

    但是在这里,陈凌没有悟透玄机。他现在面临恶道人这样的敌人,他还真是一点底都没有。

    海兰珠看出陈凌面有难色,她是善解人意的女孩儿。便轻声说道:“陈大哥,你这次是因为救我才杀了那怪人。那怪人又是恶道人的徒弟。今晚恶道人恐怕也是针对你而来,要不你就离开咱们这里吧。”

    不可否认,她比大玉儿看的要透彻的多。她知道陈凌也没办法对付恶道人。

    陈凌何尝没想过一走了之。但是他实在是难以做到,这不是他的性格啊!

    大玉儿听见姐姐这么说,她也是吓了一跳。她终于意识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

    陈凌微微苦笑,说道:“兰珠,你知道的,我不可能丢下你们不管就走。”

    海兰珠心下不由感动,她知道陈凌不会走。但她还是这么说了,但现在陈凌真的说不走,她的心情却又复杂无比。

    “可是陈大哥你……”海兰珠担忧无比。

    陈凌深吸一口气,说道:“办法总是会有的,我也未必就将那恶道人放在了眼里。”

    说着话的空当,三人就已经来到了陈凌的帐篷前。陈凌转身对海兰珠和大玉儿说道:“你们不用管我了,我需要好好想些事情。也许我能想出应对恶道人的法子来。”

    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大玉儿与海兰珠微微一怔,随后也就道:“那好吧。”

    将大玉儿与海兰珠送走后。

    陈凌在帐篷里盘膝而坐。

    他觉得有些气闷,无论是在中千世界,还是大千世界,又或是神域里面。他陈凌都是纵横驰骋的人物。

    这恶道人在这里,只怕也不算什么大人物。但是眼下自己对他却是束手无策,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陈凌暗道:“我得好好想想,怎么运用这阴煞之气。这地狱之门里,像恶道人这样的高手肯定数不胜数。我必须要达到在神域里那样的实力,如此才可能顺利的得到凤玉,回到大千世界。”

    “但这阴煞之气要如何化为己用呢?”陈凌试着像是吸收五行灵气那样来吸收阴煞之气。

    可是阴煞之气一入体内,便让陈凌觉得很不舒服。吸收的多了,便有种痛如刀割的感觉。

    “是了!”陈凌马上就懂了。“我的体质乃是纯阳之体,阳刚至极。正是这阴煞之气的克星。所以,我想要修炼阴煞之气,根本就不可能。”

    想到这里,陈凌心下一沉。

    若然无法运用阴煞之气,那在这地狱之门里。自己可算是寸步难行啊!

    “不对!”陈凌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自己的体质乃是金刚不坏之体。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下都可以适应生存。

    在水中,自己可以呼吸。当初在中千世界里,被伽蓝明王关在冰室下,自己的身体也变的冰寒无比。

    而自己被血帝抓在手心,灼热无比时。自己的体质也能适应。

    那么……

    陈凌眼睛一亮,自己的身体岂不是也可以适应这阴煞之气?

    好,不管三七二十一了。

    自己必须赌上这一把。

    当下,陈凌便开始凝神吸气,将阴煞之气朝体内吸了进来。

    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痛苦的过程。

    无数的阴煞之气聚集在陈凌的身体里面。这些阴煞之气跟陈凌的阳刚之气碰撞,厮杀。

    陈凌痛得犹如万箭穿心。

    陈凌知道自己不能放弃,必须咬牙撑下去。他口里含住了一件衣服,不让自己的痛苦喊出声来。

    就这样,也不知道是坚持了多长时间。

    陈凌已经疼痛到了麻木状态。

    他咬牙坚持,最后又进入入定状态。

    这一入定便直接到了天黑。

    这中间大玉儿与海兰珠来找过陈凌,不过她们看见陈凌正在闭目打坐,便也就不敢打扰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大草原上一片黑暗。

    今晚没有月亮,阴煞之气浓烈到了极点。

    王帐四周,灯火通明。

    今晚注定无人敢入眠,谁也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黑云压城城欲摧!

    赛桑在王帐里和众勇士也是凝神等待。

    海兰珠和大玉儿几次去看陈凌,但都见陈凌在盘膝打坐,她们也就不敢打扰了。

    终于,凌晨到达。

    那大草原上,处处都是浓的化不开的雾气。

    这些雾气都是阴煞之气。

    凌晨时分的阴煞之气是地狱之门里最强烈的。

    这个时候,也称作为鬼门开。

    没有人敢在外面乱晃荡,因为这个时候,无数的妖魔鬼怪都会出来狂欢。

    也是在这个时候,大草原上,一阵凌厉的狂笑声传了过来。

    这笑声在大半夜里显得格外的渗人。赛桑等人,包括大玉儿,海兰珠都是骇然失色。

    这是那恶道人终于来了。

    赛桑让大玉儿和海兰珠待在王帐里,他立刻带了勇士出了王帐。

    王帐外面,众士兵已经集结完毕。

    他们之前已经被赛桑动员,他们现在是为了家人而战,所以他们的斗志却是前所未有的高昂。

    也是在这时,那前方浓雾滚动。

    最后,恶道人便出现在了上空。他是乘坐在一朵黑云之上。

    此刻,这恶道人一身黑袍,看着就显得狰狞。

    赛桑看向那恶道人,他沉声说道:“这位道长,我们之间并无仇怨,你何苦要与我们过不去?”

    “哈哈哈……”恶道人狂笑起来,他看向赛桑,厉声说道:“你们这群蝼蚁,白日之时居然敢冒犯本座,现在就是你们的死期。眼下阴煞之气浓烈,正是本座法术最是强盛之时。所谓阴盛阳衰,你以为眼下你这群士兵能够救你?”

    赛桑咬牙,他说道:“难道就真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恶道人冷冷一笑,说道:“你要转圜的余地?那倒也不是没有。你将那杀害我徒儿的孽畜叫出来。还有将你那两个宝贝女儿一并交给本座享用,如此便也就饶尔等狗命!”

    若说恶道人只是单纯的想要陈凌的命,那赛桑还有一丝犹豫。但眼下这恶道人居然还要自己的两个宝贝女儿。赛桑顿时勃然大怒,他厉声道:“众将听令,给我杀!杀!”

    他话一说完,所有士兵便战意发动,杀声震天!

    “杀,杀,杀!”

    骁悍狂猛,无边无匹的杀意爆发出来。

    这是战阵杀意!

    这股子杀意在空中形成强烈的刀刃,猛烈劈杀向那恶道人。

    在众人肉眼之中,便看见阴煞之气被杀意凝聚成了刀刃,狠辣劈杀过去!

    眼看着,那恶道人就要被刀刃劈杀。

    这时候,恶道人冷笑一声,说道:“螳臂挡车,不自量力!”随后,他五指结法印,眼中精光暴闪。

    刹那之间,他面前的阴煞之气形成一尊大天魔。

    这大天魔张开血盆大口,立刻将所有刀刃吞噬进去。

    “哈哈哈……”恶道人狂笑不止。随后,他看向赛桑,说道:“你这老儿,当真是糊涂不明。若是你之前肯妥协,你也算是本座的便宜老丈人。如今,你是自寻死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