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5章历史的轨迹
    陈凌当机立断,他对大玉儿说道:“我带着你去追抓你姐姐和哥哥的高手。”

    大玉儿连忙点头。陈凌的厉害她是见识过的。

    当下,陈凌一把将大玉儿抓住,夹在肋下。

    “抱紧我!”陈凌说道。

    大玉儿立刻将陈凌紧紧抱住。

    陈凌心神合一,立刻迈开香象渡河的身法追了上去。

    那草丛里,脚印并不明显。但始终却是逃不开陈凌的法眼。

    陈凌的速度很快,比那骏马还要快两倍。

    大玉儿被颠簸得有些受不了,她只觉脑袋金星乱舞,七荤八素。不过她也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候,必须忍耐。

    这一次,是她提出来出来的玩的。也是她任性要比赛。

    如果因此让海兰珠姐姐和吴克善哥哥出事,那大玉儿会内疚一辈子的。

    陈凌带着大玉儿循着脚印一路追踪了半个小时,这时候,前方出现一个山包,山包下面却是一个山洞。

    脚印就在山洞处消失了。

    陈凌放下大玉儿,拉住大玉儿的手,道:“紧紧跟着我,知道吗?”

    随后,他毫不犹豫的带着大玉儿进了山洞。

    陈凌这也算是艺高人胆大了。

    且说海兰珠与吴克善又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呢?

    原来海兰珠与吴克善在追陈凌时候,刚好一草原流浪武者经过此处。

    这流浪武者叫做司马军。司马军如今六十来岁,他是一个痴迷于武道的武痴。司马军本来也不是中原人,他是西域人。

    这司马军幼年习武,后来又到中原拜访少林,武当等等。他的功夫出神入化,已然达到了人仙巅峰的地步。

    司马军在中原也算是所向无敌了。

    他本身性情就很暴戾,后来在中原打的没有敌手了,又跑到这草原上来过起无拘无束的日子来。

    司马军唯一的兴趣就是习武。他想要以武入道。

    今日,司马军却是见到了海兰珠。

    他走遍中原,却从未见过海兰珠这样美貌有气质的女子。

    司马军是个无法无天的性子,当下毫不犹豫的就出手将海兰珠和吴克善的马儿击毙。随后就抢了两人,准备来到洞中享用海兰珠。

    司马军长发披肩,衣衫褴褛,一股臭味儿如何也遮挡不住。

    海兰珠落入这样的野人手里,她吓的面无人色。

    海兰珠虽然温婉,但性子却很烈。她想自己若是被这野人侵犯,那自己就只有自杀一条路可走了。

    山洞里很大,九弯八拐的有不少石室。

    值得一说的是,司马军来到这里后,在山洞中遇到了一个隐世高人。

    那隐世高手乃是会神通法术的人,司马军连人都没见到,就被其教训过几次。后来,司马军就拜了这高人为师。

    那高人觉得司马军是可造之材,也就收了他。

    不过眼下,司马军可没想到那什么高人。

    人的邪念往往是瞬间生出来的,然后一旦真正去做了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就像司马军,他以前不过是武痴。但现在所作所为就是十恶不赦了。

    吴克善被司马军打晕,丢在一边。

    海兰珠则被司马军带到一间石室里,扔到了床上。

    海兰珠骇然欲绝,恐惧的看着面前野人一般的司马军。

    “你不要过来。”海兰珠颤抖着朝墙角里收缩。

    司马军眼珠子一瞪,道:“你这蒙古小娘皮倒是鲜嫩,今日你被洒家看中,是你的造化。洒家这阳刚精元到你体内,包你一身受用无穷!”他说完之后,便也不啰嗦,直接就要上手用强。

    练武的人就是这脾气,直来直往。

    司马军正要动手,他马上发现了不对。

    “居然有人要来坏洒家的好事,找死啊!”司马军说完就如鬼旋风出了石室。

    海兰珠愣了一愣,马上惊喜道:“一定是陈凌大哥来救我了。”她也立刻起身,跟了出去。

    来者正是陈凌和大玉儿。

    司马军戾气深重,他出来之后,就在山洞的大洞里和陈凌两人相遇了。

    司马军整个人身子都是一股暴戾气息,他看向陈凌,又看向大玉儿。随后他厉笑一声,道:“正好,又来了一个小娘皮。今日洒家要受用无穷,哈哈!”

    他说完之后又看向陈凌,道:“你这贼厮,洒家念在你带来一个小娘皮,便不与你计较你打扰之罪,赶紧滚蛋!”

    便也在这时,海兰珠出来了。她见到了陈凌和大玉儿,立刻欢喜落泪,喊道:“陈凌大哥,玉儿!”

    司马军却是不理,冲陈凌眼珠子一瞪,道:“还不滚蛋?”

    陈凌淡淡看向司马军,随后无奈一笑,说道:“真是好一个狂徒,我今日就在这里,滚蛋我不会。要不你滚一个试试?”

    “找死!”司马军二话不说,怒吼一声,立刻就朝陈凌出手了。

    这厮身子如电光,携带万钧之力冲杀过来。

    刹那间,腥风滚滚,气势爆裂!

    这瞬间的威势是骇人的。

    司马军一出手,就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他猛然一拳轰杀向陈凌的咽喉。

    这一拳乃是他的天崩大拳印!

    拳势凶猛无匹,重如黄天,大如厚土。

    大玉儿站在远处都觉得呼吸困难。

    太厉害的拳力了。

    陈凌身处风暴中心,却是不避不闪,一招窝心拳硬接天崩拳印。

    砰!

    两人拳力对撞,各自蹬蹬蹬退出三步。

    两人所站的地面瞬间龟裂出一米范围的距离来。

    整个山洞都是一震,就像是地震来临一般。司马军眼中闪过震撼之色。他纵横驰骋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能够正面撼动他拳力的人。

    那位隐世高人虽然可以慑服他,但是那却靠的是法力。

    而眼前这个清秀的青年,靠的却是力量。

    司马军眼中接着闪现出兴奋之色,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啊!

    他哈哈一笑,道:“好,洒家今天终于遇到可以酣畅淋漓的对手了。”他双眼猛然陷入血红,厉吼一声道:“来吧!”

    大玉儿与海兰珠也算是正式看见了陈凌的实力,她们的美目中泛出异样的神采来。

    陈凌眼神沉着。

    便在这时,司马军再度出手了。他爆吼之中,脚下猛一跺。

    地面一震,如山洪爆发一般冲杀向了陈凌。

    陈凌知道眼前这人修为已经到了人仙巅峰,自己必须全力以赴。否则很可能饮恨收场。

    当下,陈凌也爆吼一声。

    瞬间,清秀的青年化身为恐怖的杀魔。

    陈凌双眼血红,凌云大佛的滔天气势爆发出来。天庭运劲!

    刹那之间,就如两股钢铁洪流绞杀在了一起。

    大玉儿与海兰珠根本已经看不清楚两人的速度,只是突然一闪,陈凌和司马军就已交战在了一起。瞬间黑影白影混合。

    陈凌拳拳定鼎江山,带着一股浩瀚大气,步步稳压。他的拳法,拳意浩瀚精深,恐怖无比。而司马军也是一股雄浑气息,与天地一体,如蜿蜒的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两人交战处,所站的地面尘土飞扬,砖瓦寸寸碎裂。一股股凶悍无比的气息蔓延出来。

    砰砰砰!

    突然之间,陈凌与司马军连连对撞三拳。三拳之后,司马军如江山大地的气血居然开始奔腾起来。

    这是被陈凌撼动了江山。司马军便也知道,他的拳意精神上,始终还是差了陈凌一些。如果气血奔腾越来越凶,出手难免不够精巧,很有可能成为死穴。当下,司马军突然身子一晃,一步滑退到三米开外。

    陈凌丝毫不犹豫,脚下一蹭,如影随形。两人就像是连体婴儿一样,来回纵横腾挪,如闪电一般。

    司马军在哪儿,陈凌就在哪儿。

    陈凌雷霆袭杀,不给司马军喘息机会。便在这时,司马军整个身子突然轻盈起来。这个家伙,招式本是雄浑暴戾。但他现在发现硬打硬居然不是陈凌的对手。

    他终究是武道高手,所以马上就转变了打法。刹那之间,司马军柔弱如楚楚可怜的女子。他就如飘摇的柳絮,身躯一摆。手腕一挥,一招八卦牛卷舌在狂风暴雨中,精准无比的闪电卷向陈凌的手腕。这一招绝对精妙,不是人仙巅峰的高手如何也施展不出来。有抽刀断水之感!

    但陈凌面对这神妙的一招,却是看也不看想也不想,他同时也是手腕一卷,一样的是八卦牛卷舌,反牛卷舌!

    顿时,两股力量立刻绞杀在一起。

    司马军脸色变得格外凝重,他冷哼一声,手突然疾速一收,便已消失无踪。紧接着,五指变化,卡擦卡擦捏响,如暴打花灯一般。他的手指犹如流光飞影,一连串的变化如闪电,突然,五指一定,一道长虹直接袭杀向陈凌的咽喉。

    陈凌和司马军这时候都已经斗出了真火。五指如流光变化,这五指变化中蕴含了佛家六印的变化。眼花缭乱中带着一种奇异的韵律,若是一般高手,眼光一定会被他的手势所迷惑。

    纵使是陈凌,也是略略的分神。就在这个时候,司马军一指陡然点出,剑气纵横,如长虹经天!

    这一招正是一指禅剑!

    司马军走遍天涯海角,拜访无数名家。武功早就自成一道了。

    一指禅剑正是他的绝招技巧!

    这一指来的好快,好生猝不及防。陈凌眼神一寒,他却是突然眼睛一闭,顿时,灵台一片空虚幽静。

    彷如是黑暗中,一剑猛烈刺来。陈凌的脑海里就只有司马军这一剑。便在这时,他陡然一拳抬起,做炮架子。另一手两根手指搭在拳架子上。两根手指竖立起来,叉开,指头稍微的弯曲,螺旋,好像两支羚羊的角,锋芒闪烁,正好对准了司马军刺过来的手腕,斜里一挂!

    就这一手,陈凌的两根手指和拳头,变成了一只强壮的大公羚羊,用自己的长角去划虎豹豺狼的肚皮!

    这一招正是羚羊挂角!

    所谓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这本来是一招尘姐所教的羚羊挂角的高明身法,身子奔腾,如在山间悬崖奔腾的山羊,快速无踪。但陈凌这位宗师却是将身法化作拳法,一瞬间便破了司马军的这一招佛家剑术!

    司马军见状也不由对陈凌佩服。

    陈凌的打法,的确不愧为天下无双。

    司马军如此一招,居然就被他这般破解。面对陈凌的羚羊挂角,司马军眼神凝重,剑指一翻,手指变化,手腕如巨蟒缠出,却是一招伏魔手。

    陈凌一下刺了个空,也不躲避,同时拳头一荡,一崩,便已挣开司马军的伏魔手。

    随后,陈凌两手外翻,内磨,一推,便如剧烈旋转的石磨碾压向司马军的胸腹与腰间。

    陈凌这一招的出手看似温和,实际上其中的劲力相当的玄妙恐怖。

    一旦碾压住,立刻能将猎物碾成霰粉。司马军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厉害,身子一转,一手做护心捶,却是一招青龙摆尾施展出来。

    手一荡,便立刻截住了陈凌的攻击。

    陈凌冷哼一声,突然双目爆出如太阳神芒的光芒。他一瞬间,脸蛋殷红如血,一手攻入司马军的青龙摆尾中央。另一手却是闪电化作剑指,刺杀向司马军的胸腹!

    司马军陡然感觉到无边的危机,他脸色一变,立刻疾退一步。但这时候,陈凌突然收手。

    而司马军便觉得胸腹上生生的刺疼了一下。陈凌的手分明没有接触到他,却将一指凌厉的气劲凌空的刺到了司马军的穴道上。

    司马军身子一震,便将陈凌的劲力化解。不过虽然如此,他的气血还是产生了震荡,尤其是胸腹上的伤害已经在所难免。这一场战斗,龙争虎斗。

    陈凌也是酣畅无比。但不管怎样,他都依靠他的技巧占据了上风。

    陈凌如今的修为虽然还不是人仙巅峰,但人仙之内,却已然没有敌手了。

    他这一路走来,终于站在了武学的顶峰之上。

    司马军与陈凌对视着。

    这时候,司马军自然不会求饶,他也是个性子烈的人,而且,他的性格也不会去挟持海兰珠。

    司马军全神贯注,等待着陈凌的下一次进攻。

    陈凌深吸一口气,再次发动进攻了。

    虽然自从小倾死了之后,陈凌的杀戮之心已经灭了很多。

    但是这司马军拥有如此本事,却做出如此恶劣之事。那么,这个人越厉害,将来为害就越大。

    陈凌乃是武者,武者就是要铲奸除恶,匡扶正义!

    他这一颗热血之心从未变过。

    便也在这时,陈凌爆发出了他最强大的极光须弥印!

    气势滚滚爆裂开来,山洪倾泻,大厦将倾,末日天灾!

    一瞬间,司马军连呼吸都感到了困难。

    这个时候,他运动气血已经没有那么流畅了。

    他在危机中双拳格出!

    砰!

    陈凌一招须弥印直接将司马军轰杀跪地,他的双膝在地面磨出血印来。

    司马军同时感觉体内气血翻腾,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他的脸上,身上,血珠翻涌出来。

    这一情景,实在恐怖!

    而事实的情况就是,司马军是一个容器,他的体内充满了鲜血。

    而陈凌则猛烈一拳,让司马军的鲜血激荡起来,最后压制不住,干脆溢了出来。

    这也可见,陈凌全力施展的一招极光须弥印强悍到了什么程度。

    “兰珠,玉儿,你们先出去等我。”陈凌这时候突然说道。

    海兰珠和大玉儿就知道陈凌可能是要杀司马军了,她们乖巧的点头,出了去。

    在她们心里,陈凌已是天神一般。

    这司马军如此强悍,就如疯魔一般。

    但最后还是被清秀的陈凌哥哥给镇压住了。

    海兰珠和大玉儿出去之后。

    司马军颓废的坐在了地上,他似是感慨,说道:“我生平杀人无数,但做事也算光明磊落。今日邪念萌生,没想到这因果报应却是来的如此之快。你动手吧!”

    陈凌不知道司马军所说是真是假,但既然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他知道自己若是不杀司马军,他日自己离开了科尔沁草原。只怕会给大玉儿她们留下祸根。

    当下,他便微微一叹,说道:“修行不易,一路走好!”他说完便一指点在了司马军的眉心上。

    指力渗透进去,司马军当场死亡。

    随后,陈凌找到吴克善,并将他救醒。

    吴克善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快救我兰珠妹妹。

    陈凌微微一笑,说道:“她们已经没事了。”

    随后,陈凌和吴克善出了山洞。

    吴克善看见两个妹妹都完好无损,不由大喜。兄妹相见,皆是泪眼欢喜。

    “我们走吧!”陈凌随后说道。

    吴克善点头。

    众人便往回返的路走去。

    大草原还是那样的美丽,风光无限。

    一路走去,竟然有种踏青的感觉。

    这里的空气很是清新。

    阳光照耀下,大玉儿和海兰珠的皮肤都是那样的白皙,吹弹可破。

    吴克善忽然说道:“想不到这里还有一个山洞,而且这里还有这样一个隐藏的高手。”他顿了顿,道:“今日要不是有陈凌兄弟你在,我和兰珠妹妹这一次可就真要糟了。”

    大玉儿也说道:“是呀,陈凌哥哥,你真厉害。你救了我,又救了我哥哥和兰珠姐姐。”

    陈凌淡淡一笑,道:“说到底,今天的事情也是因我而起。若不是玉儿你要带我出来玩,大家也不会碰上这桩事情。那怪人修为高深,今日也是见了兰珠,一念之间走岔了道。我若不出现,就也没有今日之事!”

    他是最有感触的。

    因为他知道,历史上是没有他出现的。所以海兰珠和吴克善都没有遇到这桩事情。

    那么,如果自己不出现,又会是谁救了大玉儿呢?

    陈凌不禁沉思起来。

    他马上又想明白了。

    是了,在历史上,当时的科尔沁部落没有这么多阴煞之气。从而也就没有小旱魃!

    这些本都是无妄之灾!

    而且,这一个位面已经与原本的历史早就不同了。

    一切都只是按照一个轨迹顺流而下。

    如果自己在其中做出了改变,就像是在历史长河里放下一块石头。石头可以阻挡水流一瞬,但水流终究还是会去到它原来要去的地方。

    陈凌此番说法是有感而发。但在海兰珠三人耳里听来,却是他的谦逊。

    他奋力救人,救人之后,却丝毫不居功。这是一种伟大的品格啊!

    这样一来,海兰珠与大玉儿就更加崇拜陈凌了。

    就连吴克善也是对陈凌心服口服。

    三个小时后,众人终于回到了王帐。

    赛桑贝勒爷着急的不得了,他见到三个儿女终于回来,这才算长松了一口气。

    不过大玉儿见到赛桑之后,马上兴奋的道:“阿玛,你知道我们今天遇到什么了吗?今天多亏了陈凌哥哥呢,要不然你就再也看不见兰珠姐姐和哥哥了。”

    赛桑闻言顿时吃了一惊,忙看向吴克善,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