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4章风吹草低见牛羊
    陈凌淡淡的看了图善一眼,说道:“有没有教养,不是比谁的声音大。你不过是个图有一身力气的莽夫罢了,懒与你争。”

    他说完之后,便拿起酒碗,喝了一口酒。

    图善勃然大怒,突然窜起,扬起拳头朝着陈凌的后背一拳击打过来。

    劲风呼呼!

    这图善的力气很大,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丹劲!图善属于军中的好手,被赛桑看重。所以他不会没点本事。

    这时候突然贸然出手,而且还是偷袭。众人都是吃了一惊,但是要阻拦却也来不及了。

    海兰珠与大玉儿都是惊骇失色。

    而陈凌却是动也不动,继续喝酒。

    砰!

    图善一拳砸在了陈凌背上。

    但出人意料的结果却是……图善被猛地一下,弹飞出去,最后重重摔在地上,爬不起来。

    陈凌却像是没事人一般。

    众人见状,不由将陈凌惊为天人。

    就算是海兰珠,美眸中也放出异样的神采来。

    大玉儿欢呼着说道:“陈凌哥哥好棒,图善,你好羞哦。”

    那图善满脸通红,起身憋着声音对赛桑说道:“贝勒爷,属下告退!”

    说完转身就出了王帐。

    他走之后,赛桑便对陈凌歉意的说道:“勇士,是我管教无方。我的下属冒犯了你,这是我的过错。我向你道歉!”

    陈凌并不在意,他微微一笑,说道:“您客气了。”

    吴克善则说道:“我早听闻中原人武功出神入化,本来还不信,眼下一见,的确是名不虚传啊!”

    陈凌淡淡一笑,说道:“中原的武功和文化一样,都是博大精深。但是如今中原皇帝无德,阉党为祸,百姓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是我们中原人的痛。”

    赛桑奇异的看了一眼陈凌,说道:“看来勇士对中原皇帝也有颇多不满?”

    陈凌说道:“没错。”

    赛桑眼中闪现亮光,说道:“勇士可愿意加入我们科尔沁部落?你若愿意,我便将我这大女儿许配于你。”

    陈凌微微一怔。

    海兰珠闻言更是脸红过耳。她再看一眼陈凌,只觉陈凌面目清秀,身上有种难言的儒雅气质。

    这是草原人所不具备的。

    所以,此刻她的芳心乱跳,对于父亲的安排,她却是乐意的。

    大玉儿嘻嘻一笑,说道:“陈凌哥哥,留下吧。要是我能有你这样的姐夫,那我做梦都会笑醒的。”

    陈凌微微苦笑,他说道:“多谢贝勒爷厚爱,不过我本是天地之间一闲人,红尘俗世,万丈深坑,一切于我而言,都是过眼云烟。我不会在此久留。”

    大玉儿与海兰珠闻言都是难掩失望之色,但她们也不好多说什么。海兰珠垂首,默默的喝了一口酒。

    赛桑怔住,他沉默了一瞬,并没有继续劝说。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了。

    吴克善马上缓和气氛,说道:“我们草原人素来都仰慕中原文化。没想到武功一道,中原人也能别出机杼。”

    赛桑跟着一笑,说道:“勇士,你说武功与文化都是博大精深。但在我们草原人眼里,武功就是杀敌之术,没有更多的东西在里面。你所说的博大精深又是指的什么?”

    陈凌喝了一口酒,说道:“武到底是什么,取决于人。若是想要用武来杀人,杀敌,掠夺,那武自然就是杀敌之术。但若用武来救人,来平息灾祸,来保卫家园,那武就是仁德之术。”

    这一番话说出来,还是有些振聋发聩的。

    赛桑等人面露惊异之色。海兰珠与大玉儿听了更是美目中亮出一种异样的光芒来。

    这时候,一名叫做吉尔顿的勇士也开口了。他听出了陈凌对赛桑的隐隐指责,当下说道:“我们大草原,一望无际,条件艰苦,环境恶劣。时常还有风暴,龙卷风袭击。我们草原人的生活之苦,你们中原人难以想象。换了你们中原人到草原上来,根本活不长久。而你们中原人,懦弱无比,却占据辽阔的中原。那中原,景色秀美,环境宜人,更有各种丰富的物产。勇士,你觉得这对我们草原人来说,公平吗?”

    陈凌看向吉尔顿,他依然淡淡,说道:“世间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草原上有草原的快乐,中原人有中原人的痛苦。你们可以风吹草低见牛羊,可以骑马奔腾驰骋在无边的大草原上。没有任何礼法,规则来束缚你们。这是你们的快乐。而中原人,大多数却是活的苦不堪言。我相信,有许多的中原人会羡慕你们的生活。”

    “风吹草低见牛羊?”海兰珠说道:“陈凌大哥,你这句话形容的真好。”

    陈凌微微一笑,开启装b模式。他念道:“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男儿血,英雄色。为我一呼,江海回荡。山寂寂,水殇殇。纵横奔突显锋芒。”

    这首敕勒川乃是南北朝的一个诗人写的,到底是谁写的不祥。而且在当时流传度没有那么广。

    所以,在草原上的大玉儿她们是绝对没有听过的。

    赛桑等人大赞道:“好!”

    赛桑说道:“虽然我不大懂这其中的意思,但是却能感觉到其中的雄壮。”

    海兰珠美目泛光,说道:“陈凌大哥,这是你写的诗吗?”

    陈凌却是没这么厚的脸皮,他说道:“我没这个才能,这是我偶尔听一个流浪诗人念的。”

    海兰珠微微一笑,说道:“那你也很厉害。”

    少女的崇拜总是充满了盲目。

    吴克善则对陈凌的武功很感兴趣,他又将话题引了回来,说道:“勇士刚刚谈到了武的博大精深,难道武的博大精深仅仅只在于仁义和杀敌两者之间?”陈凌说道:“当然不是。”

    “愿闻高见!”吴克善马上说道。

    赛桑的这群儿女,都对汉文化学习的很深。

    实际上,如果有心人到这里走一走。就已经能看出草原人对中原早已是虎视眈眈的了。

    不过这些东西,陈凌都不想参与进去。

    历史的轨迹,不容改变。

    这都是一个过程。

    自己若要强行去改变,那只会影响天道规则。

    从而就像是死神来了一样,引出更多的麻烦来。

    况且,地狱之门不过是一个位面。自己来只是为了凤玉,拿了凤玉,立刻就离开。

    他不愿意再生更多的枝节。

    这时候,吴克善问起。

    陈凌却也不推辞,众人也都认真的看着他,想要从他嘴里听到不一样的神奇东西。

    “武,你们单纯的练武,强大体魄,这就是一个武字。真正的武者,快意恩仇,不受屈辱。李太白曾有诗一首就是对武者的很好解释。”

    说到这里,陈凌站了起来,朗声吟道:“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海兰珠和大玉儿眼睛一亮,海兰珠也站了起来,举杯说道:“陈凌大哥,我敬你。”她说完就一饮而尽。

    这个柔弱的女子却是有着豪爽,巾帼英雄的气质。也难怪将来皇太极要那般宠爱于她。

    海兰珠继续说道:“李太白的侠客行我之前学习过,但是今天陈凌大哥你念出来,我才明白这首诗的真正含义。那李太白也是向往像陈凌大哥你这样的侠客的。”

    陈凌微微一笑。

    赛桑便让陈凌落座,他的兴致也很高,道:“勇士,你继续说。”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武者的禀性,如果一个武者都不能做到见义勇为,平不平事?那还能指望普通人?那也就不配称为武者了。”

    陈凌话锋一转,说道:“然而,这样的武者也不过是小乘。”

    “哦?那什么是大乘?”赛桑贝勒爷感兴趣的问道。

    陈凌说道:“路是道路,理是道理,万事万物,都离不开一个道字。武加上道就是武道,真正的大乘乃是武道。”

    “什么是武道?”吴克善问。

    大玉儿与海兰珠虽然不会武功,但她们也是在马背上长大的,所以对武功很感兴趣。陈凌说的通俗易懂,她们也能听明白。

    所以眼下,两女也很感兴趣。

    就连那不太爽陈凌的吉尔顿也是听的聚精会神。

    陈凌说道:“武道,武道,武道者,学问渊博,冥冥之中感应天地,知道天地之命数,趋吉避祸。此种人,可称为圣人。”

    “陈凌大哥你就是武道者对不对?”大玉儿马上说道。她又道:“你的知识很渊博,本领也厉害。”

    陈凌微微一笑,说道:“我勉强算得上武道吧。”

    他这是谦虚的说法。

    赛桑等人都是呆了一呆,陈凌后面所说的太过玄奥了。他们一时之间也不太懂,但他们却感觉到了那是一种玄妙之境。

    吴克善又说道:“勇士,可否为我们演练一招你的武道之术?”

    “是啊!”众人闻言马上来了兴趣,大玉儿最为兴奋,摇晃着陈凌的手臂。

    陈凌见推辞不过,便说道:“也行,光说不练始终都是假把式。”他说完后,眼睛四处梭巡。

    很快,他就发现赛桑手中有一对铁球。这小铁球在他手中下意识的摩挲。

    陈凌微微一笑,说道:“贝勒爷,可否将这对铁球给我?”

    赛桑微微一呆,随后一笑,说道:“当然可以。”他说完就将两个铁球朝陈凌丢了过来。

    陈凌随手接住。

    他微微一笑,说道:“这对铁球居然是玄铁所制,坚硬无比啊!”

    赛桑颇为自傲,说道:“这对玄铁球乃是上次我那哲哲妹子给我带来的,是难得的好宝贝。”

    陈凌对大玉儿说道:“玉儿给我一碗酒。”

    大玉儿不明所以,但她很兴奋,说道:“好嘞!”

    她马上就将一碗酒放到陈凌面前。

    众人都全神贯注的看着陈凌。

    便在这时,陈凌手中运劲。

    众人很快便看见从陈凌手上缝隙处,黑色的泥浆朝下落入了那酒碗之中。

    不多时,陈凌张开手,那对铁球已经消失。

    而酒碗里却是一碗铁泥!

    “天啦,化铁为泥!”吉尔顿大惊失色,他再看陈凌的眼神中已经充满了敬畏。

    赛桑等人也是失色。

    大玉儿马上欢快的说道:“陈凌大哥,你真是太厉害了。你是最厉害的巴特尔!”

    海兰珠也是眼中冒出异样的神光来。

    草原女子,最是崇拜强悍的男子。

    但陈凌的儒雅也是另一种气质。

    眼下,陈凌儒雅兼具强悍,这样的男人,实在无法不让海兰珠和大玉儿心动。

    大玉儿还好,终究是小女孩儿,而海兰珠却是思绪起伏了。

    陈凌朝赛桑微微一笑,说道:“不好意思,贝勒爷,毁了你的铁球。”

    赛桑回过神来,他苦笑着说道:“想不到,世间上还有这等神力。勇士,你让我大开眼界了。”

    陈凌一笑。

    这顿晚宴就在这样的愉快气氛中结束了。

    结束之后,赛桑吩咐吴克善带陈凌去休息。陈凌被吴克善安排了一个舒适的蒙古包,而且还有女兵照顾。

    陈凌在蒙古包里用热水洗了一个舒服的澡,他洗澡之后,发现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痊愈。那些被咬伤的地方,已经一点痕迹都没有,如玉般光滑。

    洗完澡过后,陈凌换上了蒙古族的服饰。

    他穿这一身蒙古服,却又有种异样的味道,总之,很是让人心动。

    时间已经不早,科尔沁部落的人也都差不多睡了。除了要值岗的士兵们。

    陈凌也就在这奇妙的地方,躺床入眠。

    夜晚的大草原,风声呼呼的。

    陈凌躺在床上,一阵困意袭来,他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

    他刚睁开眼睛,便听见欢快的脚步声过来了。

    那是大玉儿。

    陈凌还听出了其中有海兰珠,吴克善的脚步声。

    很快,外面传来大玉儿的声音。

    “陈凌哥哥,你穿好衣服了吗?穿好了,我们就要闯进来了呀。”

    陈扬微微一笑,他站了起来,说道:“好了,进来吧。”

    话一说完,大玉儿便和海兰珠,吴克善进来了。

    大玉儿是那样的亭亭玉立,海兰珠则是那样的美丽,温婉,娴静。

    吴克善则朝陈凌微微苦笑,说道:“陈凌兄弟,我这玉儿妹子,大清早就说要带你去骑马呢。”

    陈凌一笑,说道:“草原纵马,这应该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既然如此,那咱们走吧。”

    大玉儿嘻嘻一笑,对姐姐海兰珠说道:“姐姐,我就说陈凌哥哥会喜欢把。”

    海兰珠微微一笑,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当下,几人就出了帐篷。

    陈凌其实是第一次到大草原来。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

    不过那阳光始终还是有些不够澄净,透彻,就像是有雾霾一般。

    这是因为这个位面里,阴煞之气太浓烈了。就连日光也化不开!

    大草原上,一望无际的青翠。

    大玉儿给陈凌挑选了一匹好马,她还问道:“陈凌哥哥,你会不会骑马呀,要不要我教你?”

    陈凌呵呵一笑,说道:“我教你还差不多。”

    这话一说,大玉儿可就不服气了。说道:“那陈凌哥哥,要不咱两比比。”

    她说完就利落的蹬上马鞍,骑在了马的身上。接着一夹马背,身子贴着马儿,那马儿立刻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陈凌兴趣也来了,同样利落上马,策马追了过去。

    要说陈凌之所以会骑马,那还是得亏他在中千世界的神皇宫里骑过。

    想想中千世界,陈凌偶尔还会隐隐作痛。他都不太去想玉华公主和长华公主。只是每次想到还在那神山上受苦的小妹,他就夜不能寐。

    眼下,陈凌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他决定要好好享受一下大草原的风光。

    马儿疾驰出去。

    随后,海兰珠与吴克善也上了马,追了过去。

    晨风吹拂,草原清香。

    阳光洒照。

    这样的早上让陈凌暂时忘却了烦恼,他像是一个孩童般,一心想要策马追上大玉儿。

    而大玉儿终究不过是十三岁的女孩儿,玩心更大。陈凌越追,她也就越兴奋。

    不知道追了多久,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的地儿。

    陈凌与大玉儿将吴克善和海兰珠都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便也在这时,陈凌隐隐听见一声尖叫。似乎是海兰珠的声音。

    陈凌吃了一惊,立刻勒缰停马。

    那马儿直接立了起来,好不容易才止住了身形。

    “玉儿,回来!”陈扬冲前面喊了一声。

    他的声线被逼成了一条线,迅速就传达到了大玉儿的耳里。

    大玉儿虽然顽皮,但却不是顽劣的性子。她听出陈凌声音有异,马上也就勒缰转换方向,朝陈凌这边奔了过来。

    两人不多时就汇合在一起了。

    大玉儿脸上红扑扑的,兴奋劲儿还是没过。她歪着头奇怪的问陈凌,道:“陈凌哥哥,怎么了?”

    陈凌一脸肃然,说道:“刚才你哥哥吴克善和姐姐海兰珠都追了过来。但是我隐约听到了你姐姐的一声尖叫,只怕是出了什么意外?”

    大玉儿顿时吃了一惊,说道:“咱们回去看看。”

    她说完之后先策马回奔。

    陈凌也追了上去。

    陈凌这时候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他的感知是何其敏锐,周遭一切立刻尽在他的脑识之中。

    不多时,陈凌就发现东南方有异样。

    他对大玉儿说道:“跟我来。”立刻驱马前往。

    大玉儿马上就跟在了后面。

    三分钟后,陈凌看到前方有黑点。等近了之后,陈凌与大玉儿终于看清楚那黑点。

    那黑点不是黑点,而是两匹马。

    两匹马一黑一白,已经死在了草地上。

    陈凌与海兰珠皆是失色。两人同时下马,来到马前。大玉儿捂嘴流泪,道:“这是我姐姐的大白和哥哥的大熊。哥哥和姐姐呢?陈凌哥哥,你一定要救他们。”

    大玉儿显得焦急无比。她和哥哥姐姐的感情却是很好的。历史上,大玉儿嫁给皇太极,也是吴克善亲自送过去的。

    陈凌对吴克善和海兰珠也很有好感。尤其是海兰珠那女孩儿,温婉贤淑。若是她出了什么意外,陈凌觉得自己会难很过,也难辞其咎。

    不过这时候,陈凌显得异常冷静。

    他先来到两匹死马前凝神细看,马上他就看到了马的头部都有掌印。

    乃是被人已大手印一掌击杀的。

    是绝对的高手。

    陈凌站了起来,既然没有海兰珠和吴克善的尸体。那就说明两人并没死,而是被人掳走了。

    杀马的是同一个人。

    来者就是一个高手。这个高手杀马之后,还要带着海兰珠和吴克善离开。他肯定是将两人夹在肋下。

    如此一来,这名高手的脚印要比平常人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