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3章大玉儿
    这怪物脸上乃是一片青色皮肤,眼神浑浊,看起来极其可怖。而且,他还有恐怖的獠牙。

    十足的地狱之中的青面獠牙之状。

    怪物似乎智慧并不高,它冲陈凌咆哮一声后,立刻向陈凌冲杀过来。

    这怪物力气巨大,寻常人根本不是其对手。

    那女孩儿见状也是失色。

    她是知道她们族里的勇士,就算是最厉害的亚拉赫都难以和这怪物正面抗衡的。

    可就在这时,陈凌却是来了句不知死活。

    待那怪物冲来,陈凌猛然一脚踢了出去。

    砰!

    怪物居然直接被陈凌踢飞出去十米来远,怪物重重的摔在地上,挣扎几下,最后却是直接死了。

    那女孩儿见状不由目瞪口呆……

    这厉害的怪物居然被眼前这清秀瘦弱的男子一脚踢死了。

    陈凌却是不知道这女孩儿在想什么,他回过身冲女孩微微一笑,说道:“好啦,小姑娘,没事了。”

    女孩儿多看了陈凌一眼。

    她对陈凌充满了好奇。

    一是陈凌力量巨大,二是陈凌衣衫褴褛。

    陈凌便也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不好意思,我来之前遇到了袭击,所以没一件好衣裳了。”

    女孩儿问道:“你是汉人?”

    陈凌点点头,说道:“对,我是汉人。你是……”

    女孩儿见陈凌并没有恶意,也就放松下来,她嫣然一笑,说道:“这里是我们科尔沁部落,我自然是科尔沁人呀!”

    陈凌暗自一凛,他觉得有些古怪。

    他暗暗寻思道:“科尔沁乃是内蒙的一个部落,是真实存在的。也就是说,地狱之门里是真正的位面空间。我的确是穿越到了某一个时间段了。”

    想到这里,陈凌马上问道:“现在是什么年代?”

    女孩儿觉得陈凌问话奇怪,但她还是说道:“天命九年。怎么了?”

    “天命九年是什么年?”陈凌这可怜的历史知识立刻不够看了。他傻眼了。

    那女孩儿格格一笑,说道:“好吧,天命九年是我们草原可汗的年份。你们汉人尊的是汉人皇帝。现在按汉人皇帝的年份是天启六年。”

    “天启六年?”陈凌马上就想到了明朝历史上著名的木匠皇帝。

    “你这人好生奇怪,怎地好像什么都不知道。难道你都不知道自己的皇帝是谁吗?”女孩儿好奇极了。

    陈凌回过神来,他淡淡一笑,说道:“天启皇帝不过是黄毛小儿,任由宦官作乱,又沉迷于木匠活儿,置江山于不顾。这种皇帝,不要也罢!”

    女孩儿顿时满脸不可置信,好像看到了怪物一般。

    她实在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这样说自家的皇帝。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儒家文化非常的深厚。

    准确的说,是儒家的毒害非常深!

    三从四德,三纲五常都是人心中的枷锁。

    君为臣纲,夫为妻纲。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等等……

    要说起儒家的遗毒来,那是罄竹难书。

    或许,儒家并不是毒,而是因为,自汉武帝开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开始。

    各种学说并存,才是齐齐开花。

    而独尊儒术,只留一种学说,便是专政。

    儒家文化之所以受到统治者的喜欢,那是因为他们喜欢臣服的子民。

    就算是到了现代社会,儒家遗毒依然存在。

    天下乃是天下人之天下,谁都不是上帝!

    谁都有被质疑的可能,谁都有质疑他人的权利。没有人一定就是对的。

    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等等,我们真的自由了吗?

    在明朝这个时段,儒家文化遗毒是最深的。

    当时就有不少儒门宗师,比如张居正,黄道周,刘宗周等等!

    孔子是儒家的发源人!

    还是那句话,儒家文化并不代表是错的。

    但是当儒家文化独大,成为统治者的一种工具时,那儒家文化就是一种毒害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陈凌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那女孩儿就是震惊的不得了了。

    陈凌却是没这个觉悟,他看向女孩儿,问道:“你叫什么?”

    女孩儿微微一笑,她笑起来有可爱的小酒窝,十分的让人怜爱,她说道:“我叫布木布泰,我的姓氏是博尔济吉特氏。”

    陈凌顿时失色,我靠,这不就是那大玉儿的名字吗?

    大玉儿,孝庄太后?

    “怎么了?”大玉儿见陈凌脸色有异,不禁问道。

    陈凌不由苦笑,说道:“原来你是赛桑贝勒的女儿。”

    大玉儿说道:“你也知道我阿玛呀。”她顿了顿,说道:“不过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陈凌说道:“陈凌!”

    大玉儿福了一安,客客气气的说道:“陈凌哥哥,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她明明还只有十三岁,是个小女孩。但说话举止都有大人的范儿。

    陈凌说道:“举手之劳罢了。”他又奇怪的道:“这怪物是什么来头?”他说着话就朝那怪物走去。

    大玉儿有些害怕,小心翼翼的跟在陈凌后面。她说道:“这怪物叫做小旱魃,乃是被旱魃咬过之后,吸收了阴煞之气,从而就成了这个模样。这种小旱魃不知道是第几代的。如果初代和二代咬过的旱魃,那才叫厉害。”

    陈凌暗暗奇怪,明朝时期好像没有旱魃作怪呀?

    是了,这一定是因为此处乃是地狱之门。阴煞之气过多,所以才造就了旱魃。

    陈凌说道:“原来如此。”

    大玉儿又说道:“陈凌哥哥,你的本事真厉害,你是勇敢的巴特尔。”

    陈凌又一怔,道:“巴特尔是什么意思?”

    大玉儿眨了下美丽的眼珠子,说道:“就是巴图鲁的意思呀。”

    这个巴图鲁陈凌倒是知道,那是勇士,英雄的意思。

    陈凌恍然大悟。

    大玉儿便又说道:“陈凌哥哥,你救了我的命。我阿玛一定会好好谢谢你的。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陈凌在这里正是摸不到头绪,闻言便也一笑,说道:“那好。”“对了,陈凌哥哥,你可以叫我大玉儿。因为我还有个堂妹叫小玉儿。”大玉儿一边走,一边对陈凌说道。她的语调轻快,无忧无虑。

    陈凌心中却是觉得有些波澜起伏,他看着眼前的大玉儿,觉得人生际遇真是奇妙无比啊!

    谁又能想到眼前的小姑娘将来会是大清国的太皇太后,她的一生波澜壮阔,传奇无比。

    不过,如果我将她给杀了呢?

    历史会不会改写?

    那倒也不会!

    陈凌知道,这里的位面空间与现实中已经平行了。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影响到大千世界。

    这里的情况就像是在同一个支点切入进来。就像是今天的我在大千世界里过着。但一种力量切入到了昨天的时间点里,然后形成了一个位面空间。

    于是,大家互不干扰。

    而我却始终不知道,我的空间产生了变化,我还是照常的生活着。

    但是,这个世界上已经有了两个我,两个我在不同的时空里。

    “玉儿,你们科尔沁的人不是应该说蒙古话吗?你的汉话怎么说的这么好?”陈凌忽然问道。

    大玉儿微微一笑,说道:“我从小就学汉话了呀。我们部落里,大人物都会学习汉话。因为……”

    她说到这里有点难以启齿。

    陈凌却是知道,说道:“因为你们想要将来有一天,能够将汉人的天下夺去对不对?”

    大玉儿马上像做错事的小孩子,说道:“陈凌哥哥,对不起,那都是大人们的决策。”

    陈凌淡淡一笑,对于历史轨迹所发生的,都是发展所必然的。他并不纠结!

    大玉儿见陈凌真的没有生气,便也就放下心来。

    月光如水!

    陈凌便与大玉儿一直走在这样的天空下。

    漫无边际的草原是那样的幽静。

    陈凌想到什么,又问大玉儿道:“大玉儿,你认识多尔衮吗?”

    大玉儿微微一怔,说道:“你也知道多尔衮小叔叔?”

    陈凌说道:“嗯,他是天可汗的十四子。十四贝勒嘛,我当然知道。”

    大玉儿格格一笑,她的笑声如银铃一般,她说道:“我见过多尔衮小叔叔一次,那次他是随着大姑父和哲哲姑姑回来的。不过也没什么印象了,反正他很乖巧,在我大姑父面前跟小绵羊似的。”

    “你大姑父是皇太极?”陈凌醒过神来,问。

    大玉儿说道:“是呀。”她顿了顿,道:“想不到陈凌哥哥你对我们这边的事情了解的这么清楚。”

    陈凌呵呵一笑,他突然想起了很多戏说的故事中。那都是多尔衮和大玉儿青梅竹马的,后来是皇太极横刀夺爱怎么的。

    不过现在看起来,却是不太靠谱啊!

    多尔衮是努尔哈赤的儿子,从小生活在赫图阿拉。与科尔沁部落相隔数百里之远。

    这个距离,在大玉儿这个时代已经算是很远了。骑马都要两天两夜!

    这样两个人,是怎么可能青梅竹马呢?

    “大玉儿,我问你,

    你将来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呢?”陈凌忽然又问道。

    大玉儿微微一怔,随后说道:“我要嫁一个像陈凌哥哥你这样英雄盖世的人。”

    陈凌不由哑然失笑,说道:“我英雄盖世吗?”

    大玉儿说道:“是呀,陈凌哥哥你本事这么厉害,而且又这么神秘。”她说话之间,满脸崇拜。

    陈凌这时也才明白,原来十三岁的大玉儿从来没有过任何雄心壮志,她所想的和平常的姑娘家一样,就是想嫁个如意郎君罢了。

    “对了,陈凌哥哥,你来自哪里?为什么会到我们大草原来?”大玉儿忽然歪着头问陈凌。

    陈凌微微一怔,他想了想,说道:“我来自昆仑,到这里是想找一样东西。”

    大玉儿说道:“是吗?是什么东西?我可以让我阿玛他们帮你找。”

    陈凌也不隐瞒,说道:“是一块玉佩,叫做凤玉。”

    “凤玉是什么样子?”大玉儿问道。

    陈凌却是描绘不出来,他有些尴尬的说道:“我也说不上来,不过我看见这块凤玉,我能认出来。”

    “啊,是这样啊!”大玉儿有些不太懂了。

    但她终究是个小姑娘,没什么忧愁,她马上又看见了前面的一堆石子。

    “看,陈凌哥哥,那是敖包!”她说完就欢快的跑了过去。

    陈凌跟在后面,他唯一知道的是敖包相会。

    不过这敖包看起来好像真就是一堆石子而已。

    随后,陈凌也就看见大玉儿捡了一块石头丢在上面。然后闭眼许愿起来。

    “在敖包许愿很灵的,陈凌哥哥,你也许个愿吧。”大玉儿说道。

    陈凌微微苦笑,说道:“我就不用了,我不太相信这些东西。”

    大玉儿说道:“那好吧。”

    两人一路向前,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后。前方终于又火光隐隐出现。

    “快到了。”大玉儿欢喜的说道。

    她随后就快速的跑步过去,小姑娘显得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

    在这蒙古草原上长大的小姑娘跟明朝其他地区长大的就是不同。

    她没有收到儒家文化遗毒的影响,也没有那么压抑。所以,大玉儿看起来就像是现代的小姑娘一样,无拘无束的。

    大玉儿跑了过去,陈凌不疾不徐的跟着。

    很快,陈凌就看见了前方有豪华的蒙古包,四周的蒙古包连绵。

    这里就是科尔沁部落了。

    月光下,无数的蒙古士兵尽忠职守,四周也都有火盆。

    火光熊熊!

    紧接着,大玉儿就欢快的喊道:“哥哥,姐姐,我在这里。”

    那前方的一名壮硕男子正是大玉儿的哥哥吴克善,吴克善见了大玉儿,马上欢喜的喊道:“阿玛,玉儿回来了,哈哈,玉儿回来了。”

    随后,那帐篷里,大玉儿的父亲赛桑一生蒙古服,他快速迎了出来。

    大玉儿冲进赛桑的怀里,哽咽着喊道:“阿玛!”

    陈凌在一边看着,他觉得很是安慰。马上,陈凌的目光被一个女孩儿吸引了。那女孩儿大约十七岁左右。穿着水红色的衫子,扎了蒙古族的辫子。

    她就哪样文静贤淑的站在一边。

    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贵族气质。

    这女孩儿实在是美丽,眉目如黛,脸蛋上的肌肤白皙,吹弹可破。

    美丽的就像是一副画儿,让人不忍心去打扰。

    那女孩儿随后也就看向了陈凌。

    虽然陈凌的衣衫褴褛,但女孩儿却还是被陈凌吸引住了。

    他觉得陈凌的眸子是那样的清澈,明亮,就像是天上的星星。

    陈凌与女孩儿相视着,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便是善意一笑,移开了目光。

    那女孩儿便也就收回了目光。

    同时,大玉儿拉着父亲赛桑和吴克善哥哥,还有那女孩儿朝陈凌这边走来。

    陈凌不自觉的挺直了身躯。

    大玉儿过来后,热情的挽住了陈凌的臂膀,她向众人说道:“阿玛,哥哥,兰珠姐姐,就是陈凌哥哥救了我。要不是陈凌哥哥,你们就看不见我了。”

    那赛桑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长的很是粗狂。他马上就向陈凌行了个蒙古族的抱胸作揖礼节,并用汉话说道:“感谢汉族勇士对小女的相助。”

    陈凌便也用同样的礼节,他说话字正腔圆,道:“贝勒爷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辈习武之人的本分。”

    赛桑微微一笑,说道:“还请勇士入账一叙。今日必当要为勇士设立全羊宴。”

    陈凌也不推辞。

    大玉儿却是忽然一拉那叫兰珠的女孩儿,她对陈凌说道:“陈凌哥哥,这是我姐姐海兰珠,怎么样,我姐姐漂亮吧?”

    陈凌不由好笑,说道:“比你漂亮多了。”

    海兰珠却是宠溺的点了下大玉儿的鼻子,说道:“你这臭丫头。”她又向陈凌福了一福,说道:“您好!”

    陈凌也微微点首。

    随后,一众人便入账。

    陈凌看着那海兰珠却是有些出神,他的历史虽然不好。但也知道海兰珠是谁。

    海兰珠就是皇太极最为宠爱的宸妃。

    想一想,古代皇帝就是好。

    那皇太极先是娶了大玉儿和海兰珠的姑姑哲哲。最后又娶了海兰珠和大玉儿,这种事情,在现代简直就是乱了伦常了。

    可在这古代,在这蒙古族,那却是再正常不过的。

    大玉儿是先嫁给皇太极的,推算时间,也差不多就是这几个月了。

    而海兰珠,则就更具神秘色彩一点。有说她之前是嫁人了,后来她丈夫死了,她就回到了家中。

    在她二十六岁那年,她入宫嫁给了皇太极。

    在电视里戏说中,有很多海兰珠和大玉儿像是后宫剧里的争风吃醋。

    不过陈凌现在看来,那些都不真实。

    以这海兰珠的温婉性格,还有她对大玉儿的宠溺,绝不会嫉妒大玉儿的。

    而且,大玉儿也是天真烂漫的性子。

    当然,后来到底会怎样,那是谁也说不清楚的。

    不过,海兰珠给陈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进入王帐之后,赛桑让手下快速摆下了全羊宴。

    马奶酒,青稞酒等等全部上了来。

    赛桑又喊了族里的几名勇士来作陪。

    大玉儿与海兰珠也就坐在赛桑贝勒的两边。那吴克善做在了陈扬的身边。

    大家都是席地而坐的。

    很快,其余四名科尔沁族的勇士也前来。

    一个个都是壮硕至极。

    这身板,便是能征善战。实在是中原人很难比的。

    草原人,从小在马背上长大。吃着羊肉牛肉长大,他们的身体素质就强上了许多。

    而如今的中原人呢?

    他们要忍受苛捐杂税,还要忍受儒家的遗毒熏陶。

    在那时候的中原人心里,忠君爱国是深入骨髓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皇帝就是看中你媳妇,你都要交上去。不交,那就是大逆不道!

    所以在这种情形下,中原人大多都是懦弱的。

    在明朝建立之初,大部分的人都是经过战火淬炼,所以能征善战。从而将蒙古族打的人仰马翻!

    山水轮流转,大概也就是这个道理!

    且说这时,烤的金黄的全羊已经散发出了诱人的香味儿。

    陈凌还真是饿了,他悄悄的吞了口唾沫。

    吴克善亲自割下了一道羊腿肉,送到了陈凌的面前。他对陈凌很是感激,说道:“最好的羊肉送给最尊贵的客人。”

    陈凌说道:“谢谢!”

    他先举杯敬众人,然后才开始吃起羊肉来。

    一众人也就都动手了。

    大玉儿最是活泼,她忽然挤到了陈凌的身边。对陈凌另一边的一名勇士说道:“图善,我跟你换位置坐。”

    图善不由憋红了脸,他很是不爽。但还是换了位置。

    于是大玉儿就坐在了陈凌的身边,她嘻嘻一笑,说道:“陈凌哥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敬你。”她说完就是将一碗酒一饮而尽,豪爽至极。

    这就是草原儿女的真性情。

    陈凌也一口喝了。

    便在这时,那图善说道:“中原人素来体弱多病,玉儿却说你一脚将小旱魃给踢死了。我怎么就不太相信呢?”

    图善看来是喜欢大玉儿的,所以对陈凌很是敌视。

    陈凌淡淡一笑,说道:“玉儿妹妹说话过于夸张了,这本就不是真的。图善兄弟,你何必当真?”

    图善二十来岁,血气方刚。

    他本来是挑衅陈凌的,没想到陈凌居然说这么软绵绵的话。

    他不由冷笑一声,说道:“中原人就是天生懦弱!”

    这话陈凌就不太爱听了。

    大玉儿正要开口辩驳,陈凌却是先开口了。

    他淡淡一笑,说道:“你错了,我们中原人不是懦弱。中原文化,你不懂。我在这里做客,我忍让你,对你客客气气。那是我对你的尊敬。这是我们中原人的礼仪,而你如此出言嘲讽,只会显得你没有家教。”

    图善顿时大怒,说道:“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