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1章老鬼
    沈门的大据点同时也开始收缩起来。

    这是沈云飞的主意。如今局势已经乱了起来,战线扩大,会顾此失彼。不如老老实实的将大据点缩在一个城市里。把这个城市打造成铁桶江山。

    这一点,陈天涯和沈云飞的想法是一致的。大家都是在借鉴陈凌的香港模式。

    沈门如今的大据点是在江南市!

    江南市颇为繁华,坐南往北,是个好地方。

    此刻,在江南市的中心地带,沈门的云金大厦高耸而立。

    沈默然将自己的住处安置在了地下室。

    那地下室已经装修的非常豪华。

    这是沈云飞的主意。

    第一,大本营在闹市中央,这样一来,政府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政府如果大规模出动,那会带来恐慌。

    而沈默然在地下室,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敌人难以对付沈默然。

    沈云飞的第二个方针,那就是要沈默然尽快到达造物主的修为。然后便是尽可能的收揽高手到麾下。

    现在这个局面,挣钱都不是主要的。谁能最后活下来,那就什么都有。

    不然有再多的钱都是扯淡。

    这个时候,晚上十点。

    沈云飞前来面见沈默然。

    沈默然正在别墅的客厅沙发上盘膝打坐,默默运功。

    这段时间的修炼,沈默然已经到达了人仙巅峰。他的速度是快过了东方静,陈凌,陈天涯的。

    他离造物主也就一步之遥了。

    然而这一步,却是很难跨出!

    且不说这些,沈云飞进来之后,恭敬的喊了一声少主。

    沈默然睁开眼,很是随和的说道:“坐吧。”

    沈云飞当下入座,他马上说道:“陈天涯已经掌控了光明殿,如今梵迪修斯生死未卜。”

    沈默然微微一怔,说道:“这个陈天涯,居然动手这么快的将光明教廷掌控了?”

    沈云飞说道:“陈天涯这个人绝对的可怕,不能小觑。”

    沈默然说道:“他是陈凌的化身,自然不能小觑。”沈云飞马上说道:“应该说他比陈凌更加可怕。陈凌内心有情义束缚,有原则,有底线。但陈天涯没有,他没有任何底线。”

    沈默然沉声说道:“你觉得陈天涯下一步会怎么做?”

    沈云飞说道:“如今光明教廷最缺的就是人才,陈天涯所面临的难题和我们是一样的。他肯定要想办法到处招揽超级高手,为他效命!”

    沈默然说道:“你觉得,我们和陈天涯有没有合作的可能性?”

    他深知他和陈凌是绝对不可能和平化解的,所以他一直将陈凌当做了最大的敌人。

    沈云飞说道:“看情况再合作,总之和陈天涯打交道,必须要小心翼翼。”

    沈默然对这一点是赞同的。

    大气运虽然降临了,但是由于各方沈门,光明教廷,大楚门三方势力都保持了克制,按兵不动。所以其他的势力也没办法浑水摸鱼。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华夏保持了难得的平静。

    确切的说,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陈凌在和龙樱一起待了三天之后,便重新回到了香港。

    在燕京的三天里,陈凌带龙樱去了许多地方游玩。两人白天快乐的吃喝玩乐,晚上就疯狂的造人。

    陈凌很想龙樱也怀上一个孩子,那样的话,龙樱一个人就不会那么的寂寞。

    离别的时候,龙樱依依不舍。

    陈凌很想将龙樱带在身边,或者说是将她带回香港。但陈凌更知道龙樱不会习惯香港的生活,她喜欢一个人在这里清静一些。

    这趟地狱之门的行程,充满了太多的未知性。

    陈凌不敢带龙樱一起去,毕竟咱也不是去旅游的不是。

    陈凌只有向龙樱许诺,等有空闲了,就带龙樱去美丽的希腊看爱琴海。

    龙樱也就憧憬着那一天了。

    当天下午五点,陈凌回到了香港。他先回了别墅,跟着爱妻们在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一个晚上。

    他晚上的时候想要去亲一亲妙佳,但妙佳看见他,眼神里还是充满了惊惧,不让他靠近。

    陈凌无奈,不过他也没有灰心。他相信,过不多久,等他拿到了凤玉,那时候妙佳自然就不会再惧怕自己了。

    当晚,陈凌上半夜和许晴,叶倾城同睡一张床,做起了无道昏君。

    下半夜,陈凌去陪欧阳丽妃。

    欧阳丽妃肚子里有孩子,陈凌自然不会乱来,只是静静的抱着她入睡。如此两人都觉得满足无比。

    第二天,陈凌吃过早餐后就去见轩正浩。

    轩正浩的公寓里,陈凌说道:“现在告诉我改怎么去地狱之门吧。还有,我需要准备些什么?”

    轩正浩吃着一个鲜红的西红柿,他说道:“我已经给你查出来了,你拿你的墨灵现在直接去北邙山。”

    “北邙山?”陈凌不由问道:“这个山是什么山,在哪里?”

    “河南西部。”轩正浩说道。他顿了顿,继续道:“北邙山也靠近洛阳,那北邙山有些邪门。在你要去的地方,哪里以前是个乱葬岗。从三国时期开始,不断有人葬在那个地方。时间久了,那个地方到处都是坟。有古老的墓穴,也有廉价的土坯。我给你画了一个地图,你照着地图找到中央位置的主墓。进入那主墓之后,在夜晚凌晨零点的时候,将墨灵插到正南位置的机关之中。”

    “到了那个时候,位面之门就会给你打开,你可以趁机进去。”轩正浩说道。

    对于进入位面之门,陈凌是有经验的。他不由问道:“我这般进去之后,到时候怎么出来?”

    轩正浩说道:“位面之门打开之后,你要将墨灵带上。你所处的地狱之门里,也有北邙山,你找到同样的位置,在同样的时间插上墨灵。那时候,你就能回到现实之中。”

    陈凌闻言松了一口气,他说道:“那好,我这就启程。”

    便也在这时,从轩正浩公寓的房间里,轩雅和轩冰云一起出了来。轩雅嘻嘻一笑,上前说道:“陈凌,这么好玩的地方,我和你一起去呗。”陈凌不由无语,说道:“去地狱之门可不是去旅游的,你去干什么?”

    轩雅说道:“这话说的,去找不老泉也不是旅游的。我有给你添乱吗?”

    陈凌说道:“地狱之门里有太多的未知数,我一个人来去还自如一些,带上你,实在是不方便。”他顿了顿,又看向轩正浩,道:“是吧,正浩?”

    轩正浩摸了摸鼻子,说道:“她要是听我的,她就不会出现在我这里了。”

    轩雅却是兴致勃勃,道:“陈凌,你那么多传奇故事。我怎么也要跟你一起多经历几个,以后我也好拍电影。反正,我是跟定你了,你别想抛弃下我。”

    “好吧!”陈凌便说道。

    轩雅微微一怔,却是没想到陈凌居然真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哈哈,太好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轩雅马上问陈凌。

    陈凌说道:“现在就出发啊,我们直接坐丽妃号过去。”

    轩雅兴奋不已,说道:“那你等等我,我收拾点行李。”她顿了顿,又说道:“算了,万一你撇下我跑掉,那就完蛋了。”

    “不会的,答应你的事情,就不会撇下你,走吧!”陈凌微微一笑。随后,他对着轩雅忽然说道:“睡!”

    本来还兴奋不已的轩雅忽然一呆,接着就眼睛一闭,睡了过去。

    陈凌立刻将轩雅抱住,然后对轩正浩说道:“交给你了。”轩正浩立刻看的目瞪口呆,道:“我师妹的精神力很强,我都催眠不了她。你居然将她催眠了?这怎么可能。”

    陈凌呵呵一笑,说道:“这是她交给我的法子,先用自己的情绪,语调来控制对方,将对方带入自己的节奏里,然后再催眠。没想到还真挺好用的。”轩正浩顿时恍然大悟,他说道:“你这招虽然不错,不过对方若对你有戒备心理,很难奏效。”

    陈凌说道:“是这样的。”他顿了顿,说道:“你还是快把地图给我,我好出发。轩雅要是醒过来,那就不好走了。”轩正浩便说道:“好!”

    六点左右,夕阳如火。

    丽妃号穿梭在云层之中,陈凌看着那夕阳在天上,周遭的天是那样的澄净。

    这一幕,美丽而壮观。

    陈凌喝着红酒,享受这难得的平静。

    没多久,陈凌躺在沙发上入睡。

    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丽妃号是在河南的某个机场停靠。

    随后,陈凌便出了机场。他乘坐的士前往靠近北邙山的洛河镇。

    从洛河镇上山,便会到达北邙山!

    的士车一路开了出去。

    陈凌穿着黑色的休闲衬衫,牛仔裤,运动鞋。这一身装扮很是清爽。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

    天上繁星朗朗,城市里灯火辉煌。

    陈凌看着窗外,看着街上过往形形色色的人流。

    他觉得人生很奇妙,而自己的人生则是精彩十足。

    虽然充满了危险,可却也很有趣。

    自己有常人没有的东西和本事,更有常人不敢想象的传奇经历、

    这些都是自己的财富!

    陈凌甚至想到,如果哪一天,自己老了,和重孙讲起自己年轻时的事情。那是一种怎样的满足和惬意呢?

    陈凌想到这里不由笑了。

    他对地狱之门的行程充满了一种探索的兴奋。

    那里面到底会有什么呢?

    一个小时后,陈凌到达了洛河镇。

    这个镇子有些偏僻,晚上都没什么灯光。

    陈凌给了的士司机钱后,便找准了上山的路。他在夜色下,展开身法,人如闪电朝前掠去。

    这速度可一点都不比的士车慢。

    陈扬要在半个小时到达北邙山的那一片乱葬岗,找到轩正浩所标注的主墓,然后插入墨灵,开启位面之门。

    时间已经很是紧急了。

    所以这时候,陈凌无心再观看这些风景了。也没心思想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上山之路颇为崎岖。

    二十分钟后,陈凌已经走出了四十里的路程,他的速度快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

    而这个时候,按照地图,陈凌终于来到了北邙山的乱葬岗。

    陈凌站在乱葬岗的上面,他朝下面看去。

    这一瞬,陈凌倒吸了一口寒气。

    只因为这乱葬岗十分的巨大,足足有三千平米。并且,这乱葬岗是陷下去的,看起来就是一个山谷。

    此刻正是深夜,月光清幽。

    但是这片乱葬岗里却是浓雾弥漫。

    这个场景很是恐怖,浓雾强烈到根本看不见里面的状况。

    陈凌明白,这是因为阴气太浓烈了。

    这里的死人太多了,而且各个朝代的死人都有。

    怨气产生,加上这个地方太诡异了。四面窝陷,阴气聚而不散。

    如此一来,这里埋葬的人只怕全部都已成了鬼魂。

    那地狱之门设立在此处,只怕是大有深意。

    时间已经不多了,虽然这里很可怕。常人到了这里,胆都要吓破,绝对不敢走进去。

    但陈凌什么风浪没见过,又岂会惧怕。所以他也没多想,直接朝里面走去。

    陈凌步入浓雾之中,他从坟地中间前行。

    说来也怪,他一进去,那些浓雾居然都不敢靠近他,反而是朝四周散去。

    陈凌见状,心下一宽。看来这里的鬼魂都还不成气候,惧怕自己这金刚不坏之躯嘛!

    虽说如此,陈凌也不敢掉以轻心。

    穷山恶水出蛟龙。

    这个地方,应该不是那么简单。

    陈凌真是有些想不到,世间还有这北邙山这种地方存在。

    他很快就深入进去。

    一路前行,周遭无数厉鬼呐喊惨叫,直钻陈凌的耳膜和脑域之中。

    顿时,这些厉鬼生前种种都在陈凌脑海里浮现。

    但陈凌不管不顾,以无上之大定力稳住。

    若是常人,此刻早已走火入魔。

    终于,陈凌找到了地图上所指的主墓。

    这一座墓已经破败不堪,但依稀中可以看出,这墓的年代久远,以前应该是修葺的不错的。

    而且,这座墓乃是地下墓。打开入口之后,进去里面,还有墓室。

    陈凌便是要到墓室里面去……陈凌来到入口处,入口处自然已经封死。

    陈凌不知道这里面住的是那位古人,他心存敬畏,先对着入口抱拳作揖道:“晚辈陈凌,今日要进前辈高人墓中一行。今日若有冒犯得罪之处,还请前辈原谅,他日陈凌回来,一定重新为前辈修葺墓地。”

    他如此说完之后,里面也没什么反应。

    自然也是不可能有反应的。

    陈凌也不多说,当下猛然一脚朝那入口处踢了过去。

    那入口处很是隐蔽,若无轩正浩的地图,陈凌很难找到。

    他一脚踢下去,携带了数千斤的力量。

    跟高爆弹一样,而且还是精准定位的。

    所有的力量都在一个点上。

    砰!

    那入口顿时破裂,泥石屑乱炸乱飞。

    同时,入口处坍塌出一个直径一米的洞口来。

    陈凌看了过去,那里面却是地下墓室。从洞口跳下去居然有三米的距离。

    这一下跳下去好跳,要上来却不太好上来。

    不过这也难不倒陈凌,他的力量巨大,一旦弹跳,那也能跳的很高。

    洞口打开的一瞬,里面无数阴气浊气滚滚冲杀出来。

    陈凌连忙避开,这一下的毒气,那可真够要人命的。

    陈凌等毒气散过之后,直接跳了下去。

    跳下去之后,陈凌轻盈落地。

    四周是一片黑暗。

    这墓室有六十多平米大小,中间有一口石棺。

    陈凌跳下来后就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这里的阴气浓烈到了刺骨的地步。

    陈凌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

    离凌晨还有两分钟时间,陈扬也不考虑其他,快速按照地图找到正南位置。

    那正南位置上却是一个灵位。

    灵位上布满了灰尘,字迹依稀能够看清。

    陈凌扫了一眼,上面写的是晋王甘马刺之墓!

    陈凌历史并不好,也不知道这个晋王是那个晋王。

    陈凌知道,他眼下要将灵位移开。灵位移开之后,那机关口就会露出来。

    陈凌不及细想,出手就去移开灵位。

    便在这时,一声桀桀怪笑传来。

    “凡人,你浩大的胆子,居然敢擅闯本王的墓地!”

    这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

    陈凌顿时感到毛骨悚然,还好他艺高人胆大。却是依然镇定如常!

    陈凌转身过来,他马上看见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一个披头散发,一身明黄色蟒袍的男子站在后面三米处。

    这男子脸型瘦削,眼神如锐利的寒刀。

    看其装扮,应该是元朝人。

    陈凌意外的是,他发现这个男子并不是神魂所化。这具肉身乃是真正的肉身!

    陈凌不知道这人深浅,他也不想胡乱树敌。再说自己突然闯进来,也的确有不是之处。当下说道:“前辈,晚辈之前在外面已经说了。是想借您这里一用。日后一定为您修葺完好,还请行个方便。”

    这男子显然就是晋王甘马刺了。

    他冷冷一笑,说道:“你这凡人,本王看你这尊肉身非常不错。若是本王将你杀了,再以五鬼阴煞阵法淬炼你的肉身七七四十九天。到时候,本王便可以乘坐你的肉身纵横逍遥。你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啊,哈哈……”

    陈凌的眼神寒了下去,说道:“看来是无法善了了。”他顿了顿,说道:“我擅闯你的地方,确实是我不对。但你用心更加险恶,说不得,今天我便要将你这祸害除了,一了百了。”

    “就凭你,小子,你可以吗?”晋王甘马刺厉笑一声,随后,他大手忽然一挽,将他自己的头发挽住。

    那一瞬,他所有的发丝居然凭空断裂,在他手中经过阴煞之气淬炼。猛然之间,光华闪烁。

    发丝全部化作毫光狠辣的攒射向陈凌。

    这晋王甘马刺乃是修行千年的老鬼,一身修为出神入化。

    他这具肉身也是抢的别人的,他利用五鬼阴煞阵法淬炼,最后据危己用。

    而且,晋王还修炼了这具肉身的头发,指甲。

    这些头发,指甲全部是洗手了阴煞精华的。

    这一瞬,发丝利剑轰杀向陈凌。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更不是神魂之力。而是如实质的刀剑一般。

    陈凌感受到了危险,他虽然是金刚不坏之身。可遇上这样的攻击,若是不躲开那也是死路一条。

    “该死!”陈凌猛然爆吼一声,他的声音洪亮中带着滚滚武道精神!

    强烈的阳刚之力,精神蔓延出来。瞬间将墓室里的所有阴煞之气镇压下去。

    陈凌突然之间在地上一滚,却是懒驴打滚。

    这一瞬,他躲开了发丝利剑的攻击。

    陈凌不待招式用老,迅速到了晋王身前。

    他猛然窜起,如龙升天,却是一拳斜刺青天,直接轰杀向晋王的咽喉。

    砰的一声!

    晋王甘马刺躲避不及,被陈凌一拳爆中。

    他的头颅立刻飞上了天空。

    “可恶,该死!”晋王甘马刺暴怒。

    这甘马刺的头颅掉了,可他不过是寄居在这身体里面,所以他本人不会死。

    甘马刺的神魂逃出了那具肉身,他漂浮在空中。随后,又操控那些发丝利剑。

    甘马刺将发丝变化到了手中,随后大手一抖。

    所用的发丝便绞杀在一起,最后随着甘马刺又一抖。

    这发丝就像是一股绳,闪电鬼魅的朝这陈凌飞来过来。

    就像是捆仙绳一般,倏忽之间,便要将陈凌缠绕捆住。

    陈凌眼疾手快,他突然出手,精准无比的抓住了捆仙绳的另一端。

    “撤手!”陈凌大喝一声。他的手也一抖。

    一股强猛的阳刚精气随着发丝变化的绳子传递过去。

    那晋王马上就拿捏不住,他只得松手。

    陈凌夺了这股绳子,这股绳子马上变化成了无数的发丝。

    陈凌冷哼一声,将这股发丝朝着空中的晋王神魂猛地掷了过去。

    “老鬼,还给你!”陈凌大喝道。

    刹那之间,发丝如千根暗器猛然疾射,带着滚滚阳刚之意,朝着空中晋王的神魂袭杀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