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0章暴怒的落雪
    陈天涯的思路很清晰。他继续说道:“先收缩战线,巩固咱们的大本营临南市。然后,我会去招揽一些超级高手回来。如此之后,合纵连横。你要知道,大楚门是政府那边的人。我们只需要鼓动一些人捣乱天下,大楚门不想出手也不行。他们出手和人斗起来,必定会造成各方的破绽,这时候,我们再徐徐图之。”

    伊芙尔不由佩服陈天涯的智慧。她嫣然一笑,说道:“谁要是成了你的敌人,那绝度是噩梦。”

    陈天涯淡淡一笑,说道:“梵迪修斯总是想要除掉陈凌,这是最可笑的。陈凌是一个最好的药引,天下这局棋,少了他不行。而且,陈凌是杀不死的。要杀陈凌,就必须先坏他的气运。他的气运不破,没人杀的了他。”

    伊芙尔不由问道:“那要如何破他的气运?”

    陈天涯说道:“要破他的气运格局,必须找到道家高手,设置法阵,然后将他困在法阵中央,以大念力抽取。不过,要想困住他,那可比登天还难。”

    伊芙尔说道:“那这么说起来,陈凌岂不是已经天下无敌?那咱们怎么跟他斗,又该如何自处?”

    陈天涯说道:“我们可以先静观其变,陈凌与沈默然之间仇深似海,必有一战。到时候,我们可以和沈默然合作,以沈云飞手中魔典来抗衡。沈默然的运气虽然不如陈凌,但也不差。到时候,轩正浩要对付我们的联手,就必须运用魔典。他们两方,魔典运用的越多,因果就越厉害,气运损害也就越大。”

    他将这一切都研究的很透。

    伊芙尔闻言由衷的称赞道:“老公,你真棒。”

    陈天涯微微一笑。

    两人聊着聊着,便在这时,外面甘道夫的声音传来,说道:“陛下,弗洛克长老来了。”

    “请进。”伊芙尔代替陈天涯说道。

    话一落音后,弗洛克便与甘道夫进了忏悔室。

    弗洛克一见这阵仗便知道不对,他眼中闪过愤怒之色,怒视陈天涯,说道:“陈天涯,你在搞什么鬼?”

    陈天涯回过身微微一笑,这时候,伊芙尔是站在他的身边。

    他笑笑,说道:“你现在是不知者不罪,我不怪罪你。”

    陈天涯顿了顿,说道:“如今梵迪修斯已经身受重伤,为我控制。而弗洛克你,我给你两条路走。第一条路从此归顺于我,效忠于我。第二条路,你继续效忠于光明教廷,效忠于梵迪修斯,而我会杀了你。怎么选,你速度决定吧。”

    弗洛克惊呆了。

    到了此时此刻,他也算是明白了所有的事情。“甘道夫,伊芙尔,你们……你们居然全都站到了陈天涯这边?”

    弗洛克惊怒交加。

    陈天涯眼神冷淡,说道:“弗洛克,我并不是一个喜欢以德服人的人,更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如果你不懂得什么是识时务者为俊杰,那么,我不介意杀了你以此立威。”

    他得眼中绽放出寒意。

    陈天涯的手段绝对是轻重拿捏,游刃有余。他对甘道夫还保持了克制,对弗洛克却是雷霆镇压手段。

    弗洛克感受到了陈天涯的杀机,他再看甘道夫与伊芙尔这架势。便知道,自己今天如果不懂得做人,那么就可能真要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弗洛克最后选择了服从。

    陈天涯在他的天庭穴里同样打入了一道真气。

    这之后,陈天涯很顺利的控制住了其余两名白衣主教。然后又以弗洛克和甘道夫为首,将其余的黄衣主教,红衣主教全部掌控。

    最后便只剩下奥蒂斯和奥蒂斯的黄金骑士团了。

    这也是陈天涯最头痛的。

    他必须尊重伊芙尔的意思。以陈天涯的意思就是杀了奥蒂斯。

    奥蒂斯不过是混元巅峰,杀便杀了。

    而奥蒂斯这种人,不可能真的效忠于他陈天涯。

    陈天涯太清楚了,他就是奥蒂斯的夺妻仇人。奥蒂斯是恨不得将自己生扒其皮的,怎么可能效忠。

    就算奥蒂斯想要效忠,陈天涯也不敢留他在身边。

    伊芙尔还是为奥蒂斯求了情,她之前虽然答应杀奥蒂斯。

    但这一天来的太快了。

    她对奥蒂斯下不去手。

    陈天涯便说道:“不杀可以,必须将他驱逐出教廷。这是底线!”

    伊芙尔点点头,说道:“好!”

    于是接下来,奥蒂斯也被召见进来。

    反正全部都是假借了梵迪修斯的旨意,这就是真正的挟天子以令诸侯了。

    奥蒂斯前来,陈天涯躲在了暗处。

    伊芙尔单独见奥蒂斯。

    奥蒂斯本来以为是要见到梵迪修斯,谁知道见到的却是伊芙尔。他不由讶异,说道:“伊芙尔,你怎么会在这里,陛下呢?”

    伊芙尔转过身冷淡的说道:“奥蒂斯,梵迪修斯已经伏诛,如今教廷的真正领袖乃是陈天涯。甘道夫,弗洛克以及诸位白衣主教,黄衣主教已经全部宣誓向陈天涯效忠。”

    “什么?”奥蒂斯惊骇失色。他毕竟不是傻子,马上就发觉有些不对,说道:“那你呢?”

    “我是陈天涯的妻子。”伊芙尔说道。

    奥蒂斯虎躯巨震,他脸色顿时煞白,不可思议的看向伊芙尔,说道:“这怎么可能?”

    他马上回过神来,说道:“是不是他逼你的?”他的双眼血红,说道:“我杀了这个杂碎。”

    “不是!”伊芙尔厉声说道:“奥蒂斯,你别傻了。难道到了现在,你还不明白,我爱的只有陈天涯。以前,我和你,我对你的感情不是爱情,那是一种亲情,或者说是愧疚。但我爱陈天涯,我爱他,你明白吗?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一定是陈天涯要挟了你对不对?”奥蒂斯不可置信的说道:“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便在这时,陈天涯走了进来。他冷冷的说道:“

    奥蒂斯,其实你心里早就明白了。只不过你自己不愿意相信。你应该感谢伊芙尔,因为如果不是她为你求情,我一定不会让你走出这间忏悔室。现在,请你立刻离开这里,离开黑龙江。如果以后,我再看见你,我会杀了你。”

    奥蒂斯身躯巨震,他看向伊芙尔,颤声道:“真的是这样吗?”

    伊芙尔心里也很难受,她也说不太明白,为什么会和奥蒂斯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奥蒂斯,我欠你的,你就当我是个坏女人吧。”伊芙尔说道:“你走吧,不要再回来了。你也不要想找天涯报仇,如果以后,你和天涯成了仇人,或则你伤害到了他,我会亲手杀了你。”

    奥蒂斯面色显出仓皇之色,他是那样的凄凉,绝望。

    随后,他转身就走。

    陈天涯让开了路。

    奥蒂斯很快就离开了光明殿。

    伊芙尔眼眶一红,她扑进了陈天涯的怀抱里,道:“天涯,我是不是真的是一个坏女人?”

    陈天涯搂住她柔软的腰肢,轻声细语的说道:“不是,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

    光明殿在三天之内,基本上已经被陈天涯完全控制住。

    梵迪修斯一直没死,苟延残喘的活着。

    陈天涯对外宣称是梵迪修斯这位天父病重,天父让他代管光明教廷所有事务。

    这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了。

    陈天涯接下来就是巩固整个临南市,让临南市风雨不透,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与此同时,当天晚上,落雪给陈天涯打来了电话。

    “陈天涯,你的第一笔款项应该兑现了吧?”落雪直接说道。

    “什么款项?”陈天涯装起了糊涂。

    落雪眼中立刻闪过寒意,他的声音中刹那之间怒气值爆满。“陈天涯,你敢耍本座?”

    陈天涯淡淡一笑,说道:“我只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好像不欠你的钱吧?”

    “从来没有人敢耍我,陈天涯,你是第一个。”落雪咬牙切齿。

    陈天涯淡淡说道:“凡事都会有第一次,所以你要习惯。还有,你偷袭了我们的教宗陛下,令教宗陛下重伤。这笔账,我们整个教廷都会记下来。如果你要公布那个录音,我会即刻宣布教廷对你展开追杀令,并且指责你在诬陷于我。”

    他随后一笑,说道:“落雪,你大概还不知道现在有种技术,可以将声线改变吧?我也已经录下了你的声线,我可以用这种科技将你的声线仿造出来。到时候,只要你公布了录音,我就会公布出你独自谋划杀害梵迪修斯,又要陷害于我的录音。到时候,咱们就看看大家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陈天涯,我会杀了你。”落雪咬牙道。

    陈天涯微微一笑,说道:“欢迎你到我这里来,不过我不太确定你来了,还有没有命离开,哈哈……”说完之后,他便挂了电话。

    这个落雪,倒不是蠢。不过是有些单纯罢了,他以为掌握一段录音就是掌握了陈天涯的把柄。

    可陈天涯是什么人?心狠手黑,岂会惧怕落雪的这段录音。

    而且,落雪如果要来刺杀,陈天涯也根本不怕。

    伊芙尔的剑术不在剑皇李暹之下,他与伊芙尔联手,根本不怕落雪。

    而且,陈天涯的枪术如神,他再让手下用枪高手防备,那落雪来了就走不掉了。

    总之,在大本营里,陈天涯不惧怕任何人。

    这个时候,陈天涯和伊芙尔正在光明主殿后面的别墅里。这里本来是梵迪修斯居住的,现在梵迪修斯是没这个命了。

    陈天涯要把光明主殿打造得如混元金刚,不让任何人靠近。所以他自己也不会住到外面去。

    他跟伊芙尔商量的是,将这里改造成两人的爱巢。

    此刻,客厅的沙发上,陈天涯和伊芙尔品着红酒。

    伊芙尔也知道是落雪帮的陈天涯,现在陈天涯是完全回绝了落雪。伊芙尔不由担心,说道:“天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陈天涯说道:“怎么不好?你担心落雪会联合其他人来对付我?”

    伊芙尔说道:“没错。还有,你答应了落雪,现在又反悔,好像不够光明磊落,也有失诚信啊!”

    陈天涯说道:“傻老婆,诚信当然是要讲的,但不是现在。刘邦在未当皇帝之前是无赖,当了皇帝才一言九鼎。眼下这个局面,谁想脱颖而出,就要看谁脸皮够黑,心够狠,够无耻!落雪也是真敢开口,开口就是一百亿美金,这么一笔巨款,我怎么可能给他。”

    伊芙尔见陈天涯如此笃定,她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伊芙尔问陈天涯。

    陈天涯说道:“现在教廷里,我还缺一个人。”

    “什么人?”伊芙尔马上问。

    陈天涯说道:“缺一个类似沈云飞或是轩正浩的人。而且,教廷的人,对我的忠诚度也不够。我必须要找这样一个人来主持大局。不然的话,我始终无法抽身。若是一直被困在这盘局部棋里,终究是难成大器。”

    “那我们要去哪里找这样一个人?”伊芙尔问。

    陈天涯沉吟着说道:“这个人没那么好找,所以,你和尔斯顿要多帮我留意一下。”

    伊芙尔点点头,说道:“好!”

    随后,两人便又聊了些其他的。接着就热吻起来。

    现在两人头上再也没了梵迪修斯带来的压力,他们就是这光明主殿的主宰,所以他们可以肆无忌惮。

    陈天涯向伊芙尔许诺,许她一场盛大的婚礼。而以后,他若成为教皇陛下,而伊芙尔就是他永远唯一的王后。

    之后,陈天涯抱了伊芙尔到床上。

    伊芙尔娇媚无比,美丽天下无双。这样的娇妻让陈天涯乐不思蜀,直愿意永远沉浸在伊芙尔的温柔乡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