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6章陛下,你完了
    陈天涯在回光明教廷之前,与梵迪修斯打了电话。他表示非常沉痛,同时也很自责。

    陈天涯表示请求梵迪修斯责罚,就算是将他逐出,或者永久关押起来,他也没有怨言。这都是因为他的过失而导致隆吉安出事的。

    梵迪修斯在电话里压住了火气,他这次当真是肺都要气炸了。

    奇耻大辱,绝对的奇耻大辱啊!

    他觉得自己就不该听奥蒂斯的,老老实实的和谐发展自己的光明殿多好。

    每次的事情,只要跟陈凌扯上关系,最后会都变的惨兮兮的。

    梵迪修斯也的确迁怒于陈天涯了。

    他觉得这样很不妙,因为陈天涯和陈凌太像了。两人之间,如果沆瀣一气,实在是可以玩太多的猫腻。

    隆吉安的死终于给梵迪修斯敲响了警钟。

    梵迪修斯这时候觉得自己不能再爱惜陈天涯这个人才了。

    只怕将来要出大患啊!

    他的心中起了杀机,但他在嘴里却对陈天涯说,这事怪不得他。

    陈天涯坚持要来请罪。

    梵迪修斯暗道:“正好,来了便找机会将你杀了。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

    这个事必须做的隐秘,不然难免让下面的人觉得自己喜怒无常。

    陈天涯先众人一步离开了旧金山,他乘坐飞机先飞往华城国际机场,然后再转道乘坐飞机前往黑龙江的机场。

    十个小时后,陈天涯到达了华城国际机场。他随后上了飞往黑龙江的航班。

    陈天涯订的是贵宾舱。

    飞机很快再度起飞了。

    这时候,华夏时间是十月三日。

    华夏的大部分气候已经开始转凉。

    夜色之中,陈天涯舒服的躺在了贵宾舱的沙发上。

    他能感受到飞机在云端朝前冲刺。

    陈天涯手边有一瓶红酒,他打开了红酒,倒了两杯。

    便也在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陈天涯前去开门。

    门外站了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男人,这个男人身材瘦弱。但他的眸子格外的亮。

    “议主,你好!”陈天涯微微一笑,随后将这男子引了进来。

    之后,待这男子进来,他关上了舱门。

    两人入座,那男子将脸上的一张高分子面膜揉了下来。

    随后,他俊美的面目显露出来。他正是黑暗议会的议主,落雪。

    “我和陈凌之前合作过一次,也是为了杀梵迪修斯。不过被你救了。”落雪端起酒杯,他轻浅的尝了一口,随后说道:“你现在又来找我杀梵迪修斯。这很奇妙。”

    陈天涯淡淡一笑,说道:“之前的时机不成熟,我在教廷里是属于被边缘化的人物。所以,梵迪修斯不能死。不过现在,梵迪修斯可以死了。”

    落雪说道:“但那对我有什么好处?”

    陈天涯说道:“应该说,议主你想要什么好处?我希望咱们这次是双赢。”

    落雪微微一笑,说道:“陈先生,你是个痛快人。”他顿了顿,道:“那好吧,我就直说了。我可以帮你杀梵迪修斯,但条件就是,一百亿美金。”他顿了顿,说道:“我知道光明教廷本来的财富就很不错,而且最近又着实搜刮了不少。”

    陈天涯一笑,道:“钱不是问题,不过这么大一笔数目,我没办法在几天之内给你。”

    落雪说道:“一个月之内。”

    陈天涯说道:“好!”

    落雪说道:“空口无凭,我也不敢太信任你。所以,我将我们之间的谈话录了下来。”他说着就拿出了一支漂亮的录音笔。

    陈天涯脸色丝毫未变,道:“这是应该的。”

    “你的钱到账之时,录音笔我会销毁。”落雪说道。

    陈天涯说道:“无所谓,反正我是玩票的。干的成那就大家愉快,逼急了,大不了大家一块玩完。”他显得很是洒脱,却也是在向落雪透露一个信号,别太得寸进尺了。

    这个录音笔,的确可以威胁到陈天涯。

    因为陈天涯要掌控光明教廷,但他不是教廷的嫡系。他必须挟天子以令诸侯。如果梵迪修斯的死被查出是他和落雪干的,那么光明教廷以及所有的信众都不会容下他。

    落雪微微一笑,说道:“你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我相信你会在最快的时间将光明教廷变成属于你陈天涯的私人东西。到了那个时候,我就算是想威胁你,你也不会在乎。”

    陈天涯淡淡一笑。

    两人也就这么说定了。

    四个小时后,凌晨一点。

    陈天涯到达了黑龙江,他第一时间就是赶往临南市的光明主殿。

    尔斯顿一直都在光明主殿的基层,这时候,陈天涯让落雪伪装成了尔斯顿的模样。

    光明主殿灯火辉煌。

    陈天涯带着落雪在光明主殿前等待。他对守卫说道:“我今日来,是想向陛下辞行。我打算和我的兄弟尔斯顿离开这里。”他和落雪身上都有行李。

    “所以,请你们帮忙通传一声。”陈天涯最后说道。

    那守卫不敢怠慢,立刻去向梵迪修斯汇报。

    梵迪修斯通过监控,便也看到了陈天涯和尔斯顿背了行李,的确是有要走的打算。

    梵迪修斯暗暗道:“不能让尔斯顿走了,不然这件事还是会传出去。得将这两人都杀了,如此一了百了。”

    这件事必须隐秘。而陈天涯和落雪要杀梵迪修斯,也必须隐秘。双方这时候的行动简直就是一拍即合,各取所需。

    当下,梵迪修斯对守卫道:“让他们进来,到忏悔室见本座。”

    “是,陛下!”

    陈天涯便与落雪顺利的来到了忏悔室里。

    忏悔室的大门已经关闭,里面一片幽暗。

    何为忏悔室?

     

    乃是信徒心中有愧,到此处向天父忏悔的地方。所以,这种地方越幽暗越好。人在黑暗的地方,才会有勇气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说出来。

    就像是人们在现实中,经常彼此说假话。但是在网络上,却可以对陌生人掏心掏肺。

    “陛下!”陈天涯看向上首坐着的梵迪修斯,他喊了一声。

    梵迪修斯本来是闭眼的,他这时候睁开了眼看向陈天涯。他的眼中忽然绽放出寒意来,道:“陈天涯,你为何见了本座不跪?”

    陈天涯淡淡一笑,这时候的他气质完全不同了。他在面对梵迪修斯的时候,没有了那种小心卑微,刻意逢迎。而是一种平等,甚至居高临下。

    他随后淡淡的看向梵迪修斯,说道:“陛下,你已决心要杀我。这个时候,你还要让我下跪?莫非陛下真的当我陈天涯是一个其蠢如猪的东西?”他顿了顿,又说道:“你别忘了,陈凌是你一直对付不了的人。而我是谁?我就是陈凌的化身。而且,我比他更不好对付,因为我比他无耻,比他无情。”

    他说到后来,语音越发凌厉。

    梵迪修斯诧异的看向陈天涯。他发现这个一直恭顺的陈天涯有一种神奇的法术。

    那就是变脸。

    梵迪修斯终于意识到自己一直都在上当,这个陈天涯,居心叵测啊!

    “原来你一直潜伏在我身边,就是图谋不轨!”梵迪修斯冷声说道。

    陈天涯说道:“不然呢?梵迪修斯,难道你真以为你有才干领导我吗?”

    “你以为你现在翅膀硬了?”梵迪修斯目光冷厉。

    陈天涯说道:“其实还有一件事你应该想到了,隆吉安的死并不是陈凌所杀。而是我干的。”

    “是你?”梵迪修斯骇然。

    陈天涯侃侃而谈,说道:“还有,伊芙尔现在是我的女人。教廷里,如今甘道夫还在受伤之中。若是你死了,你觉得还有谁能阻挡我的步伐?”

    梵迪修斯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居然在不知不觉中,这个陈天涯布局到了这个地步。

    他眼中绽放出寒意精光来,道:“陈天涯,你以为就凭你能杀我?”

    “若是再加上我呢?”便在这时,落雪将脸上的高分子面膜撕去。

    他本来面貌展现出来。

    梵迪修斯见状骇然失色。

    便也在这时,陈天涯一声冷喝,道:“杀!”他闪电之间朝梵迪修斯发动攻击。

    落雪也同时一步踏上前,一招断破晨光,以手作剑刺杀向梵迪修斯的咽喉。

    陈天涯则是气势轰然爆发,一招须弥印盖杀过去。

    两人刚柔并济,攻杀一体。

    梵迪修斯在这狭窄的忏悔室里,纵使他是造物主,这一刻也感到了无助。

    落雪的修为也是造物主,他本就不弱于梵迪修斯。

    陈天涯懂得天庭运劲,一旦爆发起来,也是个能够和造物主抗衡的人物。而且,陈天涯还是打法中的王者。

    这两人一同进攻。一招之间就让梵迪修斯险象环生。砰!

    梵迪修斯和陈天涯对了一拳,陈天涯后退一步。他脚下的地砖顿时龟裂。

    梵迪修斯整个人也是一震,他正想逃走。落雪的指剑刺到了他的咽喉处。

    梵迪修斯脸色沉着,身子再一退,便让落雪刺了一个空。同时,梵迪修斯爆吼一声,便直接撞墙而出。

    他撞墙的刹那,那墙体顿时被轰出一个大洞来。但在这一瞬,他的身形顿了一下。落雪立刻抢上前,一掌印在了梵迪修斯的背部上。

    梵迪修斯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他身子前冲,还是抵消了落雪不少力量。但纵使如此,落雪这一掌还是让他受伤不轻。

    陈天涯看在眼里,他直接撞破了另一道墙壁,然后堵截过去。

    梵迪修斯正要从后面的出口逃走,但他马上就看见了前方一道黑影如魔神一般,挡住了他的去路。

    那人正是陈天涯。陈天涯猛然爆喝一声,他凶猛无匹的魔神气势爆发到了极点,双眼也是血红,对着梵迪修斯直接合身撞了过去。

    这是最简单的老熊撞树!

    但这也是梵迪修斯无可抵挡的。

    危机中,梵迪修斯双臂一格,砰!

    他整个身子连续后退。

    而这时,落雪也已来到了他的身后,对着他的背部又是一掌。

    砰!

    梵迪修斯再度吐出一口鲜血来。他整个身子摇摇晃晃的,就跟喝醉了一样。

    此刻,梵迪修斯头发散乱,他的脸色惨如金纸。他狼狈到了极点。

    “我不甘心!”梵迪修斯说完这句话,最后晕死过去。

    “他还没死,我来了结他。”落雪说道。

    “不用!”陈天涯阻止了落雪,说道:“他活着比死了有用。我与你的约定我记着,你先走吧。”

    落雪便也不再多说,道:“好。”

    随后,落雪快速离开。

    这期间的凶猛搏杀,到梵迪修斯晕死过去。仅仅也只过去了十秒。

    十秒之后,教廷内的守卫官终于有了反应,立刻带着一群雇佣兵闯了进来。

    不过,这些人还没反应过来,陈天涯便出手了。残影一闪,十名雇佣兵好手便死在了当场。

    那守卫官是光明教廷的底层弟子,他见状不由骇然失色。他看陈天涯的眼神恐惧到了极点。

    “你叫什么名字?”陈天涯问。

    那守卫官颤抖着说道:“我叫梦麦迪。”

    陈天涯便说道:“好,梦麦迪,从现在开始,我升职你为光明主殿的守卫司令,主殿一切守卫事务,由你负责。”

    梦麦迪看着那地上的梵迪修斯,那高高在上的陛下眼下都已经成了这般模样。他再看看地下躺着的那些雇佣兵尸体。他便知道,如果自己不从,自己的下场会更惨。

    当下,他马上跪了下来,说道:“是,陛下!”

    这货倒还是蛮上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