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3章拜访
    奥蒂斯将这次行动当做了翻身的机会,他想要在陛下面前展现出自己的能力。

    这一段时间以来,陈天涯实实在在的压住了他的光芒。但他却不懂,这一次,有再大的功劳都是属于二长老隆吉安的。

    奥蒂斯,弗洛克,甘道夫等人到达旧金山之后,立刻以雷霆手段控制了旧金山的军备区。

    第二天早上,军备区通过卫星定位,终于在海上锁定了尼泊尔号。

    随后,军机火速出动。

    那军机上可装不了多少人。奥蒂斯与弗洛克主动请缨上了军机。

    两个小时后,军机终于到达了射程范围内。

    奥蒂斯与弗洛克也没想别的,直接让军机上的士兵发射巡航导弹。

    那士兵更不会去管尼泊尔号是否正常。

    轰隆!

    一枚导弹发射过后,整个尼泊尔号火光冲天,就此解体。

    随后,军机返回。

    这第一步的任务,奥蒂斯与弗洛克便算是完成了。

    第二步便是严格见识海岸线,控制卫星定位系统。只要陈凌一上岸,立刻展开追杀。

    隆吉安与伊芙尔也到达了旧金山,就在军备区里。隆吉安听取了甘道夫等人的汇报,他感到非常的满意。

    随后便是陈天涯前来。

    这是军备区的一个小别墅的客厅里。本来这里是旧金山的司令官住的。现在司令官也被控制起来,老实的呆在一边,没有发言权。

    美国的中情局已经发现了这里的情况。但是对于光明教廷,他们也有些无可奈何。更何况,梵迪修斯已经与美国的高层通话。

    高层知道梵迪修斯就是祸害华夏的,当下,那高层不支持,但也就默许了。

    这时候是下午三点,海岸线被监视住了。全方位的卫星定位监控。

    隆吉安是不允许大楚门的人来监视住的,他们要的就是先机。

    阳光毒辣!

    小别墅里开了空调。

    隆吉安,甘道夫,伊芙尔等人都在沙发上陪着隆吉安。

    隆吉安众星拱月一般,此刻,他享受到了权力至高的美妙。

    陈天涯穿着一身白色的衬衫,西裤,他显得衣冠楚楚。

    “天涯见过长老!”陈天涯进来后,抱胸作揖。

    他已经对隆吉安表示了足够的尊敬。

    不过,大家见了陛下,那是要单膝下跪的。而对隆吉安,陈天涯以前是不鸟他的。

    但眼下,那是此一时,彼一时嘛!

    隆吉安看着一向高傲的陈天涯低下了头颅,他内心感到了无比的快意。

    而伊芙尔在一边却觉得很不痛快,她心疼她的情郎。

    她觉得天涯要比隆吉安优秀太多了。

    隆吉安淡冷的看着陈天涯,道:“我交代你办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陈天涯说道:“大楚门没有出动任何人,一片寂静。”

    隆吉安眼中绽放出寒光,道:“陈天涯,你是在糊弄我。大楚门与国安息息相关,两者结合的情报堪称无敌。他们明知道我们做出这么大的动静,会没有反应?”

    陈天涯恭恭敬敬的说道:“长老,您说的的确很有道理。这件事我也觉得很是诡异,但事实就是,他们的确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废物!”隆吉安骂道。

    陈天涯的眼神也冷了下去,道:“长老,你注意你的言辞。”

    “你给我跪下去!”隆吉安却是变本加厉。他说道:“你分明是在包庇陈凌。出发之前,你就百般推诿,现在更是阴奉阳违。”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陈天涯,你别忘了,这一次,陛下给予我先斩后奏的权力。你现在若不跪下去,本长老立刻将你就地格杀!”说完之后,他的眼中杀机大现。

    “二长老!”伊芙尔忍不住说道:“天涯也是长老,你这么做未免太过分了。我看你是在公报私仇,若你继续如此,我会如实向陛下禀报!”

    一旁的奥蒂斯看着伊芙尔毫不犹豫的为陈天涯求情,他的心中刺痛起来。

    但他什么也没有说。

    隆吉安冷冷看向伊芙尔,说道:“伊芙尔,这里是我做主。我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希望你不要插嘴。至于你要怎么向陛下禀报,那是你的事情。”

    随后,隆吉安又看向了陈天涯。他威严无比的说道:“我最后说一次,跪下!你若不跪,我便赐你死罪!”

    陈天涯淡冷的看向隆吉安。

    这一瞬间,客厅里的气氛显得很是沉闷,紧张,似乎要滴出水来。

    奥蒂斯等人也都看向陈天涯。

    伊芙尔的手指甲掐进了掌心肉里。她就要站起,和陈天涯生死一起面对。

    众人也都觉得要有一场大战。

    因为大家都了解陈凌的为人。,

    而陈天涯是陈凌的化身,他怎么可能下跪!

    隆吉安这么做,的确是太极端了。

    便也在这时,陈天涯双膝一曲,跪了下去。

    他真的跪了下去。

    若是陈凌,一定会血溅五步的闯了出去,绝不下跪。

    但陈天涯并不是陈凌,所以他下跪了。

    众皆震惊。

    伊芙尔的眼中泪水盈眶,她拼命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陈天涯看向隆吉安,他苍白的一笑,道:“长老,你可满意?”

    隆吉安的脸色缓和下去。他从心里感到了无比的快意。

    他终于将这高傲的陈天涯压了下去。

    不过,隆吉安脸上却什么也没有表露出来。他只是冷哼一声,道:“速速去查大楚门的动静,若再不力,提头来见。”

    “是!”陈天涯起身,随后转身离开。

    陈天涯出去之后没多久,隆吉安便让大家各自负责各自事情,严防死守。

    伊芙尔出去之后,第一时间给陈天涯打了电话。

    不过电话打过去后,陈天涯并没有接。

    伊芙尔连续打了几次电话,陈天涯都没有接。

    伊芙尔不由焦急欲狂。

    陈天涯自然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才不接伊芙尔的电话。而是因为,陈天涯知道手机里有梵迪修斯的监控。他怕这时候和伊芙尔通话会露出马脚。

    他私下和伊芙尔说过手机的事。伊芙尔也一直很注意。但眼下

    ,伊芙尔是有些顾不得了。

    随后,伊芙尔就给梵迪修斯打了电话,控诉隆吉安的恶行。旧金山的天空很美,这里的空气很纯净。

    各种肤色的人群汇聚在一起。

    这里最可贵的是一种自由的味道。

    陈天涯走在大街上,看着这熟悉的一切。

    他的记忆里,他曾经来过这里。当初,他为了许晴去大破洗钱网络。

    后来,也是在这里和许晴解开了误会。

    但是,似乎又有些不对。

    因为那些记忆,就连这些记忆都是不属于他的。

    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许晴跟他没有关系,陈思跟他没有关系,叶倾城跟他没有关系。

    连记忆都跟他没有关系!

    陈天涯突然站定,他默默的看着蓝天白云。

    他对自己说,陈天涯,其实你除了伊芙尔和休斯顿之外。其余的,你一无所有。

    你如果想要拥有一些东西,那就必须从头再来。

    便也在这时,陈天涯的电话响了。

    他拿起,接过。

    那边传来梵迪修斯的声音。

    陈天涯马上恭敬无比的道:“陛下!”

    梵迪修斯微微一叹,说道:“天涯啊,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我会去和隆吉安说说。太过分了。”

    陈天涯声音微微哽咽,他说道:“陛下,是不是无论我做什么,我怎么努力,您们都不会真的将我当做自己人?”

    梵迪修斯怔住,他感受到了陈天涯的无奈和悲戚。

    梵迪修斯忽然想到了陈天涯的救命之恩。

    那一次在水中,若不是陈天涯相救,他已经死了。

    梵迪修斯心底忽然生出一种很强烈的愧疚感来。“天涯,你受委屈了。”

    陈天涯深吸一口气,说道:“陛下,我是个无根之人。我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我是时空裂缝下产生的一个怪物。陈凌那边,我不可能待。沈默然也算是我的仇人,虽然我的亲人不算是我的亲人。但我的仇人却算是我的仇人。这是我的悲哀。我别无他法,只有投靠您。但如今看来,就算是您和教廷也很难容下我。那么,陛下,您可否放我离去?”

    梵迪修斯吓了一跳,陈天涯在的时候还不觉得,但他一旦说要走,梵迪修斯才充分体会到了不舍。

    他说道:“天涯,不要再说这种话。本座立刻给隆吉安打电话,让他给你道歉。”

    “不用了,陛下!”陈天涯说道:“其实,若是我做错了什么,我甘愿受罚。但是,大楚门的确是没有出动任何人。隆吉安长老因此问罪我,我真觉得无话好说。难道我要去捏造几个虚无的人出来?”

    梵迪修斯说道:“这件事,本座会还你一个公道。你不要多想了,好吧?”

    这是梵迪修斯难得的好脾气。

    陈天涯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自然不敢再得寸进尺,当下说道:“是,陛下!”

    随后,两人挂了电话。

    电话挂的一刹那,陈天涯眼中爆发出骇人的寒意杀机来。

    这种要摇尾乞怜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他厌恶了。

    这一天,旧金山的海岸线上没有发现任何不妥。陈凌一群人就像是失踪了一般。

    隆吉安问陈天涯大楚门那边的部署,陈天涯还是回答没有任何部署。

    隆吉安勃然大怒,不过,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因为梵迪修斯已经给他通过电话,警告过他凡事不可太过。

    隆吉安便对陈天涯更加痛恨,认定陈天涯向梵迪修斯告状了。

    陈天涯则去找了一个人。这个人便是八爷。

    在八爷的车厂外,陈天涯站立了片刻。

    这时候是晚上十点,一轮明月高挂天际,繁星朗朗。

    车厂里依然灯火通明,有几个伙计还在干着活儿。

    陈天涯站在外面,他看着这个熟悉的地方。他不由想起了第一次来,那时候通过八爷找线索。身边还有个才子。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一名伙计走了出来。他看清楚陈天涯后不由惊喜万分,道:“是陈凌大哥,陈凌大哥,您回来了怎么不进来。八爷看到您肯定很高兴。快请进!”

    陈天涯也不反驳,便跟着伙计进了去。

    那帮伙计们见到陈天涯,都是高兴无比。有人快速去通知了八爷。

    八爷是跑步出来的,他一出来,便激动的上前抱住了陈天涯,道:“陈兄弟,你可回来了。海上这次还顺利吧?”

    陈天涯微微一笑,说道:“八爷,这里不方便说话。咱们能否借一步说话?”

    八爷便道:“当然没问题。”

    于是,八爷就将陈天涯引到了里面的办公室里。

    办公室里,一片明亮。

    不过办公桌上有些乱。

    “坐!”八爷说道。

    陈天涯入座。

    八爷道:“陈兄弟,你有什么要我做的,只管说。”

    陈天涯便说道:“我想借你的电话一用。”

    八爷不由愣住,他没想到陈天涯这么郑重其事,最后居然是……借电话。

    八爷回过神来后说道:“你只管打。”他将座机推了过来。

    陈天涯便又对八爷说道:“八爷,你可否回避一下?”

    八爷再次一愣,他觉得陈天涯有些不对,但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他点点头,说道:“当然可以。”

    随后,八爷离开了办公室。

    陈天涯拿了座机,然后拨打通了哈曼岛,哈曼瑞斯的电话。

    这个电话,陈天涯当然是知道的。

    电话很快就通了。

    这时候,哈曼瑞斯正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宴招待陈凌一众人。牛扒,香槟,红酒,红肉,数不胜数。

    这一群船员们,包括杰夫船长们都是开心无比。而且,陈凌已经让哈曼瑞斯给杰夫船长转了五千万美金。

    五千万美金足够杰夫船长买一艘豪华的新船了。

    所以,杰夫船长他们是最开心的。

    轩雅和凯拉坐在陈凌的身边。

    哈曼瑞斯举杯道:“门主,我敬您!”他说完一饮而尽。

    陈凌也就举杯喝了。

    便在这时,哈曼瑞斯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了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