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1章大事不妙
    奥蒂斯马上说道:“陛下,至少目前是一个绝佳的机会。陈凌还在海上。他回来要先到旧金山。而旧金山并不是他的老巢,还有,跟随陈凌一起的还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轩正浩的师妹,叫做轩雅。陈凌假仁假义,绝对不会不管轩雅的。他有轩雅的牵制,我们再去杀他,可说是有很大把握的,您觉得呢?”

    梵迪修斯眼睛不由一亮。他一直不想去管陈凌,那是觉得陈凌这货杀不死。但现在,一旦陈凌露出了破绽,那么,他胸中的滔天杀机立刻流露出来。

    他可是比谁都想要杀死陈凌的。

    这个凡人给了他这个陛下太多的难堪。

    梵迪修斯是个有大决断的人。他马上说道:“奥蒂斯,立刻给本座召集骨干开会。”

    奥蒂斯大喜,说道:“是,陛下!”

    没过多久,在光明殿的会议室里。

    陈天涯,伊芙尔,奥蒂斯,还有隆吉安,甘道夫,以及三位白衣主教全部参加了这次的会议。

    在场的也都是光明殿的核心力量了。

    三位白衣主教也都是超凡入圣的存在。而且,其中一位白衣主教叫做弗洛克,弗洛克在昨天已经晋升到了人仙之境。

    梵迪修斯首先说道:“弗洛克已经突破到了人仙高手,我们的整体实力又上升了一步。这件事是值得高兴的,现在,我宣布弗洛克正式成为我教第五位长老。以后,弗洛克与其余几位长老可平起平坐。”

    弗洛克脸上闪过兴奋之色,他忙站了起来,说道:“多谢陛下。”

    梵迪修斯微微一笑,说道:“这是你应得的。”

    那其余两位白衣主教也是受到了刺激,暗暗发誓要加紧修炼。

    说完这些,梵迪修斯便又道:“好,现在咱么开始说这次会议的主题。这次的会议主题便是诛杀陈凌。”

    众人不由吃了一惊。他们一个个现在对陈凌都是讳莫如深。隆吉安说道:“陛下,陈凌不是去杀深海领主了吗?难道他已经成功了?”

    梵迪修斯说道:“没错。这一点,本座必须要表扬奥蒂斯圣骑士长,他的功课做的很足。他向我汇报了,如今陈凌正在海上返航,他的目的是到旧金山。”

    隆吉安说道:“但是陛下,陈凌这个人,狡猾无比。要杀他只怕没那么容易。”他是有心理阴影了。生怕陈凌再来个鱼死网破。

    他觉得陈扬那种煞星,能别惹就别惹吧。简直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啊!

    梵迪修斯说道:“这次有所不同,他身边有一个轩雅。我们众所周知,陈凌向来假仁假义,这轩雅还是轩正浩的师妹。他是不会不管轩雅的。一旦他有了拖累,我们要再围杀他,也就没那么复杂了。”

    隆吉安闻言眼睛一亮,他便不再多说了。

    梵迪修斯又看向甘道夫,说道:“甘道夫,你觉得呢?”甘道夫说道:“回禀陛下,我一切听从陛下安排。”

    甘道夫其实是梵迪修斯最喜欢的,因为甘道夫修为乃是人仙巅峰,最为强大。而且,他很简单,从不多想,要他做什么就做什么。也没有野心!

    梵迪修斯便又看向伊芙尔,说道:“伊芙尔,你觉得呢?”

    伊芙尔微微一怔,随后沉吟着说道:“回禀陛下,我觉得着的确是个机会,咱们可以一试。反正杀不了也没什么损失。咱们跟陈凌的仇本来就结大了,也不怕撕破脸皮。”

    这个计划就是陈天涯提的。所以伊芙尔当然要帮助情郎完成。

    梵迪修斯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当了陛下的人,就是喜欢别人事事顺着他的心意。最后,梵迪修斯又问弗洛克。

    弗洛克刚刚晋升,当然是夹着尾巴做人,马上表示一切听从陛下的安排。

    梵迪修斯几乎是问完了所有人,最后才问陈天涯。

    这倒不是他不重视陈天涯,相反,这是梵迪修斯非常重视陈天涯的意见。

    在对付陈凌这件事上,陈天涯是有先天优势的,也是最有发言权的。“天涯,你觉得呢?”

    陈天涯当即站了起来,他首先说道:“回禀陛下,若陛下执意要去杀陈凌,我也只有遵从您的意思。但您若问我的意见,我不赞成。”

    他这话一说出来,众人都诧异的看向了陈天涯。

    伊芙尔最是惊奇,她不太明白陈天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梵迪修斯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

    隆吉安则阴阳怪气的说道:“天涯,那陈凌与你渊源颇深。如今我们一旦出手,陈凌必死无疑。你不想他死,怕他死了,你的家人没有人照顾。这一点,我也理解。不过,你现在是咱们教廷的人,私心不可过重啊!”

    陈天涯眼中闪过怒色,道:“笑话,三长老,你这话可就莫名其妙了。那陈凌是陈凌,我是我。他的家人与我何干?你别忘了,小倾是怎么死的?我若当他们是我家人,如何会让那小倾去死?”

    隆吉安不由语塞。

    陈天涯话锋又一转,说道:“不过,三长老,你既然口口声声说这次陈凌必死。那么,我倒是很赞成你领命而去,杀是陈凌。若你能杀了陈凌,以后我陈天涯三字就倒过来写,你们就叫我涯天陈。”

    隆吉安再次语塞。他可不敢真正的夸下海口说自己一定能杀死陈凌。

    这世上,最特么不好杀的就是陈凌了。

    “好了!”梵迪修斯板起脸来,说道:“你们两个就不能心平气和的来商量事情吗?”

    “是,陛下!”陈天涯和隆吉安马上乖巧如绵羊。这让梵迪修斯觉得很是爽快。

    “天涯,你说说你的理由。”梵迪修斯说道。

    陈天涯便说道:“是,陛下。”他顿了顿,道:“第一,陈凌不好杀,这是大家伙都知道的。就算杀了他,我们肯定有所损失。第二,大家别忘了轩正浩此人,此人是陈凌的军师,他眼珠子一转便是千万条毒计。陈凌的撤回之路,轩正浩未必就没有安排和设计。他们那群人都不傻,不会等着我们去杀,而没有防备。我是怕得不偿失。”

    “第三,咱们这边信誓旦旦的要去杀。万一轩正浩直接出动私人专机去海上将他们接走了呢?这也是要考虑的。要杀陈凌绝对是个艰难的工程。若无万全把握,绝对不要打草惊蛇,轻易出手。”

    梵迪修斯深深的看了陈天涯一眼,说道:“如果本座一定要去诛杀陈凌。天涯,你有什么万全之计吗?”

    梵迪修斯心里便也更加的看重陈天涯了。觉得陈天涯的智慧的确是在众人之上。

    陈天涯说道:“回禀陛下,如果一定要去杀。我建议咱们第一件事派高手去找旧金山的军备队,先借助他们的空中战机,将陈凌所乘坐的尼泊尔号击沉。如此一来,陈凌一众人就会流落在海上。虽然这样一来,我们很难找到他们。但轩正浩的救援队伍也会找不到他们。第二件事,那就是陈凌福大命大,肯定不会死在海上。他要回家,最后还是要经过旧金山。咱们就先在旧金山除掉轩正浩的救援队伍,然后守株待兔。只等陈凌上岸,立刻诛杀。”

    梵迪修斯眼睛一亮,他都忍不住要拍案叫绝了,说道:“天涯,你果然没让本座失望。本座得你,便如曹操得子龙啊!那曹操没有这个福气,本座却是有的。”

    陈天涯马上谦恭无比的说道:“能为陛下效犬马之劳,乃是天涯的荣幸!”

    伊芙尔在一边对情郎不由佩服得五体投地。

    本来这个功劳看似给了奥蒂斯。但陈天涯就是陈天涯,很快就在陛下面前大放异彩。

    随后,梵迪修斯下达命令,说道:“这次诛杀陈凌的任务,朕便交由陈天涯来负责。”

    “等等,陛下!”陈天涯连忙出列,单膝下跪,说道:“恳请陛下收回命令。”

    “嗯?”梵迪修斯道。

    陈天涯说道:“虽然天涯对陛下您绝无二心,但天涯身份的确敏感。这一次的事情非同小可,天涯若是应对不力,将来只怕各位长老会说天涯故意为之。这教廷,天涯就算想待也待不下来。天涯也深知陈凌难以对付,更无把握可以完成任务。所以,恳请陛下不要让天涯来负责此事。”他顿了顿,说道:“但是,这件事,天涯愿意为马前卒,听从指挥官指挥。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陈天涯这个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就是不当指挥官,但是可以帮忙去杀陈凌。

    梵迪修斯现在毕竟还念着陈天涯的救命之恩。他想想陈天涯的处境,便也有些明白他的心情。

    当下,梵迪修斯也就不再勉强了。他当下看向隆吉安,说道:“隆吉安,那本座便认命你为这次诛杀陈凌事件的指挥官,你可敢担当?”

    隆吉安眼下已经没有推脱的余地。他若再退却,梵迪修斯肯定要暴怒。要觉得手下都是一群酒囊饭袋。

    “敢!”隆吉安说道:“愿为陛下效死命!”

    梵迪修斯眼中闪过一丝赞赏,说道:“好!”他顿了顿,道:“那好,这一次的诛杀陈凌事件就叫灭龙!灭龙计划,由隆吉安你来全权负责。我教中所有人力物力,你都可随意调配。若有不从者,违令不遵者,本座授予你先斩后奏的权利。”

    这一下给隆吉安的权力是真正的大了。

    隆吉安呼吸不由粗重起来。

    他兴奋的道:“多谢陛下!”

    随后,隆吉安就开始调兵遣将。“弗洛克,甘道夫,奥蒂斯,我命你们带上所有白衣主教,黄金骑士,立刻赶往旧金山,掌控旧金山的军备区,迅速击毁尼泊尔号,务必不要让陈凌的尼泊尔号靠岸。时刻掌握他们的动态。”

    “是!”众人齐齐应是。

    隆吉安又看向陈天涯,说道:“陈天涯!”

    陈天涯不得不站了起来,说道:“在!”

    隆吉安冷冷一笑,说道:“我要你调查清楚轩正浩的计划,安排了多少人去旧金山。若是出了差错,可别怪我军法无情。”

    “是!”陈天涯说道。

    最后,隆吉安又对伊芙尔说道:“伊芙尔,你随我一起,带领四名红衣主教今晚出发,前往旧金山。你主要负责控制旧金山的美国政府情报部门,让他们为我们效命。”

    “是,长老!”伊芙尔说道。

    隆吉安这么一调动,便几乎将光明教廷所有的中坚力量都调走了。

    如果可以,估计这货连梵迪修斯都想调走。

    但梵迪修斯肯定不能离开光明殿的。

    国内也必须要有人来镇守。不然都出国了,回来一看,老巢都没了。

    梵迪修斯的大部分高手虽然都走了,但是他还有许多依附过来的散修,高手,还有高价请的雇佣兵等等。有他这个造物主镇守,加上这些人,那也是差不多够了。

    香港的夜晚辉煌璀璨。

    沈出尘与单东阳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轩正浩的公寓。

    轩正浩还抱着魔典正在研究。

    轩冰云去开的门,小姑娘乖的很,见了沈出尘和单东阳就喊着出尘阿姨,东阳叔叔。

    沈出尘微微一笑,说了声乖。她摸了摸轩冰云的头,然后说道:“你叔叔呢?”

    轩冰云一指里面,喊道:“叔叔,出尘阿姨和东阳叔叔来了。”

    轩正浩穿着一身白衬衫,他还是老样子,淡淡的,没有什么所谓。他手里抓着魔典。

    这本魔典让他着迷。

    他听到声音后,便说道:“请进吧。”

    沈出尘与单东阳便来到了轩正浩的面前,就在他面前的沙发坐下。

    单东阳说道:“正浩,大事不妙了……”

    轩正浩合上魔典,微微一笑,说道:“是不是光明教廷几乎倾巢出动,要去剿灭门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