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0章献计
    不过马上,伊芙尔奇怪的说道:“天涯,你还会有没钱的时候吗?你这么有本事?”

    陈天涯沉默一瞬,说道:“有时候,我想起我的过去,又觉得十分的微妙。我觉得那些过往,明明都是我的过去。比如,我从小和陈思一起,我们被爷爷收养。我进入特卫局,认识小倾,认识铁牛。我认识叶倾城,杀龙玄,杀修罗,那一桩桩一件件事,在我的记忆里都是我去做的。可事实是,没有人觉得这些是我做的。他们都不承认我,我是什么?我是时空裂缝里产生的一个怪物。我应该是无父无母,无牵无挂才对。”

    伊芙尔握住陈天涯的手,她只有这样才能给他慰藉。

    陈天涯又说道:“伊芙尔,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我是陈凌的复制品。他是正宗的,我是怪物。”

    “你不是!”伊芙尔马上说道。

    陈天涯没有理会伊芙尔,自顾自的说道:“但我也必须承认,我就是时空裂缝里产生的。但这都没关系。你说有一天,我的成就超过了陈凌,我的名声,势力超过了陈凌?那个时候,还会有人认为我是他的复制品吗?”

    伊芙尔微微一惊,她忽然有些懂了陈天涯的野心了。

    这就像是腾讯公司做游戏一样。

    不管你前面做什么游戏,腾讯公司在后面就跟你做一样的。他就是比你做的更厉害,更大。

    久而久之,大家便只知道天天酷跑,却去遗忘神庙逃亡了。

    伊芙尔安慰陈天涯,说道:“咱们在陛下的带领下,你迟早有一天都会超过陈凌。陈凌也难逃覆灭的那一天。”

    “你错了。”陈天涯沉声说道。

    伊芙尔道:“嗯?”

    陈天涯说道:“第一,不是我对陛下不敬。老实说,以陛下的能力,他根本不是陈凌的对手。当初的陈凌不过是个小卒子,沈默然一根指头就可以捏死他。但现在,沈默然在陈凌面前毫无优势。甚至,天下人畏惧陈凌超过了沈默然。陈凌的声望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超过了沈默然。第二,就算陛下真能一统乱局,但是,陛下没有容人的雅量。一旦他真正站稳脚跟,他第一个要铲除的就是我们这些老臣子。尤其是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点你不知道吗?咱们华夏大地,多少的例子。那一个君王在成就霸业之后,不是先杀功臣?”

    伊芙尔呆住了,她有些六神无主,说道:“天涯,你干嘛要说这些?”

    陈天涯说道:“这些话,我一直藏在心里。本来,我不应该跟你说的。哪怕你是我的女人,但你毕竟是光明教廷的人。这番话,你如果泄露到陛下那里,我必死无疑。”

    伊芙尔心下却是一阵感动,感动于陈天涯的信任。她说道:“我永远都站在你这边,你走到哪里,我就到哪里。”

    陈天涯搂住伊芙尔的腰肢,说道:“我相信你,你现在也是我唯一信任的人。”

    伊芙尔马上献上了热吻。

    两人吻毕后,陈天涯说道:“我刚才的话,绝不是危言耸听。陛下是个很多疑的人。上次我救了他,现在他勉强能信任我一段时间。等过一段时间,他会继续猜疑我,到时候,我的日子会很难过。所以,我必须有所作为了。”

    伊芙尔沉声说道:“那你的意思是……?”

    陈天涯说道:“我想做教皇陛下,我要掌控光明教廷。你就做我的皇后,到时候,我们一起打拼这片天下。就算将来会死无葬身之地,但我陈天涯也算是在这时代之中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我死而无憾。”他顿了顿,看向伊芙尔,道:“伊芙尔,你愿意陪着我一起吗?”

    伊芙尔呆住,她沉默半晌后,一咬牙,说道:“我愿意!”

    陈天涯眼中闪过激动之色,便举掌道:“好,今日我陈天涯对天发誓,将来我若负了伊芙尔,便教我陈天涯天诛地灭,死无葬身……”

    伊芙尔抓住了陈天涯的手,捂住了他的嘴。她轻轻一笑,说道:“我明白我在做什么,我是成年人。我能对我的行为负责,将来就算你负了我,那也算是我识人不明,活该如此。我绝不怨你。”

    “好!”陈天涯说道:“今日你将一切都赌在我的身上,我会用一辈子来证明你的选择没有错。”

    伊芙尔躺在了陈天涯的怀里,她问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陈天涯握住伊芙尔的柔夷,他这时候又显得冷静无比。

    这个男人在思考,筹划事情的时候,魅力是无边的。

    他说道:“陛下现在对陈凌无可奈何,但是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想要杀了陈凌。”

    伊芙尔说道:“但是经历了上次的打击,他不会再轻易向陈凌出手了。”

    陈天涯说道:“陛下就算是打再大的天地,得再多的信徒。他一日不除陈凌,在外人眼里,他都是一个笑话。”

    伊芙尔没有反驳陈天涯的话。

    陈天涯说道:“目前,在陛下的骨干中,隆吉安是陛下的绝对心腹,他手下掌管了不少白衣主教。至于甘道夫,甘道夫痴心于武道,人最忠厚。可以想办法收服,留作我用。而奥蒂斯……”

    陈天涯看向伊芙尔,说道:“我不想跟你说假话。以我和你的关系,奥蒂斯不可能臣服于我。他手下又掌管了黄金圣骑士,我必须杀他不可。”

    伊芙尔大惊失色,说道:“不行,你不能杀他。”

    陈天涯说道:“不是我想杀他。而是形势逼我不得不杀他。伊芙尔,一颗再小的钉子都可能硌到脚,更何况奥蒂斯的修为不弱,影响力也不小。”

    “可是……?”伊芙尔矛盾到了极点。“我欠他实在太多了。”

    陈天涯说道:“我虽然独断,但是伊芙尔,你是我的妻子,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必须提醒你,你要想好为你的选择而承担结果。你要想好,你能不能承担那个结果?万一将来,我因为奥蒂斯而导致兵败人亡,这是你愿意看到的吗?”

    伊芙尔沉默下去。

    “这个事情,以后再说吧。”陈天涯说道:“总之,你也可以去告发我,或者警告奥蒂斯。我把我的命交到你手上。”

    伊芙尔眼中猛然露出狰狞之色来,她说道:“不,既然你说要杀,那就杀吧。反正,就算是下地狱,我都随了你。”

    陈天涯呆住。

    &nb

    sp;  他是真的被伊芙尔感动了。

    他紧紧的搂住了伊芙尔,说道:“谢谢你,老婆!”

    伊芙尔听到他喊老婆,心里却是一种难得的安宁。

    负了天下又如何?只要他高兴就好。

    陈天涯继续说道:“眼下,我有一个计划可以除了隆吉安。”

    “什么计划?”伊芙尔问道。

    陈天涯说道:“如今,陈凌去海上杀老鱼怪。虽然老鱼怪吹牛说什么幽冥魔神厉害无比,一只手就可以捏死陈凌。但是我在旧金山那边留下的眼线向我汇报,陈凌所乘坐的尼泊尔号正在返航。还有五天就要到达旧金山。”

    “你想对付陈凌?”伊芙尔惊道。

    陈天涯捏了下伊芙尔的脸蛋,说道:“傻老婆,你想什么呢。陈凌是不能死的,有他在一天,我就能利用你他做到不少事情。这样,你去向奥蒂斯提议,要他跟陛下说,派人去旧金山截杀陈凌。”

    伊芙尔说道:“陛下如今是不会轻易对付陈凌的吧?”

    陈天涯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之前我们无法对付陈凌,是因为陈凌孤身一人,没有丝毫忌惮。眼下,在陈凌身边还有个轩雅。陈凌自负仁义,绝不会不管轩雅。有轩雅这个拖累在,杀陈凌有很大的把握。”

    伊芙尔说道:“你这么一说,倒也有道理。可为什么要让奥蒂斯去说?我就可以直接跟陛下提议。”

    陈天涯说道:“因为这一次,我是要隆吉安死的。如果是我提议,隆吉安一旦死了,那么陛下会怀疑我。如果是你提议,陛下知道你和我关系亲密,他还是会怀疑我。而奥蒂斯提议,那就截然不同了。”

    伊芙尔不禁佩服陈天涯的心思细密,他考虑的太周到了。

    “好,我按照你说的去办。”伊芙尔最后说道。

    正事商量完之后,陈天涯便要亲吻伊芙尔。

    伊芙尔躲开陈天涯,她格格一笑,说道:“吃了烧烤,嘴里臭着呢,我去漱口洗澡。”

    陈天涯却是一把将她搂抱起来,一笑,说道:“咱们一起去洗。”“啊,不要!”伊芙尔惊叫道。

    陈天涯却不理她。

    于是,在浴室里。两人激情澎湃的来了一次。

    随后又滚到床上,翻来覆去。

    这一夜自然是美妙的一夜。

    那圣骑士长奥蒂斯目前自卑的很,身上不停的长红疮,气色也不好。

    这都是焚烧魔典上万千生灵的恶果报应。

    药石无效。

    奥蒂斯也听到了一些关于伊芙尔和陈天涯的风言风语,但他不愿意相信。

    这一日,伊芙尔忽然又对奥蒂斯关心有加。这让奥蒂斯感到开心无比。随后,伊芙尔又说道:“咱们必须做一些事情在陛下面前立功,不然迟早会被边缘化。”她又跟奥蒂斯分析了如今杀陈凌的可能性。

    最后,伊芙尔娇滴滴的说道:“这件事,我不能去抢你的功劳。你自去向陛下说明,到时候,你在陛下面前地位巩固,我也跟着开心。”

    奥蒂斯不由感动万分,伸手就要搂抱伊芙尔。

    伊芙尔虽然万般不愿,但也只能忍着恶心了。

    女人的心思转变之快,是男人不能想象的。

    她一旦爱上另外一个男人,她马上就可以绝情无比。

    奥蒂斯得了伊芙尔的献计,马上就去向梵迪修斯禀报。

    奥蒂斯怎么都不会怀疑伊芙尔。伊芙尔是他的女神。

    而他就像是那种吊丝般的备胎,他们永远不会怀疑女神。可他却不知道,他的女神在陈天涯的身下早已婉转承欢多次。

    所以说,男人对待女人,可以心疼,可以爱,但绝对不能将她当做女神供奉。该上就上,要么就是互相的知己,朋友,要么就是追到做老婆,要么就是互不理睬。

    千万别做最傻比比的备胎。

    因为女神不会感激你,只会当你傻。

    奥蒂斯在光明殿里见到了梵迪修斯。

    梵迪修斯一身明黄色的袍子,看起来威严无比。

    奥蒂斯单膝下跪,道:“奥蒂斯见过陛下。”

    梵迪修斯淡淡说道:“起来吧。”

    奥蒂斯说道:“多谢陛下。”

    奥蒂斯也明显感觉到了梵迪修斯的不同。以前的大长老梵迪修斯是慈爱的。现在的梵迪修斯是冷漠的,威严的,不可接近的。

    “你来找本座,可是有事?”梵迪修斯淡冷问道。

    奥蒂斯沉声说道:“陛下,您想杀陈凌吗?”

    梵迪修斯一听这话,心里就觉得恼火。感觉奥蒂斯是在羞辱他。他眉毛一竖,道:“你想说什么?”

    奥蒂斯见梵迪修斯这个反应,哪里还敢再卖关子,马上说道:“陛下,我觉得眼下有个很好的机会可以杀陈凌?”

    “是吗?”梵迪修斯一点兴趣都没有,很冷淡的说道。他又道:“陈凌有消息了?他没死?”

    奥蒂斯说道:“回陛下,自从陈凌出海,我就密切注意,现在旧金山那边传回来了消息。说是陈凌所乘坐的尼泊尔号已经返航。”

    梵迪修斯心里暗骂,狗日的老鱼怪,还说什么魔神大人一只手就能捏死陈凌。还不是又被陈凌干掉了。

    他觉得这个陈凌身上就像是有魔咒似的,就是没人能干掉这货。每次谁去对付他,最后都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简直是不想再跟陈凌这个煞星玩耍了。

    “陛下,眼下有一个大好的机会可以杀陈凌。”奥蒂斯接着说道。

    梵迪修斯淡淡说道:“很多人都说可以杀陈凌,陈凌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奥蒂斯,谁给的你这种自信,觉得可以杀了陈凌?”

    奥蒂斯听出梵迪修斯的责怪之意,顿时汗水涔涔。

    但他现在也不能半途而废,不然梵迪修斯要觉得他是个草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