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7章阳光总在风雨后
    另外要找到陈凌的航海路线太难了,虽然深海领主说是要去不老泉。但是深海领主也说了,在不老泉那里,他伸出手指头就可灭了陈凌。尼玛,他也想到自己要是去了,那就等于成了深海领主的菜。

    在教廷这里,深海领主没少受侮辱。若是落到他手里,梵迪修斯觉得自己肯定不会乐观。

    所以基于种种情况的考虑下,梵迪修斯并不打算出海对付陈凌。现在他压根就不想去惹陈凌。

    第二天的早上,旧金山被晨雾弥漫。

    看不清楚这座城市的轮廓。

    直到快中午的时候,阳光穿破雾霾,金光洒照大地。

    在海边。尼泊尔号已经准备好了拔锚起航。陈凌一行人早已经到达了船上。

    船上有宴会厅,咖啡厅,酒吧,还可以在露天的甲板上晒太阳。而陈凌休息的房间也是绝对的豪华。这样不像是出海去办事,倒像是富家子去海上享受。如果陈凌荒唐一点,可以约上许多嫩模开个类似海天盛筵的聚会。也可以请许多富人上来开赌。

    海水湛蓝,远远望去,一望无际。

    陈凌站在甲板上,海风带着咸湿的味道迎面吹来。他看着船正式拔锚起航,脑子里闪过奇妙的画面。

    他想起了泰坦尼克号那部电影里,许多人在船上向船下的人挥手。他们本来都以为那是美妙的旅行,最后却是一场噩梦。

    而等待自己的又将会是什么呢?

    陈凌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他虽然有感知祸福的本事。但是这次旅行,他却没有底,他的感知里一片混芒,什么也看不清楚。

    尼泊尔号开始开的很慢,但出海之后,速度就加快了。陈凌站在甲板上发呆,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便在这时,轩雅前来。人还未到,香风已至。

    这儿已经看不到岸了,船已经在大海之中。海航图一共有两份,杰夫船长一份,轩雅一份。

    轩雅穿着火辣的白色包臀裙,白色的文胸。火辣雪白的乳沟只要陈凌一转头就可以看见。绝对的刺激。

    “在想什么呢?”轩雅来到陈凌身边,问道。

    陈凌回过神来,说道:“也没具体想什么。这种感觉很奇妙。每一次我去新的地方,后来都发生了许多奇妙危险又刺激的事情。我忽然有些期待,不知道这一次又会遇到什么?我会死吗?”

    轩雅微微一呆,却是没想到陈凌居然是在想这么不着边际的事情。她说道:“我在周易玄学的书上看到过一些东西,说是人的命运,福禄等等都是天注定的。任何变数,其实都是在命运福禄里面。”顿了顿,她继续说道:“所以有时候我觉得,许多人经常大言不惭,说什么人定胜天等等。我都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就像是一只蚂蚁对大象说,我要战胜你。”

    陈凌微微一笑,他并不多说什么。因为之前他也曾经想过,他可以战胜许多东西,包括命运。但随着他自己的修为增强,实力越发雄厚之后,他反而觉得自己渺小无比,完全无法和老天抗衡。一切,都还在命运之中。

    人常笑青蛙坐井观天,但却不知道,自己也是在另一口井里看到了自以为是的天。

    两人聊了一会后,轩雅说道:“这里的厨子据说很不错,我们去吃早餐吧。”

    陈凌点点头。

    两人便进了餐厅。餐厅就像是城市里的餐厅,非常的宽敞。一切设施,豪华无比。陈凌和轩雅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从这儿可以看到外面的碧海蓝天。这样的感觉,实在是美妙极了。

    美丽的服务员上前来点餐。

    陈凌点了一份肉酱意面和一份玉米浓汤,加开胃酒。轩雅则说和陈凌一样。

    “你答应过我,要跟我讲你的那些故事的。我还等着写剧本呢。”轩雅随后说道。“什么时候开始跟我讲?”她坐在陈凌对面,陈凌抬头就能看到她那里面的雄伟风光。

    陈凌不由苦笑,说道:“至少先吃了早餐,再说吧。我觉得我这个故事还不着急讲,这海上还有许多美景可以看呢。”

    轩雅一笑,说道:“我对你的故事是最感兴趣的。”

    陈凌跟轩雅说说笑笑的聊天,不一会后早餐上来。

    杰夫船长他们一行人并没有来打扰陈凌和轩雅。不过凯拉却是不请自来了,她穿着牛仔外套,一副干练的假小子模样。虽然如此,美丽中的英气更让人着迷。

    倒有些像加勒比海盗里那位女主角了。陈凌看一眼凯拉,觉得这小姑娘若是穿裙子,想必也是极为美丽的。

    凯拉进来就说道:“如果要讲故事,一定要喊上我。”她自从见了陈凌出手,便对陈凌的故事也充满了好奇。

    一个年轻人,年纪轻轻拥有如此恐怖的身手。那么他的故事想必是一种传奇。

    轩雅便笑,说道:“陈凌你这下逃不脱了。

    陈凌觉得在海上反正也是无聊,说一说见闻之中的玄奇事情也是好的。当然,他并没有任何要吹嘘自己的意思。只是盛情难却。

    吃过早餐后,陈凌和凯拉还有轩雅朝甲板上走去。那儿可以看到湛蓝的天,也可以晒晒太阳。出海的最大享受也就是莫过于此了。

    杰夫船长则在指挥他的船,观察着海面情况。他是最敬职的船长。

    来到甲板上的时候还只是上午九点,阳光非常的明媚温柔,海风吹来,当真让人有种就想这么老死在这儿的冲动。

    令陈凌意外的是,甲板上还有几名船员。全部都是杰夫船长的兄弟,一共三人。他们也在晒太阳。

    这三人中,叫史蒂夫的男子三十来岁,通灵实力。他显得很是沉稳,穿了太阳衫,跟来度假似的。凯拉见了史蒂夫,立刻娇笑着说道:“史蒂夫叔叔,你又出来偷懒。”

    旁边的史密达哈哈而笑。史密达却也是通灵修为,他一脸的大胡子,四十来岁,很是乐天。最后的一个是矮子摩尔,如来实力。

    矮子整天笑眯眯的。

    史蒂夫敲了下凯拉的头,然后又向陈凌客气的说道:“老板好。”

    陈凌现在也算是大老板了。

    他微微一笑,说道:“你好。”一般别人对陈凌客气,陈凌是不会有任何架子的。

    凯拉便又说道:“史蒂夫叔叔,陈凌要给我们讲他的经历故事呢,我们一起听听吧。”

    “要叫老板,别没大没小。”史蒂夫虽然是在教训凯拉,但语气里还是有掩饰不住的宠溺。凯拉吐吐可爱的小舌头。

    不过史蒂夫一行人反正也是无聊的,所以也很想听听。

    那边摩尔找来红酒,说道:“冰镇红酒,再加上老板的故事,今天一定会很精彩。”

    陈凌本来只想给轩雅说说,也好改编成故事。现在这么多人听,他都不好意思说了,眼下的确是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

    轩雅却是毫无感觉,乐呵呵的。

    一众人围坐着,喝起红酒来。便在这时,摩尔先说道:“我听闻老板您是一位高手,有着通天的本事,不知道可不可以让我见识一下?”他是如来的修为,所以对陈凌有些跃跃欲试。

    但摩尔是的确看不出陈凌的修为的。包括史蒂夫等人,全部看不出来。不过凯拉昨晚回来后还是兴奋的跟摩尔说了。

    摩尔在这个船上,修为高过了杰夫船长。所以现在,他很想讨教几招。

    陈凌苦笑摇头,说道:“你想怎么见识?”

    “我们就坐着过几手吧。”摩尔说道:“点到即止,别伤了和气。”

    陈凌也不推脱,他说道:“可以的。”

    一众人便都期盼起来。大家退开。陈凌和摩尔盘膝相对而坐。便在这时,摩尔说声得罪了。突然出手如闪电,双指连弹,劲风爆裂,双指如尖刀刺向陈凌的手脉。

    快快快!

    就一个快字,众人便只看见摩尔的手指残影。空气都仿佛被撕裂了。

    陈凌眼神波澜不惊,屈指一弹。

    砰的一声,犹如重弓弹射而出。这简单两根指头弹力居然厉害到了如斯地步,当真是令人觉得匪夷所思。

    鬼魅之间,摩尔收手,他的手剧烈颤抖起来。脸色煞白!

    众人虽然没看清,但也知道短暂的交手,摩尔吃了大亏。

    原来就在刚才,摩尔双指被陈凌弹射而来。摩尔急速收手,但还是被余威扫中。他的双指承受住了陈凌的劲力,疼痛难当。这还是陈凌手下留情了。

    摩尔敬畏的看向陈凌,随后心悦诚服的说道:“佩服,佩服!”

    史蒂夫等人也是微微变色,他们可是知道摩尔的本事的。摩尔也一向没服过什么人。可这短暂一瞬,就让他驯服如此,怎么能更加惊异的看陈凌呢?

    这样一来,一众人对陈凌的经历更加感到好奇了。

    陈凌喝了一口红酒,他也不讲那些老生常谈都知道的事情。只是说讲一些有趣的经历见闻。第一件事是讲泰国之行。那次帮吉列斯找小儿子,安谷娜女神洞。

    陈凌这时候没有任何吹嘘成分。只是如实的讲了其中的故事。连美国队都没有提。

    随后,陈凌又讲了献王,陆吟霜,太虚幻境的梦境的事情。尤其是太虚幻境的故事,听得轩雅最是兴奋,说这个故事好,拍出来一定好看。,

    而凯拉一众人也是听的啧啧称赞,绝对太过神奇了。但他们也知道,陈凌断然不会说假话。

    讲了两个故事,陈凌便不肯再讲了,说是有些累了。轩雅和凯拉还想听。陈凌干脆转移话题,说道:“你们在海上一定也有不少好玩的故事,不如你们也说说吧。”

    凯拉立刻说道:“这个不好玩,他们能讲的故事都全部讲过了。”

    史蒂夫和史密达还有摩尔都是不由苦笑。史密达说道:“这船上的旅行,初开始有趣。但到得后来,也是无聊。所以我们都喜欢听故事,讲故事。今天难得老板有好故事讲给我们听。”

    轩雅则说道:“我正想多打听一些故事,收集一些素材。你们要真有什么精彩的故事,不要吝啬哦。”

    史蒂夫微微一笑,他是沉稳的性子,说道:“老板都讲了两个故事,我们也应该投桃报李。”

    凯拉说道:“那您可不许讲重复的故事。”

    “你这小淘气。”史蒂夫苦笑。“我要讲的你全听过了,不讲重复的讲什么?再说每次有客人讲故事,你都来的最快。要不你也讲一个?”凯拉连连摆手,嘻嘻一笑,说道:“我只会听,不会讲。”

    夜幕降临!

    尼泊尔号已经离开旧金山三百海里了。

    此刻在尼泊尔号上,四周都是漫无边际的海面。

    这时候已经是九月初了。

    也是三伏天最后的的一伏了。所以天气格外的炎热。但海上却又不那么热。

    一轮皓月高挂天际。

    这时候陈凌让轩雅去把微型潜艇去琢磨琢磨。别真到用的时候就歇菜。对于正事,轩雅倒是不含糊。

    微型潜艇是轩正浩联络美国中情局租来的。

    里面也只能容纳两人,但是一旦发射出去,速度很快,也能在水中潜出相当远的距离。这艘微型潜艇里还有两枚水中定位导弹,十枚高爆鱼雷。

    轩雅进去琢磨没多久,便出来跟陈凌说搞定了,基本没什么问题。

    陈凌为了保险起见,自己也进去鼓捣了一会。轩雅陪在一边,他对操作提示上有许多不懂的。轩雅都在一旁解释,而且示范操作,果然是很纯属,没有问题。也是在这时候,陈凌才觉得这妮子不是一无是处。

    实际上,陈凌一直不太明白轩正浩让自己带轩雅前来的意义在那里。他想,应该会有意想不到的作用吧。

    航行一直朝太平洋深处,不老泉进发。杰夫船长在出海之前和轩正浩那边已经商量好了。他们只负责将陈凌带到地图上的终点。然后在原地等待陈凌出来。

    所以杰夫船长一行人并不问陈凌到底要去不老泉干什么。是想长生不老还是找宝藏,他们的兴趣都不大。

    时间一晃就过了半个月,到了九月的中旬。

    这时候,尼泊尔号已经到了距离旧金山一万海里的位置。

    这途中,陈凌给轩雅倒是单独讲了不少自己的玄奇故事。不过这其中的一些**韵事全部都略过去了。

    日月交替,日起日落。

    海上的航程从开始的有趣变到后来的单调乏味。有时候陈凌也会听乐队弹一些钢琴曲。有时候陈凌会在甲板上饮上一杯红酒,看夕阳沉没海面水平线下。

    那时候,海天一色,景色极其的美丽。

    陈凌也不由感叹,自己这一生,见过的美丽风景实在是太多了。

    轩雅每天都会换上一套好看漂亮的衣服,性感美丽。尽显胸前的美丽,也时刻在挑战着船上男人的神经。

    不过这上面的男人都是久经风霜,也知道尊重轩雅,并不会故意沾她便宜。

    这天下午的时候,天色开始产生了变化,阴沉下去。

    到了晚上,忽然狂风大作,下起一场暴雨起来。

    大雨倾盆,海面上扯起闪电雷霆来。

    道道白光,偶尔还有白鲨跳出海面。这景象,一副世界末日来临的样子。

    陈凌与轩雅在大厅里,隔着窗户看外面的景象。不可自觉的,轩雅有些担心的说道:“会不会出事?”

    陈凌还没回答,后面凯拉和史蒂夫走了过来。

    因为外面的天色基本黑了,所以大厅里灯光雪白一片。史蒂夫说道:“轩雅小姐不必担心,这场暴雨只是暂时的。明天就会有一个好天气。您要知道,我们的船可不是一艘小小的渔船。很难有风暴能将我们的船吞没。我们是海上的巨无霸。”轩雅听史蒂夫这么一说,不由松了一口气。

    凯拉穿着牛仔裤,t恤,扎马尾来到陈凌身边。陈凌转头便看见她胸前的起伏,没有轩雅的大,但也别有一番娇俏。

    就在这时,轩雅忽然说道:“我曾经在时代航海日志上看过一片日志,是记载幽灵船的。之后,我在凡尔纳的神秘岛里,还有几种文献里反复查证过。幽灵船似乎是真的存在,而且是在太平洋深处,一般都是在极大的风暴中出现。你们有听过幽灵船的事情吗?”

    史蒂夫的脸色立刻变了,他说道:“不要说了。”

    轩雅微微一怔,这一刻的史蒂夫有些凶,有些急。

    陈凌本来也没多想,见他这个表情,反而来了兴趣,说道:“为什么不能说?”

    陈凌问起,史蒂夫也不好再凶下去。他沉声说道:“等风暴停后我们再谈吧。”他说完转身便走。

    走出一截,又对凯拉说道:“凯拉,你过来。”

    凯拉无奈的冲陈凌和轩雅一笑,然后转身离开了。

    陈凌摸了摸鼻子,朝轩雅说道:“什么情况?难道是说在这种天气里,提到幽灵船,幽灵船就会找来?幽灵船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要提!”史蒂夫那边却还没走远,他的耳朵倒也灵,本来是不想陈凌和轩雅再提幽灵船三个字。那知道一转眼,陈凌这位大兄弟就这么不厚道,连提三声幽灵船。

    所以他几乎是反过身来冲陈凌咆哮着吼出来的。史蒂夫神情激动,目光中隐藏着恐惧。

    陈凌淡淡的看了史蒂夫一眼,还真是很久没人敢这么跟他这么说话了。想了想,还是懒得计较了。一个船上的人。

    轩雅冲陈凌苦笑,说道:“算了,看来那个传说有些靠谱。我们等风暴过后再说吧。”

    陈凌便也不再提,史蒂夫见陈凌不提,他也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刚才过激了,居然对大老板无礼了。

    但这时候,史蒂夫也拉不下脸来道歉,最后还是转身走了。

    凯拉则来到陈凌身边,道歉说道:“陈凌,史蒂夫叔叔没有恶意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陈凌一笑,说道:“不会的。多大个事。”凯拉嫣然一笑,忽然凑上来在陈凌脸蛋上吻了一下,娇笑道:“你真好。”她说完便洒脱的离开了。

    凯拉离开,只留一阵香风。轩雅倒不会取笑陈凌,说凯拉喜欢上他了。因为这在外国姑娘来说,实在是稀松平常。而且轩雅本身也是作风大胆,火辣的性格。

    随后,轩雅转身便回房间睡觉。陈凌则在大厅里多待了一会。他看着外面的暴雨雷霆,暗想,就算是有什么幽灵船,那又有什么好怕的?

    不管是到那里,都无所畏惧。这就是陈凌现在的心态。他面对首领,面对沈默然,面对梵迪修斯,都不会再有畏惧。对于首领有尊重,对于沈默然有隐藏的仇恨。对于梵迪修斯有抗争到底的决心,种种种种,但惟独没有害怕和畏惧。

    第二天,陈凌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六点。他人在床上,便能感觉到外面的天气晴好。

    陈凌起床,简单的洗漱,便来到了甲板上。甲板上,凯拉正迎着朝阳做深呼吸。

    陈凌来到凯拉后面,他看见天空真如洗过一片。空气清新,海风吹来,惬意至极。

    薄薄的晨曦洒照在大海上,甲板上。

    阳光总在风雨后,也只有经历过这种风暴后才能体会到晴好的美丽。

    陈凌没有打扰凯拉,他独自来到了甲板最前方的护栏处。

    他心想,轩雅这个小睡鬼肯定还在睡懒觉。一开始上船的几天,那懒丫头倒是挺兴奋的,起来的很早。但是现在大概是习惯了,便也经常睡的日上三竿。

    片刻后,凯拉深呼吸完毕,神清气爽的朝陈凌这边走来。“早上好。”凯拉笑着打招呼。

    陈凌也一笑。

    凯拉忽然说道:“在我们行船人中,幽灵船是一个忌讳。大家都不敢去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