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6章领主要回家
    全场死一片寂静。

    那边何昌盛激动莫名,他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陈凌。也见识到了这位陈凌的通天本事。

    而轩雅则是小脸通红,同样激动。凯拉敬畏莫名,视陈凌为天神一样的人物。

    至于八爷这边,则是震撼,绝对的震撼。八爷没有想到,当初无意之中结交的陈凌小友,今日居然已经到达了这样的一个地步。

    而宫本阳子那边,则是一片死灰脸。

    井田雄风看向陈凌,说道:“为什么不杀我?你们华夏人不是一向恨我们日本人入骨吗?”

    “你走吧,修行不易,我给你一次机会。”陈凌淡淡说道。

    井田雄风眼中闪过喜色,说道:“你当真放我走?”

    陈凌点头,说道:“是的。”井田雄风当下向陈凌深深鞠了一躬,随后说道:“活命之恩,他日有机会,定当回报。”他说完便径直离去,再也不管宫本阳子这些人的死活。

    宫本阳子在后面不由哀呼道:“老祖宗!”

    陈凌的目光转向宫本阳子。宫本阳子接触到陈凌的目光,尽管陈凌眼中淡淡的,但他还是吓的半死,下意识的就跪了下去。

    “八爷,这个人,交给你处理了。”陈凌对身边的八爷说道。

    八爷也回过神来,他点点头。然后对身边的刘猛说道:“杀了。”刘猛领命,向宫本阳子走去。宫本阳子眼见求饶无用,不由狠心大起,起身吼道:“兄弟们,拼了。”

    “谁动谁死!”陈凌冷声说道。

    本来还有人想蠢蠢欲动,但陈凌这话一出,宫本阳子手下的兄弟立刻全部不敢动了。

    宫本阳子陷入绝望,他突然爆吼一声,冲向刘猛。刘猛手中蓦然出现一柄匕首,刷的一下,狠狠捅进了宫本阳子的腹部。接着,刘猛狠捅几刀,宫本阳子死死抓着刘猛,然后倒了下去。

    至于其他的小弟,也没必要赶尽杀绝。毕竟这里是旧金山,动静闹的太大,会有不必要的麻烦。但是至此之后,西街便也全部归了八爷。

    而陈凌在解决完了这边的事情后,便与八爷告别。临走时,陈凌说道:“海外华人更是一家,八爷,以后但凡有什么困难,跟我说一声。我陈凌绝对义不容辞。”

    八爷拍了拍陈凌的肩膀,一切都是尽在不言中。

    陈凌转身与凯拉,轩雅,何昌盛离开。

    这一夜,对于凯拉,何昌盛他们来说,刺激无比。

    何昌盛也不惧怕杀人,他在见识了那些人对华人的残忍后,更是觉得陈凌杀得好。只是,何昌盛奇怪的是,陈凌为什么不杀了井田雄风?

    不过何昌盛却也不敢问陈凌。但轩雅却没这个顾忌,直接问道:“那个井田雄风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并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啊?”

    陈凌看了轩雅一眼,耐心的解释道:“井田雄风跟那些日本人不同。如果他以前出手,八爷他们早就混不下去了。你要知道,他要杀八爷他们,比捏死蚂蚁还简单。所以这是一个恩德。另外,你无法想象一名武者要将修为磨练到我和他这种境界,需要经历多少,付出多少。所以,能不杀,就不杀。最重要的是,他不算是敌人。”

    轩雅与凯拉还有何昌盛,均是若有所思。

    回到酒店后,陈凌直接回了房间洗澡入睡。他今夜又连杀五人。但是内心里却干净剔透,没有丝毫的不适。一是杀人太多,习惯了。二是那五名拳王该杀!

    远在东北的黑龙江。

    光明殿里终于得到了消息,陈凌去了旧金山,不日打算出海。目标是太平洋深处。

    陈凌的举动让众人大惑不解。

    倒是陈天涯聪慧,他向梵迪修斯说道:“陛下,陈凌之所以兴师动众发兵,目的是为了深海领主。而退兵,显然也不是因为害怕了,只怕也是因为有了对付深海领主的办法。所以,我们现在叫来深海领主,也许能得出答案。”

    陈天涯的分析让梵迪修斯如拨开云雾见日明。

    他说道:“好,你去找深海领主问个清楚。”

    在华夏这边,已经是天光大亮。

    陈天涯来到关押深海领主的密室里。这间密室密不透风,而且都是铜墙铁壁。深海领主想要逃走根本不可能。

    不过深海领主也没有揭破陈天涯的一些卑鄙伎俩。更没有跟陈天涯翻脸。因为他觉得陈天涯还是狠够意思的。

    他也知道,梵迪修斯下的决定,陈天涯改变不了。所以留着陈天涯,反而会有出去的机会。

    但对陈天涯来说,他其实并没有把深海领主放在心上。第一,那毒他根本没感觉。第二,虽然对伊芙尔用了些伎俩,但现在就算伊芙尔知道,伊芙尔也不会怎么样他。

    来到密室后,深海领主见了陈天涯,犹如见到亲人一般亲热。只差没握住陈天涯的手说,同志,俺终于把你盼来了。

    陈天涯脸色凝重,说道:“领主,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所以特意来问问你。你务必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深海领主微微一怔,随后说道:“什么事?”

    “上一次陈凌突然退兵就很蹊跷,我一直怀疑他是不是另外找到了办法可以对付你。现在根据我们的情报,他已经去了旧金山租了一只大船,准备出海。目标是太平洋深处。”陈天涯说道。

    “什么?”深海领主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来,说道:“难道他们是要去?”顿了顿,又道:“怎么可能,他不可能知道这个秘密的。”

    陈天涯说道:“怎么不可能。陈凌身边有一本可知天下事的魔典。不然他上次怎么能找到你的老巢?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谁也帮不到你。”

    深海领主浑身颤抖起来,他说道:“太平洋的深处,有一个地方有一不老泉。泉水里另有乾坤,而我的心脏就存放在那里。”他顿了顿,有些凶狠的说道:“我要见梵迪修斯,你立刻给我安排一下。”

    陈天涯却也不计较他的无理,说道:“好。”

    半个小时候,在光明殿的内殿。

    内殿里不见天日,即使是早上六点,也依然要打开雪白的灯光。

    梵迪修斯一身雪白的袍子,盘膝坐在蒲团之上。

    深海领主前来,陈天涯跟在身后。进了内殿,深海领主也不行礼,直接说道:“我要离开。”

    梵迪修斯睁开眼,淡淡的看了深海领主一眼,说道:“跪下说话。”

    深海领主一怔,随后眼中出现怒气。陈天涯则在一旁说道:“若想活命,你最好对我们陛下说话客气一些。”

    深海领主权衡再三,他也知道现在形势比人强。不得已之下,跪了下去。为了活命,他也可以什么老脸都不要了。他跟梵迪修斯是不同的,梵迪修斯不管再什么情况下,都不会跪。

    “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了。要我放你走,可以,给我一个理由。”梵迪修斯说道。

    “陈凌要去挖我的心脏,我再不走就死定了。”深海领主说话间掩饰不住内心的焦灼。

    梵迪修斯冷淡的说道:“这些我都听天涯说了,但是你死不死,又跟本座有什么关系?”

    深海领主顿时呆住。他脑袋转的飞快,随后眼珠一转,说道:“只要你放我走,我可以将陈凌杀了。”

    “就凭你?”梵迪修斯冷笑。

    他觉得这深海领主为了活命,真是连这么拙劣的谎话都想的出来。

    “没错,就凭我。”深海领主说道:“陛下你有所不知。在我放心脏的那儿不止有不老泉,不老泉其实是在另外一个诡异的空间里面。在那里,天地之间有五行灵气。只要您放我回去,到了那里,以我的通天法术,只要伸出一根手指头,就可灭了陈凌。而且,那里还有我主幽冥魔神存在,我便是在多年前碰上幽冥魔神,从此从一个普通海盗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本座凭什么相信你所说的是真的?”梵迪修斯心中微微一动,有些相信了。

    深海领主见梵迪修斯松口,不由大喜,连忙趁热打铁的说道:“陛下,我这次出世,也是想有一番作为。我只会在海里活动,以后也还需要您的支持。您收我做个仆人百无一害。而且,您杀了我,您也没好处。但您放我回去,起码还有杀了陈凌血仇的希望不是吗?陈凌不止是您的仇人,更是我最大的仇人,不是吗?”

    这番话立刻说动了梵迪修斯。没错,深海领主的存在,永远是让陈凌失控的存在。自己真没必要杀了深海领主。

    反正放他回去,对自己也没什么损失。

    当下,梵迪修斯说道:“那好,我放你离开。”

    “我还需要您安排飞机送我一趟,否则时间上恐怕来不及。”深海领主说道。

    梵迪修斯看了深海领主一眼,说道:“没问题。”

    深海领主是海中的生物,可以不用船。在快到达不老泉的区域,他直接入海就是。但是陈凌却是不行,他独自去会迷失方向,所以需要有船队。

    这次去找不老泉,本来就要依靠地图慢慢寻找。在海上不知道要航行多少天,所以也没有飞机能支撑那么久。那么轩正浩便采取了最稳妥的办法,找大型船去。这种大型船,即使遇上了风暴,那也是不惧的。何况杰夫船长他们也能预测风暴,躲避风暴。

    话说回来,梵迪修斯也不可能去海上堵杀陈凌。一是因为到了海上,已经远离了大气运。他这种数百年存在的老怪物,运气比不上陈凌。再则,陈凌也能在水里呼吸,杀他太难。杀再多的人,却杀不了陈凌都是个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