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5章老祖宗也不行
    凯拉自然也是主随客便,随陈凌的意思。

    只不过凯拉交代,说道:“明天中午我们就要出海,这个时间不能耽搁。”陈凌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何昌盛坐在副驾驶上。陈凌和轩雅坐在后面。陈凌依稀还记得八爷的联系方式,试着拨了过去。像八爷这种人,是不会轻易换号码的。

    电话很快就通了。

    陈凌的号码却是换了数次,所以八爷接通电话时,很直接的问:“那位?”

    陈凌淡声说道:“八爷,是我,还记得我吗?”

    八爷那边似乎回忆了好一会,半晌后才反应过来。这一反应过来,不由激动万分。“我艹,陈凌,是你小子啊?”

    八爷骂起粗口来,却让陈凌倍感轻松。

    陈凌想起当初刚来旧金山,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是稚嫩啊!如今已经是沧海桑田了。

    “还好吗?”陈凌问道。

    陈凌的手机号码是卫星手机,所以也看不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完全没有归属地。

    所以,八爷也根本不知道陈凌此刻就在旧金山。

    八爷一笑,说道:“我还是老样子呢。你呢,听说你小子现在很了不得了啊!有几次我想给你打电话叙叙旧,结果电话也打不通。还以为你都忘了我这个老朋友了。”他却丝毫不说他遇到的困境。

    陈凌知道八爷是个好面子的人,他也不多说,说道:“我现在就在旧金山这边,正在来看你的路上。你还是住在老地方吗?”

    本来,陈凌这次来这边是因为小倾的事情。心里装了太多的事情,几乎真的将八爷给忘记了。就算是之前何昌盛说了八爷。他也觉得时间紧迫,懒得去打扰八爷了。

    只不过朋友永远就是朋友。当听到朋友有麻烦的时候,陈凌还是会觉得,这是他义不容辞的事情。

    听到陈凌居然在旧金山时,八爷一下呆住了。随后,他几乎是颤声说道:“我就在老地方,备好酒等你。”

    “好,一会儿见。”陈凌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夜色之中,福特车经过了旧金山繁华的金门大桥。从车里朝外面看去,一片苍茫中掩映着万家灯火。

    雾气有些重。

    但依稀还是能看到天上的一轮毛月亮。

    车子一路开去,轩雅始终处于兴奋的状态。

    陈凌和凯拉很淡定。何昌盛也有些小激动,不时就从后视镜里打量陈凌。陈凌只有装作不知道,他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觉了。

    八爷的修车厂在海湾大桥的附近。陈凌一行人到达修车厂时,便看见修车厂外灯火通明。而八爷依然是那副老样子,一身唐装,两道白眉格外的威武。

    不过今天的八爷,脸上有一种难以察觉的疲惫之态。在八爷身后还有一群兄弟,这些兄弟都是八爷从东北带过来的。

    陈凌下车。八爷马上上来拥抱。

    拥抱过后,八爷捶了下陈凌,说道:“臭小子,现在果然跟以前不同了,一看就是大将之风啊!”

    这是一种格外亲切的感觉。

    何昌盛看见八爷如此对待陈凌,终于完全确定这个陈凌就是传说中的陈凌了。

    八爷自然不认识何昌盛,也不认识轩雅与凯拉,不过他们既然是跟陈凌一起来。八爷也将他们当成了好朋友。

    八爷将陈凌迎了进去。陈凌一进去就发现不对了。因为修车厂似乎属于停业状态,很是空旷,没什么车子。

    就在修车厂的大厅里,八爷摆了一张大圆桌。圆桌上是涮羊肉火锅。

    大热天的吃这火锅,一身大汗淋漓,格外的过瘾。

    也只有在八爷这里,才有地道的涮羊肉火锅了。

    大家入座,八爷拿出华夏的剑南春白酒。又让小弟们准备了饮料给女士。

    八爷这边还有个叫刘猛的汉子一起陪着喝酒。

    “八爷,我敬你。”陈凌先举杯,说道:“千里万里,不如朋友一杯酒。我与八爷您之间,什么都不说,一切都在酒里。”说完便一饮而尽。

    八爷微微动容,他也一饮而尽。

    一旁的刘猛也举杯向陈凌敬酒,说道:“凌哥,也许你不记得我。不过当初我是佩服你的。这杯我猛子敬你。”

    陈凌一笑,说道:“我记得你。当初我第一次来见八爷,你拦住我,我把你打趴下了。”

    这段旧事说起来,大家都觉得唏嘘不已。两人一饮而尽。

    陈凌说道:“八爷,我这次来旧金山,是有事情要办。”

    八爷先说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说。”他的言语里依然透出东北汉子的爽快。

    陈凌心中更加感动,说道:“我明天中午就要出海。”顿了顿,说道:“八爷,您呢,还好吗?”

    “我能有什么不好。”八爷爽朗一笑。一旁的刘猛忍不住开口说道:“凌哥”

    “闭嘴!”八爷好面子,呵斥道。刘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了下去。

    但一旁的轩雅却是先说道:“八爷,我听说您遇到麻烦了啊。这不赶紧趁陈凌在这里,您说说,是谁不开眼得罪您。我们去灭了他们。”

    八爷脸上顿时青一阵,白一阵,老脸有些挂不住。

    陈凌冷声呵斥轩雅,说道:“别乱说。”

    轩雅吐了吐舌头。

    陈凌看向八爷,说道:“不好意思,八爷。轩雅口无遮拦,并无冒犯的意思。”

    八爷苦笑,随后一叹,说道:“算了,看来你今天来也是知道了一些情况。我的确是遇到了一些麻烦。”

    “愿闻其详!”陈凌沉声说道。

    “一个月前”八爷说道:“西街来了一群老毛子,全部是厉害的地下拳王。本来西街是我和宫本阳子一人占了一半。但现在,宫本阳子和这群老毛子联合起来,想把我逼走。”

    “这个好办。”陈凌说道:“八爷,我看这酒也先别喝了。我们去会一会这群老毛子。”

    八爷微微一怔,随后说道:“这群老毛子的身手的确很厉害,陈凌,我知道你厉害,不过我们还是需要从长计议一下。”他还停留在陈凌当初的修为之上。

    陈凌淡淡一笑,说道:“不用了。走吧,八爷。”

    八爷见陈凌如此笃定,便也不再啰嗦。站了起来,说道:“那好。”

    刘猛这阵子也受够了窝囊气,兴奋起来,说道:“好,我这就叫齐所有兄弟。”

    点齐二三十名兄弟。各自上了面包车。在八爷和刘猛的带领下。陈凌与轩雅,凯拉,何昌盛全部坐在了一辆面包车里。

    此刻的西街一家修车厂里,正是宫本阳子的大本营。这群老毛子一共五人,正在跟宫本阳子快活无比。他们找了一群姑娘,这群姑娘里有三名华人女性。在他们的印象里,始终还是华人好欺负。

    另外还有几名美国的小姐。

    三名华人女性,全部都是来这边打工的。漂洋过海,没想到会是这个下场。但是他们无力反抗,即使被玩弄了,放出去也只能合着眼泪吞进去。因为现在连刚烈的八爷都闭上了嘴。谁还敢来主持正义?

    三名华人女性,分别叫做小芳,小红,小冬。

    三人被老毛子们脱了衣服,老毛子们浑身都是体毛,在她们身上……

    也就是在这时候,陈凌一行人闯了进来。

    面包车直接将卷闸门撞开。

    屋子里正在开着派对,面对这个情况。宫本阳子的兄弟们全部持了钢管出来。

    陈凌一行人也下车跟宫本阳子的人对峙起来。

    一直以来,大家都保持了一定的克制。因为要顾忌旧金山的警方。所以大家能不动枪就不动枪。

    宫本阳子是个白净的青年,他也是狠辣的主,马上和五名拳王闯了出来。

    五名拳王全部都是膘肥身键,精悍逼人。

    宫本阳子并不认识陈凌,他见了八爷,冷笑一声,用英文说道:“老东西,你今晚是要来找死的吧?”

    八爷眼睛里放出寒光来。

    宫本阳子哈哈大笑,随后让人将小红,小芳,小冬赤身的拉了出来。

    “岂有此理!”何昌盛一见这情况不由怒火冲天。所有华人都是愤怒。

    “老东西,老子忍你很久了。”宫本阳子说道:“本来想让你乖乖退出去,但你今天竟然敢先动手,那就送你上西天。”

    他说完手中便对后面的人喝道:“给我杀!”

    五名拳王中,为首的倪罗尔先站了出来,说道:“等等。”

    大战本来一触即发,突然就停了下去。倪罗尔很有威信,看向八爷,说道:“你们今天来是什么意思?”他说的是结巴的中文。

    八爷冷冷说道:“没什么意思,本来是要你们滚。但现在”他扫了眼那三名华人女性,说道:“要你们死。”倪罗尔哈哈一笑,说道:“就凭你?”他一脚踩在小芳的胸上,小芳吃痛惨叫。

    倪罗尔对八爷说道:“你能把我怎么样?”

    刘猛眼睛血红,一下抢了出去,一拳爆炸向倪罗尔。倪罗尔眼睛一寒,说道:“找死。”一拳对砸。

    刘猛啊的一声惨叫,捂住了手,蹬蹬退后。

    于是宫本阳子这边发出一阵哄笑。

    “一群东亚病夫!”宫本阳子嘲笑出声。

    “你说我们东亚病夫?”陈凌排众而出,他淡淡洒洒的看向宫本阳子。

    宫本阳子并不将陈凌放在眼里,说道:“你是什么东西,有资格跟我说话吗?”

    陈凌点点头,他先走向倪罗尔。倪罗尔也不将陈凌放在眼里。待陈凌走近,突然跨前一步,一记凶狠的肘拳砸向陈凌。

    劲风猛烈。

    陈凌突然一腿踢了出去。砰!一腿抡中倪罗尔的腹部。倪罗尔摔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当场吐血惨死。这一变故,太过吓人。

    四名拳王察觉到陈凌不简单,立刻一起出手扑来。陈凌站在原地,陡然出腿。砰砰砰砰!一共四腿,这四腿又重又狠,快如闪电雷霆。四腿过后,四名拳王全部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当场吐血而亡。

    宫本阳子顿时变了脸色。

    陈凌对身后的轩雅说道:“找衣服过来。”他自己先将衬衫脱了下来,为小芳裹住。

    宫本阳子一众人终于察觉出陈凌这个人是杀神,全部吓破了胆。宫本阳子心下发寒,对身后的人说道:“快去请老祖宗。”

    三名华人女性全部被带到安全的地方去了。

    轩雅暗觉不过瘾,陈凌出手太快,看起来一点劲头都没有。

    陈凌正打算干掉宫本阳子,便也在这时,他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居然已经有了威胁他的气息。

    陈凌吃惊非常,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一个大鳄存在。就像是浅水滩里突然蹦出了一条恶龙。

    “何方鼠辈,胆敢欺辱我大和民族的儿郎。”一声冷哼传来。接着,宫本阳子这边让开一条道。一名老人走了出来。

    这老人穿一身黑色和服,眉毛怒立,一走出来,就如一尊天地魔神,威势骇人。

    老人很快来到了陈凌的面前。他看见陈凌时,微微惊讶,说道:“你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居然有如此修为。难怪敢这般狂妄自大,欺上门来。”

    他顿了顿,又说道:“我手下不杀无名之辈。我乃井田雄风,你叫什么?”

    陈凌淡淡看了井田雄风一眼,心中也是吃惊。

    原来宫本阳子这里,在一年前井田雄风就悄悄来了。井田雄风因为受了伤,前来疗伤。但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也是因为有井田雄风的存在,所以五位拳王才和宫本阳子合作,而不是吞并宫本阳子。

    井田雄风如今已经一百八十岁。人仙中期修为。

    井田雄风一直游走在世界各地,发誓要磨练出自己的功夫。所以,他对日本国内的情况不了解。也不是很关心。

    若不是因为受伤,也不会来麻烦宫本阳子。他在宫本阳子这里修养了一年,现在宫本阳子有麻烦,他自然不会独善其身。

    实际上,井田雄风之所以受伤是因为他在一年前碰到了落雪。当时他为了磨练心意,本来就已经人仙中期。觉得只要跟落雪这名造物主一战就可以超脱。谁知道不但没超脱,反而受了伤。

    这一年全部时间都在疗伤了。

    宫本阳子见到老祖宗出马,长松了一口气,骂道:“老东西,还有你这鼠辈,你们今天死定了。”

    八爷这边也察觉到了井田雄风的厉害,暗自叫糟。陈凌看了井田雄风一眼,淡淡说道:“在我面前,没人敢倚老卖老。你记好了,我的名字叫做陈凌。”……

    “陈凌?”井田雄风并不认识陈凌,他这些年修行,犹如方外之人,对于当今的一些名人都不熟悉。遇到落雪也是个巧合,当时就看落雪修为不错,想要一战。

    事实上,落雪还是对井田雄风手下留情了。不然井田雄风也活不到现在。

    井田雄风扫视陈凌,他的双眼圆睁,登时就如铜铃一般,又如太阳光刺目。一股森寒的压迫气势蔓延出来,让八爷一众人连呼吸都感觉到了困难。

    凯拉算是这其中修为稍微高的一个,她心下骇然,意识到了眼前的这个日本老人是那种传说级别的高手。她心中叫糟,今天陈凌惹上这么一个对手,那可如何是好?若是还没出海,老板就先死了,那么这次船队可就挣不到钱了。

    她焦急归焦急,这种情况下,却是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

    只有轩雅,没心没肺,显得很是兴奋。

    井田雄风踏前一步,凝视陈凌,森然说道:“好狂妄的小辈,仗着有几分本事,就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里。”他说话间,忽然脚在地上一跺。轰隆!地面砖瓦碎裂,犹如连珠爆一样。接着,他一声爆吼,全身的衣衫鼓了起来。这让他就像是一只癞蛤蟆一般。

    可以让人感觉出他全身充满了爆炸一般的气劲。

    这种情况,就像井田雄风是超级炸弹,一触即发。能将这里所有人碾为粉碎。

    众人心中充满了恐惧之色。而何昌盛心中也是叫悔不迭,觉得不该来看这个热闹。实际上,如果这里没有陈凌,大家也的确可在瞬间被井田雄风杀个干干净净。

    面对井田雄风的威压,陈凌着白色的衬衫,清秀儒雅,脸色丝毫不变。

    “我们废话少说吧。”陈凌淡声说道:“你动手吧。”

    井田雄风爆吼一声,声如炸雷。“好!”这一声吼,直让在场人全部耳膜流血,出现短暂的失聪。包括宫本阳子那边的人,也包括了凯拉!

    这种超级恐怖高手的威压,一举一动实在是逆天了。

    也是在这时,井田雄风一步跨出。

    踏出时,整个人卷起螺旋龙卷风,犹如山洪海啸扑杀向陈凌。

    山河失色,日月无光!

    一拳从腰间窜出,如苍龙出海,轰杀向陈凌的胸腹。

    这一拳的威力,让人一感觉到就想退避。但陈凌没有,他眼中寒光一闪,也正式起井田雄风这位对手。同时一拳斜拨而出。砰!

    陈凌这一记崩拳并不是单纯的硬碰,而是将井田雄风拳头的航道打偏了。细微之处见真功夫!

    陈凌的打法天下第一,一出手,就是绝对的不凡。井田雄风拳力偏开,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陈凌爆吼一声,吐出一口气箭袭杀向井田雄风的双眼。同时一步踏进井田雄风的中线,肩肘如火箭炮撞击向井田雄风的前胸。

    这一撞之力绝对恐怖,如泰山撞击而来!

    井田雄风这一动手,便觉得恐怖危险。暗自觉得这年轻人的修为恐怖不说,打法更是吓人。一出手,连绵不绝,无懈可击。

    井田雄风面对陈凌撞来这一下,陡然身子一缩,便避开了陈凌这一撞。身子缩下去的同时,刷的一下,两指探出,如探囊取物一般弹射向陈凌的腹部。这一下弹射进去,便要将陈凌的肠子都拉出来。

    不得不说,井田雄风也是绝对的高手。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危机之中,陈凌深吸一口气,腹部猛然一缩,肺部拉扯,从而让腹部缩了进去。

    这样井田雄风双指的劲力顿时走空。他眼中寒光一闪,双指连弹,继续追击。

    陈凌腹部一缩,猛烈一弹。他的肚皮也突然像是鼓了气的气球。这一弹来,弹中井田雄风的双指。瞬间将他双指的劲力化解。

    井田雄风劲力走空,接着又继续攻击,然而力到中途,被陈凌肚皮打中。就如一个人一个喷嚏打到一半,被抵了回去。这种感觉十分的难受。

    砰!

    同时,陈凌雷霆提膝撞击向井田雄风的脸门。

    连环攻击,一环比一环狠。井田雄风人还没站起,陈凌攻击又快又狠的砸来。他骇然失色,退也不成,身形稳不住,再被陈凌趁胜追击,那简直就是死定了。

    千钧一发之际,井田雄风双拳一格,架向陈凌的膝盖。

    砰!

    井田雄风一下架住,只觉陈凌的膝盖上的力道如万钧电流,带着股螺旋劲力。瞬间将他的气血之力撞散。

    他踉跄着退出三步,也好在他底子深厚,稳住了身形,没有摔下去。只是,陈凌很快就扑了过来,连续三拳凶猛砸来。

    井田雄风暗暗叫苦,他一直没办法起身。陈凌三拳碾压而来,一拳比一拳重,一拳比一拳猛。

    三拳过后,井田雄风再也稳不住身形,一下摔倒在地上。全身的力道居然被陈凌打散了。

    两人对战只在短暂之间,短暂之间,井田雄风这位盖世魔神被陈凌打回了原形。论及气血之力,陈凌胜过井田雄风,论及打法,陈凌摔井田雄风三条街。

    刚才井田雄风妄想蹲身袭杀陈凌,却被陈凌完美化解,结果劣势一成。于是陈凌趁胜追击。这个结果实在是并不意外。

    陈凌在这时候却没有继续追杀井田雄风,而是退后数步。井田雄风心有余悸,他体内气血狂涌,好不容易平复后,这才站了起来。

    面对陈凌,井田雄风再无半分倨傲,而是敬畏莫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