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4章唐人街
    ..,

    ,

    陈凌和轩雅的英文都是好的没话说,所以交流起来没有任何困难。不过在这拥抱中,陈凌立刻感觉到了杰夫船长是通灵的修为。

    看来轩正浩找的这家船队还真是不太简单。陈凌和杰夫船长没有丝毫架子的热情寒暄。几人说着话的同时朝酒店里走去。

    晚餐安排的是西式晚餐,非常的丰盛。有松露,鱼子酱,牛扒,上好的红酒。

    一张长条玉桌上,当真是琳琅满目。

    众人纷纷入座,除了杰夫船长,还有旗下六名船员。这六名船员都是核心的管理人员。全部是男子,而且都有修为。大多是丹劲,通灵,其中一个矮子是如来的修为。

    另外一个胖子满脸红光,特别的有喜感。

    尼泊尔号里还有二十名水手,十八名漂亮服务员,十名厨师,四名保洁员,一个乐队。

    这个尼泊尔号每年的保养费都是不菲的。尼泊尔号运输客人,运输货物,而且据说还有不为人知的交易。

    陈凌觉得,这尼泊尔号不是简单的商船。轩正浩来找到这艘船,背后大有深意。

    这一顿晚餐吃的颇为愉快。船员们笑的一团和气,喊着陈凌为老板。

    陈凌就觉得这群家伙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队伍。不过大家上了船就是一条船的人,陈凌并不担心他们会搞鬼,他有种感觉,这群人有很好的职业操守。

    出一趟海,不用一个月的时间,便有两千多万人民币的回报。也难怪这群人将陈凌和轩雅奉为上宾了。

    吃完饭后,杰夫船长热情的想要邀请陈凌去酒吧快乐快乐。陈凌苦笑拒绝,然后杰夫船长看了眼他身边的轩雅,马上露出懂了的表情、。

    陈凌心说你懂个毛线啊!

    不过他也没解释,因为他答应要带轩雅去见识这里的唐人街的。

    陈凌干脆让凯拉帮忙开车,带他和轩雅去唐人街。

    凯拉爽快的答应了。

    随后,凯拉开车,便载着两人朝唐人街开去。

    “知不知道这里唐人街的历史?”车上,轩雅忽然问陈凌。她似乎对唐人街特别的有一种情愫。

    陈凌说道:“不是很清楚。”

    轩雅便说道:“19世纪末时,华夏移民像猪仔的被运来加州修筑太平洋铁路和淘金,对当地的经济建设贡献厥伟,但他们却与义裔移民、黑人、穷白人、水手一块儿被当时的政府视为次等公民,并规定他们居住在特定区域内以免污染其它地方。他们只好在以都板街(grantave)为中心的小范围内活动,后来这里又迁入了新的移民,发展至今,便成了现在的“唐人街”,也是亚洲之外最大的华人社区。”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旧金山唐人街是海外华侨华人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的见证: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消息传到美国时,广大华侨忧心如焚,纷纷表示愿为后盾,组织了拒日救国会等,并举行大规模反日示威,发起抗日募捐救国等运动。1949年,新华夏成立的喜讯传来,侨胞们奔走相告。旧金山华工合作会不畏阻碍,联袂各团体于当年10月9日在位于旧金山华埠士德顿街10号的美洲同源会隆重举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大会。60多年来,无论祖(籍)国遭受百年不遇的水灾、风灾还是地震,旧金山侨胞都会慷慨解囊,爱心捐款承载着血浓于水的深情,穿越千山万水送往灾区。这种同胞亲情和关爱从未间断。”

    凯拉微微惊讶,她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想不到轩小姐对唐人街的历史这么清楚?”

    陈凌却是想到轩正浩说过轩雅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他对旧金山唐人街的历史微微又感触,觉得往往海外华人的感情反而比国人更要淳朴真挚。

    国内的现在大多人,也只剩埋怨二字了。

    同时,陈凌不免好奇的问轩雅,说道:“真的什么给你看了,你都不会忘记吗?”轩雅微微一怔,随后一笑,说道:“只要我想记住的,就一定能记住。”

    果然是个怪胎!

    进入唐人街之后,陈凌马上被唐人街里的风景所吸引。更重要的是一种氛围,这种氛围就像是九十年代的香港。处处都有大排档,还有巷子里有人在纳凉,或则打着扑克牌。

    空气里满满的食物香味,也有炒河粉,辣辣的,颜色很好看。

    转眼之间,三人就到了天后古庙。天后古庙前像是在开着庙会,热闹的很。不过这庙会前的人是充斥着不同的种族。

    凯拉停下了车子,三人挤进庙会里,凑了好一阵热闹。

    出来之后,三人都出了一身的汗。轩雅火辣性感,胸前白花花的,颇为谎言。她一指那边的商店,说道:“我们去买些饮料喝吧。”

    凯拉点头,她说:“这里的冰镇汽水很不错。”

    陈凌自然随着两位女士。商店前有便利桌椅。三人坐下后要了三瓶汽水。陈凌热的不行,喝了一口汽水,觉得整个身子都舒爽了很多。

    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华裔男子,很是和气。他跑过来给陈凌三人送了一盘瓜子。男子先自我介绍,说他姓何,何昌盛。何昌盛还有个漂亮的女儿,十八岁。在一旁看着小说。陈凌看了一眼,居然还是看的金庸的笑傲江湖。

    何昌盛也拿了一瓶汽水,坐到陈凌身旁。他说道:“老弟是来这边旅游的吧?”

    陈凌微笑点头,说道:“是。”

    何昌盛问道:“是从祖国哪儿来的?”

    陈凌说道:“香港。”

    何昌盛微微一惊,说道:“老弟你是香港人?不过没听出香港口音啊?”

    陈凌苦笑,他连外语都精通,。就是不会香港人那一口粤语腔。他说道:“我本身是大陆那边的,后来在香港发展。”

    “哦。”何昌盛恍然大悟,说道:“我听说香港现在出了个特别了不起的人。”

    凯拉在一边喝着汽水,听着聊天,并不答话。

    轩雅感兴趣的说道:“什么人特别了不起啊,我怎么不知道?”

    “据说好像是叫陈凌,大楚门。”何昌盛说道。

    “哈”轩雅大笑,说道:“老板,你撞大运了。我旁边这位就是大楚门的陈凌。”

    何昌盛呆住。显得有些不可置信。

    陈凌瞪了轩雅一眼,随后又连忙对何昌盛说道:“老板别听他瞎说,我是叫陈凌。不过是同名同姓而已。”何昌盛这才释然,笑呵呵说道:“我就说呢,那位陈凌是个了不起的人,不可能来我这里啊!”

    轩雅笑,说道:“是不是也觉得不可能是他这种普通样?”

    凯拉却是知道陈凌的来历,她在一边笑而不语。陈凌也感兴趣的说道:“老板,您说这位陈凌是大人物,了不起,他怎么个了不起法?我在香港,却是没怎么听过这个人啊!”

    何昌盛微微一笑,说道:“大概是老弟你那个层面还接触不到他那种人。这个人了不起啊”

    陈凌还真没想到自己这名声居然传到海外了。

    他也想知道,海外的华侨又是怎么评价自己的。

    何昌盛滔滔不绝,显得很有兴趣,说道:“要说近代以来,这位陈凌应该算得上是一个传奇人物了。”

    轩雅巧笑嫣然,说道:“怎么个传奇法啊?”

    何昌盛说道:“战日本龙玄,一曲万里长城,半壶酒,斩敌脚下,血溅五步。这是此其一,民族英雄啊!闯日本,一人逼迫整个日本道歉赔款。这是此其二,绝对的民族英雄啊!创立大楚门,建立人间杀器,惩恶扬善。将上将罗毅的儿子斩杀,还小女孩公道,这是此其三。武道金剑大赛上,破碎教廷阴谋,一曲精忠报国斩杀江玉秀,夺得金剑,此乃其四。单身入日本东京,挑战日本武道精神,扬我国威,此乃其五。”

    一旁的凯拉听到何昌盛说的这些,不由惊异的看向陈凌。她知道陈凌是大楚门的门主,却不知道这位大楚门的门主干过这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

    陈凌看向何昌盛,何昌盛说起这些来,一脸的自豪。陈凌心中震撼起来,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觉得似乎所有的努力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的。至少,还是有人记得自己的。

    他反而对国内的很多人感到寒心。在国内,网上,有很多人在指责自己,说自己是冷血的恶魔,说自己公器私用等等。各种各样的谩骂。

    但此刻,陈凌知道自己错了。因为有很多人是支持自己的。只是他们没有去跟那些谩骂的人争论。因为正常人永远不会跟脑残争论。

    偏在这时,轩雅说道:“我想老板你应该还漏说了几样。”

    “哦?”何昌盛说道:“那几样?”他也很感兴趣。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轩雅正色起来,她说道:“陈凌曾经为了他的女人许晴怒杀平南省老太君洪秀莲。那位老太君在整个平南作威作福多年,百姓恨之入骨。这是此其一。尔后,陈凌九死一生跑到旧金山来,找出了许怀明背后的洗钱集团的证据,将许怀明一家彻底掀翻。这是其二。他绝对是智勇双全的英雄。”

    何昌盛满面红光,似乎终于遇到了知音,说道:“没错,没错。在我们旧金山这边的确有他的传说,方八爷时常还会跟人说起,他曾经帮过陈凌呢。”

    陈凌心中一动,方八爷。旧金山的方八爷的确帮过自己不少。可惜这次来没多少时间,不然真应该去拜访拜访。

    这样听着别人来说自己,陈凌不可否认觉得很新奇,也很有意思。

    同时,也很感动。

    轩雅继续说道:“当年,日本人因为洪门少主道左沧叶挑战讲道馆而恼羞成怒。派出七名高手成立复国小组来到东江报复。大肆屠杀,陈凌怒而起,一人之力诛杀七名高手。又有刘兰女士因为全家被日本人所害,她自己跳楼自杀。也就是那时,陈凌才发誓要去日本报仇。这是起因,但也更是他的赤血丹心。”

    “好,好,好!”何昌盛知道的毕竟不够全面,这时候更加兴奋。

    陈凌讶异的看向轩雅,这丫头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他的事情我知道的还是不够全面,但太多了。”轩雅这时候说道。说到这里,她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陈凌。

    便也在这时,何昌盛忽然说道:“小姑娘,看来你对陈凌也很了解嘛。刚才还装作不知道。”

    轩雅一笑,说道:“我确实也没想到海外华胞也会对陈凌这么熟悉。”何昌盛颇为自得,说道:“那当然,陈凌可是我们华夏人的骄傲。”

    陈凌一笑,说道:“但是好像很多人都很憎恨他。尤其是国内,我看到网上一些匿名帖子,有的隶属他十宗罪。滥杀无辜,手段狠辣,屠戮日本平民,冷血屠夫,公器私用,妄自尊大,等等。”

    “嗨!”何昌盛说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要做一些事情,总会有那么一群人在旁边指手画脚。理他们干撒。”

    陈凌不由对何昌盛刮目相看,说道:“您是位明白人,洒脱。”

    何昌盛一笑,说道:“可别这么夸我。我也就是说别人在行,若真是我自己去做,也未必做得到洒脱。”他说到这儿顿了一顿,说道:“可惜老弟你虽然叫陈凌,却不是那位真正的陈凌大侠。不然现在倒是可以帮上方八爷一把。”

    陈凌微微一惊,说道:“八爷怎么了?”

    何昌盛说道:“哎,还是别说了,跟我们这些人也搭不上边。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吗?”陈凌追问道。他心说,既然已经来了,如果能帮上八爷,自然是要帮的。当初的恩情,交情可不是假的。

    何昌盛见陈凌坚持要问,便说道:“我也不大清楚,好像是有一帮俄罗斯的老毛子要找八爷的麻烦。”

    轩雅眼睛一亮,这丫头兴奋起来,完全不像是二十六岁的姑娘。一拍陈凌的肩头,说道:“陈凌,你这下要去帮八爷的忙啊,这不帮说不过去啊!咱们快去吧。”她想的是可算逮到机会看陈凌出手了。

    何昌盛不由呆住,他看了眼轩雅,又看了眼陈凌,最后有些结巴的说道:“莫非你真是陈凌?”

    陈凌却也不愿意继续再瞒何昌盛,他淡淡一笑,说道:“是我。”同时,他站了起来,说道:“既然如此,我现在去看看八爷是什么情况。”

    “我能跟着一起去吗?”何昌盛激动起来。

    轩雅已经先替陈凌答应了,说道:“那有什么问题。”

    于是,何昌盛激动的交代女儿看好铺子。便随陈凌一行人上了福特车。,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