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2章轩雅
    窗户打开后,老太太的症状好了一些,闭着眼睛不说话。

    将老太太送到医院后,李晓红交了钱。而老太太住在高级病房里,正在打着点滴。

    这时候老太太脸色已经好了很多。

    陈凌将事情做到了这一步,便也不打算继续待着,而是去办自己的事情。当下对老太太说道:“奶奶,钱我已经全部交了。现在我还有事情要去办,就先走了。”

    老太太感动得热泪盈眶,说道:“小伙子,你是好人啊,你一定会有好报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我想等我病好了,请你到我家里吃顿饭。”

    陈凌本来不想麻烦,但也不好意思拂了老太太的好意。当下用纸抄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老太太。

    “4676*?”老太太看着这个号码,不由纳闷道:“这个号码?”

    陈凌一笑,说道:“绝对是真的,不信您可以打给我。”

    老太太说道:“我当然信你,你也没骗我的必要嘛。”

    陈凌起身,就要告辞。老太太忽然说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陈凌当下说了名字。老太太又道:“对了,小陈,难道你不怕我讹你吗?”顿了顿,她苦涩的说道:“今天如果不是你,只怕我死在哪儿也没人管了。我也不怪大家的冷漠。我想想,就算是我年轻几十岁,放在这个世道上,看见有人躺在地上,只怕也不敢去扶。不怪现在的人没同情心,只怪现在有些老太太不自重。别人能给我报个警,就已经是很大的情分了。如果今天你扶的人也讹你,你该是多寒心啊?”

    陈凌微微一怔,随后笑笑,说道:“我没想那么多,也无意去评判任何现象。只是因为,我不怕被讹。因为还没人能讹到我。所以,扶您的原因就是这么简单。”

    老太太顿时若有所思,说道:“我也看出来了,小陈你是个有大本事的人,气度不凡。”

    两人寒暄片刻,陈凌打算离去。便在这时,外面吵闹声起。接着,脚步声传来。

    呼呼渣渣的,一下闯进了五个人进了病房。

    李晓红也跟了进来,她向陈凌说道:“老板,他说他是老太太的儿子。”说完指了指五个人中一个长得有些瘦的男人。这个男人四十来岁,穿一身灰色衬衫。他满脸关切焦急的来到老太太面前,喊道:“妈,你怎么了?你不要紧吧?”

    跟着这男人一起来的其余四个人则是冷冷的看着这个男人。他们长的膘肥身键,一脸的凶悍气息。

    老太太奇怪的看向男人,却并不热情,冷淡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我医院通知我的。我这不一听到您有事马上就赶来了吗?您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撞您的人。”

    “你瞎说什么?”老太太一下激动的坐了起来,说道:“谁告诉你我被人撞了?是我自己中暑晕倒,小陈好心扶我来的。你还不去谢谢人家?”

    男人却皮笑肉不笑,说道:“妈,我看您老糊涂了。记不清楚了吧?明明是被撞了?您不要怕,有儿子我呢。”

    “你个不孝子。”老太太气得破口大骂,说道:“这些年你从来不管我,我就是死了也跟你没关系。现在你还想借我来讹人?”

    男人不理老太,转身过来面对陈凌,说道:“哥们怎么称呼?”

    陈凌淡淡一笑,说道:“姓陈。”

    男人说道:“我叫于冠华。怎么着吧,你撞伤我妈的事情,你是打算私了还是公了?”

    陈凌微微笑了,说道:“你都不在现场,怎么知道是我撞了?”

    于冠华不耐烦的说道:“这特么不废话嘛。你不撞,你会好心送我妈来?你特么以为你是活雷锋啊!”

    陈凌说道:“医院可以验伤,你妈妈没有撞伤啊?”

    于冠华说道:“没撞到也是被你吓倒在地的。”

    “畜生!”后面老太太非常激动。连连骂道。

    于冠华又回身对老太太帖耳低身说道:“妈,你别闹了,我求求您了还不成吗?您看那四个人,他们是我债主。我欠他们三万块钱,再还不出来,他们要打断我的腿的?您是不是要看我下辈子瘫痪在床上?我好不容易遇到个肥羊”

    于老太太看向那四名大汉,感觉出了这四人不是什么善茬。她不禁犹豫了,儿子再不是东西,那都是亲儿子啊!

    于冠华看见老母亲沉默下去,便更加有把握了。向陈凌说道:“你特么痛快点,给句话,想私了还是公了?”

    一旁的李晓红冷冷上前,就要动手。陈凌暗暗眼神阻止李晓红。李晓红当真是气不过,但是门主发话了。她也只能憋着。

    “私了又如何,公了又如何?”陈凌笑眯眯的问道。

    “私了,给十万块。这事也就算了,公了的话给五万块。以后我妈住院的费用你一直承担。出什么意外都要找你。”于冠华说道。

    老太太听儿子一张嘴就要十万,嘴唇动了动,但最后还是忍了下去。

    陈凌便转向老太太,说道:“余奶奶,您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余老太太艰涩的开口,说道:“冠华,小陈也不是故意的。让给两万块就算了。”

    于冠华不耐烦的道:“妈,您闭嘴,这事您别管。”

    陈凌转头看向余老太太,他的脸色冷了下去,说道:“您让我给两万?”

    余老太太不敢看陈凌的眼神,也没吱声。

    陈凌冷笑一声,说道:“这事就真好笑了。您老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您老怎么好意思说出要我给两万?您怎么不想想,如果不是我,您现在指不定已经活不成了。救命之恩我没指望您老回报,您老也不必如此待我吧?”

    余老太太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于冠华拦在陈凌面前,说道:“你少他妈欺负我妈。告诉你,别以为我们老于家没人,你现在赶快拿钱出来。”

    一旁的两名护士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但是看到于冠华和身后四名彪形大汉,她们也只能咬咬牙,装作漠视。

    李晓红呼吸粗重起来,这女孩子出身坎坷,性情就很古怪。一瞬间,杀气在她眼中盈满,便想要杀人。

    她刚一动,陈凌就冷哼一声,说道:“一边去。”李晓红顿时惊醒,她那里敢违逆陈凌,。可她又委屈的道:“老板,他们太过分了”

    “我心里有数。”陈凌训斥完后李晓红,又向于冠华笑眯眯说道:“你要十万?”

    于冠华微微一怔,有些不明白陈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这个时候,他也不能退缩不是。“没错。”

    “我看十万也太少了,不如给你五十万吧。”陈凌说道。

    于冠华一愣,随即狂喜,说道:“好!”

    “那你接好了。”陈凌突然一巴掌飞了过去。这一巴掌的力道颇重,于冠华被抽的就像是一个陀螺,整整旋转一个圆。最后摔在了地上。他的脸颊上红肿起来,合血吐出两颗牙齿。

    于冠华这厮眼冒金星,半晌回不过神来。后面四名大汉见状,立刻脸露怒色。四人朝陈凌围过来。

    这时候李晓红站了上前去。一名大汉喝道:“小丫头片子让开。”说完不无恶意的伸手朝李晓红的胸部推来。

    李晓红抓住这厮的手,接着朝上一折。卡擦,顿时,白森森的骨头戳了出来,恐怖至极。

    大汉痛得恨不得满地打滚,其余几名大汉倒是有眼力,看了李晓红这下出手,马上退后了。人是高手啊!

    李晓红却不管三七二十,冲上去啪啪嗒嗒几下,全部被她折断手臂,鲜血淋漓。

    下手狠辣得劲。

    陈凌脸色淡淡,也不阻拦。

    那余老太太看在眼里,骇得脸色煞白。陈凌上前将于冠华的领口一抓,把这厮提了起来,说道:“我一巴掌十万,这还差四十万,你既然敢要,那就一一承受吧。”

    他正要抽上去。那余老太太顾不得自己,连忙下床,居然也身手敏捷,一把上来抓住陈凌的手,说道:“小陈,我们错了,使不得,使不得啊!”

    她说着便跪了下去抱住陈凌的腿。

    于冠华眼里满是恐惧,他想要挣扎开,却是挣不开。

    陈凌对余老太太说道:“您放心吧,您为了这不成器的儿子才冤枉我,我不怪您。以后您老的生活费我给,我养您的老。但这个儿子,我看就不必要了。”说完啪啪啪四个耳光抽了上去。

    四个耳光后,于冠华便没有了活着的气息。

    居然当众杀人了!

    四名大汉真不明白陈凌到底是何许人也。陈凌也不理会这些,对李晓红说道:“你在这里照料一下,把老奶奶的以后生活安排好。”

    “是,老板。”

    陈凌向悲伤欲绝的余老太太淡淡说道:“我之前就说过,没人能讹我,可惜您记性不太好。”

    说完便震开余老太太,转身离开了病房。

    我有一个梦,我飞起时,那天也让开路,我入海时,水也分成两边,众仙诸神,见我也称兄弟,无忧无虑,天下再无可拘我之物,再无可管我之人,再无我到不了之处,再无我做不成之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

    如今的陈凌便就是想要这般,我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随心所欲,心意畅快!

    这般行事作风,无人能理解,但他心中却是畅快的。

    出了医院,陈凌自己开车。时间是中午十二点,他朝凤凰影视公司的总部地址开去。

    凤凰影视公司在三环内的一家开运大厦的第八层。

    陈凌到达后,停好车,朝大厦里走去。

    他穿的是白色的t恤,下面穿的是牛仔裤。一双网状球鞋。手腕上戴一块江斯丹顿的手表。全身上下,衣服不过是五万来块,手表二十来万。

    看起来,他就像是一名年轻的骄子,商界的精英。

    却没人能想到这个穿着休闲的年轻人居然是搅得光明教廷翻天覆地的大楚门门主陈凌。

    不管别人怎么评论陈凌此人,但是陈凌这个人无疑是个了不起的人。他的成就,本事,是所有年轻人学习的楷模。

    陈凌乘坐电梯来到八楼。

    八楼是写字楼。他刚进前台,那名前台接待员便巧笑嫣然,说道:“先生您好,请问您找谁,有预约吗?”

    这接待员长的很是好看,职业lol装格外的衬托她的身材。她看见陈凌时,显得格外的亲切热情。开玩笑,干接待工作的,见的能人不少,怎么也都看得出来陈凌这一身造价不菲,而且气质不比常人。

    “我找轩经理。”陈凌说道。顿了顿,又道:“不过我没有预约。”

    接待员说道:“那我帮您看一下,轩经理有没有空?对了,您贵姓?”

    “我姓陈。”陈凌彬彬有礼,人畜无害。丝毫不像是刚才还杀了一个人的主。

    接待员朝里面打了电话,须臾之后,便对陈凌微笑道:“轩经理请您进去,我给您带路吧。”

    “谢谢!”陈凌也一笑。

    接待员在前面走路。

    陈凌目不斜视。

    不过在见到轩雅之后,陈凌还是有点要喷鼻血的冲动。

    因为这个轩雅实在是太性感迷人了。她也是穿的职业装,上身白色衬衫,下面黑色裙子。

    但不管她穿什么,都给人一种火辣性感的感觉。尤其是她的红唇,像是会勾人一样。这女人的眼眸烟视媚行,看一眼就让人沉沦。

    绝对的尤物啊!

    陈凌本来以为轩雅会是和轩正浩一样冷冰冰的,毫无感情可言。但这一见面,便知道自己错的有些离谱了。

    “你就是陈凌?”轩雅主动起身,冲陈凌嫣然一笑,说道。

    陈凌点头,说道:“幸会。”

    轩雅走出办公桌跟陈凌握手。

    轩雅说道:“久仰你的大名了,今日一见,和我想象有太多的不同,又有很多相同。”两人说话的时候,接待员退了出去。接待员退出去时显然是幽怨的,因为陈凌的眼里已经没有她了。

    但这些自然不是陈凌记挂的所在。

    “哦?这话好像有点矛盾。”陈凌笑笑。

    轩雅说道:“本来觉得你应该是那种满脸横肉的主。就算不是,也一定会很阴狠阴暗。因为我很关注你,也从网络上一些蛛丝马迹里知道你在干些什么。就比如之前的黑龙江事情。虽然政府极力掩盖住了,但我知道,你,西昆仑,沈门对光明教廷进行了一次围剿。”

    陈凌不由奇怪道:“你的消息从哪儿来的?”

    “网络啊。”轩雅自然而然的说道。

    陈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说道:“网络上能看出这些?”

    轩雅狡黠一笑,说道:“猫有猫道,鼠有鼠道。反正我是看出来了,包括以前关于你超级英雄的传闻。”

    陈凌也不纠结这个问题,以前很多事情的确闹的很大。有心人要关注还是能知道的,况且轩正浩也说了,他这个师妹的智商很高。

    “那你觉得跟你相同的地方又在那里?”陈凌转而问道。

    轩雅说道:“看到你的一瞬,突然就觉得,你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陈凌一愣,随后说道:“有趣。”

    两人聊了一会,轩雅问道:“还没吃饭吧?”

    陈凌点头,他说道:“我请你吃吧。”

    轩雅嫣然一笑,说道:“你远来是客,怎么能让你请。必须得我请。”

    陈凌盛情难却,也不愿意在这种小事上推来推去,便说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两人说着便出了办公室。看的出来,轩雅在这公司里有些地位。出去的时候,有人喊轩经理好。

    不过走出一截,陈凌耳力惊人,听到有人嘀咕。“拽什么拽,还不是仗着勾引了老板的公子才有的地位。”

    陈凌微微皱眉,有些不清楚轩雅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传出这样的绯闻。他也不打算去问,问起来就挺白痴了。陈凌觉得,这世上,还是红眼病的人多。

    轩雅出了公司后,带着陈凌上了她自己的夏利车里。上车后,轩雅微微一笑,说道:“你应该听到刚才那些人的嘀咕了吧?”

    陈凌吃了一惊,他吃惊的是,那些人嘀咕的声音很小。常人是决计听不到的。他之所以能听到,是因为他的修为到了人仙的境界。

    可是,陈凌看轩雅,觉得轩雅分明没有什么修为。为什么也听到了?

    于是他问道:“你为什么也能听到?”

    “哦?这个啊!”轩雅说道:“我师兄是个怪胎。所以我也有点,我的听觉,视觉,感觉都异于常人。”

    陈凌恍然大悟,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

    轩雅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又说道:“听了她们说的,你有什么感觉?”

    陈凌一笑,问道:“你会在意别人的看法吗?”

    轩雅说道:“我喜欢听别人夸奖,一般骂我损我的,我都觉得是嫉妒。”

    陈凌呵呵笑道:“所以你希望我夸你,说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你与众不同,出淤泥而不染。她们都是嫉妒你?”

    轩雅打转方向盘,将车子开了出去。一边开上街,一边说道:“你把话说这么明白可就没什么意思。哎,你这人会不会聊天啊?”

    陈凌哈哈一笑,说道:“不过我觉得吧,她们倒不算是嫉妒,是眼红你的职位。为什么眼红,大概还是你的能力没有得到她们的认可吧?”

    轩雅不满的瞪了陈凌一眼,说道:“你真是会不会聊天呀?你是来求我的吗?尽不挑些好听的话来说。”她顿了顿,又说道:“再说,我倒是想干出点业绩来给这帮小丫头片子看看。可是你们国内的大爷这不让过,那不让拍。穿越不行,正剧历史不行。黑道不行,拍个都市片,除了家长里短可以拍就没别的了。”

    陈凌不由哑然失笑,说道:“这样吧,你自己写个剧本,我来投资。题材不限制,我保证你过。”

    “真的?”轩雅眼睛不由一亮,说道:“你在国内的能耐不差,你说能过绝不是问题。”

    陈凌说道:“恩,等我们回来后,就给你投资开拍。国内的演员,你想请谁,咱们就请谁。”

    轩雅喜形于颜色,她说道:“我心里还真有个剧本。就是以你为蓝本,战龙玄,斗许怀明。”

    陈凌不由一怔,随后也觉得这事还真有些好玩,说道:“那你拍吧,我到时候一定去电影院给你捧场。”

    “这个细节上还有许多要确定,还有你以后的故事。等我们上了海上,无聊的时候,你全讲给我听。”轩雅说道:“我打算跟国外的生化危机一样,拍成系列影片。”

    陈凌不由悠然神往,如果那些神奇神秘的故事全部说出来,拍出来,一定是一个美妙的过程。

    而且,应该很精彩。

    轩雅一聊到电影方面就很兴奋,两人说着话,很快来到了一家茶餐厅。

    进到茶餐厅,轩雅继续谈她的宏图大展,说道:“我决定自己开个影视公司,专门来做你这个系列电影。以后振兴华夏电影的重任我就担了。”

    陈凌摸了下鼻子,不由微微苦笑。不过他也没反对,反而觉得这样挺有意思的。

    吃过饭后,陈凌就说道:“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我们待会就去香港吧。反正你也打算开影视公司,你那个班我看也没必要去上了。”

    轩雅见陈凌这么说,觉得兴奋不已。她又觉得有些不真实,说道:“你可别忽悠我。”

    陈凌说道:“绝不忽悠。”

    轩雅说道:“好,信你了。”

    下午五点,陈凌已经和轩雅乘坐在了去往香港的飞机上。这一趟的行程顺利无比,在飞机上,陈凌忍不住说道:“你跟你师兄真是两种不同的性格。”轩雅说道:“亲兄妹性格还不同呢,何况是师兄妹。”

    回到香港后。

    陈凌让轩雅先住轩正浩的公寓。轩雅也没反对。安置好轩雅后,陈凌就先回了海边别墅。

    陈凌本来已经打算这晚好好陪家人,明天去旧金山。怎知道晚上十点的时候,轩雅打电话过来。

    “陈老板,我想去酒吧逛逛,找找灵感,你陪我一起去吧。”轩雅说道。

    陈凌不太想去,拒绝着说道:“你不如找你师兄一起去吧。”

    轩雅不由气恼道:“你觉着我跟他去酒吧会好吗?这不是找闷吗?”

    陈凌哑然失笑,觉得轩雅这种性格和轩正浩去酒吧的确气氛会很怪异。

    想了想,这丫头远道而来。而且陪自己去出生入死,还是要去陪一陪的。

    当下,陈凌说道:“那好吧,我开车来接你。”

    挂了电话后,陈凌换上休闲的黑色衬衫,牛仔裤,一双休闲皮鞋。然后出了门。他的头发长期都是寸头,几乎不用梳头。

    出门开了一辆奔驰,直接朝轩正浩的别墅开去。

    到达公寓时,轩雅已经在公寓下面等待。陈凌打开车门下车,一眼看到轩雅时,顿时感受到了惊艳二字。

    还别说,轩雅真是活的挺洒脱,也挺万丈红尘的。自由自在,自得其乐。

    轩雅上了陈凌的车,陈凌便问道:“想去哪儿?”

    “铜锣湾,陈浩南,扛把子啊!来到香港,不去铜锣湾怎么行?”轩雅说道。她一上车,车里就满是她身上的香水味儿。

    陈凌当下也不多说,带着轩雅来到了铜锣湾。铜锣湾的夜晚是个不夜城,一切都很热闹,而且还有一家九龙冰室。

    不少的茶餐厅,排档林立。不过在另外一条街,又是专门卖高档首饰,奢侈品等等。

    而且,轩雅还看到有一边正在拍摄一部电影。里面被清了场子,远远的看过去。轩雅的视力简直比陈凌还好,说道:“那不是内撒,安志杰在拍的新片嘛!”

    陈凌却是不懂,说道:“什么新片?”

    轩雅说道:“还是警匪片,比以前有新意。不过想象力还是被拘束着,跟美国的科幻片,动作片没有可比性。”顿了顿,说道:“但也不能怪导演。因为人家国外的电影里,总统能杀,白宫能被轰掉。在我们国家,局长都不能杀。”

    陈凌笑笑,说道:“你怨念还真够大的,以后你也可以拍。在电影里,你想要杀谁就杀谁,我支持你,好不好?”

    “好!”轩雅顿时高兴了。

    两人说着话的空当进了一家叫做城池的酒吧。

    一进酒吧,便先听到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舞池里,闪光灯闪烁,五彩琉璃。青年男女们摇臀摆手的,好不快活,好不热闹。

    轩雅则先和陈凌找了位置坐下。服务员来点单,轩雅要了一杯轩尼诗。陈凌要了一扎冰啤。

    喝了一会后,轩雅便对陈凌说道:“我们进去跳舞吧。”

    陈凌不由苦笑,说道:“我好歹在香港还算有些面儿,万一被人认出,你这不是要我斯文扫地嘛!”

    轩雅格格一笑,道:“说的也是。”顿了顿,说道:“那我去跳了。”

    轩雅进入舞池里,陈凌便喝起冰啤酒来。他突然想起那一年,在静海,顾梦婕那个小丫头也去舞池里跳舞。自己坐在旁边喝酒。可是后来顾梦婕惹出不少事来。

    今天这情景倒是有些像,不知道轩雅会不会惹出什么事情来。

    陈凌刚这么想,随后立刻看见舞池里有了骚动。定睛看去,出事的可不是轩雅嘛!

    我勒个去!

    陈凌那里肯让轩雅吃亏,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自己都不忍下手。岂能让小流氓得逞。

    陈凌连忙冲进了舞池里。片刻后,轩雅被陈凌拉出了舞池。调戏她的是两个混混,这两个混混见轩雅长的漂亮,穿的暴露。便去揩油!

    话说回来,有时候真不怪流氓。你穿这么暴露跑这里来,男人难免把持不住。

    这就得有时候要女人自己检讨了。您得先自个规避危险啊!比如在美国,你要尽可能不跟黑人共乘电梯。也许这黑人是好人,也许这黑人把你给捅了。都有可能,但你如果不进去,不就一个可能都没了嘛!

    “我们走吧。”陈凌说道。

    轩雅却是不走,说道:“刚来,怎么能走啊!再说我刚才看见那两混混似乎去打电话求援了。传说里,你那么厉害。我倒想看看你是不是也能像叶问,我要打十个。”

    陈凌不由无语,这一神马小孩啊!

    “陈凌,你的腿功怎么样?”轩雅喝了一口酒之后问道。

    陈凌也喝了一口冰啤酒,说道:“还行吧。”轩雅说道:“那比甄子丹,李小龙他们呢?我看过他们的不少影片,腿功上的确有些基础。出脚很快。力道很猛。”

    陈凌闷头喝了一大口啤酒,他摸了摸鼻子,说道:“这不好比吧。我跟他们专业不同。他们是明星,我是靠手上功夫吃饭的。”

    轩雅不禁兴奋起来,说道:“这么说你比他们要厉害咯?”

    陈凌不想回答了。这个完全没有可比性,大家各自的行业都不同,比什么比呢?

    正说话间,从酒吧外面突然闯进来了十来个混混。

    之前被陈凌打的两个混混在一旁看着,这时候看到援军来了,连忙跑出来汇合。

    两混混一指陈凌这边,于是一伙人气势汹汹的前来。轩雅见状,不由大为兴奋,说道:“陈凌,用腿功对付他们。”

    陈凌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那为首的金毛混混先来到陈凌面前,冷声说道:“小子,是你欺负我兄弟的?”

    陈凌叹了口气,他站起身来,说道:“没错,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