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1章不可乱我心
    虽然陈凌与海青璇发生过一次关系,但是两人都自动的不再提那日的事情。两人依然就像是以前一样,是好朋友。也只有这样相处,两人才会觉得愉快,自在。

    陈凌的生活在短暂的时间里又恢复了平静。而且陈凌也似乎恢复到了一种正常平静的状态。也是,发泄了这么长时间,该有的悲痛怒气也都宣泄出去了。接下来虽然还是要杀老鱼怪,但至少,可以理智下来了。

    这天上午,阳光晴好。陈凌在海边别墅的二楼阳台上躺着吹风。

    许彤就在他的旁边陪着,小丫头也是见他心情好了才敢来的。同时,小丫头也用ipad录下了许多妙佳的生活趣事。

    陈凌看的不禁笑出声来,小女儿除了跟自己不亲近外,其他的一切都在健康成长。而且很可爱调皮。虽然陈凌很想去抱抱女儿,但考虑到事实情况是女儿对他很排斥,他也只得放弃。

    他想着是得找个时间,拿着那块落雪给的墨灵玉佩去开启地狱之门,找回凤玉了。找回了凤玉,那么就能镇压自己身上的煞气,从而也能跟女儿亲近。

    上午坐了一会,中午吃过饭后,陈凌陪着欧阳丽妃去医院里进行检查。检查表明,母子一切平安。当然,并不是说里面一定是儿子,虽然现在可以查是不是儿子了。但陈凌不会去查,随遇而安。

    他不想表现出很想要儿子,从而让欧阳丽妃有压力。万一自己表现的想要儿子,而到时候生出来的是女儿,那么欧阳丽妃肯定会很自责的。

    下午的时候,单东阳前来找陈凌。‘

    两人就在海边别墅外面的沙滩上坐着聊天。

    夕阳映照在海面上,一片明晃晃的光,波光粼粼,海风吹来,带着咸湿的味道,这一切都让人心旷神怡。

    “这边的空气比燕京那边好多了。”单东阳不由感叹说道。他穿了白色的衬衫,显得堂堂正正。

    陈凌淡淡一笑,说道:“我去不周神山里,那里面没有任何高科技,绿树成荫。就连湖里面的水都比我们的纯净水要干净的多。那里的空气才是真正的好。”

    单东阳微微一怔,随即便无比向往的说道:“有这么好的地方?那岂不就是陶渊明游记里的桃源圣地了?”

    陈凌不以为然,说道:“也不算什么好地方。只要有人的地方,就避免不了丑陋的争权夺利,勾心斗角。”

    单东阳见陈凌有些意兴阑珊,便转换话题,说道:“陈凌,就算再来几次,我也不能在这件事上帮你。但是在我心里,你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我可以为了你去挡枪弹。”

    “你不用多说了。”陈凌说道:“我都懂。你有你的执着,我有我必须要做的事情。就算是梵迪修斯,也有他的底线。你我这不算是利益纠葛,而是理念问题。”

    听陈凌这么一说,单东阳便也放下了心。随后,他又说道:“在这次的东北事件里,所罗门和黑暗议会都行动了。他们密切在关注。”

    陈凌说道:“这并不奇怪。”顿了顿,说道:“不过所罗门到底是一个什么存在?”

    单东阳说道:“所罗门太过神秘了,好像许多古老的神话传说都能跟他们扯上关系。许多灵物都在所罗门之中。如果真要找一个传统的门派来代替我们中华民族。恐怕那不是武当,也不是少林,更不是西昆仑。而是所罗门。”

    陈凌怔住,说道:“怎么以前从未听过这种门派的存在?”

    单东阳说道:“以前不是有很多民间传说吗?九尾狐,九尾猫,灶神,土地婆等等。这些民间的传说里都跟所罗门有关。只不过这些人物绝迹是在民国时期。不知道你听过这么一个传说没有?”

    陈凌来了兴趣,说道:“什么传说?”

    “在民国之前,的确有许多毛神,妖鬼作乱。但是**出现后,便扫除一切妖鬼蛇神。自此以后,妖鬼蛇神在人间绝迹。”单东阳说道。

    陈凌哑然失笑,说道:“这不过是老人们对于**的一种盲目崇拜嘛!怎么你也信这个?”

    单东阳说道:“也许吧。不过人间一乱,妖鬼蛇神就会兴风作浪。而人间太平,自然也容不下它们。现在大气运降临,所罗门便是代表这些妖鬼蛇神出来的。”

    陈凌说道:“妖鬼蛇神这些东西,天生就是不完整的。没有躯体,等于是一座大楼没有根基,空中楼阁。想要有大成就,很难。所以,只要人心中一身正气,不被其所恫吓。那么它们就完全没什么威胁力。气正则阳刚,这话是一点也不错的。”

    单东阳说道:“你说的是有道理,不过现实中,又有几人敢一身正气,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我没你那么乐观。”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陈凌说道:“别为这些有的没的担心。”

    单东阳说道:“恩。”他顿了顿,又道:“你觉得接下来,天下大势会如何?”

    陈凌说道:“这场大气运到底会维持多久我不知道。但是这场大气运似乎就像是封神演义中的杀劫。只怕要将我们这群扰乱正常秩序的人死的七七八八才算肯罢休。最后的胜利者也才是气运的胜利者。这也是这场气运的作用。”

    单东阳说道:“你是天煞皇者,逢乱而出。我觉得最后的胜利者一定会是你。”

    陈凌一笑,说道:“你以为这是拍电影吗?你指定我是主角?说不准的,一切都说不准的。”

    两人聊了一会,之后陈凌留单东阳吃了晚饭。

    与此同时,轩正浩在晚上亲自来见陈凌。他带给陈凌一个意料之外的消息。

    轩正浩晚上的时候前来找陈凌。

    这家伙开了一辆美国的福特车,一身正式的黑色衬衫。大晚上的,依然戴了一副墨镜。

    不过他戴墨镜却不是耍酷,而是那一双眼睛太过妖异了。

    轩正浩来时,陈凌正在看着许彤做学校布置的拼图任务。他看着许彤做,却也觉得有趣。偶尔许彤快要拼好,他上去捣乱一番。气的乖巧的许彤都想小嘴一扁,哭给他看。

    不过许彤终究还是喜欢看到陈凌这个爸爸开心的,所以打心底里还是高兴的。

    轩正浩一来,陈凌便抚摸了下许彤的小脑袋,说道:“好啦,爸爸不跟你捣乱了。”

    “爸爸,你是不是又要出去办大事了?”许彤眨巴着漂亮的眼珠问道。

    陈凌微微一怔,随后点点头,说道:“是的。”

    许彤说道:“那爸爸你一定要平安回来。”陈凌一笑,说道:“当然。”他顿了顿,问道:“会不会怪爸爸太忙,总是没时间陪你们?”

    许彤摇摇头,说道:“我知道爸爸你是大英雄,你要去拯救世界的。就跟超人一样。”

    陈凌怔住,随后心中不由苦笑。大英雄?只怕将来史书铁壁上不会这么写,说不定还会说当年的陈凌嗜杀成性,为一己私欲,滥杀无辜。是个十足冷血无情的人。说好听点,是枭雄。说难听点,就是魔头。但是陈凌自嘲一笑,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活好自己的现在就可以了。我死之后,又哪管洪水滔滔。

    现在的网上就有那么一群人,嘴巴永远活在别人身上。明星出轨分手,比他亲人出事了还愤怒难过。动辄喊人滚粗娱乐圈。好像娱乐圈是他家开的。殊不知,那个圈子是你等**丝了解的吗?你知道那个层面的生活吗?左边关心天下大事,指责这个不作为,那个昏庸。这个明星道德有问题,那个明星太装。右边关心房价太高,**,城管太凶。但特么他自己就只会坐在电脑前撸撸管,第二天还是毫无思想压力的去上班,拿着两千块的工资。

    这逼样也不想想,就是房价跌成一千一平,你也买不起啊!也不想想,你这边大骂明星怎样怎样,人家鲜衣怒马,理解你这**丝的生活吗?

    **丝不可怕,如果心态是**丝才是真正的可怕。

    还有些人经常会说以前怎样怎样的好,路不拾遗等等。听到这话,陈凌就有种想一个大耳刮子抽过去。你特么现在享受着优越的生活,除了会发牢骚就不会别的了?也许你问问你爹妈,爷爷奶奶,就知道那时候,人们穷成什么逼样了。

    一年捞不着油星沫子,天天吃红薯拌饭,你去过一个月试试。

    所以说,当人不满足现状,觉得很苦逼的时候。多想想自己的原因,和能否改变?你去埋怨,咒骂,连老天都不会帮你,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说公司太烂,领导太差。要么换工作,要么闭嘴去做。因为在人公司和领导眼里,也许你屁都不是。

    且不说这些,陈凌出去见了轩正浩。然后将轩正浩带到书房里说话。

    许晴给两人倒了两杯冰镇的银耳甜汤过来。随后,许晴也退出了书房。

    轩正浩与陈凌相对而坐,中间隔了一张书桌。轩正浩喝了一口银耳汤,不由赞叹道:“味道很不错的。”

    陈凌淡淡一笑,说道:“你要觉得不错,我让你每天都给你送点过去。”

    轩正浩也是一笑,说道:“你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陈凌微微一叹,说道:“我还得继续活下去不是?也是时候该振作起来了。”

    轩正浩说道:“你这样我就放心了。”顿了顿,又说道:“不过其实你真不必要大动干戈的去海上,就为了一个深海领主,多不值当。”

    陈凌眼神立刻严肃起来,说道:“一码归一码。这件事是我必须去做的。”

    轩正浩并不意外陈凌的反应,说道:“就知道你是这个德性。”陈凌说道:“好了,你不是说有事情要说吗?说吧。”

    轩正浩便也正色说道:“去找不老泉的船队基本已经没问题了。是一直在太平洋驰骋的老船队。他们已经在美国那边等待着你前去

    。另外,船上安排了一艘微型潜艇。这是以备不时之需的。潜艇你会开吗?”

    陈凌摇摇头,他虽然是个全能型种子选手。但是知识面也没广阔到这个程度。所以潜艇还是没有接触过。

    轩正浩笑笑,说道:“其实你会开也没用。因为潜艇里能量有限,而且你一旦到达那个区域之后,你也辨别不了方向。”

    陈凌这就有点不爱听了,说道:“我虽然不会开潜艇,但我也知道,潜艇里还是有这些导航定位的。”

    轩正浩说道:“那你还真别不服气。不老泉那块区域诡异的很。难道潜艇还给你定位了不老泉的位置?”

    陈凌不由语塞。他也是聪明的人,知道轩正浩肯定是有了安排,于是说道:“好吧,你也别卖关子了。”

    轩正浩显得有些神秘,说道:“其实有个秘密我一直没告诉你。”陈凌顿时被勾起了好奇心,说道:“什么秘密?”轩正浩说道:“我有一个师妹。当初跟我一起被我们的养父,也就是那位怪博士收养。我养父收养的人,必须得有些特殊本事。我这位师妹她叫做轩雅,今年二十六岁。目前正在燕京上班。”

    陈凌耐心的听着。轩正浩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师妹她的特殊本事就是博学,看什么书都是过目不忘,理解能力很强。智商也很高,当然,跟我比还是差了一点。更重要的是,她的方向感强的有些离谱。这也算是冥冥中的一种第六感吧。所以我觉得你这次的航海之行,必须得有我师妹陪同你前去。”

    “她会开潜艇?”陈凌却是不忘根本问题,问道。

    轩正浩一愣,随后说道:“应该会开吧。我说过她很聪明,很博学的。”

    陈凌不由郁闷,这话说的是有多不靠谱啊!“所以你的意思是带上你师妹,然后就ok了?”

    轩正浩点点头,说道:“我跟我师妹通过电话了。”顿了顿,他脸色有些古怪,说道:“她也没有拒绝,不过提出了一个要求。必须你亲自去请她。”

    陈凌微微一怔,心说架子还挺大的嘛。不过也不奇怪,这年头有点本事的人架子都大。

    “没问题。”陈凌说道。

    随后,陈凌又问道:“对了,你和你师妹的关系怎么样?”轩正浩摸了下鼻子,说道:“你觉得呢?”

    陈凌说道:“肯定不咋样。”这不用脑袋去猜,因为轩正浩性格没有感情。不可能有什么好朋友。

    “恩,你答对了。”轩正浩说道。

    “这是我师妹的地址,时间已经不多了,你明天就过去吧。”轩正浩说完将一张名片放在了陈凌的桌面上。

    陈凌应了一声好,随后拿起桌上的名片。名片上的头衔顿时让陈凌的脸色变的古怪极了。

    因为这个轩雅居然是燕京一家凤凰电影文化有限公司的影视经理。

    在陈凌的第一印象里,他觉得这个轩雅应该是和轩正浩一样冷漠古怪的。从她要自己去亲自迎接就能看出来。

    只是这么古怪的一个人,居然还在正常的上班?

    轩正浩留下名片后,便就离开了。

    陈凌这夜没有做别的,陪着欧阳丽妃一起入睡。他趴在欧阳丽妃的肚皮上,贴耳倾听,能听到婴儿微弱的心跳。这是一个孕育生命的奇妙过程。

    陈凌也不由感叹造物之神奇。

    他突然也想,将来若是自己的孩子长大又会是什么模样?他们应该要比自己幸运,因为自己给他们奠定了这么好的经济基础。他们出生就可以是天之骄子。

    同时,她们也有父母疼爱。

    只是,陈凌心想,他们的人生也一定没有自己的这般精彩吧?

    欧阳丽妃枕着陈凌的臂弯,睡的格外踏实。

    陈凌迷迷糊糊的便也睡着了。在梦里,他梦见小倾一直在前面奔跑,他在后面使劲追赶。等到终于赶上的一刹那,抓住小倾的肩头。小倾回过头来,甜甜一笑,喊凌哥哥。

    吼!

    陈凌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满头大汗。心中一阵莫名的绞痛。欧阳丽妃也醒了过来,她看见陈凌这个模样,不由心疼他。“做噩梦了吗?”欧阳丽妃柔声问。

    她轻轻的抚摸着陈凌的背部。

    陈凌摇摇头,说道:“没有。”顿了顿,呆呆的说道:“倒不是噩梦,可我却宁愿是噩梦。我看见小倾,她在我面前对我笑,喊我凌哥哥。”

    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酸楚。

    第二天,陈凌乘坐丽妃号前往燕京。

    上午十点,阳光艳丽。

    陈凌已经到达燕京国际机场。今天的燕京,天很蓝,万里无云,没有一丝丝的雾霾。

    身在燕京,是很少能见到这样的好天气的。陈凌没有通知东方静,因为轩正浩让这次的行动尽最大的可能保密,低调。再则,陈凌前来也是打算速战速决,好回香港的。明天便要开始去美国的旧金山,准备好出发太平洋深处。

    来接陈凌的是一名大楚门成员,叫做李晓红。也是个漂亮清瘦的女孩儿,她穿了一身黑色的休闲衬衫,看起来就是冷漠干练的那种。

    这个没办法,大楚门的成员多是玄洋社那边过来的。由于早期受过的苦难,养成了她们冰冷待人的性格。

    燕京这边也有大楚门成员驻扎,这是为了方便探听情报的。李晓红虽然冰冷,但对陈凌还是表现的非常尊敬。她开了一辆低调的蓝色别克车前来。见到陈凌后,马上恭敬的喊道:“门主。”

    陈凌对李晓红有印象,微微一笑,然后上了车,坐在后排上。

    李晓红开车,地点陈凌已经说了。

    车子很快开了出去,李晓红的驾驶技术很不错。她扎着马尾,身材苗条,前面的双胸盈盈可握。还真是一个可人儿。

    而且此刻车内弥漫着一种属于她的独有香味儿,很是好闻。

    若是以前,陈凌也许还会心猿意马。男人嘛,面对漂亮的女人,总会多看几眼,甚至多想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但现在,陈凌的目光却是到了车窗外。

    这里已经靠近了繁华地段,燕京这座现代都市的繁华让人咋舌。陈凌脑海里如浮光掠影,闪过了很多东西。有在神域的一切,有当初还在特卫局的印象。也有加入造神基地,一起意气风发的是景象。

    一切,都过去了。

    人应该朝前看,不是吗?

    天气很热,八月的燕京跟火炉似的。阳光越发的毒辣起来。就连车里开了空调,也能感觉出外面的火热。

    焦躁等待公交车的行人,挥舞着手儿给自己扇风。

    前方的人行道上,一位老太太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晕倒在了地上。她身边的行人连忙散开,生怕被波及。也没人去扶一下。

    这么热的天,倒在那儿却不是什么好事。

    “停车!”陈凌看在眼里,连忙说道。

    李晓红停车,不解的说道:“门主?”

    “在外面就叫我老板吧。”陈凌说道。他顿了顿,又道:“那儿有个老太太晕倒了,你去扶一把。”

    李晓红应了一声是。开门下车,朝老太太晕倒的地方走去。

    老太太的确是中暑了,李晓红顶着烈日,来到老太太面前,她正打算要去扶。旁边的路人连忙喊道:“傻姑娘,你小心被讹了。我们已经报警了,还是等警察来处理吧。现在这个年代,比切糕还贵的就是扶老人。你别不信邪,觉得还是好人多。很多人就是这么被讹上的。”

    李晓红冷淡的看了路人一眼,却不理会。她伸出手指在老太太的鼻端前探了探,又翻了翻老太太的眼皮。确定老太太是中暑。当下便将老太太扶了起来。老太太恢复过劲来,跟李晓红连声道谢,不过她老人家已经走路走不动了。

    李晓红便扶着她来到了车前。

    陈凌连忙下车,将车门打开。把老太太放了进去。老太太看出陈凌是贵人,连忙道谢。这老太太颇为慈祥,七十来岁,满头的银发,一脸的皱纹有些吓人。

    “先去医院。”陈凌对李晓红吩咐道。

    “是,老板!”

    李晓红应声完后便启动车子。老太太却急了,说道:“我不去医院,年轻人,我没钱。”

    “没事。”陈凌对老太太微微一笑,说道:“我来出钱。”

    老太太又说道:“那怎么行。你们扶我老婆子已经是很大的恩德了。我不能再麻烦你们啊!”

    陈凌淡笑,说道:“常言不是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吗?不过是举手之劳,奶奶您给我一个做好人的机会嘛!”

    这番话说的老太太眉开眼笑,连说像陈凌这样的善良小伙不多了。

    陈凌不由心中好笑,善良?自己配得上善良这两个字吗?只怕若是被人知道自己这时候的行为,又要说自己是假惺惺了。

    “这么热的天,奶奶您跑出来容易出意外的。”陈凌对老太太说道。老太太闻言,她不由苦涩的说道:“又有什么办法?还是得生活。我今天必须要去银行里取退休金。想着也没事,没几步路,就没射的搭公交车。”她说着话的时候,呼吸开始粗重起来。

    “小伙子,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太难受了。你能不能把窗户开一下。”老太太的脸色很不好。

    说话都是气若游丝。

    陈凌说道:“好。”然后便打开了窗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