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0章何人善终
    面对黑压压的人潮,陈凌什么都没有多说。他冷漠的喝道:“我这里有一枚高爆定时炸弹,半个小时后会引爆。想死的,大可以继续在这里陪葬。”

    他的声音如洪钟大吕,任何嘈杂的声音都压不住他的声音。

    话一说完,一块巨大的计时器犹如国旗一样升了起来。同时,两名战士抬着一枚高爆炸弹前来。

    “方圆千米,全部会夷为平地。是生是死,你们自己选择。”陈凌说完便命令众将士退后。

    不得不说,陈凌这一招绝了。

    因为加入教廷的信徒都是害怕末日,害怕死亡。现在这么一把死神镰刀高高举起,他们很多人还是怕死的。

    人潮中马上引起了骚动。也有人说炸弹是假的。但也有人说,万一是真的呢?

    很快,开始有人离开。一旦有人离开,后面的人便也如荒潮似的跟着离开。

    二十分钟的时间左右,三万民众逃离的七七八八。但最后却还有二千民众死守着。

    这些是绝对的死忠了。他们将光明殿团团围住,誓死与光明殿共存亡。

    由于这里是广场,场地宽阔。刚才民众逃离并未形成践踏事件。

    面对最后的两千民众,陈凌的眼神没有丝毫的变化。而计时器依然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十分钟后,炸弹就会真的引爆。这里会夷为平地。

    对于这些民众,陈凌不去想后果。也不去想他们是否无辜。这些愚民,不想自己的妻子,儿子,家人。却为了所谓的信仰来守这光明殿,当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陈凌知道,这一爆炸,他身上的杀孽将会深重。但是他不怕,早在小倾死的时候,他就恨不得杀尽天下人。

    梵迪修斯一众人在远处观看着这里的情况。

    梵迪修斯也必须承认陈凌很有手段,将损失减到了最低。同样,他也必须承认自己错了。一开始以为陈凌是最软的柿子,现在才发现他是最硬的骨头。

    光明殿里虽然没有了光明教廷的主力。但是随着光明殿被毁,那么光明殿的信仰也将跟着坍塌。

    毁去的不是一座简单的建筑,而是相当于燕京之**。

    陈凌从没想过会杀掉梵迪修斯。但这个做法却让梵迪修斯失去了争雄大气运的根基。

    政府便也是怕梵迪修斯失去理智,扰乱天下。因此格外不希望陈凌和教廷到这个地步。

    然而到了现在,谁也无法阻止这一切。

    如果这枚炸弹真的爆炸,对于国家将是巨大的灾难。国家再也无法压制这件事。也会惊动西方列强。

    同时,民众也会质疑政府的掌控力。最坏的就是,民众对国家失去了安全感。

    而毫无疑问的是,陈凌将来一定会遗臭万年,成为民族的罪人。

    等等等等,一切,陈凌都不在乎了。

    夕阳的余晖映照在他身上,铁血,萧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接近。

    马上,这枚炸弹将要把新华夏多年来所建造的和谐,和平给打破。

    梵迪修斯脸色冷峻。下面的陈天涯众人几次忍不住想要劝梵迪修斯妥协,交出深海领主。

    但是他们刚一开口,梵迪修斯便厉声道:“你们不用多说了。全部住嘴!”

    他觉得现在正是跟陈凌博弈到了最凶险的时候,他绝对不能功亏一篑!就像是最后的赌博,梭哈中的投机。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虽然一旦真的爆炸,他和陈凌都算是完蛋了。

    梵迪修斯在赌陈凌最后的放弃。

    时间还剩下最后三分钟。

    这三分钟里,每一秒都变的凝重异常。

    人群中,又有一批人开始离开。

    大概是心理压力太大了。

    短短一分钟里又离开了千余人。

    便也在这时,陈凌的电话响了。却是单东阳打来的。

    陈凌看了一眼手机,没有接。他知道单东阳无非就是那一套。他跟单东阳之间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而这时,梵迪修斯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如果现在对话还来得及,可梵迪修斯却突然将手中的手机捏成了粉碎。

    最后的两分钟里,梵迪修斯将手机毁了。这也表明了这位教皇陛下玉石俱焚的决心。

    死也要战,绝不妥协!

    这一刻,梵迪修斯身上散发出一种惨烈悲壮的气息。让人难以想象,这样一位老谋深算的教皇陛下,谋划这么久,原来却也是一位性情中人。

    在现场,不止是有梵迪修斯在远远的观看。这样一场大戏,又怎可少了黑暗议会的议主落雪呢?

    落雪在另外一边观看,他演算天时,总觉得事情不会向他想象的那般美好。不过眼下到了最后关头,落雪心中还是有一些兴奋的。

    梵迪修斯被赶走后,黑暗议会便少了一个敌人。虽然梵迪修斯没死,势力还在。但是光明教廷已经失去了信仰,占不住大气运。这场争夺就是为了气运之争。若是光明教廷连根基都被毁了,再争下去,只怕会空惹杀劫。

    与此同时,所罗门的门主,一名枯廋如柴的老者一身黑衣,也隐藏在一边观看。这位所罗门的老门主看起来风烛残年,脸上皱纹如沟壑一般。但是他既然能做所罗门的门主,想必不是面上那么简单。

    同时,也还有一个神秘的门派的掌门存在。这个神秘的门派乃是天下灵物之王,造化大帝。造化大帝在大气运来临后终于出世,不过这位大帝不过是神魂聚集,所以来去无踪,无人知道他的存在。他隐藏在一边,却也是想夺得天下正统的位置的。

    所有人都在看着这场大楚门与教廷的争斗。这也是梵迪修斯不愿意让步的原因,所有人都在看着。他本来就已经成了笑柄,现在一再忍让,还有什么颜面立足?

    所有人,所有的大人物这个时候也终于开始正式用正确凝重的眼光来对待陈凌这位大楚门的门主。

    这位门主在发怒之后所表现出来的勇敢,狠辣,手段令人不寒而栗。

    这个时候,纵论天下,无人再敢小看陈凌此人。

    定时炸弹马上就要爆炸。

    陈凌站着如标杆,残阳如血,有一丝丝风迎面拂来。

    爆炸即是大破灭。这一炸,一切历史都将重新书写。

    他陈凌将不再是超级英雄,而是万人唾骂的冷血屠夫。

    然而,陈凌没有任何要停止的意思。

    就在只剩下三十秒的时候,陈凌的手机再度响了。

    陈凌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却是轩正浩打来的。

    陈凌迟疑了十秒,接通。

    炸弹还剩下二十秒。

    “说!”陈凌淡淡的吐出一个字。

    轩正浩的声音显得平静,稳重,说道:“你是不是只要老鱼怪死就可以了?”

    陈凌冷淡的回答道:“是!”

    轩正浩说道:“好,你撤军回来。我告诉你,怎么杀老鱼怪。”

    轩正浩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陈凌微微怔住。就在炸弹剩下最后五秒的时候,现场的人群开始慌乱起来。

    这时候要逃都已经来不及了。

    便也在这时,陈凌突然扬手示意。

    巨大的计时器突然就静止不动了。

    这一个变故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就连落雪也忍不住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那所罗门的老门主也是脸色阴沉下去。

    而梵迪修斯在这一刻,居然汗水涔涔。

    不止是他,包括陈天涯,甘道夫,隆吉安,伊芙尔等人也是长松一口气,如虚脱一般。

    沈默然与东方静,包括莫妮卡,海青璇都不解的来到了陈凌的面前。

    “怎么了?”沈默然第一个问。他是最希望将光明教廷给毁掉的。这样一来,便可以保全沈门。而且这次是陈凌要主张毁的,仇恨也是陈凌拉的。所以沈默然很乐于看见。

    陈凌眼神微微复杂,他扫视广场上的众人。那一群人死里逃生,不禁欢呼起来。

    &n

    bsp; “抱歉了。”陈凌对沈默然说道。

    沈默然的脸色很难看,说道:“抱歉是什么意思,我们花费这么大的功夫前来是为了什么?我并不是来听你抱歉的。”

    这也不能怪沈默然火大,换谁都火大。

    “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你的仁慈,妇人之仁又跳出来了,你良心发现了?”沈默然恼火的说道。他本来以为陈凌是个狠辣人物,这会儿却觉得自己想错了。

    陈凌沉声说道:“轩正浩有办法杀死老鱼怪。”他顿了顿,说道:“我虽然不惧将这群人全部杀了。但是既然能有别的办法,而又能少造杀孽。我还是愿意选择后者的。”

    “那现在我们算什么?小孩子过家家,虚张声势?”沈默然说道:“你可知道现在多少双眼睛在看着我们?我们这个时候退缩了,别人会怎么看我们?”

    陈凌说道:“别人怎么看我,我不在乎。我在乎,也就不会在刚才要将这群人全部杀了。”顿了顿,他又说道:“沈默然,这件事算我欠你的。以前你欠我的人情,就在今天,一笔勾销,可行?”

    话说到这份上,沈默然也只有沉默下去了。再争论也没有意义。

    “我们走!”沈默然二话不说,带领部下离开。

    陈凌一行人便也火速离开。

    陈凌先送东方静回燕京。所有士兵则先行回香港。

    这个时候,却也没人敢来半路截杀陈凌和海青璇她们。因为这一次,陈凌的所作所为的确有些让人吓破胆。要动大楚门之前,还真得好好掂量掂量。

    夜幕降临,一轮皎洁的月亮升上了天际。

    黑龙江的秩序逐渐恢复。光明殿前灯火通明,一整夜,殿里都有梵唱传出。此乃父神的圣音。

    根据传说,这一次光明殿之所以免于灾劫。皆是因为父神慈悲与神通将恶魔感动。

    恶魔这才退去。经此一役,光明殿声名大振。陈凌等于是免费的为光明教廷壮大了一次声势。一夜之间,劫后重生的光明殿的信徒增加了百万之众。这个趋势还在增长。

    光明殿里,梵迪修斯虽然让手下众人加快对光明殿的宣传,借助这次的威势增加自己的声势。但是同时,梵迪修斯并不认为陈凌是虚张声势,不敢炸了才退却。这其中,必定有大阴谋。

    因此,梵迪修斯让甘道夫时刻注意陈凌的下一步行动。经此一役,梵迪修斯也决定暂时放弃扩张。他要先休养生息,或者说,要先看看其他势力的波动。

    另外一个事情则是,梵迪修斯决定发展出自己的军队来。不然下次沈门也像陈凌这么搞,那么光明教廷也显得太脆弱了。

    这个事情是重中之重。

    梵迪修斯决定让陈天涯去办这件事,去国外搜索雇佣军,训练,整编。无他,因为陈天涯是个军人出身,本事不用说。

    这一点从陈凌身上就可以看出来了。

    再则,经过这几件事,梵迪修斯对陈天涯的忠诚已经毫无怀疑了。并且,教廷内其他几位长老也认可了陈天涯。

    且不说光明殿这边,陈凌在第二天黎明时分便到达了燕京。乘坐飞机前去的。

    到达燕京后,陈凌与东方静挥手道别。东方静浅笑嫣然,并不多说其他的。她现在身上少了那种暴戾,多了一层静气与大气。也不图陈凌说什么回报等等。

    相见淡淡一笑,一切尽在不严重。

    陈凌接着便火速返回了香港。而海青璇,莫妮卡她们则还在回来的路上。

    到达香港时,是上午八点。

    阳光普照。陈凌依然是一身挺拔的军装,如铁血的军人。他第一时间是去轩正浩的公寓见轩正浩。

    目前的事情,陈凌相信轩正浩不会骗他。这么大的事情,轩正浩也没这么幼稚来欺骗他。这也是陈凌为什么会相信轩正浩,从而放弃轰炸光明殿的原因。

    早餐也顾不得吃,陈凌便到了轩正浩的公寓。轩正浩开的门,他穿着黑色的短袖衬衫,看起来有些憔悴。

    “进来吧。”轩正浩将陈凌引到沙发前坐下。

    入座后,轩正浩随手拿了两个洗好的西红柿,丢给陈凌一个。

    陈凌也觉得饿了,咬了一口,满嘴都是汁。还别说,口感很好,吃了之后的感觉很不错。这种补充脑力维生素的蔬菜水果,是脑力活动多的人必备良品。

    轩正浩也吃了一口。他将魔典放在茶几上合了起来。然后向陈凌说道:“老鱼怪的出生地被我查出来了。这贼厮本来时一位海盗王。是亚历山大大帝那个年代的。后来在一次航海中,得到了不老泉的秘密。不老泉里的泉水配合一种诅咒术让他活了下来,并且本事变强。这些年来,他一直藏身在太平洋的纵深处不敢露面。这一次也是等到大气运降临,他方才带着一群鱼人出来。”

    陈凌耐心的听着,并未打断轩正浩的话。

    他知道下面肯定有下文。

    果然,轩正浩说道:“在不老泉里,有一颗心脏是老鱼怪的。他是个无心的人。这颗心脏还活着,只要你将他的心脏捞出来,然后毁掉。那么老鱼怪就会自己死掉。”

    陈凌沉吟一瞬,说道:“那好,你安排一下。我要尽快去找到不老泉,取出那颗心脏。”

    轩正浩点点头,说道:“我要给你准备船队,找一名船长。所以时间有点长,你要多等一等。至少要一个星期的准备时间。”

    陈凌微微蹙眉,虽然有些觉得时间太长了。但是想到这事事关重大,便也只有忍了。

    随后,陈凌便离开了轩正浩的公寓,回到了海边别墅。

    回到海边别墅后,吃了一顿饭,洗澡之后便又倒头就睡。

    晚上的时候,轩正浩给陈凌打来电话,说道:“航海线,详细地址我都用图纸绘出来了。这件事情,本来我陪你去是最好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太乱,香港必须有一个人坐镇着。那么,你想带那几个人跟你一起去?”

    陈凌沉吟一瞬,他觉得自己在海中是什么都不怕的。可是自己身边的高手在海里还是太过危险。这一次也是为小倾报仇,还是由自己一个人来完成最好。

    当下,陈凌说道:“除了你的船队,就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轩正浩也不多说,他觉得陈凌是福大命大的主,丢哪儿都能回来。不需要替她操心。便说道:“那好。”

    他说完便准备挂掉电话,陈凌忽然道:“等一等。”

    “恩?”轩正浩说道。

    陈凌说道:“你不是一直不想损害气运吗?这次怎么花这么大的力气来做这件事?”

    轩正浩淡淡说道:“无论是沈默然还是梵迪修斯,都不敢一次性炸死几千人。这种因果的孽,就算你是天煞皇者都承受不了。如果你一旦真炸了,就算是我也帮不了你。而现在损失一些气运,以后我还有办法补救。就是这么简单!”

    “谢谢你。”陈凌知道,这一次若不是轩正浩的阻止。那么现在,深海领主依然不会死,而他却是千古罪人,遗臭万年。会比那些日本战犯还让国人痛恨。

    换句话说,可以说成是轩正浩挽救了他的政治生命。大气运中的政治生命。

    “另外,我还有一个问题。”陈凌说完谢谢后,又问道:“杀两千多人就算是无法承受的孽,古代白起一次坑杀数十万人,为何却没事?难道我连白起的命格都不如?”

    “白起善终了吗?”轩正浩淡淡的反问。

    陈凌不由语塞。

    轩正浩继续说道:“白起全家上下都不得善终。还有,那时候是战乱,人人都在劫数之中。他杀那么多人,也不过是让其应劫。”

    陈凌说道:“那么我杀的这些人难道就不是在劫数之中?”

    轩正浩说道:“你如果杀了他们,就在劫数之中。没杀就不在。但不管怎样,孽果还是要受的。”

    这就有些说不清楚了,陈凌便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三天之后,莫妮卡与海青璇相继回到了香港。刚好,莫妮卡受到中情局的传召,要着急回去。陈凌便将她送到机场,莫妮卡就此回国。

    海青璇则陪着陈凌喝了一顿酒,她希望陈凌在经过这几轮的发泄后,能够理智一些。

    仇要报,但不要像之前那么冲动了。

    “如果出事的是你,我同样会为了你这么去做。”最后,陈凌这般说道。“所以,千万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出事。”

    海青璇不由热泪盈眶。心中有股暖流趟过。人这一生之中,若有一人愿为你颠覆天下,死又有何患?

    海青璇心想,小倾这一生其实是不后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