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9章愚民
    而陈天涯却是将时间算的很准。算准了深海领主刚出酒店就会遇到迎面而来的梵迪修斯。

    深海领主出现在酒店大门口时,梵迪修斯刚好踏进来。两人四目相对,深海领主脸色一变,说道:“你想怎么样?”

    梵迪修斯冷冷道:“你想去哪儿?”

    深海领主说道:“你想出卖我?”

    梵迪修斯说道:“你想多了,我不会把你交出去,但是你必须乖乖的呆着。”

    这种说辞,深海领主如何能信。周围已经有不少人远远观看,对这怪物本能的畏惧。

    看起来就很明显,梵迪修斯仙气飘飘。而深海领主不用化妆就是邪魔歪道。

    这时候,深海领主突然从梵迪修斯肋下窜去。他身子滑溜无比,一窜如闪电,便是要逃命了。

    梵迪修斯眼光一寒,五指无利爪抓去。怎知这深海领主身子滑溜无比,即使是梵迪修斯这一下不防备,也被他滑了出去。

    隆吉安在一旁却是假装没反应过来。他巴不得这家伙逃走。

    深海领主一下逃出生天,立刻在大街上展开狂奔。过往的车辆如龙,人潮如梭。可谁也不能阻拦他片刻。

    而后面,梵迪修斯如冷静的众神之王,越追越近。

    砰!梵迪修斯一下追了上去。造物主的修为岂是开玩笑的,一招奔雷掌打中深海领主,立刻让深海领主翻了个跟头。

    随后,梵迪修斯快步如飞,瞬间擒拿住深海领主的脖子。深海领主立刻被梵迪修斯提了起来。这贼厮本来就受了伤,结果又碰上了梵迪修斯这位造物主,当真是倒霉不已。

    周围的人群见状,纷纷安静下来。他们见到仙风道骨的梵迪修斯抓住了恶魔,这下便对梵迪修斯更加的信服。

    而且,之前光明殿就有末日论,妖魔伦。如今闹市上出现深海领主这种怪物,更是让许多人深信不疑。

    深海领主被梵迪修斯擒拿回了光明殿。同时梵迪修斯也有些奇怪,为什么刚好自己前去,这深海领主就逃跑了?

    一定有人通风报信!

    梵迪修斯的疑惑,在回到教廷后马上就得到了证实。

    “陛下,深海领主是我通知他逃走的。”陈天涯面对梵迪修斯,侃侃而谈。

    深海领主已经被关押了起来。这时候梵迪修斯正在光明殿的内殿之中。

    “为什么?”梵迪修斯并未动怒,他也察觉到了其中的好处。在大庭广众下抓拿深海领主这个怪物,这位他这位父神更加增添了传奇色彩。

    隆吉安在一旁不动声色。他也是个聪明人,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微妙型。

    梵迪修斯看向陈天涯,缓缓而低沉的说道:“说说你的理由。”

    夕阳最后一抹余晖消失,沉入西天。

    这光明殿的内殿之中,似乎温度也有所下降。

    梵迪修斯一身白袍,慈眉善目。

    陈天涯则是穿黑色的袍子,像是一个神职人员。但又跟一般的神职人员不同,他的气质如渊岳一般沉静。

    这个人,不动如山,动若雷霆!

    面对梵迪修斯的问话,陈天涯恭敬的说道:“回陛下,您也应该看出来。目前末日论,妖魔横行需要一些事实依据。深海领主就是最好的事实。如此一来,我们的信徒便更加信奉您。而您是父神,当众施展大神通擒拿妖魔。传出去,您的威望会更加的高。”

    隆吉安说道:“但是现在陈凌的大军逼近,一旦光明殿被毁。所有的一切都会付之东流。”

    他现在倒是不跟陈天涯斗气,因为已经真正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

    陈天涯说道:“所以,光明殿不能毁。它是我们教廷的一个标志。这个意义等于首都之**。那么如何不被毁呢?我想现在硬拼不行,那么陛下您可以号召所有信徒前来守卫光明殿。您想想,当数以万计的民众包围了光明殿,誓死守护光明殿。他陈凌还敢对平民开枪吗?如此一来,我们还可以通过宣传,吸收更多的信徒。”

    “绝了!”梵迪修斯与隆吉安眼睛一亮,不由大喜。

    梵迪修斯激动的站了起来,他拍了拍陈天涯的肩膀。这一刻,不管是隆吉安还是梵迪修斯,都认可了陈天涯。觉得这哥们是一心效忠教廷,事事都为教廷着想。

    “天涯,本座得你,便如刘邦之萧何啊!不对,萧何不能跟你比。你既有萧何之才,又有项羽之猛啊!”梵迪修斯由衷的夸奖。

    隆吉安在一旁难得的没有嫉妒陈天涯。

    因为隆吉安来到中州大地,也不想灰头土脸。如果能完美度过这次危机,才能有以后的辉煌啊!

    陈天涯此举等于是挽救了光明教廷的政治生涯啊!

    守护光明殿的行动在黑龙江一夜之间发了出去。

    父神梵迪修斯亲自倡议信徒前来守护光明殿。在梵迪修斯的话语中,他制造了一场阴谋论。当局政权想要铲除光明殿。

    梵迪修斯的悲情演说,加上深海领主的妖魔论同时出现。一些信徒马上自觉的前来光明殿。

    到了第二天,光明殿的周围已经聚集了数千民众。这个数量还在增加。

    光明殿周围已经密密麻麻围满了民众。

    梵迪修斯看着这种情况,觉得完全可以高枕无忧了。

    这种情况,只怕就算是真正的军队来了也得歇菜吧。更何况是陈凌他们,难不成他还真敢将这么多民众杀了?

    光明殿的民众在中午的时候,加聚到了两万之多。这个数量还在增加。

    黑龙江这边算是光明殿的核心,这里的信徒也是最多的。据说还有别的地方的信徒正在连夜赶来。

    守卫光明殿一时之间成为了最高的热潮。

    陈凌还没到达光明殿,便也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单东阳给陈凌打电话,要陈凌回香港。陈凌直接说道:“你们特么都是饭桶吗?这是属于非法集会。还不快点出动军队镇压这群暴民。该杀的杀,该毙的毙。舆论上立刻掀起邪教论,这些危机公关处理还需要我教吗?”

    顿了顿,陈凌话锋一转,又说道:“单东阳,你别以为这些小伎俩就可以让我回返。如果我到了黑龙江,那群傻逼还继续待在哪儿,你信不信我把他们全杀了?我早前就说过,就算是下地狱,染三千罪孽我都不在乎。”

    单东阳与陈凌结束了通话。

    这一次梵迪修斯也算是出格了。政府必须出动了。

    东北军区武警战士,防暴警察火速出动。开始对民众进行驱散。

    这一点,梵迪修斯早就想到了。他们的高手也在外围,一边煽风点火,一边抵制武警战士。

    那群武警战士,防暴警察也不可能真的开枪。混乱中,有几个民众被光明殿的高手杀了。鲜血染了出来

    这也是陈天涯的意思。

    “誓死守卫光明殿!”民众们发出愤怒的海啸。

    面对众怒,一群武警战士,防暴警察也都是无可奈何了。

    这八月的天气充斥着炎热,到了下午的时候,民众们由于拥挤在一起,更加的热。为了避免民众中暑。光明殿派发食物和圣水。

    还别说,喝了圣水之后的民众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这些圣水全部是勾兑了生命之源的。生命之源有时候可以致命。但若是勾兑好了,的确有神奇的功效。

    即使是在阳光下,这群民众也觉得神清气爽。

    如此一来,民众们对光明殿更加的信赖和执迷了。

    不得不说,在任何国家都有一群愚民存在。别人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而在华夏,这种情况更加严重。

    一些大妈大婶们喜欢传谣,又缺乏起码的分辨能力。比如日本地震后,抢盐。比如抢板蓝根,抢醋。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便立刻风风火火的去做了。

    那些没什么真本事的邪教组织都可以蛊惑我们的民众。又何况是光明教廷这群有真本事的人呢?

    由于民众里死了人,民众对武警战士和防暴警察以及当局越发的产生对立情绪。

    双方僵持,黑龙江的高官领导们束手无策。而中央也对这块高度关注。

    事情的源头其实还是在陈凌这边,只要陈凌撤军,梵迪修斯自然会让民众散开。

    不过陈凌和梵迪修斯现在是彻底杠上了,双方都不肯让步。民众在梵迪修斯眼里是利用的棋子。陈凌心里将这些无知民众也恨上了。一群愚民,可怜又可恨。可怜是被人利用而不知,可恨的是他们是在保护一群对中华虎视眈眈的邪恶势力。

    在这种高度封锁的情况下,黑龙江的情况基本上与外界隔绝了。游客,外来人口也被严禁限制入黑龙江。

    国家高度戒备,虽然信息隔绝,但是还是有各地的大能们作出种种猜测。

    各地民众们也隐约能猜出,黑龙江那边发生了大事。

    且不说这些,陈凌与沈默然的人汇合。一共十辆军用货卡朝黑龙江开赴。

    四天后。

    大军进入黑龙江。

    陈凌他们所带的人,包括沈门的人,全部都是训练有素,高素质的战士。一共四百多人,全部是全副武装。

    陈凌穿了一身军装,沈默然,东方静,海青璇,莫妮卡全部都是军装。包括了所有战士。

    这种情况下,肯定是要坑国家的。咱们代表的就是中央嘛!

    对面陈凌他们的做法,中央也只能苦笑。但必须得让外界觉得是政府做的决定。不然这么大事件发生,政府却是束手无策。传出去,那么民众会觉得政府太过苍白无力了。

    太缺乏约束力了。

    时间是正午十二点。陈凌一行人放弃了货卡,直接进城。

    队伍整齐严肃,威严萧杀!

    陈凌,沈默然,东方静,海青璇,莫妮卡各自带了一支队伍。

    而陈凌是在最前方的先锋。他身后是叫做雷烈的副队长。对于现在的雷烈来说,就算陈凌要他对平民扫射,他也不会犹豫。因为他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雷烈更是跟着海青璇出来的,他也是当初陈凌在土耳其那边丛林里营救出来的青璇雇佣军。

    在雷烈的军事信条里。遇到敌人后杀人的顺序是,小孩,老人,女人,最后才是壮年。

    一旦进入作战状态,眼里没有任何平民和无辜。只有敌人。

    令陈凌没有想到的是,他的队伍进来一开始就遭遇到了第一拨阻拦。

    一群信徒组织起来,大约有三百多人拦阻了陈凌他们的去路。

    信徒中隐藏着光明教廷的高手。而信徒中推出来的代表叫做刘英。刘英是个中年妇女,有着一张利嘴。

    同时也是光明殿忠实的信徒。

    只见这刘英身材肥胖,穿着红色的薄裙子。倒也是波涛汹涌,不过就是下垂的厉害。腰如水桶,嘴上有痣,这娘们嗓门也大。拦住陈凌军队的去路,几乎要到陈凌面前了。她激动的指着陈凌,对身后的民众喊道:“兄弟姐妹们,就是这群法西斯的纳粹要残害我们的父神。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大家看看这个法西斯纳粹的嘴脸,绝对不能让他们过去。”

    这女人大嗓门的吼,指着陈凌,唾沫星子都到了陈凌的脸上。

    民众们也激动起来,全部黑压压的围了上来。

    刘英更是勇敢,怒视陈凌,说道:“你们想要过去,除非从老娘我的尸体上走过去。”

    “杀了!”陈凌冷淡的说道。他甚至没有多看一眼这个女人。

    后面的雷烈立刻开枪。

    “砰!”

    刘英的眉心上中了一颗子弹,鲜血喷了出来。她的双眼圆睁,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不敢相信他们居然真的会杀了自己。

    随后,刘英轰然倒地。

    民众们顿时陷入寂静,随后,愤怒的火山爆发出来。有些人推推搡搡想要冲到陈凌面前。

    陈凌身后的战士们立刻上前阻拦。

    “杀人偿命!”有人大喊。现场就像是煮沸了的锅一样,沸反盈天,群情激动。

    便也在这时,陈凌的声音如洪钟大吕传出。“全体准备,我数一到十。若我数到十后,还有人不退,全部枪毙!”

    “一二三”

    陈凌的声音,无论是谁也压不住。他的声音充满了寒意和杀意,不带一丝的感情。这位铁血军官绝不是在开玩笑。

    这是所有民众心理的一个感觉。

    见到这种情况,后面马上有人悄悄离开了。尼玛,这是真的要杀人啊!

    “他们不敢开枪的!”又有人大喊,却似藏在里面的教廷的人。“大家不要怕,他们只是虚张声势。我们要保卫光明殿。”

    “对,保卫光明殿!”声势重新壮大起来。

    “杀!”陈凌冷声说道。

    砰砰砰!

    一轮机枪扫射,最前面的一排数十人立刻倒地,有的痛呼,有的惨叫,血流成河!

    随后,陈凌手压了压,示意停止。他冲这帮愚民冷声说道:“再不滚,全部都给我死在这里。滚!”

    艾玛!这下是绝对有震慑力了。

    所有民众都作鸟兽散,没人再敢来挑战陈凌的权威了。

    望着空下来的马路,陈凌没有多看脚下的尸体和鲜血。自古以来要成大事,第一件事就是得丢了妇人之仁。很多时候,就是比一个狠字!

    如果陈凌这时候仁慈了,那么他这次行动就是个笑话。这群刁民,不可能跟他们讲道理。他们认准了一个理,别想说服他们。

    对于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武力震慑。

    队伍继续行进。

    沈默然在一边暗中观察陈凌。他心中暗自一凛,因为他发现,陈凌这个人虽然平时有些婆婆妈妈,很是仁慈。但是一旦把他逼急了。这人的狠辣丝毫不亚于自己,是个绝对的枭雄啊!

    刚才那种情况,只怕是自己也还要考虑下影响。可这哥们,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开枪了。

    一瞬间,沈默然心里突然生出那句话来者。既生瑜,何生亮!

    光明殿中,关于陈凌在闹市枪杀平民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

    梵迪修斯,伊芙尔,陈天涯,甘道夫,隆吉安全部聚集在内殿之中。

    梵迪修斯沉声说道:“想不到陈凌这贼子,居然如此心狠手辣。眼下还有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他们就会前来这光明殿”

    众人皆是沉默。

    隆吉安与甘道夫脸色沉重。

    梵迪修斯不由看向陈天涯,说道:“天涯,你怎么看?”

    陈天涯脸色也是难看,他说道:“不可否认,就算是我,也低估了这次陈凌的决心。只怕他到时候真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伊芙尔看向陈天涯,在她心里,陈天涯是最有本事,最有魅力的男人。

    陈天涯继续说道:“陛下,我倒是有一个主意。”

    梵迪修斯说道:“说说看。”

    陈天涯说道:“我们可以将深海领主交给陈凌。就说是为了保全信徒,这样一来,我们博得一个美名。又有台阶可下,危机也是解除了。”

    甘道夫与隆吉安眼睛都是一亮。他们出奇的赞成陈天涯的说法,因为此刻,大家都是教廷中人啊!教廷是他们此来的根基。没有了教廷,将来再怎样都是散兵游勇。

    也失去了争夺气运的资格。

    怎知陈天涯话一说话,梵迪修斯立刻断然说道:“不可。纵使粉身碎骨,本座今次也绝不会将深海领主交出。”

    他的语气显得坚决无比。

    每个成功的人都会有他自己的底线和坚持。梵迪修斯一切都明白,但是这一次,他就是不愿意退让,不愿意就范。

    陈凌也已经到达了底线,不能退让。梵迪修斯也是如此。

    “我们撤退吧!”最后,梵迪修斯微微一叹,说道。

    当然是要撤退的,不撤退那就是等着陈凌的大军将光明殿夷为平地。他们虽然武功盖世,却也难敌大军围剿。

    在教廷里,还会有一个人假扮梵迪修斯。这是必须的。不然到时候陈凌一声大喊,你们的父神都已经逃走了。那么外面的平民信仰便也是不攻自破了。

    下午五点!

    陈凌的大军将光明殿围住。

    光明殿外,三万民众也将光明殿守卫得水泄不通。

    这座城池里,学校,工厂,公司已经全部停工停课。唯一运转的就是医院,水厂,电厂。

    政府的军队出来维护纪律,大街上安静的不像话。就像是帝都流血夜一般。一切等待肃清。

    夕阳下,一身军装的陈凌显得威严,冷漠。在他身后大军严阵以待。

    这些军人也展现出了高素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