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8章这不是在演习
    单东阳眼睛一亮,当下便跟沈出尘告辞而去。

    这件事情,中央这边也没办法强制干预陈凌。陈凌这群人发起疯来,一样很可怕……

    但是华副总理,一号首长在听闻后,也是忧心忡忡。他们连夜商议,最后华副总理亲跟陈凌打电话。不过陈凌没有接。

    华副总理无奈,决定连夜前往香港来劝说陈凌。

    这边单东阳还在做着努力,他又跟梵迪修斯通了电话。

    “陛下!是我,单东阳。”单东阳说道。

    梵迪修斯还不知道陈凌这边的事情,所以对单东阳打来电话感到奇怪。他冷冷道:“怎么,你是来跟本座示威的,证明你很有本事,还好好的活着?”

    单东阳沉声道:“我没有这个意思。而是要跟陛下商量一件事关重大的事情。”

    梵迪修斯淡声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好商量的?”

    单东阳说道:“陈凌决定带领一百精锐士兵,联合西昆仑,沈门对你们光明殿展开进攻。”

    梵迪修斯巨震。他好半晌回不过神来,他一直都以为陈凌只是嘴上说说。干不出这种事来的。

    直到此刻,梵迪修斯仍然不能完全相信。“那又如何?”半晌后,梵迪修斯冷声说道。他心中其实已经翻起滔天巨浪来了。

    单东阳沉声说道:“陛下,我知道您有您的抱负。这件事如果冲突起来,不论是您,还是我们,都是一种灾难。我试图劝过陈凌,但是小倾的死给他的伤害太大,他现在什么也不顾了。所以我只有来说服您将深海领主交出来。”

    梵迪修斯沉声说道:“他要战,那便战吧!本座之前就说过,不管他陈凌做什么样的决定,本座都会奉陪到底。”

    随后,梵迪修斯挂断了电话。

    这一个夜,注定让所有人都无法平静。

    梵迪修斯随后传召了陈天涯。

    陈天涯连夜来到梵迪修斯的寝殿里相见。

    同时,梵迪修斯让甘道夫调查单东阳所说的话是真是假,密切注意大楚门,沈门,西昆仑的动向。

    梵迪修斯向陈天涯说了目前的情况,然后问道:“你觉得陈凌会这么做吗?他是打算恫吓本座,还是真打算鱼死网破?”

    陈天涯沉声说道:“陈凌这个人,不好以常理来揣摩。当初他曾经去过日本,屠杀数百平民。真要把他逼到一定份上,他能干出这种事情来。而且,小倾对他的意义是不同的。”顿了顿,说道:“陛下,我觉得我们真没必要为了深海领主而跟陈凌闹到这个地步。这岂不是让黑暗议会的人在后面坐收渔翁之利?”

    梵迪修斯眉头紧皱,说道:“你说的情况本座都了解了。但是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本座不能再退步了。否则,本座还有什么颜面?”

    进退两难!

    若是之前没有抓捕不住陈凌的事件,光明教廷让一让步,脸上也没那么难看。

    但是现在,继续让步。将请求庇护的人交出去,这事传出去也太

    陈天涯说道:“陛下,或许我们可以这样。”他顿了一顿,说道:“让深海领主自己离开。就说是他担心我们会把他交给陈凌,自个逃走了。”

    对于陈天涯来说,他自然也不愿意见到这般的大爆发。对他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梵迪修斯摇摇头,说道:“不行。”顿了顿,道:“看着我们的人都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这次的人心如果散了,以后光明教廷还凭什么来称霸?”

    “也罢,狭路相逢勇者胜!”梵迪修斯眼中闪过寒意精光,道:“既然陈凌要亮剑,那么我们就奉陪。陈天涯,召集所有教众,随时待命。本座要让世人看看,光明教廷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就让鲜血来染这血之光明神殿!”

    狭路相逢勇者胜!

    梵迪修斯这次不打算继续退让。当然,他也觉得这是两方血勇的较量。他觉得如果到了事不可为的地步,陈凌也许会退让。

    就像是两个斗狠要命的壮汉,谁胆子先怯了,谁也就输了。

    梵迪修斯不顾陈天涯的劝阻,命令光明教廷的人集结起来。随时做好开战的准备。只要陈凌对光明殿动手,他的部队就会抛弃光明殿,然后一路南下,冲杀沈门,乃至集体冲杀大楚门。

    这场血战,只要陈凌敢挑起来,他就要用鲜血来还击。

    陈凌这边,他不打算带手下的高手出去。虽然愤怒,却也知道香港的防守也是重中之重。高手带多了去,也没多大的作用。反正一百名精锐带了装备,足可以将一切高手吓退。

    再厉害的高手也不能跟军队抗衡。就算是首领,亦或是梵迪修斯。面对百人雇佣军的扫射,还是得乖乖逃走。不逃走就得被打成筛子。

    第二天的上午,华副总理亲自来到了香港。是属于秘密前来,来的特别匆忙。

    华副总理由单东阳迎接。

    随后,单东阳带着华副总理来到了大楚门的办公室,见到了陈凌。

    华副总理着蓝色的衬衫,他就像是一个为了子女操碎心的老者。

    陈凌一直坐在办公室里,已经一天一夜。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办公室里,明媚而美好。而陈凌脸上胡子拉碴,完全的不修边幅。他的双眼带着一丝丝的血红。

    见到华副总理,陈凌站起了身子,喊道:“总理,您好。”

    华副总理喟然一叹,知道陈凌也是有他的不得已。不好过分怪罪他。

    当下,华副总理在沙发前坐下。陈凌便也来到了沙发的对面坐下。单东阳跟着坐在了陈凌的身边。

    华副总理先开口了,说道:“陈凌,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也知道你有你这么做的理由。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这次能够保持克制。一旦冲突起来,对哪一方都没有好处。光明教廷那一群高手一旦被逼急了,有什么后果,你应该想的出来。”顿了顿,他继续说道:“你一人单枪匹马,整个教廷的人都抓你不住。还不说那么多杀手。当然,这其中也有你的机智和本事存在。而光明教廷的高手若是也如你这般,你说这个国家不是要被闹的鸡犬不宁吗?”

    华副总理说到这儿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是我们国家正是和平崛起的重要时间段。欧洲列强,虎视眈眈,我们不敢有半点的行差踏错。所以,陈凌,我希望你能放弃你私人的仇恨,以国家为重。这话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正的已经关系到了国家的命运,你明白吗?”

    华副总理这一番语重心长,也算是对陈凌用了心了。

    偏偏这时,陈凌却不看华副总理。他喃喃说道:“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报天。”说到这儿,话锋一转,眼中的光芒变的凌厉起来,他说道:“这些年来,我陈凌一直凭着良心做事。国家但有召唤,从未推辞过。只要我能做到,是不是?我并没有想过要国家给我什么回报。这些都不重要。但是今天,我只知道。有一个女人,一辈子为了我,最后因为我的疏忽丢掉了性命。国家可以不回报我,但是我一定要为了这个女人去做一些事情。哪怕是千夫所指,万人唾骂,遗臭万年,在所不惜!”

    陈凌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华副总理便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是不成了。劝不住陈凌了。

    华副总理黯然离开。

    这一场恶战,看起来已经在所难免了。既然无法避免,那么国家这边,就要努力将事态压制下去。尽量将伤害和损失减到最小。

    中央这边拦阻不了陈凌,一旦拦阻陈凌,陈凌发起疯来,中央也头疼。

    一直以来,中央和这些特殊高手的默契就是。你们不闹出大的乱子来,我们也尽量给你们方便。

    这已经在无形中成为了一项铁规。大家都很自觉的去遵守。

    所以这几年来,大部分的普通民众都并不知道这些特殊高手的存在,也不知道这些特殊势力的存在。他们以为这世界就是以为的那个世界。

    华副总理离开后,单东阳也没有多说,因为已经没有意义。陈凌一个人的时候,试着查看了下精灵之玉里的安若素。安若素自从被神王抓了之后,便一直陷入沉睡。

    沉睡的很安详,似乎也是一种修炼。陈凌有种感觉,只要自己有极度的危险,需要安若素时,安若素就会醒来。因此陈凌也没去打搅安若素。

    在下午两点。

    香港这边迎来了一名久违的客人,美艳的莫妮卡。

    莫妮卡是得知陈凌出事后,就赶到了华夏这边。弗兰克那边的人已经秘密投入了沈门。如今莫妮卡是独身一人,却也自在潇洒。

    她先到华夏大陆那边去了一趟,结果没碰到陈凌。现在听说陈凌回了香港,便又赶了过来。

    黑色包臀皮

    裙,美丽的蓝眼珠,性感逼人的莫妮卡就这样出现在了陈凌办公室里。

    “陈凌”莫妮卡看见陈凌萎靡的样子,不禁心疼。她快步来到了陈凌的面前,握住了陈凌的手。

    陈凌微微讶异,说道:“你怎么来了?”他见到她,眼神里有了一丝波动。

    “你要去打教廷,我怎么能不参加一个。”莫妮卡说道。

    陈凌知道莫妮卡的枪法可以算是最厉害的,有了她在身边倒也是好的。

    随后,陈凌振作起精神,陪莫妮卡吃了一顿饭。接着,陈凌安置莫妮卡在酒店里住下来。

    莫妮卡催促着陈凌去洗澡。洗完澡后,莫妮卡亲自给陈凌刮胡须。

    一切办妥后,莫妮卡拉着陈凌来到了床上。

    所有的伤痛都在莫妮卡的热吻中融化。

    第三天,海青璇集结一百名精锐战士。段鸿飞依然镇守香港。

    香港这边还有狼族的战士,所以有高热武器,加上这些战士。还有众高手以及轩正浩这个军师在。香港固若金汤。

    一共三辆军用货卡,一百名士兵全部在货卡里坐着,全部是精锐的装备。

    这三辆车全部挂有通行证,国内无论是什么地方都可以通行无阻,不得检查。陈凌,海青璇,莫妮卡也是坐在货卡里。不过是坐在前面的副驾驶上。

    总不能这时候还搞的很优待,特殊。打仗,就得和手下同甘共苦。

    临出发前,轩正浩与单东阳,沈出尘,李红泪等人都来相送。

    沈出尘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多说了也无用。只是说道:“小弟,保重!”

    陈凌点头,说道:“香港这边,就有劳尘姐与正浩了。”

    “这边你就放心吧。”沈出尘微微一叹,说道。

    轩正浩则道:“我知道劝你也没有用。但有些话,我还是不吐不快。”

    陈凌说道:“你说吧。”

    轩正浩说道:“你兴师动众,只为一己私仇,如此将整个战火引燃。只怕将来孽果缠身,会损了你的气运。”

    “无所谓了。”陈凌说道:“若让我痛恨之人活在我眼前,想杀不能杀,那么做人还有什么乐趣?即使胜利又如何?”

    说吧,陈凌便转身上了车。

    三辆车朝罗浮桥开去,先往深圳借道。

    地址是直奔东北。

    同时,沈默然的队伍也已经集结完毕,声势浩荡。而东方静率领手下十名高手已经前往深圳,等待汇合。

    三方会师,同一个目标,光明教廷。

    所有的小势力,还有大势力,包括所罗门,以及黑暗议会和更隐藏的一些灵物都在看着这场盛会。

    他们自然不会出手去帮助光明教廷。因为光明教廷一出场就有种席卷天下的气势。太特么嚣张了。谁都想看到教廷倒霉!

    而目前来说,要笑的合不拢嘴的自然就是后面的黑暗议会了。

    不得不说,梵迪修斯跟陈凌形成这个架势。一切都是梵迪修斯咎由自取,玩火**。

    这情况就像是日本跟华夏。日本长期挑衅,丫的,我就动你了,你动我试试。

    华夏一直保持克制,小样你老实点啊,信不信我动你。

    日本,来,你动呀,你动一个试试。

    华夏,小样,你真找削啊,再找削,真动你了。

    日本,来,你动呀,你动一个试试。

    然后,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应该不该发生的。那就是陈凌真的动了,真打算动光明教廷了。

    与光明教廷这一战,陈凌的大楚门是不会伤到根本的。虽然也会有诸多顾虑和影响存在。

    但是光明教廷救惨了,老巢不在。

    要知道光明殿是以神佑世人的宗旨出现在华夏的。给人的感觉就是光明,正大,无所不能。

    尼玛,现在如果连老巢,光明殿都被人毁了。那所有光辉形象都没了,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信徒还特么能指望你们保护么?

    这下算是等于完全毁了梵迪修斯的根基。

    可以看出,梵迪修斯是走了一步绝对的昏棋,倒也不是说梵迪修斯傻,只是他错误的低估了陈凌的决心。

    西昆仑东方静与陈凌汇合之后,两方人马朝东北逼近。

    这一路的行程牵动了梵迪修斯和国家的心。

    梵迪修斯在光明殿里听着甘道夫从前线侦查来的消息。

    消息一直在说陈凌的军队时刻逼近。

    就算是敌人的军队出发了,梵迪修斯心里都还存在着侥幸。该不是只想吓吓我吧?

    隆吉安却是坐不住了,找到梵迪修斯。

    光明殿中的内殿之中,梵迪修斯端坐蒲团之上。隆吉安进来,急声说道:“陛下,大楚门,沈门,西昆仑已经联合起来,正在逼近。如果真打起来,我们建立的所有东西都要毁于一旦。您之前带领我们前来,雄心万丈,现在怎可一时义气,让其毁于一旦?”

    梵迪修斯并不责怪隆吉安的无理,而是抬眉问道:“那么你觉得呢?”

    隆吉安说道:“您与我都曾熟读华夏历史,也知道各方豪强。古来成大事者,何拘小节,又何必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韩信忍胯下辱,刘邦卑鄙无耻。但他们最后是胜利者。难道您今天要做那刘邦,固英雄盖世,可最后依然是失败者啊!”

    梵迪修斯摇摇头,说道:“不同的,韩信忍胯下辱还未封侯拜将。刘邦卑鄙无耻时也未做那皇帝。但本座今日已然是光明教廷的教宗陛下。若再退让,忍让,还有何颜面立足?还有何威信号令群雄?”

    隆吉安说不出话来。

    “准备迎战吧!”梵迪修斯突然站了起来。

    每个人都有血性!现在双方的血性都激了起来。

    “另外,那深海领主现在如何?”梵迪修斯忽然问道。

    隆吉安说道:“那贼厮还不知道外面的信息,一直待在酒店的浴缸里静修。他被陈凌打中过,受了不轻的伤。”

    梵迪修斯说道:“不能让他逃走了。你带本座去看看他。必须将他严加看管起来,也许以后还有大用。”

    隆吉安嘴唇动了动,他其实是想说,就让这引火索逃走了,如此陈凌也可熄灭了雷霆之怒,多好。

    但梵迪修斯不这么想,他跟陈凌杠上了。种种情势的逼迫,他都不能退让。如果深海领主现在逃走,大家都会认为是他梵迪修斯在陈凌的威慑下,故意放走了深海领主。这是梵迪修斯不能忍受的。

    时间是下午五点。

    八月的天气,让整个黑龙江也如一个小火炉一样。

    不过比起武汉来,算是凉快多了,

    梵迪修斯与隆吉安出了光明殿。梵迪修斯一身雪白的袍子,仙气飘逸。

    他的须发皆白,有些像是电视里的元始天尊造型。

    在黑龙江这块,梵迪修斯是父神一般的存在。

    所以他走在路上时,很多民众百姓都自觉的停下脚步,微微鞠躬祈福。这种感觉让梵迪修斯很是享受。

    这时候,陈天涯给深海领主打了一个电话。

    深海领主的酒店里有电话。

    听到电话后,深海领主立刻起身去接。他一直泡在浴缸里,浑身**的。身上的鳞片全部出了来。陈凌的极光须弥印给他的伤害还是很深的。

    “喂!”深海领主淡冷的说道。

    “我如果是你,现在就会离开。”陈天涯淡淡的说道。

    “什么意思?”深海领主说道。

    陈天涯说道:“难道你不知道,陈凌汇合了沈门,西昆仑,大军正在逼近。为的就是要将你杀了。你这下是捅了马蜂窝明白吗?”、

    深海领主吃了一惊,说道:“难道你们要把我交出去?”

    陈天涯冷笑一声,说道:“那么你觉得呢?为了你,让我们整个教廷跟大楚门火拼,所有计划作废?”

    深海领主倒吸一口冷气,说道:“小子,你很不错。我记住你这个情了。”他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是这样周身黑色鳞片,如个恐怖的黑色怪物,出了酒店。

    这家伙一出现,当真是吓煞人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