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7章你们要好好的
    好半晌后,陈凌方才返回无名岛。他躺在海滩上,天上一片漆黑。他忽然觉得好生疲惫,又好生不甘。筹划这么久,一切都没问题。可这老鱼怪也当真是古怪,居然中了自己一掌,毫发无伤。

    只能说,这个生物充满了奇怪的元素。

    陈凌拿出用防水袋装好的手机,随后拨通了单东阳的电话。让单东阳派飞机前来接自己回去。

    同时,陈凌也知道,要再去抓老鱼怪就有些难了。

    两个小时后,单东阳乘坐军机过来接陈凌。陈凌一身**的跟着上了军机。

    这时候是凌晨一点,军机在上空呼啸而去。

    陈凌在机舱里,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单东阳坐在他身旁,他看出了陈凌身上的疲惫。当下忍住好奇,没有过多询问。

    凌晨三点三十分。军机回到了香港,降落在秘密总部。陈凌这才睁开眼睛。他和单东阳下了飞机。离开秘密总部,外面有一辆车在等待着。单东阳开车,说道:“我送你回海边别墅。”

    陈凌点点头。他的脸上没有多大的表情。

    单东阳启动车子,打转方向盘,车子开了出去。

    “那个老鱼怪已经逃走了,你们多注意下他的行踪。一有消息,就要报告我。”陈凌忽然说道。

    单东阳点头,说道:“好的。”他顿了一顿,又说道:“陈凌,如今老鱼怪的老巢也被我们全毁了,你的气可消了一些?我知道小倾的死对你来说打击很大,小倾的仇虽然要报。但我希望你能回归理智。毕竟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

    陈凌沉默下去。

    好半晌后,他说道:“老鱼怪一天不死,别的什么都与我无关。”

    他就是认准了死理,一定要将老鱼怪杀死。否则,他就会越发觉得对不起小倾。小倾在天之灵也不能安生。

    回到海边别墅后,许晴和叶倾城在门口等候。两女见到陈凌浑身**的,一脸疲惫,不由心疼。

    陈凌对两女看了一眼,语气倒也温和,说道:“我有些累了,有话明天说。”

    叶倾城忙道:“热水放好了,你先洗澡,然后睡觉好吗?”

    陈凌点了点头。

    洗了一个满足的热水澡。陈凌裹了一条大浴巾便来到卧室倒头就睡。

    这一睡,便是睡了一天一夜!

    天边的云卷云舒,日月交替,似乎也在诉说着生死无常的道理。

    陈凌醒来的时候是下午六点。

    临近八月的下午六点,这个六点,在冬天属于傍晚,在夏天来说,的确还是下午的范畴。

    天边的夕阳红彤彤的。

    夕阳映照在海面上,波光粼粼。

    云彩如瑰丽的血一般,带着一丝凄美的意境。陈凌醒来的时候,窗户是打开的,坐起来就可以看到那边美丽的大海。

    那沙滩处像是一个天堂般的存在,带着美好的愿望和憧憬。只要走过去,似乎就能收获美好。

    陈凌睁开眼睛便看见了他的小妻子叶倾城。他正是枕在她的腿上。她看他时,眼里是说不出的柔情光芒。

    “倾城。”陈凌心中一动,伸出手去抚摸她美丽的脸蛋。

    “你醒啦?饿不饿?”叶倾城极尽温柔的问。

    陈凌摇头,说道:“不饿。”他随后坐了起来,看了外面一眼。那风景的美丽让他流连忘返。

    “倾城,对不起。”陈凌转过头来,轻声说道。他将她纳入怀抱之中,抱的很紧。

    叶倾城躺在他的怀里,轻声说道:“你不用说对不起,我都明白,真的明白。”

    陈凌当下便什么也都说不出来了。

    随后,陈凌起床。许晴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妙佳没有出来,和陈思在房间里吃。

    主要是妙佳依然会害怕陈凌,许晴她们又怕陈凌见了这情况,会更加伤心。

    欧阳丽妃肚子已经隆起,预产期在十月左右。陈凌坐在欧阳丽妃身边,不过最后却还是欧阳丽妃在照顾陈凌,给他不停的夹菜。

    这一顿饭吃的还算平静,温馨。陈凌的话不多,大家都知道他没这么快走出阴影来。但是看见他能好好的吃饭和睡觉,也放心不少。

    吃完饭后,陈凌放下碗筷。他站起身子,说道:“我要出去办一些事情了。你们在家好好的。”

    叶倾城一众人应好,并不阻拦。

    出了海边别墅,陈凌开起那辆奔驰车,前往大楚门的总部。

    夕阳渐渐落入天际,夜幕降临。

    陈凌进了大楚门总部,他的身后跟着李红泪和李红妆。李红妆是专门负责情报的。

    如今大楚门的整个情报网,问李红妆反而是最明朗的。

    大楚门的办公室宽敞,明亮。灯光雪白,亮如白昼。陈凌坐在老板椅上,他一身黑色的衬衫,面目清冷而坚毅。

    “门主!”李红泪和李红妆都显得恭敬无比。

    陈凌看了李红妆和李红泪一眼,问道:“可有老鱼怪的消息?”

    李红妆与李红泪顿时欲言又止,想说却又有些顾忌。

    “说吧!”陈凌察言观色何其厉害,语音凝重下去。

    李红妆面对陈凌的威严,还真没胆子撒谎。再则,她和李红泪是最忠诚于陈凌的大楚门成员。

    “回门主。”李红妆说道:“那大鱼怪全名叫做深海领主,目前已经去了黑龙江,进入光明殿,受光明教廷庇护。”

    陈凌虎躯一震,这下,棘手了。

    进入了光明教廷的老鱼怪,自己要进去杀他,无疑是痴人说梦。

    这件事,沈出尘和轩正浩其实已经知晓。他们不希望陈凌知道,但也明白一个道理。这件事是瞒不下去的。

    “好,我已经知道了,你们下去吧。”陈凌的脸蛋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李红泪与李红妆不太放心陈凌,但也只能退了下去。

    陈凌心中了然,这是梵迪修斯因为杀不了自己,而故意来恶心自己的。

    随后,陈凌给单东阳打了电话。

    单东阳那边很快接通了电话。

    “单东阳,我想借助黑龙江那边的军队。”陈凌开口说道:“有没有什么问题?”

    “不可能的!”单东阳一口拒绝了。他叹了口气,说道:“你要军队干什么?去攻打光明教廷?这么大的动静,你有想过国家的大方针吗?为了你一人的私仇,这合适吗?”

    陈凌深吸一口气,说道:“那算了。”说完便挂了电话。他就猜到,国家这边不可能帮自己。他们这群人,一旦有需要自己的地方,就要自己出手。但是自己若有需要他们出手的时候,绝对不会干,甚至没有一丝的人情可讲。

    这会儿陈凌也偏激起来,一点也不记得刚刚香港这边还出动军机将深海领主的无名岛夷为平地了。

    陈凌随后又给梵迪修斯打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接到陈凌的电话,梵迪修斯并不意外。

    “把那个老鱼怪交给我,条件你开。”陈凌沉声说道。

    梵迪修斯冷冷一笑,说道:“我的条件就是要你的香港建造起两座光明殿,你们大楚门离开香港。只要你办到,我立刻将那老鱼怪交给你,你干吗?”

    这摆明就是不想谈判了。

    “这么说就是没得谈了?”陈凌冷声道。

    梵迪修斯说道:“否则,本座凭什么把人交给你?难道本座缺钱用吗?”

    陈凌寒声说道:“你不要逼我。”

    梵迪修斯说道:“你想如何?”

    陈凌说道:“你若把老鱼怪交给我,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你若不交,我发誓,我会让你光明殿永远鸡犬不宁。我陈凌会用一辈子的精力来跟你耗。你别想再有什么发展?”

    梵迪修斯冷声道:“你这算是在威胁本座吗?”

    陈凌一字字说道:“你可以这么理解。”

    梵迪修斯沉默一瞬,随后说道:“姓陈的,你是在破坏规矩。猫有猫道,鼠有鼠道。这里是华夏,如果你都不愿意来讲这个规矩。那么,我们光明教廷更没这个必要。你如果想玩,本座奉陪到底。到时候,管教你们华夏鸡飞狗跳,永无宁日。只要你敢,本座就豁出去了,奉陪到底!”

    随后,梵迪修斯挂了电话。

    梵迪修斯何等傲气的人,岂可一而再,再而三受陈凌威胁。本来这一次抓陈凌而不得,就已经成为了笑柄。如果这次再把老鱼怪乖乖送给陈凌。那么光明教廷就会彻底被人鄙视。以后也没有任何势力敢归附他们。

    因为你罩不住手下啊!

    所以这一次,梵迪修斯动了真怒,绝不妥协。

    陈凌将卫星手机收起,他眼中放出幽光。

    陈凌也知道威胁梵迪修斯不妥,但除此以外,他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绝不能任由老鱼怪活下去。

    ty市是临近东北的一个市,这里有沈门的一些生意存在。沈门下面的集团在这里开了不少连锁超市和酒店。

    另外,地下的黑道,也都尊崇沈门。

    可以说,ty市是绝对的沈门势力范围。

    但是近来,ty市地下黑道有些风向开始吹了起来。大家纷纷议论,是不是光明教廷要过来占领ty市了?

    混黑的人都知道光明教廷目前是属于绝对的大鳄,有种要一统江湖的态势。

    所以最近,ty的地下很不太平,人心蠢蠢欲动。

    这些微妙的变化,沈默然马上也就知道了。

    沈默然此刻正在和沈云飞一起喝酒。

    他们在靠近哈尔滨的一个小农庄里,煮酒,吃着水煮鱼片。看起来很是惬意。

    夜色如水。这儿的空气格外的好。

    沈默然是悄悄来的这里,谁也不知道。这里与ty市很近。

    跟随沈默然一起来的还有鬼灵。

    鬼灵也跟着一起喝酒。沈默然虽然是个傲气十足的人,但是对手下也还是很好的。

    这时候,沈云飞忽然淡淡一笑。他的脸全毁了,看起来有些恐怖。包括鬼灵,也长的有些丑。

    人面目丑恶会影响气运。沈默然身边的这些人,面目的确不太雅观。也影响了他的一些气场。

    沈默然见沈云飞笑而不语,不由问道:“云飞,是否有眉目了?”沈云飞笑笑,说道:“少主,下一步,光明教廷因为对付不了大楚门。但是他们还得扩张,很显然就要把目标对准我们。”

    沈默然也知道这一茬,说道:“如果真跟光明教廷较量起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很不好办啊!”

    沈云飞说道:“没错,所以一开始我建议是我们先尽量收缩,保存实力为妙。”顿了顿,又道:“不过眼下,我觉得倒是有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沈默然眼睛微微一亮,沉声问道。

    沈云飞说道:“最新消息,杀害小倾的深海领主被光明殿收留了。小倾这个女孩子对陈凌的意义,少主你比我应该更清楚。”

    沈默然说道:“我的确清楚。这一次陈凌为了她,发了一次疯,将光明教廷弄的灰头土脸,由此可见一斑。”

    沈云飞说道:“深海领主是直接杀害小倾的凶手,陈凌能容忍深海领主活着吗?”

    沈默然说道:“不能!”顿了顿,说道:“估计陈凌这次要对光明殿展开报复了。”

    沈云飞说道:“没错。梵迪修斯之前一直顾忌陈凌的鱼死网破。但现在,他的脸面放不下了。所以就算鱼死网破,他也的接陈凌的招。这个时候,我觉得我们和大楚门的利益是一致的。现在,少主你应该联系陈凌,和他合作,一致对付光明教廷。”

    顿了顿,沈云飞说道:“只要这潭水彻底搅浑了,事情也就好办了。”

    沈默然点点头,说道:“好,我这就联系陈凌。”

    陈凌一直坐在办公室里。

    他沉默一阵后,给海青璇打了电话。

    海青璇很快接通了。

    “喂!”海青璇也知道陈凌的事情,她柔声道:“你还好吧?”

    陈凌沉声说道:“青璇,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海青璇说道:“你说。”

    陈凌说道:“我知道,我这么去做,很不应该。也很不顾大局。甚至很自私,很自私。但是,小倾从一开始就跟着我。她的生命里从来都只有我,从来没要过什么回报。在她生前,我为她做的太少,太少了。我只想最后为她自私一次。你不要跟我讲大道理,好吗?随我疯一次。就算是死,就算是背千古骂名,我都不在乎。就算造孽太多,我也不在乎。”

    海青璇怔住了。不知道为何,陈凌说的很平静。却让她感受到了陈凌内心的那一团炽热。

    她突然想起了刚开始认识陈凌时,那时候,他跟自己素不相识。却放弃了帮尘姐,只是因为他也有一团热血。

    他随自己舍生忘死,鏖战沙漠。最后差一点就死在沙漠里。他无怨无悔,从未对自己要求过什么。

    半晌后,海青璇凝声说道:“你要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使是杀尽天下人,我海青璇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陈凌舒了口气,说道:“那好。点齐一百名精锐战士,找哈曼瑞士配备最精良的武器。随我前往东北黑龙江。”

    海青璇只说了一个字,好!

    最后海青璇说道:“给我三天时间。”

    “恩!”陈凌挂了电话。

    与海青璇结束了通话后,陈凌眼光幽幽。没多久,电话再度响起。

    这一次却是沈默然打过来的。

    陈凌接通,他这时候压根就没想过沈默然的问题。

    “陈凌。”沈默然喊道。

    “什么事?”陈凌的语音淡淡。

    沈默然说道:“我想我们现在可以正式合作了。你若攻打光明殿,我可以配合你。”

    “你想怎么配合?”陈凌心中一动。他脑袋转的飞快,立刻明白沈默然目前的处境也很困难。所以他一点也不怀疑沈默然的用心。

    沈默然说道:“我可以派三百精锐白袍出来,全部都带美式新装备。另外,我和鬼灵,以及手下的高手全部参战。”

    “好!”陈凌精神一震,说道:“你随时准备好,听我通知。”

    沈默然微微一笑,说道:“既然你我都联盟了,我想东方静也该出把力了。她跟你关系不同,你去找她,她不会拒绝。”

    “好!”陈凌说道。

    随后,挂断电话。

    陈凌接着给东方静打了电话。东方静很爽快,说道:“好,我会带手下参战。”

    做完这一切后,陈凌眼中闪过寒光。狗日的梵迪修斯,你特么想要做陛下,想要君临天下。老子就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现实。

    陈凌联络沈门,西昆仑的事情不知道是怎么传出去的。总之国安的人很快知晓。单东阳第一时间前来找陈凌。

    陈凌没有回海边别墅,而是在大楚门的办公室里一直待着。

    单东阳找过来的时候是凌晨三点。陈凌有些饿了,让李红泪泡了一碗方便面进来。

    单东阳急匆匆而来,一进来便闻到了屋子里的泡面香味。

    “陈凌,你不能这么做。”单东阳第一句话便是如此。陈凌淡淡的看了单东阳一眼,说道:“你可以去跟梵迪修斯商量,让他别那么做才对。既然你没有帮我的忙,这件事我看你也别搀和了。”

    单东阳怒道:“你有没有想过。一旦双方真正交战起来,会对国家有多恶劣的影响?光明教廷里高手如云,如果他们流窜作乱,后果不堪设想。”

    陈凌喝了一口面汤,然后吸了下鼻子,说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我已经打算这么做了。你说完了,就离开吧。因为我不会改变主意。谁也别想让我改变主意。”

    单东阳见陈凌如此,便知道这家伙的倔脾气犯了。他咬咬牙,离开了办公室。

    随后,单东阳像是一个陀螺般的忙碌。他去找了沈出尘。深更半夜来到沈出尘所住的公寓。

    沈出尘半夜被叫醒,也没有什么脾气。换好端庄的裙子后,将单东阳迎了进来。

    沈出尘是天生的气质美人,自有一股大气存在。

    单东阳与她在沙发前落座。单东阳当下说了事情的重要性,随后又说了一旦发生之后的严重性。最后做总结,希望沈出尘能去劝陈凌熄灭雷霆怒火。

    沈出尘听完后摇摇头,说道:“我太了解小弟了。小倾是他愧疚感最大的一个女人。现在小倾死了,没人能劝的动他。”

    “那怎么办?”单东阳脸色很难看,说道:“难道真的要将国家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形象和稳定给破坏掉?这是对国家,对人民的犯罪啊!陈凌将来是要背上千古骂名的。”

    沈出尘说道:“现在的小弟不会在乎这些。”她顿了顿,说道:“其实你可以走另一种路线。那就是去劝梵迪修斯,让梵迪修斯将深海领主交出来。深海领主才是整件事情的导火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