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5章野心
    陈天涯不敢有丝毫得色,说道:“只有跟随您,才有天涯的将来。天涯必定永远效忠于陛下您。”

    梵迪修斯道:“好,天涯,从今以后,本座绝不会再疑心与你,也绝不会再有负于你。”

    陈天涯激动起来,一脸的感激之色。

    “对了,你怎么知道陈凌和落雪设了这个计?”梵迪修斯忽然问道。

    陈天涯沉声说道:“回陛下,我一直在琢磨陈凌此行的目的。最后,我设身处地的站在他的位置想了一下,便猜到了有这个可能。不过天涯也不敢肯定,所以只有暗中提防。天可怜见,陛下您洪福齐天,所以未被小人残害。”

    梵迪修斯点点头,说道:“恩,你处理的很好。你也累了,快去洗澡,换身衣服,好好的休息一番。”

    “是,陛下!”陈天涯恭敬告退,没有半分的逾越之处。

    一出梵迪修斯的房间,陈天涯脸上的恭敬,谦逊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冽的寒意!

    凌晨零点时分,xj市区即使是最繁华的地段也已经人烟寥寥。这个地方不像是上海,燕京,香港。到了午夜时分依然繁华上演。

    不过在燕京中路上,路灯还是很明亮,街道上干净整洁宽敞。

    路灯下,偶尔有车辆急速行驶过去。

    这时候,街道上有两个人走了过来。一个青年穿黑色衬衫,长的清秀帅气,更要命的是他的眼中有一种锋芒和神光,让他整个人显得与众不同。

    而他身边则是一个外国美女,湛蓝色的眼珠,金黄色的发丝,身材苗条,容颜绝美。一身雪白的裙子,如盛装的茜茜公主。

    青年正是陈天涯,而女方则是伊芙尔。伊芙尔自然的挽住了陈天涯的手臂,两人只有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情况下才敢偷偷出来约会。

    伊芙尔不想奥蒂斯知道。

    这时候,陈天涯一直显得沉默。

    伊芙尔微微歉意,说道:“天涯,你是不是不高兴我一直不跟奥蒂斯说明?”顿了顿,解释道:“天涯,我是想渐渐疏远奥蒂斯。这么突然跟他说,怕他有些不能接受。”

    陈天涯握住伊芙尔的手,轻声说道:“我没有想奥蒂斯的事情。伊芙尔,我相信你会把握。我也会一直等你。”伊芙尔不由大为感动,同时奇怪的问道:“那你怎么好像很不开心?”

    陈天涯微微一叹,说道:“三天前,陛下曾经跟我说过,如果我不能杀了陈凌,他就会将我驱逐。驱逐其实也就是要杀了我。”

    伊芙尔吃了一惊,说道:“你怎么不跟我说?”陈天涯微微悲凉,说道:“跟你说了又如何?只会让你烦恼。”伊芙尔说道:“那现在?”

    陈天涯说道:“现在已经没事了。因为我救了陛下一命。”接着,他便讲了陈凌和落雪联合击杀梵迪修斯的事情。

    说完之后,陈天涯说道:“这一次幸好我猜测正确,如果没有这一茬。只怕我的下场堪忧。”

    伊芙尔握紧陈天涯的手,说道:“不管如何,我都会跟你一起进退。”

    陈天涯微微感动,说道:“这种生死不由自己的感觉让我痛恨。幸好还有你在我身边。”说完便将伊芙尔搂进了怀中。

    随后,陈天涯和伊芙尔进了一家酒店入住。房间里,两人自又是一番抵死缠绵。

    对待伊芙尔,陈天涯开始是想拉他到自己的阵营里,建造第一支力量。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对伊芙尔也是有真感情的。称霸的路若有一人相伴,才不致那般寂寞。

    当然,陈天涯也不惧寂寞。

    之所以要救梵迪修斯,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陈天涯知道自己羽翼还未丰满。现在梵迪修斯一死,只怕自己马上就会遭到甘道夫这些长老们的排挤和打压。众家兄弟也不会服气于他。

    所以梵迪修斯现在不能死。

    通过这件事,陈天涯也越发感觉到了危机,生死完全不能由自己,被捏在他人手上,终不是一件安稳的事情。

    他觉得要加快拉拢自己的势力了。现在他还不敢对伊芙尔说出自己的心思,因为伊芙尔还未能完全稳定。他要一步一步将光明教廷里的人心拉拢过来。将来除掉梵迪修斯,他便就是光明教廷的陛下。这就是陈天涯的野心,无与伦比的野心。

    目前来说,梵迪修斯如果死了还有一个坏处。那就是下面的人谁都不能服众,一团乱麻。黑暗议会适时出手,配合大楚门这些势力。只怕光明教廷就会土崩瓦解。

    光明教廷乃是陈天涯看中的势力,是他打算安身立命的根本,如何会容他瓦解。

    而陈天涯现在不止是有伊芙尔一个心腹。尔斯顿这位前美国队队员也是他最忠心的兄弟。尔斯顿目前在光明教廷的底层,时刻的为陈天涯收集着情报。

    且不说这些,陈凌在两天之后,顺利回到了香港。这一场针对陈凌的十亿美金悬赏事情就此取消,告吹。恶魔刀客也逐渐在网上淡了下去。

    网络上就是如此,火的快,消失的也快。

    陈凌是中午回的香港。回香港很是秘密,李红泪前来接机。

    陈凌没有回海边别墅,而是直接在大楚门的总部里待着。他先洗了一个澡,换上干净的衬衫。随后,清清爽爽的他前去轩正浩所住的公寓。

    艳阳高照。

    李红泪开车,陈凌默不作声的坐在后面。他就像是一个木头人,完全没有以前的悠然气质,也不会和李红泪说笑。

    李红泪当然知道陈凌发生了什么事情,看见陈凌如此,李红泪不由有些心疼,忍不住劝慰道:“门主,请您节哀,您也要爱惜身子。我们没有您可不行的。”

    陈凌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放心吧,我没事。”

    这一次回来,陈凌没有让叶倾城他们知道。也没有让海青璇知道。

    他像一只蜗牛,不想任何人来关注他。

    这一次的大陆之行,陈凌一眼就知道背后有光明教廷的影子。因此诛杀梵迪修斯是在计划之内。他原本想着也许大鱼怪会出现,有机会就杀了大鱼怪。

    话说回来,陈凌最紧要的是想去将小倾的骨灰送回去。然后,回香港就一定是个困难。因为只要他一出香港,就会成为焦点。陈凌便索性将计就计,来了个大闹天宫。

    事实上,这一次陈凌的确震慑住了其他的势力。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一个翱翔于天的霸王陈凌。一人一刀,千山我独行。不管是多少人的追杀,还是光明教廷的倾巢而出,全部都铩羽而归。这让众多势力开始忌惮陈凌,也明白陈凌这个人,一旦发起疯来,那将是非常可怕的。

    梵迪修斯一行人又乘坐飞机回到了黑龙江光明教廷。

    自从陈凌一行人从神域回来之后,光明教廷的发展势头开始被遏制。沈门的势力所及之处,也不允许光明教廷发展下去。加上陈凌的威慑,一旦陈凌发怒捣乱,光明教廷也会头痛。

    这个时候,沈门不再是国家头疼的所在,反而是定海神针,在守家卫国。而大楚门更是国之达摩克利斯之剑,震慑光明教廷。

    梵迪修斯对陈凌恨之入骨,又因为虎视眈眈的黑暗议会,一直有所顾忌。

    目前的情况就是光明教廷想要突破眼前的困境而不可得。

    梵迪修斯有想过,陈凌在香港太过集中,不好对付。他打算先攻击沈门,发展势力。

    这一次回到黑龙江,梵迪修斯便是打算改变战略方针的。

    回到黑龙江后,梵迪修斯召集长老们开会。梵迪修斯主张改变方针,开始朝沈门所在的城市发展光明殿,壮大信徒与势力。

    也就是说,梵迪修斯要放弃对付大楚门,而去捏沈门了。

    柿子嘛,要找软的捏。本来梵迪修斯以为大楚门,以为陈凌比较好欺负。谁知道几下较量,发现那是个带刺的榴莲,横竖不好下口,那么就认准了沈门。

    便也在这时,隆吉安在会议上发表了意见。说道:“陛下,目前来说,攻打沈门是正确的。不过我觉得,这一次击杀陈凌失败,对我们的威信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陈凌现在是一个风向标,只有他死,他的鲜血才能染出我们教廷的风采与威名。”

    梵迪修斯的脸色很难看,觉得隆吉安这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说道:“怎么杀陈凌,你告诉本座?强攻香港?”

    梵迪修斯说到后来显然就是气话了,强攻香港多不现实,就算能攻上去,那也是两败俱伤,头破血流。

    隆吉安并不因为梵迪修斯的话而气馁,他突然说道:“陛下,目前我觉得有一个大好的机会可以杀陈凌。”

    梵迪修斯兴趣并不大,应该说是根本不怎么相信。不过他还是要给隆吉安一些面子,缓和下语气,说道:“你说来听听。”

    “是,陛下!”隆吉安深吸一口气,说道:“陈凌这次虚晃一枪,虽然我们并没有杀了他。但他也没有什么实质的收获。杀害小倾的凶手深海领主还活着,我想下一步,陈凌肯定是要去杀深海领主的。我们何不联系深海领主,请君入瓮?”

    梵迪修斯顿时眼睛一亮,觉得隆吉安说的大有道理。

    随后,隆吉安又看向陈天涯,说道:“陛下,与深海领主的合作一直是陈天涯在跟进。我认为这件事情可以交给陈长老来完成。”

    陈天涯便就知道这隆吉安又再给自己下套了。

    “隆吉安长老。”陈天涯不待梵迪修斯说话,先截口说道:“我想说明一点的就是,深海领主为人非常谨慎,他的老巢不会告诉任何人。只怕陈凌虽然厉害,也找不到深海领主的老巢所在。你的这个计划,其实是没有可行性的。但隆吉安长老你却要我去完成,不知道您是何居心?是不是我陈天涯哪儿得罪了您?”

    这番话说的很直接,咄咄逼人。陈天涯审时度势,知道自己刚刚救了梵迪修斯,目前梵迪修斯还是信任自己的。所以他才敢如此大胆的反驳出来。

    隆吉安没想到陈天涯会如此大胆反驳,他显得有些惊讶,随后冷声说道:“陈天涯,你难道不知道轩正浩有一本魔典,可知天下事。如果轩正浩用魔典,难道查不出深海领主的所在?”顿了顿,说道:“倒是陈天涯你,三番两次推脱剿灭陈凌的计划,到底是何居心?”

    陈天涯说道:“魔典不能随意用,否则会损失气运。这一点轩正浩很清楚。”

    隆吉安冷声说道:“但你别忘了,陈凌要报仇。这事由不得轩正浩!”

    陈天涯道:“既然隆吉安长老如此有信心,何不自己去办这件事?若您能办成此事,杀了陈凌,陈天涯的项上人头就交给您处置了。”

    “这可是你说的!”隆吉安眼中绽放出寒意精光来。

    “胡闹!”梵迪修斯一拍桌子,佯怒道:“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本座的存在?”

    “陛下恕罪!”两人连忙朝梵迪修斯施礼。

    梵迪修斯很满意的看着这两人的反应,觉得权威得到了最大的诠释。他是乐于看见下面的人斗的,下面的人太齐心了,掌权者总是会有危机感。

    平衡之术是也是帝王心术。

    梵迪修斯看着两位大将耷拉下头去了,便道:“天涯,这件事你不愿意做?”

    陈天涯连忙说道:“回陛下,不是天涯不愿意做。此事是隆吉安长老提出来,他信心满满,却又让我去完成。我完不成,反倒显得我陈天涯无能。既然如此,隆吉安长老对自己的提议如此有信心,他自己去完成,岂不是让人心服口服。”

    隆吉安再度开口了,说道:“深海领主一直是你在联系,我如何去完成?我们同样为陛下效忠,各自分工都有不同,你怎可说出如此推诿之话。”

    陈天涯说道:“深海领主的联系方式在我这里,我可以交给长老你。我们都是光明教廷的人,深海领主只认教廷,而不是认我陈天涯。若我不在教廷之内,深海领主不会多看我一眼。”

    这下两人真是撕破脸皮,针锋相对了。而现在梵迪修斯对陈天涯还有感激之情,自然不会偏袒隆吉安。

    陈天涯之所以今天发难,一是隆吉安的提议虽然不是在坑爹,却是在坑他陈天涯。二是让参会众人知道,他陈天涯在梵迪修斯心中的地位已经不同了。已经能和隆吉安这样的长老抗衡了。

    一石二鸟的计划!

    隆吉安的嘴皮子显然是不如陈天涯的,陈天涯这番话简直无懈可击,他顿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便在这时,梵迪修斯说道:“既然如此,隆吉安长老,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负责好了。”

    隆吉安自己提出来的计划,如果他自己都推脱,那也太说不过去了。所以这下他只好施施然起身,说道:“是,陛下。”

    梵迪修斯又说道:“至于与深海领主的联系沟通,天涯协助你。”

    陈天涯也马上站了起来,说道:“是,陛下。”

    这件事的调调就这么定了。但参会人员也意识到了微妙的变化。那就是陈天涯已经获得了梵迪修斯这位教宗陛下真正的信任,进入了核心的圈子。

    所以伊芙尔挺高兴的,而隆吉安的脸色则很阴沉。

    散会之后,陈天涯并没有为难隆吉安,而是主动找了隆吉安。

    两人在光明殿的科技室里连线深海领主。

    不过要联系到深海领主并没那么容易,得先通过青岛地上代理人,由代理人通知深海领主方才可以。

    陈天涯当着隆吉安的面联系了深海领主的代理人。代理人称,会尽快告知深海领主。但深海领主什么时候过来,他也不确定。

    隆吉安闻言,也无法说陈天涯的不是。他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把事情想得太完美化了。实行起来很是麻烦,这特么就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巨大的坑啊!

    香港!

    陈凌来到了轩正浩的公寓,他拿出黑超墨镜戴上。

    轩正浩并没有出门,他是标准型的宅男,准确的说应该是技术性宅男。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抱着魔典研究。

    陈凌前来,是轩正浩开的门,轩冰云已经去了学校。

    轩正浩将陈凌迎进了客厅。两人在沙发上落座。

    “查出老鱼怪的巢穴在那里?”陈凌淡淡说道。

    轩正浩陷入一阵沉默,陈凌也不再多说别的话,两人陷入一片死的寂静。

    半晌后,轩正浩也淡淡说道:“查不出来。”

    陈凌双眼蓦然陷入血红,突然窜起,一把抓住轩正浩的领口,将他按在沙发上。“必须查出来,立刻!”

    陈凌的声音冷如寒冰。

    轩正浩并不畏惧陈凌的威严,他深吸一口气,说道:“这样得不偿失的。即使你查到了老鱼怪。他在水中一样可以逃走。我们可以想办法将他引诱出来。”顿了顿,又说道:“还有很重要的一个事情存在。门主,你想过没有,这次光明教廷抓你而不获,脸面全失。他们对你已经恨之入骨。我想陈天涯一定猜得出来,你要去找老鱼怪。如果他们联系老鱼怪,守株待兔等你前去,一旦陷入海域之中,你身法展不开,岂不是自投死路?”

    陈凌根本不听轩正浩的这些解释,说道:“这些不需要你操心,你只需要查出来老鱼怪的巢穴,然后告诉我。轩正浩,你信不信我会杀了你?”最后一句话说的很平静。

    但轩正浩却感受到了陈凌真正的杀意。这种杀意让轩正浩不寒而栗。

    轩正浩看向陈凌,虽然陈凌戴了墨镜,但他却依然可以看到陈凌眼中的情绪。他忽然微微一笑,说道:“那你就杀了我好了。”

    这就是轩正浩的性格,向来都不会屈服。这个人的骨子里,也是极其的傲。

    陈凌怔住。他似乎也没想到轩正浩会如此应对。呆了那么一瞬,他放开了轩正浩。

    轩正浩也微微松了口气,如果陈凌真的因为这件事而杀他。他会觉得自己跟错了人,眼前这人就是跟陈天涯,沈默然那些人毫无区别了。还好,陈凌并没有。他与他们之间,始终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的。

    陈凌的脸上显现出一丝颓废,半晌后,他说道:“我想为小倾做一些事情。不管有什么后果,我都想去做。”顿了顿,看向轩正浩,说道:“就当是我求你,可以么?如果你觉得不满意,我跪下来求你好吗?”

    他说完便欲下跪。

    这一瞬,轩正浩内心说不出的震撼。居然有了一丝感情的波动,不是因为别的,而是陈凌这样英雄盖世的人物居然说要下跪。他觉得自己可以承受天下人的下跪,唯独承受不起陈凌的下跪。连忙阻止,说道:“别。”

    顿了顿,轩正浩微微一叹,说道:“好,我答应你。”

    陈凌眼中闪过喜色,说道:“谢谢。”

    轩正浩淡淡道:“从我跟你开始,我的命运跟你的命运就息息相关。我不答应你,是为了你以后的胜利。我现在答应你,也不过是多了跟你一起入地狱的可能。所以谢谢,用不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