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4章被他逃走了
    这一次,梵迪修斯动了真怒,他觉得闹出这么大动静,连一个单枪匹马的陈凌都对付不了。更别谈以后要如何征服这个世界。

    而梵迪修斯也开始对陈天涯起了疑心,怀疑陈天涯并不尽心。因此,便索性对陈天涯施加了最大的压力。

    夕阳西下,天边的残霞如玫瑰红一样凄美壮观!火车的车顶上,陈凌凝立如泰山苍松。他的风衣朝后猛吹,猎猎作响。

    陈凌的心思进入到了一片空灵的状态。只有这种状态,才不会那么难受。才能让他暂时忘记失去小倾的伤痛。

    陈凌并没有直接乘坐火车到达燕京,因为火车是要到站而停的。所以每次他必须下车。下车之后也会去补充食物,或是休息一些时间。

    两天后的xj市区,陈凌顺利的解决了十批杀手。无论是在火车上,还是进入市区吃饭,这些杀手们无孔不入,下毒,用诡计迷惑,用狙击枪等等。但是无一不死在了陈凌的手上。

    而网络上对恶魔刀客的报道越来越多,说这位恶魔大侠斩妖除魔,不断的残渣涌出,全部被诛杀。事实上,到了后面,一般的毛贼已经知道了陈凌的厉害,都已经不敢动手了。敢动手的都是一些国际上厉害的杀手组织。

    但他们再厉害,又厉害得过光明教廷吗?连光明教廷都抓不住陈凌,何况是他们?

    这时候是下午两点,午后的风吹拂在xj市区。这个市绿树成荫,空气很好,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

    如果要来这里避暑,倒是首选。

    陈凌有些累了,风餐露宿这么久。他吃了一些东西后,便在公园里的长椅上入睡了。

    过往有不少游人,游人只敢在远处观看,不敢靠近。因为根据网路上的传闻,这位恶魔刀客可不是明星什么的,而是真的能将各路杀手,垃圾,黑帮老大诛杀的杀神。

    长椅旁边是一条湖。

    这午后的风吹过,格外的舒服。陈凌不一会便进入熟睡。而远处围观的人则越来越多。

    也有人报警了。

    不过现在警察却已经不出警了。一开始不了解恶魔刀客,有些警察还敢来抓。这段时间,警察内部里都传开了,许多盖世凶人都被恶魔刀客杀了。他们这些警察那里敢来趟这个浑水。大家都抱着这样一种心态。这家伙很快就会离开的,要祸害就去别的地方祸害吧。

    再则,有这家伙在,还增加了破案率,也不算坏事。

    便也在这个时候,一丝丝的不和谐在陈凌心中生了出来。这丝不和谐非常的轻微,如果不是因为他有感应天地的能力,还真感觉不出来。

    “很好,是梵迪修斯来了。”陈凌心中一凛。这个老家伙终于是憋不住了。除了梵迪修斯,没人能隐藏的这么深。

    梵迪修斯便在人群之中,他也戴上了一个面具。是一个牛头的面具,身上穿了黑色的袍子。他的眼神淡淡的看着远处的陈凌。

    梵迪修斯是一个人来的这里,针对陈凌这个滑不溜秋的搞法,梵迪修斯无奈之下只有亲自出手。他亲自出手,可以在最近的距离接近陈凌,而不被陈凌发现。其他的人没这个本事。也就是说,梵迪修斯如果带了别人前来,反而像是安装了警报器,让陈凌提前警觉。

    基于这种情况下,梵迪修斯决定亲自出手。现在他已经最近距离接近了陈凌。而还有的高手则在远处随时待命。直升机已经在这个城市上空备好。梵迪修斯想要的就是,即使抓不住陈凌,也要咬住陈凌不放。这样追的陈凌筋疲力尽,其余的人乘坐飞机前来,便可以将陈凌围杀。

    这其中牵扯到了一个时机,之前陈凌精力充沛,敏感很强。现在陈凌面临一轮一轮的追杀,神经会有些疲惫和习惯。因此,梵迪修斯这时候再来追捕,便是以逸待劳了。

    陈凌坐了起来,这一瞬间,他也知道自己陷入了绝对危机的时刻。对方对自己的真正大杀招已经展开。梵迪修斯潜入到了离自己不到三十米的范围里。到了这个范围,陈凌才感觉到了不和谐。

    这个三十米在他和梵迪修斯的眼里,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而且,梵迪修斯还被陈天涯授了一计。那就是,陈凌的心肠始终是正义的。如果靠近他,还有一个办法让他失神。那就是抓一个小孩,朝他砸过去。

    突然之间的变化,陈凌一定会有个惯性思维。那就是营救小孩。不管救还是不救,陈凌的心神都会有瞬间的失守。那个时候,便是追杀陈凌的最好时机。

    不得不说,陈天涯将陈凌的心理揣摩的太准确了。

    也就是在这时,梵迪修斯真的抓了一个小孩。

    梵迪修斯动了,在这一刹那,他抓了一名六岁的小男孩在手上。他人如鬼旋风,又如飞机擦过地面,一掠就是三十米。

    与此同时,小男孩朝陈凌猛砸而去。

    家长的惨叫,小男孩尖声哭叫起来。梵迪修斯的身影成了看不清的残影。

    杀机突然爆起,骇然欲绝!

    陈凌眼神一寒,他的确是下意识的出手了。一个柔劲抄起小男孩,一个旋转,便用太极顺劲将小男孩身上的力道化解。又将小男孩丢了出去。

    小男孩摔在地上,却是一点事情也没有。可这时,陈凌有事了。梵迪修斯一拳闪电轰到了陈凌的面前。

    海底崩拳,崩打向陈凌的腹部。陈凌疾退,双手一格。

    他整个人接触到梵迪修斯恐怖,重逾万斤的螺旋电流力量。这下陈凌猝不及防,只觉所有力量被对方瞬间化解。

    别说陈凌猝不及防,就算是全力施展,也不是梵迪修斯的对手。不过这个瞬间,陈凌的本事也展现出来。

    如来法印的奥义瞬间在双手施展出来,精神奥义,武道意志崩杀而出。

    也是因此,他的力量虽然被化解,却没有被梵迪修斯伤害到。反而借助梵迪修斯的力量,一下飞到了河面上。

    河面之上,陈凌并没有潜入河水里。而是依靠双脚的力量站在了河面上。双脚的鞋子已经被他崩掉,十根脚趾搅拌水面,将他身子托了起来。水只到了他的膝盖处。

    围观的游客们见到这一幕,纷纷拍照,惊叹。而那小男孩的父母抱起小男孩痛哭不已。众游客见小男孩没事,便也都知道,是恶魔刀客救了小男孩。

    有人开始在微博上激动的直播。也有人开始说恶魔刀客勇救小男孩,绝对的正义之侠。宣称要对那些指责恶魔刀客血腥的人打脸。

    另外又有人将恶魔刀客站立在河面上的照片发出,武林高手惊现河面。恶魔刀客难道真是来自宋代?

    还是说,这公园的湖只有那么浅?

    梵迪修斯看向陈凌,他也走向了湖面,一步一步走向陈凌。

    湖面同样只到了他的膝盖处。这个与修为无关,而是物理的原因。再厉害,这水都要到膝盖处才能维持平衡。

    两大高手凝立湖面。

    梵迪修斯心中大定,这湖面有限,而且在水里,陈凌的身法受到了限制。他似乎已经看见了陈凌已经死了。

    便在这时,梵迪修斯丝毫不客气,突然身体剧烈的下弓着,腹部似乎坠到了水面上!双手也插进了水面,双手双脚连续爬行前进,以豹子般的速度在水面上疾电的奔腾着。

    趴!趴!趴!

    水面上溅腾起一圈圈的白浪。

    四肢奔腾,双手双脚连环行走,速度极快!几乎是晃眼的功夫,梵迪修斯就已经到了陈凌面前,以猛烈地撞击之势,然后恰好在两尺对战地有效距离定住,一下直起身体,站立起来,仿佛一头在爬行之中猛然直立起来的人熊,当胸一掌疾推,击向陈凌的胸膛!

    这一连串的动作,爬行奔腾,撞击,停顿,直立,出掌,打击,行云流水,浑然天成。

    在这一刹那间的冲击,陈凌的眼中精光绽放。

    啪!

    水花白浪迎面扑来,淋湿了陈凌的头发。一片晶莹的水幕,水幕之中,却隐藏着一只锋利的爪子,这只爪子。手指修长。指甲如刀片,锋利卷曲,直插陈凌的咽喉。

    这自然是梵迪修斯的爪子,一冲到之后,推掌变化成微抬手,捏成爪子,凭借着指甲的锋利,硬生生地要割破陈凌的喉咙管。

    在水中,无法借力。即使是梵迪修斯要一拳打伤陈凌这样强悍的身体也很难。所以梵迪修斯直接用出爪子。

    这时候,梵迪修斯的计划很清楚明晰。他的手下在快速赶来。而在水上搏斗,所消耗的体力是岸上的数倍。他有时间和陈凌耗下去。

    面对梵迪修斯这一抓,陈凌抬肘点撞向梵迪修斯的手腕。梵迪修斯手一翻转,一根指头如锋利的刀片割向陈凌的肘拳。

    陈凌身体突然下沉,便躲开了梵迪修斯这一割。与此同时,龙爪手突然翻腾而出,大擒拿,拿向梵迪修斯的手腕。两人闪电之间,诡异绝伦的变化起来。

    不过,梵迪修斯的速度终究是快过陈凌。他连续两手大手印的撞击,将陈凌撞击的更加沉了下去。很快,水便到了陈凌的腰部。

    梵迪修斯痛下杀手,他如今乃是造物主的修为。对天地一切事物都了然于心,渊博,浩瀚!

    他人也跟着沉了下去,一个推掌扑杀向陈凌脸门。陈凌越发凝重,同样一个推掌。两向碰撞,梵迪修斯的力道之中所蕴含的天地至理,螺旋劲力浩瀚无边。就像是卷杀一切的爆裂龙卷风。、

    陈凌的推掌里有如来法印的变化,可依然抵挡不住梵迪修斯的劲力。陈凌被迫再度退出六米之远。梵迪修斯凶猛扑杀而去,双手如怒龙翻腾,突然窜出,上杀陈凌双眼。下抓陈凌腹部。上下连杀,凌厉无双。

    陈凌也终于正视体会到了造物主的厉害。他深刻的明白到,今天还好是在水里,因为水限制住了梵迪修斯的力量。如果是在地面,只怕自己连梵迪修斯一拳都接不下去。

    梵迪修斯达到了造物主,他拳头里的力量,道理,奥义,已经不是人仙所能够抵挡的。他的武道精神能化解陈凌一切的力量含义。

    便在这时,陈凌突然身子一弓!斩神刀出!

    哥们有刀啊!老东西!

    两人刚才的博弈,即使是梵迪修斯也贯注了全副心神。这一下攻击眼看陈凌就要抵挡不住。看起来陈凌今天就要死了,梵迪修斯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他完全忽略了陈凌背上那把无坚不摧的斩神刀。

    这个时候一道刀光雷霆奔杀而来。梵迪修斯骇然失色,措手不及!

    危机中,梵迪修斯身子一偏,一指弹在刀身上。砰的一声响,斩神刀居然被梵迪修斯弹缺了一块。

    陈凌一刀斩不中,又是反手一刀横劈。横扫千军如卷席!

    梵迪修斯在水里,身法受到限制,这横扫千军让他不得不退!他一退,陈凌便沉入湖水中,消失不见。

    梵迪修斯眼中寒光闪过,想逃么?他如何能允许陈凌逃走。立刻也跟着潜入水中。

    湖面上,拍照的观众立刻消失了拍的素材。两大高手消失水面。

    这世间,真有武林高手?这是目前微博热议的一个话题。

    陈凌潜入水中,朝前方逃去。梵迪修斯跟在后面,如箭鱼追击。

    这湖面颇大,方圆一共有十里左右。陈凌一路前逃。两人前后追逐,梵迪修斯的修为远胜陈凌,越追越近。

    梵迪修斯越来越兴奋,他觉得今天可以不假任何人的手便杀了陈凌。

    在水中,陈凌的毛孔很快适应了水面,他发现自己真的可以在水里呼吸自如。当初时空之中的魔帝也可以在水里呼吸,那是因为他也是造物主。而陈凌的金刚不坏之身也有这个本事。

    至于梵迪修斯这位造物主,当然也有这个本事。

    陈凌发现自己能在水中呼吸后,不由大喜。他觉得自己又多了一分杀大鱼怪的把握。

    且说梵迪修斯眼看要抓住陈凌,便在这时,水底深处突然一阵涌动。接着,杀机森然而出。一道白影窜出,对准梵迪修斯的胸口就是一爪。

    这个人出现的好生突兀,而且毫无声息,隐藏的极深。梵迪修斯在水里敏感大大的降低,这下猝不及防,他在危机中,猛然一拳爆向白影。白影脑袋一缩退了出去。但梵迪修斯的胸口却已被白影划伤!

    这一刻,梵迪修斯这尊永恒的身体受到了伤害。

    白影长相俊美无比,带着一丝柔弱。梵迪修斯看清,顿时失色。来者居然是黑暗议会的议主落雪。

    这一刻,梵迪修斯的脸色难看起来,他突然明白了一些东西。很显然,这是陈凌为他布的一个局。

    之前落雪曾经想要杀了陈凌,那是想要借助日本潜伏进华夏。但是计划失败,落雪忌惮首领,便也不再打算杀陈凌。

    而现在已经是此一时,彼一时。光明教廷壮大到了这个程度,已经成为黑暗议会的心头大患。所以陈凌布局杀梵迪修斯,落雪自然愿意前来帮忙。

    梵迪修斯的胸口溢出鲜血,落雪这一爪,对他造成的伤害很深。陈凌与落雪冷眼看向梵迪修斯。

    梵迪修斯觉得很郁闷,因为陈凌这家伙太特么不按套路出牌了。深海领主杀了小倾,怎么说,你这家伙发狂也应该是去找深海领主报仇。怎么你这家伙搞了这么多事,居然是给老子在下套啊!真特么是万万没想到啊!

    梵迪修斯暗暗感觉到了不妙,这一次只怕有些凶多吉少了。这水中面临落雪和陈凌这两大丧门星的追杀,加上自己又受了伤。只怕一个闪失,性命难保。

    水中大家都无法开口说话,这时候落雪与陈凌相视一眼,一起出手了。

    雷霆出击,陈凌斩神刀斩杀而去,刀光电芒。落雪如一道闪电,五指如利剑弹射向梵迪修斯的咽喉。梵迪修斯深吸一口气,朝下方陡然沉去。接着又从陈凌脚下窜了出去,疯狂逃窜。

    这老狗的计谋也是厉害,一瞬间用出了最正确的躲避方法。

    陈凌一刀不中,将斩神刀插入背后,展开蜘蛛踏水的身法,整个身子奔腾如电,追向梵迪修斯。落雪也立刻追了过去。两人一左一右的逼着梵迪修斯,势必要将这条老狗今天堵杀于此。

    梵迪修斯暗暗叫苦,无论是陈凌和落雪都是难缠的人物。他虽然有通天的本事,也没办法瞬间解决一个。

    而一旦被缠住,下场是极为凄惨的。

    但陈凌与落雪的合围已经越来越近。

    终于,落雪追上了梵迪修斯,一个切掌闪电奔杀过去。梵迪修斯眼神寒光闪过,同样一个切掌回击。两人掌力相碰,终究还是梵迪修斯胜了一筹。梵迪修斯想要趁胜追击,陈凌也已赶来。龙爪手,大擒拿,五指如利刀,抓击向梵迪修斯背后。梵迪修斯掌力变化,反手劈陈凌。陈凌闪避,落雪又攻杀而来。

    无论是落雪还是陈凌,单打独斗都不是梵迪修斯对手,但是两人一起攻击,居然默契无比,将个梵迪修斯打的手忙脚乱,越打越险。

    眼看再这般下去,梵迪修斯还真就要饮恨当场了。说时迟那时快,这时候变故突然又生了出来。

    一颗爆射子弹袭杀向了陈凌。这子弹的爆发力强悍到了可以伤害到陈凌的金刚不坏之身。陈凌急忙躲开。

    来人在远处,枪法极其厉害,连续点射几枪。陈凌和落雪躲避的空当,梵迪修斯已经逃出了老远。

    追不上了!陈凌和落雪脸色难看起来,两人相视一眼,只能放弃了这次的追杀。

    随后,陈凌和落雪从隐蔽的地方上了岸。而落雪早已经准备好了一辆越野车。陈凌上了车后,落雪载着陈凌直奔燕京。

    车上,落雪和陈凌**的。开车的是黑暗议会的人。

    他们的动作很隐蔽,外人暂时发现不了。

    落雪皱眉向陈凌说道:“计划这么周密,怎么还会有人来救梵迪修斯?”顿了顿,说道:“真可惜,差一点就可以杀了这条老狗,这次放虎归山,以后再要杀他可就难了。”

    陈凌已经摘下了面具,他的脸色很阴沉。他摇摇头,说道:“不太清楚。”其实他心里已经有数。救梵迪修斯的人不是别人,而是陈天涯。

    陈天涯的前身是自己,这个家伙居然将自己的计划全部猜了出来。只是,他之前又说是卧底在光明教廷,现在却又救走梵迪修斯!

    陈天涯啊陈天涯,你到底在扮演一个什么角色?最好不要让我发现小倾的死和你有关,否则,天涯海角,我绝不会放过你。

    酒店的房间里,梵迪修斯已经洗了澡,换上干净的衣服。

    这时候,陈天涯来到了房间里。他浑身**的,一身黑色衬衫,极为恭敬的道:“见过陛下!”

    梵迪修斯看着陈天涯,忽然之间,他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愧疚。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对自己忠心耿耿,可自己却时刻苛待于他。今天若不是陈天涯,梵迪修斯知道他绝对没有侥幸。他的命是陈天涯救回来的。

    “委屈你了。”梵迪修斯微微一叹,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