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1章梦里不知身是客
    所以面对隆吉安的责难,陈天涯不卑不亢,说道:“隆吉安长老,我跟您打个比方好了。比如在一个屋子里,有十个大汉。每一个大汉都能有一只老鼠随意捏死的力量。但是,这只老鼠有没有机会逃走呢?我相信是有的。我说过,陈凌进了内地,又是独身一人,就等于是鱼儿回归了大海。我们人多又如何?他不会跟我们正面作战。而我们的人手当中,就连甘道夫长老都不是陈凌的对手,除了陛下,谁能抗衡他?”

    隆吉安对陈天涯的态度很不满意,他冷哼一声,说道:“照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了?陈天涯,你到底是何居心?”

    伊芙尔见爱郎被为难,在一旁忍不住开口说道:“隆吉安长老,我觉得陈长老所说虽然有些悲观,但是颇为中肯。我们应该重视,从而才不会犯错误。”

    隆吉安惊讶的看了一眼伊芙尔,伊芙尔却是表情冷淡,根本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而伊芙尔身边的奥蒂斯不知为何,心头巨酸,感觉很不是滋味。他只能劝导自己,不要多想。自己是男人,应该大气,这都是正常的观点。

    梵迪修斯却是没管这些,他说道:“陈天涯,你说了这么多,难道只是想告诉本座,就算倾尽光明教庭之力,也杀不了一个陈凌?”

    梵迪修斯的脸色很难看。

    陈天涯马上垂首下去,显得恭敬无比。他说道:“回禀陛下,陈凌现在是一条泥鳅,滑不留手。如果要杀他,必须一击而中。”

    “说说你的想法。”梵迪修斯冷声道。

    陈天涯说道:“是,陛下。我认为我们可以这样做。在国际上发布一个超级悬赏令。用十亿美金来悬赏陈凌的人头。我相信,这个悬赏令一出,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都会蜂拥而出的来杀陈凌。”顿了顿,又道:“这里毕竟是华夏,所以我们也不能做的太过分,反而会让军方插手。但是如此一来,各方杀手,雇佣兵,势力对陈凌动手,我们再隔岸观火。只等陈凌露出破绽来,一击而中,胜算岂不大上很多?各方势力插手,军方的视力也会转移。”

    “十亿美金?”奥蒂斯忍不住说道:“陈长老,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陈天涯看了一眼奥蒂斯,便又面向梵迪修斯。继续说道:“我们要做的就是一件事,让陈凌没有交通工具回香港,让他疲于奔命。时刻锁定他,即使他是人仙,长期高度崩紧心神,也会有疲惫的时候。只要他出现一打盹的时候,就是他的死期。至于奥蒂斯圣骑士长你说的十亿美金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认为这并不是问题,因为我们要杀陈凌都很难。何况是国际上的这些雇佣兵等等。他们都杀不了陈凌,我们还需要给钱吗?”

    这个计划一说出来,全场安静下去。伊芙尔美目中流露出异样的亮光来。她的情郎着实太过出色了。如此计划,天衣无缝啊!

    梵迪修斯也深深的看了陈天涯一眼,最后说道:“就按这个计划来办。”

    这一天,整个国际上沸腾了。因为光明教庭在杀手协会里发布出了一个悬赏令。

    十亿美金悬赏华夏籍男子陈凌的人头。

    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一笔悬赏花红。

    各方杀手界的杀手,雇佣军,以及各派势力都为这笔花红而激动沸腾。

    最重要的是,如今陈凌进入了四川,孤身一人。这是更吸引人的一环。如果陈凌躲在香港,就算是再多的钱,大家也没胆子动手。可现在陈凌落单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还不去啊!

    就算是不是这陈凌的对手,但也许能捡个漏呢?

    这个消息,马上国安也知晓了。单东阳便知道事态越发严重了。

    不止是国安知道了,沈门,西昆仑,大楚门的轩正浩也全部知道了。

    单东阳第一时间电话联系轩正浩。

    “我们应该怎么救陈凌?”单东阳非常担心陈凌的安危。

    轩正浩的语音依然没什么改变,说道:“这个环节,我猜到了。所以没什么好救的。在光明教庭里有个陈天涯,这个人的前身是门主。陈天涯能把门主预料死死的,门主难道就不能预料到陈天涯要出什么坏主意吗?事情还在控制之内,不用担心。”

    单东阳说道:“我想安排军用机去接他回香港。”

    “怎么接?”轩正浩淡淡说道:“门主手机没带,你无法联系到他。而且,就算你的军用机去了,我保证,光明教庭会轰掉你的军用机。他们布了这么大的局,不会允许门主坐飞机回来的。”

    单东阳有些气恼,说道:“难道我们就什么都不做?看来我不应该找你,而是应该去找沈出尘。”

    单东阳说完挂断了电话,马上又联系沈出尘。

    沈出尘的答复很简单,如今陈凌不在,大楚门的一切安排都要按照轩正浩的来。轩正浩说过不出兵去营救,那么大家都要老实的守护住大本营。

    单东阳无语,他觉得自己目前能做的只有时刻关注陈凌的动态了。

    而轩正浩也下了一个命令,大楚门任何成员不得离开香港,违者杀无赦!

    这是一个铁令!

    没有人能违抗。看起来就像是轩正浩想要看着陈凌死在大陆内地一般。但出奇的是,沈出尘也支持轩正浩这么做。

    在沈出尘和轩正浩的压制下,没人敢违背命令。

    信息发达的时代,一切的完成都不到二十四小时。

    中午的时候,梵迪修斯亲自出马。陈天涯,甘道夫,隆吉安,奥蒂斯,伊芙尔全部跟随。他们的目标也是四川,陈凌所在的那片山林。

    与此同时,华夏境内,无数隐藏的小势力,杀手,亡命之徒也潜入过去,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

    国外无数雇佣军,杀手正在赶往华夏。他们都有各自的渠道。

    美国的金发长腿女郎莫妮卡担忧陈凌,也在赶往华夏。

    梵迪修斯一众人乘坐三架螺旋桨直升飞机前往四川。

    陈天涯和隆吉安坐了一架。

    梵迪修斯一个人坐了一架。

    奥蒂斯和伊芙尔坐了一架。尽管伊芙尔其实是想和陈天涯坐一架的,但是这么多人在,不管是陈天涯还是伊芙尔都不好表现出来。

    伊芙尔这次回来后,她发现她似乎对奥蒂斯的亲昵感到有些惧怕。

    直升机在空中急速飞行,蓝天白云,阳光艳丽。

    奥蒂斯坐在伊芙尔身边,他心中觉得很是不安。为了拉近和伊芙尔的关系,他很自然的伸出手想要亲昵的揽住伊芙尔。

    伊芙尔被他的手揽住腰肢,顿时身子一僵。她不着痕迹的挣开了奥蒂斯的亲昵拥抱。勉强一笑,说道:“有些热。”

    奥蒂斯心头酸涩,面上不动声色,淡淡一笑,不再说话。

    他不敢去想。

    且不说这些,陈凌也早早的到达了雪狼王所在的山洞。

    到达时,是上午十一点。雪狼王站在那块石头上,它还是那般雄壮威武,浑身的毛发雪白,没有一丝的杂质。

    但此刻的雪狼王,心神有些不宁。它的眼神中透露出丝丝的悲哀。

    它是天地之间的灵物,活了这么久,对岁月,事物都有着异常的敏感。

    在小倾身死的那一刻,雪狼王冥冥之中感受到了一种哀伤的情绪。

    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照在雪狼王雪白的毛发上。那阳光斑驳琉璃!

    雪狼王抬头看向陈凌。

    陈凌来到雪狼王的面前,他什么也没多说,第一件事就是跪了下去。

    雪狼王的眼眸中,神情大变。它觉得自己的想象已经被证实了。

    雪狼王跳下大石,来到陈凌的面前。它的爪子狠狠的按在了陈凌的肩膀上。嘴里发出呜嗷的叫声。

    这声音充满了一种绝望。

    陈凌将骨灰盒取了出来。

    “是她?”雪狼王用指甲笨拙的写了起来。

    好不容易写完,然后看向陈凌。它是多么的期望不是。

    陈凌目光中流露出难言的悲伤,他点了点头。

    “吼!”一声震雷般的咆哮从雪狼王嘴里吼了出来。就如天地震怒,这山林之间,许多动物,生物听闻这一声响,全部吓得四处逃散。有的便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雪狼王双爪将陈凌狠狠的掀翻在地,然后扑了上去,整个身子将陈凌钳在地上。

    雪狼王的眼里满是怒火,悲哀,绝望。它血红着双眼冲陈凌咆哮。

    陈凌虽然听不懂它在说什么,但是却也能猜到。他想,狼爸一定在怒吼,我的女儿好好的跟着你出去的,你却带回来的是她的骨灰?

    陈凌看向雪狼王,他的眼中一样满是悲哀。

    这一瞬,雪狼王恨不得杀了陈凌。但半晌后,它又放开了陈凌。它虽然是畜牲,但它心里知道,如果它杀了他。它的女儿一定会恨自己的。

    雪狼王转身,它的爪子放在骨灰盒上。它一只爪子灵活的将骨灰盒托起,然后朝山洞里面走去。

    在雪狼王进入山洞之后,陈凌一直在外面待着。

    他试图想进去的时候,雪狼王便发出愤怒的咆哮。

    陈凌心下哀伤,不敢再前进。

    傍晚的时候,夕阳在天边,将这大地印染成金色。

    便在这个时候,陈凌忽然听到一声巨响。他顿时大惊失色,骇然欲绝,疯狂的冲向山洞。

    一进入山洞,陈凌便看见雪狼王倒在了血泊里。它居然撞壁而死了

    陈

    凌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退后几步,最后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他这时候才明白,原来雪狼王虽然活了悠悠的岁月这么多年。但是小倾已经成为了它活下去的希望。活下去的寄托。当小倾死了之后,雪狼王便也失去了活着的希望。

    泪水再次从陈凌的眼眶住溢出。他沉浸在这无边的悲伤里不愿意出来。

    点点滴滴,涌上心头。他似乎听见小倾在背后喊着凌哥哥。

    那是一种怎样的悲凉,悲哀?一个你在乎,就像是不可剥离的生命般的女子,突然就变成了一堆骨灰?

    明明两天前,她还能对着你哭,对着你笑。

    将雪狼王和小倾就在这儿找了地方合葬下去。

    陈凌用手刨的,刨得手上鲜血淋漓。

    埋葬好后,他跪在坟前一动不动。似乎只有这样,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跪的累了,凌晨的夜里充满了寒意。陈凌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凌哥哥!”一个声音喊。

    陈凌惊喜的回头,立刻看见小倾俏生生的站在眼前。她穿着白色的小西服,明眸皓齿。

    陈凌惊喜欲狂,扑上去将她牢牢的抱住。生怕一松手,她就会离开。

    “小倾,对不起,对不起。”陈凌抱住她,不停的说着。“我错了,你不要离开我。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我去哪儿都把你带在身边,你不要走。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只要一次机会,好不好?”

    小倾却是不理,只是喊道:“凌哥哥。”

    陈凌松开她,看向她的脸。他觉得好欢喜,他的小倾又回来了。

    小倾定定的看着陈凌,她的眸子就像是天上的星星。那样的清澈见底,那样的纯净不见杂质。

    但就在这时,陈凌醒了过来。

    他看向前方,却是小倾和雪狼王的坟头。

    清清冷冷的夜里,只有孤寂和这一座坟头。而他才终于意识到,那个只喜欢他,眼里只有他,叫着他凌哥哥的丫头。爱穿小西服的丫头永远的消失了,没有了。

    这消失,就是永恒的啊!永远不可能再看见了。有再多的遗憾都只能是遗憾了。

    这一刻,泪水流出。陈凌哭了出来,他抽抽噎噎的哭,就像是一个失去了玩具的孩子,哭的无助,伤心,却没人理会。

    黑夜终究会过去,黎明也会到来。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陈凌擦干了泪水,站了起来。他的泪已经流的够多了,而现在,是到了要为他的丫头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了。

    不要再管什么慈悲!

    谁若挡我,杀!

    陈凌将骷髅面具找了出来,戴上。他身穿黑色风衣,戴上骷髅面具。背后背了一柄斩神刀。这样子看起来,颇有些像是黑夜中的恶魔骑士。

    随后,陈凌迎着黎明,朝外面冲了出去。

    这片森林里,雾气,露水沾满了树叶。陈凌在这里面风驰电掣,就像是一头丛林之中的狼王。

    与此同时,最先到达这座森林的有铁血雇佣军,一共八人。他们的装备齐全,进来之后很快找到了陈凌的踪迹。他们在这些踪迹的附近布置了雷达控制。

    时刻监视着陈凌的动向。

    铁血雇佣军八人严阵以待,他们本身就是华夏人。这一次机缘巧合,就在国内执行任务。得知了悬赏,二话不说赶来了。他们的武器有专门的渠道运进来。

    另外,在铁狼雇佣军的身后,还隐藏了一个小宗派。这个宗派一直在雾隐山。师徒四人,师父是一个白眉老怪,一身修为通玄,混元的实力。三名弟子也有五十多岁,乃是如来的实力。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如来修为早已经不值钱了。

    白眉老怪和手下三名徒弟监视着铁狼雇佣军。因为他们没有高科技,便想借他们之力。

    用白眉老怪对徒弟们的话来说,想那大楚门门主陈凌,已经是人仙级别的高手。这群兵蛋子什么都不懂,就想来拿这十亿美金,真是粪坑里丢石头,找死。

    如果陈凌真这么好杀,光明教廷还需要出十亿美金吗?

    三名徒弟分别叫做铁手,铁蛋,铁无痕。

    四人不露丝毫气息。

    闯进这片森林的并不止有着两支势力,还有从国外赶来的鹰眼队。五个狙击手。他们守护在森林外面的入口,只等待陈凌出来,便要一举击杀。他们这五个人已经杀过太多人。

    所以他们的经验丰富,耐心很好。

    他们潜伏着,不露一点声息。

    梵迪修斯等人到达之后,只在森林外面的远处观看。这几大高手已经感觉出来鹰眼队的存在。

    梵迪修斯很满意,说道:“看来天涯你的计划奏效了。”

    陈天涯并无丝毫得色,他恭敬的道:“全要仰仗陛下。”

    梵迪修斯很满意陈天涯的态度,淡淡一笑。

    国家这边,面对国安各地发来的情报。便也看出许多国际上有名的凶人,战队全部在聚集过来。

    “这一潭水,看来是已经彻底搅浑了。”华老一群人在一起商量着。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不能不重视。

    一旦出了乱子,会带来很不好的影响。

    华老下达命令,令战士们时刻准备行动,维持安全。绝对不能允许这些人侵犯民众的安全。

    国安的高手,国家培养的高手全部倾巢而出。

    西昆仑也有高手参与进来。

    而此时此刻的陈凌,终于出现在了铁狼雇佣军的视线范围里。

    陈凌身穿黑色风衣,骷髅头。在他进入被监视的区域里后,他便停下了身形,闲庭信步。

    铁狼雇佣军的狙击手已经瞄准了陈凌。

    其余队员也瞄准了陈凌,只等陈凌进入全部可以设计的范围内。他们兴奋不已,仿佛看见了那十亿美金在向他们招手。

    做完这一笔,就真正可以退休了。狙击手王军的手心沁出汗水,他心想。

    他的狙击枪范围达到了两千米,如今陈凌已经在五百米范围里。他已经感觉陈凌要死了。

    队长林宏通过耳麦下达命令!

    杀!

    简单的一个字。王军扣动扳机,砰!

    寂静的山林,这个清晨,这一声枪响拉起了战斗的序号。

    本来王军觉得陈凌应该死了,但是世事就是这么奇妙。在他扣动扳机那一瞬,陈凌仿佛感应到了一般,身子斜移。

    打空了!王军暗自叫糟,同时,他发现视线里已经没有了陈凌的踪迹。

    五百米的距离,不到五秒钟!

    王军只是想看一下敌人去了那里,便在这时,前方一道残影已经到了眼前。

    陈凌犹如不哭死神,手中斩神刀出,一刀连带着王军的枪和人头,全部破成了两半!

    今天,就让鲜血染长空。让你们来祭奠死去的小倾!

    陈凌心中明镜似的,杀了王军之后,林宏这些人预感到不妙,他们想要开枪击杀陈凌,但陈凌的身形他们已经捕捉不到。

    刷刷刷!

    一分钟的时间,陈凌来回纵横,将四个方位的林宏七人全部斩杀。

    这种速度,绝对堪称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痕!

    鲜血至斩神刀的刀尖流下。

    陈凌一手抓刀,忽然冲白眉老怪几人冷声道:“何方鼠辈,给我滚出来!”

    白眉老怪师徒四人脸色严肃的走了出来,他们刚才看见陈凌出手,方才知道,传说中的大楚门门主究竟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白眉老怪与三名徒弟从隐藏的树后走了出来。

    白眉老怪是混元修为,只离人仙一步之遥。他的三个徒弟,铁手,铁蛋,铁无痕也全部是如来修为。师徒四人默契无比,所以白眉老怪纵使看见了陈凌这般厉害之后,也并不会因此惧怕而离开。

    十亿美金能让他们铤而走险。

    白眉老怪一出来之后,便与三名徒弟呈扇形走向陈凌。他一身黑色立领中山装,满头银发,白眉怒立,看起来倒像一位老教授了。

    “哈哈”白眉老怪在陈凌面前十米处站定,他看向陈凌,哈哈狂笑,随后说道:“阁下就是大楚门门主陈凌了?”

    陈凌看向白眉老怪,他的脸隐藏在面具后面,淡冷说道:“是我又如何?不是我又如何?”

    白眉老怪眼睛一厉,冷笑说道:“你这魔头,一身煞气。若是放你出去,岂不是要残害苍生。今日老夫便要替天行道,诛杀你这魔头。”

    陈凌扫视白眉老怪,突然哈哈狂笑出来,他全身杀气绽放出来,也不废话,说道:“那还废话什么,你出手吧!”

    杀气,魔气!

    滚滚汹涌!陈凌话一落音便也出手了。白眉老怪和三名徒弟全部出手,朝中心的陈凌电闪攻击而去。

    轰隆!

    电光石火的瞬间,刷!

    那一瞬,就像是白驹过隙。白云变化,眼看要合拢。那缝隙中,一匹马驹穿了过去。

    鲜血飙射!

    白眉老怪与铁蛋,铁无痕速度快如闪电,眼看就要攻击中陈凌。偏偏在这一刹那,陈凌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