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0章怒
    “你一个人去?”单东阳吃了一惊。如今陈凌已经是光明教庭的眼中钉。还有东印度公司也恨陈凌入骨。如果他离开了香港,只怕会引起群而攻之。那将会是非常危险的。

    “没错,我一个人去。”陈凌的语气不容置疑。

    单东阳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自己也劝阻不了陈凌。当下只能先应声。

    单东阳说道:“我先去准备了。”

    “恩!”陈凌应了一声。他的眼神至始至终都没离开过火化炉。

    单东阳离开了殡仪馆,立刻给轩正浩打了电话。“陈凌要送小倾的骨灰去山城。”单东阳开口便说道。

    轩正浩微微一叹,说道:“这并不奇怪。我猜到他是要去的。”

    单东阳见轩正浩并不着急,不禁急道:“但是你应该知道,他们前来杀小倾,为的就是将陈凌引出去。如今陈凌出去,岂不就是中计了?”

    轩正浩淡淡说道:“你倒也不用太担心。我们门主如果好杀,也活不到现在了。他一个人出去,就像是鱼儿进了大海,狼王进了丛林。那会是他的天下。这一次敌人都欺上门了。也是该让他们看看大楚门的獠牙了。”

    单东阳说不出话来了。

    轩正浩又说道:“对了,门主有说别的吗?”

    “他还要一柄刀。”单东阳回答道。

    轩正浩那边闻言却是眼睛一亮,道:“如今门主的修为已经是顶尖盖世级别,如果再有一柄刀在手,只怕已经是所向披靡了。”

    “你还真够乐观的。”单东阳暗暗叹了口气,说道:“你要知道,光明教庭还有东印度公司都不是省油的灯。”

    单东阳和轩正浩结束了通话。随后,他致电给爷爷。

    电话很快就通了。

    单东阳的爷爷单军接到单东阳的电话很是开心。

    “在香港那边还好吧?”单军笑呵呵问道。

    单东阳对爷爷的感情很深,这一次若不是爷爷去求陈凌,他也早死了。

    不过眼下不是叙祖孙情的时候,单东阳严肃的说道:“爷爷,出大事了。”

    单军顿时吃了一惊,说道:“什么事?”

    单东阳说道:“东印度公司的领主潜伏进来杀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陈凌很重要的女人。现在陈凌要去山城一趟。”

    单军对如今的国家大势还是很清楚的,闻言骇然失色,说道:“他会很危险。你得想办法劝住他。”

    单东阳叹气道:“爷爷,现在没人劝得住他的。我给您打电话是要您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单军连忙问道。

    单东阳说道:“陈凌要一口刀,必须是好刀。我一时之间也没办法找到。爷爷你见多识广,看看有没有办法找一口好刀出来。”

    单军说道:“刀?”他沉默一瞬,说道:“我倒是知道有一口好刀。也罢,我去厚着脸皮将刀求来,也算是还陈凌一个人情。”

    “多谢爷爷!”单东阳不禁喜道。

    “傻小子,跟爷爷还客气什么。”单军最后笑骂一声,挂断了电话。

    凌晨两点。

    陈凌一直没有回海边别墅,而是在车里等待着单东阳准备的刀。陈凌将小倾的骨灰放在一个瓷罐里。瓷罐又用钢盒装好。他将钢盒绑在了背上。

    车子就停在欧阳家的私人机场上。

    那架专机是螺旋式直升机,随时可以起飞。

    便也在这时,远处的车灯扫来。却是单东阳来了。

    单东阳开着一辆奔驰车前来。一下车,便从手里抱了一个长长的刀盒过来。

    陈凌下车迎接。

    “你要的刀。”单东阳将盒子递给陈凌。陈凌接过,将盒子震开。里面露出一柄用绢布包裹的刀来。看不见刀的样子,但是盒子打开的瞬间,陈凌便感觉到了一种锋利,凌厉的气息。

    并且有着一股骇人的杀气!

    绝对的好刀!

    陈凌将绢布拉开,里面的宝刀露出端倪。这却是一柄长两尺,薄如蝉翼的刀。这刀的材质漆黑,刀的刀锋看一眼,就有种流血的感觉。

    杀气冲天,里面似乎蕴藏了万千刀下亡魂!

    陈凌的手伸出去抚摸刀柄,一股冰寒的气息袭来。

    “这刀是什么来历?”陈凌眼中闪过惊喜,问道。

    单东阳道:“此刀名为斩神。是一个姓霍的老前辈所有。这位老前辈在抗战时,曾经被称作鬼影刀王的。这柄刀斩敌无数。不过”

    陈凌说道:“不过什么?”

    单东阳说道:“此刀杀气太重,老前辈交代你用时谨慎,免得被杀气主宰了心智。”

    陈凌冷笑一声,说道:“笑话,区区一柄刀就能主宰我的心智?”

    单东阳也觉得这个担心是多余的。他又道:“这柄刀是霍老爷子的心肝宝贝,若不是我爷爷开口,他还真不会借出来。”

    陈凌将刀在手中把玩,一边问道:“这刀斩杀的都是日本鬼子?”

    单东阳点头。

    陈凌将刀用绢布包裹好,随后又从车里取出了一件黑色的风衣穿上。接着将刀绑在了背后。

    这还不算。陈凌还准备了一个骷髅面具。黑色骷髅。

    不过现在不打算戴上,等遇上敌人时再戴。这一次,他不打算再忍下去。但也不想用真面目示人。

    一切准备好后,陈凌跟单东阳道别。他上了飞机。

    飞机迅速起飞,朝山城方向飞去。

    单东阳目送着飞机离开。

    当陈凌乘坐飞机离开香港的时候,这个消息很快便也在内地传开了。光明教庭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

    梵迪修斯命令陈天涯和伊芙尔即刻返回东北。

    沈门沈默然与西昆仑东方静同样已经知道这个消息。

    东方静第一时间致电陈凌,但陈凌并未带手机。

    无奈之下,东方静致电沈默然。

    这深更半夜的,注定要有许多人睡不着。

    沈默然接到东方静的电话时并没有睡觉,而是在听取着情报网的汇报。他俨然也已经知道陈凌那边的情况。他知道小倾死了。小倾死的那一刻,沈默然心里松了一口气。

    不为别的,这个小倾的飞刀实在是太恐怖了。

    如果将来对战陈凌,这个小倾活着,会对他很不利。

    接到东方静的电话,沈默然淡淡的喂了一声。东方静开门见山的说道:“沈默然,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是你别忘记了。我们与陈凌是有同盟存在的。如果现在陈凌出事了,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我,都不算是什么好消息。陈凌在,光明教庭还只想着对付大楚门。如果他不在了,光明教庭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你我。”

    沈默然说道:“陈凌既然敢出来,就一定已经有了准备。他做事虽然冲动,但一向都不算鲁莽。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放心,这次我不会袖手旁观。我会让天堂组时刻注意,必要的时候,我和你联手,如何?”

    东方静松了一口气,最后说道。

    “谢谢!”便挂了电话。

    最后这谢谢两字却是发人深省。沈默然微微一叹,心说,陈凌啊陈凌,就连东方静这个女人的心也向着你了。她这声谢谢摆明就是不因同盟,而是因为她不想你出事。”

    凌晨六点,陈凌到达山城,来到了那片川蜀之地。飞机已经开走。

    是陈凌让其走的。陈凌面对这片川林,他的脑海里不自禁想起了上次和小倾来的情景。

    “凌哥哥,我们比一比,看看谁快好不好?”

    “比就比,谁怕谁!”

    夜空里,似乎还有小倾熟悉的气息和她的笑声。她素来都很少笑,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笑。

    陈凌的心再度痛起来,痛如刀割。如果自己不是那么大意,如果自己对小倾多关心一点,她又怎么会死?

    都怪我,都怪我!他痛得说不出话来。

    一直到天边露出晨曦,陈凌方才深吸一口气,收拾心情,以白驹过隙的身法奔入树林之中。

    就像是小倾还在,和她一起狂奔向雪狼王所在的地方。

    东北黑龙江。

    城中心的光明殿之中。

    陈天涯与伊芙尔连夜赶了回来。

    甘道夫正在命人密切注意陈凌的行踪。

    梵迪修斯在会议室里召集了奥蒂斯,二长老隆吉安,三名白衣主教,还有伊芙尔,陈天涯。

    甘道夫则缺席。

    这些人也算是光明教庭的核心力量了。个个都是绝顶高手。这些高手在梵迪修斯这位造物主的带领下,已经成为了华夏最大的毒瘤。

    另外还有十名黄衣主教,九位黄金圣骑士,以及四名红衣主教,全部都是厉害的角色。

    并且,光明教庭因为强大的号召力,也吸引了不少小势力前来投靠。现在他门下的枪手,一般高手也有不少了。

    梵迪修斯扫视在场众人,说道:“如今陈凌已经出了香港,这一次,势必不能再让他活着回香港了。”

    众人纷纷附和。梵迪修斯又看向陈天涯,说道:“陈天涯,你最了解陈凌。这一次,剿灭陈凌的行动我交给你,你可能完成任务?”

    陈天涯看向梵迪修斯,他的目光显得尊敬,虔诚。他站了起来,说道:“回陛下的话,我不敢保证能够完成任务。”

    顿时,梵迪修斯的脸色格外难看起来。

    陈天涯说道:“您说的没错,陈凌这个人我的确是最了解的。正因为我了解他,所以我才说,我没有这个把握。陈凌现在入了川,就像是鸟儿飞上了天。他如今的修为是人仙中期。一旦爆发起来,人仙巅峰的高手都不是他对手。他的身法更是天下无双。所以要抓他很难、这一次,虽然看起来他是失去了理智,含怒而出。但我太了解他了。他愤怒之余,一定有他的计划和想法。他出来不是受死,而是报仇的”

    “报仇?”梵迪修斯眼中绽放出幽幽的光芒,说道:“如果他要报仇,应该去找那深海领主。他这次出来,明知道我们要杀他。他把矛头先对准我们,岂不是有些主次不分?”

    陈天涯恭敬的说道:“回禀陛下,深海领主他一定要杀。只不过,这件事情,由于我在青岛找寻深海领主,动静比较大。他也一定知道,背后有我们的存在。陈凌现在满心的杀戮,只怕是等着我们去触他的霉头,以此好大开杀戒!”

    二长老隆吉安微微蹙眉,他是属于梵迪修斯的头号亲信。陈天涯虽然也得梵迪修斯重用。但陈天涯心里知道,他是怎么也不能跟甘道夫,隆吉安这些元老们相比的。

    隆吉安说道:“陈长老,一个陈凌,我们承认他修为通玄,是个棘手人物。但他一个人单枪匹马,就想找我们一整个教庭的晦气。我该是说他太自信,还是我们这些人太饭桶了呢?”

    这话说的就有些严重了。

    陈天涯看向隆吉安,他虽然敬畏梵迪修斯,但对隆吉安却是一个平等的态度。为什么要如此?

    这就是一个很玄妙的心理了。

    你对谁都恭敬,对谁都尊敬。那么你的尊敬和恭敬就一钱不值。相反,你对谁都不看在眼里,而只尊敬梵迪修斯一人。那么梵迪修斯就会在意你这份尊敬。会因为你这份尊敬而感到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