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9章难以言说的痛
    轩正浩的声音传来,说道:“这种天气太不妙了。”

    陈凌心中一凛,他本来就不安。闻言更加不安,可不是嘛。那些鱼人能在海里自由来回。而那鱼人的领主岂不是更加能在海里生存。

    香港这边的守卫再固若金汤,可对方直接从海底过来,还是令人防不胜防啊!

    加上这场大雨,将所有红外线热像技术都要破坏。大雨让视野也变的不好。如果那个东印度公司的领主趁这个时候潜入进来,绝对是可怕的。

    轩正浩继续说道:“现在我们要去找寻进来的敌人有些难度,还是先将阵营保护好。等雨停了红外线热像技术好了,我们再继续排查。你觉得呢?”

    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

    陈凌说道:“就按你说的办。你赶快部署。”

    轩正浩说道:“尘姐,凌飞扬,归墟道长,朵拉绮雯全部在赶往你的海边别墅。”

    陈凌点点头,说道:“大楚门其余成员也要注意安全。”

    轩正浩说道:“都安排好了。不过小倾还是一个人。你看是不是也要她到你的海边别墅来。”

    陈凌说道:“恩,我来给她打电话。”

    一切安排妥当后,陈凌给小倾打电话。

    小倾很快接通了。

    “丫头,来我的海边别墅。”陈凌不假思索的说道。这个时候,陈凌当然不敢跑出去,他要待在家里。毕竟家里的安危是最重要的。

    小倾一向都对陈凌的话言听计从,怎知这时却有些犹豫,说道:“凌哥哥,我不想来。”

    陈凌一呆,随即便也明白。小倾就是不喜欢热闹和应酬。在海边别墅这边这么多人在,这些人又是陈凌的亲人,她也不好冷淡。所以反而是她最不愿意来到这里。

    陈凌便也不忍心为难她,他对小倾的逃跑本事还是很有信心的。现在就是梵迪修斯来,想要抓住小倾都很困难。

    他深吸一口气,便说道:“今天下大雨,外面的视野很不好。我担心东印度公司的领主会趁这个天气前来。如果遇到危险,第一时间逃到我这里来。明白吗?”

    “恩,放心吧。凌哥哥。”小倾乖巧的应了一声。随后,两人结束了通话。

    不知道为什么,陈凌总是觉得心里心神不宁。这几天来一直心神不宁,但此刻是最厉害的。他也搞不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这种情况下,陈凌越发不敢离开海边别墅。他又给海青璇打电话,让海青璇注意安全。

    海青璇和单东阳住的地方很隐秘,陈凌都不太清楚。他们应该是很安全的。

    这场雨持续的下。

    明明才下午三点,但外面天昏地暗,就像是黑夜要降临一般。

    便也在这时,小倾所住的酒店外面。深海领主出现了。深海领主带了一套装备。在从深圳的海潜伏过来后,便换上了。他穿着长袖的黑色衬衫,戴了鸭舌帽。趁着下雨天,也不搭车,就这样打伞朝小倾住的丽人大酒店前来。

    这样有一个好处,下大雨,都在躲雨。没人会注意街上的行人。如果他乘坐的士,的士车的司机发现不对,也许就会泄露到陈凌的情报网里。如今陈凌的情报网在香港那可谓是无孔不入了。

    丽人大酒店前,深海领主的打扮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他已经通过光明教廷的渠道,知道了小倾住在哪一间房。

    要查到小倾的房间并不难。如果光明教廷连这点都查不到,那情报网也早该去死了。

    深海领主进入大酒店,速度迈开。就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在迎宾员的眼前。那迎宾员只以为是发生了错觉。

    深海领主朝八楼掠去,他是走的楼梯。

    小倾就在八楼的205号房。

    此刻,小倾正在看动画片。

    这种雷电滚滚的天气里,如果换做大气运没降临以前。深海领主绝对不敢离开海面的。因为他这种异常的存在就是个超级的吸雷针。

    雷电会劈死他的。

    小倾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劲,哪怕是深海领主将敌意隐藏住。但是已经这么近了,小倾的身体能感应时空分子,所以对危险也相当敏感。她知道不对劲,连忙出了房间。

    这时候,深海领主刚好来到了八楼。他与小倾隔了二十米的距离。

    气息将小倾瞬间锁定住。深海领主眼里露出狰狞的杀意。轰的一下,闪电疾射向小倾。小倾看了深海领主一眼,下意识的刀光一闪!

    飞刀疾射出去。瞬间变射中深海领主的咽喉。深海领主人跳了起来,接着就如受伤的小鸟跌了下去。他抓住咽喉,眼中露出痛苦之色。鲜血淋漓!

    随后,摇摆几下,轰然倒地。

    再也不动了。

    小倾松了口气,她没有从这人身上看到鳞片。又看到他流血,如此痛苦而亡。心道这人原来不是凌哥哥交代的领主。

    小倾缓步走向深海领主。就在离深海领主只有一米之遥的时候,小倾陡然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

    便在这时,深海领主突然动了。

    像是一阵鬼旋风突然卷起,来的好快,好猛!他毕竟已经是人仙中期的实力,比小倾的修为高出太多。纵使小倾身法冠绝天下,这瞬间的发力还是差了一瞬。

    小倾急速转身逃走。她身形如白驹过隙冲了出去。深海领主的利爪在小倾背上留下一道血痕。小倾浑然不顾,冲向走廊那边的落地窗。

    深海领主紧跟其后。

    砰!落地窗被撞碎。八层高楼,小倾跳到了下面的空调盖上。这边是大楼的背面,不是正面。所以由空调盖。

    小倾的身法如猿猴一般灵活。八层高楼,她瞬间就逃到了一楼。而深海领主身子软若无骨,也是不遑多让。跟着赶到了一楼。

    酒店的后面是一个院子,大雨瓢泼。小倾冲进了雨幕之中,瞬间跃过围墙,狂奔而去。

    深海领主紧跟其后。两人一前一后,就如两道闪电。

    小倾脑海里没有别的想法,她要去见凌哥哥。这时候,小倾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对劲了。背部被划了一道伤口,伤口上火辣辣的。她能感觉到那股毒素在朝全身蔓延。

    越是奔跑,毒素蔓延的就越快。

    深海领主其实知道小倾已经死定了,他追她,就是要让她的毒发作的快一些。

    在这一刻,陈凌的心狠狠的疼了一下。疼的他感觉肌肉痉挛,呼吸也困难起来。

    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陈凌暴躁起来。

    他本来是和叶倾城,许晴,欧阳丽妃她们一块儿待在客厅里。凌飞扬,沈出尘,归墟道长也都在。

    他暴躁的站了起来,吓了许晴和叶倾城以及欧阳丽妃一跳。

    陈凌不顾别的,走到门口。他突然遥遥看见风雨中有一道人影正在奔来。这道人影有些踉跄了。

    陈凌看的分明,来人就是小倾。陈凌骇然失色,他快步奔入风雨之中。

    小倾终于看见了奔来的陈凌,她扑入陈凌的怀中,身子在这一刻失去了力气。

    深海领主也追了来。陈凌与深海领主对视了一眼,深海领主冷冷一笑,转身就走。

    陈凌顾不得深海领主,他抱住小倾,就在这风雨中,抱住她,问道:“你怎么了?”

    小倾的嘴唇也呈现黑色,她看着陈凌,忽然伸出手来想抚摸陈凌的脸颊。但只伸到一半,便垂了下去。

    小倾的脸上露出最后一丝的笑容。

    然后,停止了呼吸。

    “不!”陈凌撕心裂肺的吼了出来,他只觉得内心裂开,痛得他要疯狂。

    泪水疯狂涌出。

    他知道,他的小倾死了。

    他死死的抱住小倾。

    随后,陈凌就像发了疯一样,放下小倾,如一头狼四脚着地,白驹过隙的身法展至极限,朝那深海领主的方向追去。

    这一展开身法,就如风驰电掣,不顾一切。

    杀,杀,杀!陈凌胸内的悲愤,狂怒,杀意无处发泄。他恨不得碎裂了这个世界。

    吼!

    前方出现了深海领主的身影。

    陈凌拼命追去。

    深海领主的身法也展至极限。两人很快融入到了街道之中。街上车辆还是有不少。但任何人都看不清陈凌和深海领主的身影。只觉得有一道残影掠过。

    陈凌离深海领主越来越近。

    他眼中杀气冲天。

    深海领主感受到了一种滔天危机,这是面临陈天涯没有过得。他充分体会到了发怒的陈凌的恐怖之处。

    所以这种情况下,深海领主连回头一战的心思都不敢有。再说这里是陈凌的老窝,他也不敢恋战。

    噗通一下!深海领主逃到了海边。纵身跳了下去。

    陈凌毫不犹豫的跟着跳了下去。

    只是一到水中,深海领主便是鱼儿入了海,速度比箭鱼还快。陈凌怎么也追不上,追了不到五分钟,便彻底失去了深海领主的踪影。

    陈凌双眼血红,他啪啪的给了自己两巴掌。悔恨欲狂。

    “小倾,小倾!”他喃喃念了两声,然后上岸。又朝海边别墅狂奔而去。

    这雨中,陈凌全身都已湿透,他的鞋子早已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他狼狈不已,就像是一头受伤的孤狼。

    海边别墅前,小倾的尸体已经搬进了别墅里。

    叶倾城,许晴,欧阳丽妃,陈思她们都在。沈出尘,归墟道长,朵拉绮雯,凌飞扬也在。

    这个客厅里灯光雪白一片。

    &n

    bsp;  叶倾城和许晴,欧阳丽妃,陈思她们都跟小倾有过短暂几次见面,但彼此很少有交集。虽然如此,却也知道这个小丫头对于陈凌有多重要。

    沈出尘更是明白小倾的存在重要性。

    轩正浩听闻小倾出事,心中一个咯噔。他火速赶来,同时也知道,完了,一切都不会再受控制了。

    轩正浩几乎是同时和陈凌进入客厅里的。陈凌什么也不顾,什么也不管的冲到了小倾的尸体面前。

    许晴找了干毛巾来给小倾擦嘴上的血迹。陈凌进来,一把粗暴的推开了许晴。许晴顿时跌倒在地。

    陈凌一把将小倾抱进怀里。这一刻,他的眼里没有任何人了。他死死的抱着她,想要哭,却发不出声音。他嘴巴啊啊的叫着,却只有沙哑的悲嘶。

    雪白的灯光下,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那雪白的灯光下,映照着陈凌,映照着小倾。

    小倾的脸色煞白。陈凌像是一个孩子一般,他想要嚎啕大哭,却又哭不出来。

    这种情况,让陈思第一个忍不住掉下泪水。她跟陈凌在一起这么多年,知道哥哥是多么坚韧的人。她是第一次看见哥哥这般模样。

    沈出尘忍不住道:“陈凌,你别这样。你”

    “滚!”陈凌忽然暴戾的抬头,他扫视在场众人,厉吼道:“滚,全部给我滚!”

    此时此刻,在陈凌的眼里,没有任何人是他在意的。即使是他一直尊敬的尘姐,即使是叶倾城,他的妻子。即使是他最疼爱的妹妹,即使是许晴,哪怕是他的女儿妙佳。他统统不想管,他只想要所有人都在他眼前消失。

    内心那是一种怎样的哀恸,恨不得所有人去死,恨不得自己去死。

    他的小倾啊!

    他的脑海里全部都是小倾的音容笑貌。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小倾的时候,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角落里,冰冰冷冷,谁也不理。

    他一眼看出她虽然冰冷,但内心却是孤单的。所以毫无顾忌的去逗她笑,甚至揽住她的肩膀。渐渐的,她便愿意跟他亲昵了。

    从那以后,他就是她的天。

    这些年来,小倾为了陈凌,什么都不顾。她独自在深山修炼,只是为了保护陈凌。她从来不向陈凌索取什么,总是在安静的角落里等待着陈凌。

    “凌哥哥,你不要丢下我,如果我有什么做错了,你就告诉我,我改,好不好?”

    “你如果乱杀人,我会不高兴。”

    “但是他们是你的敌人,他们会对你不利。”

    “我们来约法三章,以后你杀人,除非是我要被人杀了。再要不,必须我允许你杀,好不好?”

    “这只有两章!”

    “哈,臭丫头你还会幽默了。”

    陈凌想到痴处,心中那种伤痛更加的剧烈猛烈。他紧紧抱住怀里的小倾,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的响。

    他的双眼血红,他就像是受伤的野兽,绝路上的野兽,屏蔽了所有人的关心,也禁止任何人上前来。

    陈思在一边泪水抑制不住的流。她的哥哥啊,这是伤心到了何种程度才会如此?她想上前去抱住哥哥,咬咬牙,便踏出一步。可就在这时,叶倾城抓住了她的手,对她示意摇头。

    叶倾城的眼角也有泪光盈盈,她听说过小倾。听说过陈凌身边有这么一个丫头,为了他,上穷碧落下黄泉,九死一生永无悔。叶倾城了解自己的男人,如今这个丫头死了,他心中的伤恸是谁也不能去想象的。

    许晴虽然被陈凌推在了地上,但这个时候,她不会因此伤心,也不会去怪陈凌。她看着陈凌,这个男人一向都是顶天立地,英雄盖世,此刻却像一个大男孩一样痛哭流涕,她的心便好痛好痛。

    便也在这时,沈出尘微微一叹,向众人说道:“都跟我走吧,给他一点空间和时间。”

    陈思不放心陈凌,说道:“可是”

    沈出尘道:“他有分寸的,你放心吧。”

    在沈出尘的劝说下,一众人随着沈出尘到了楼上。陈思一直在门口偷看着陈凌,生怕哥哥会想不开。

    快两岁的妙佳也探出头来,呆呆的看着一楼地下坐着的陈凌。她似乎也感觉到了爸爸的哀伤,变的不再惧怕他,而是好奇的打量着。

    二楼的客厅里。

    沈出尘是最冷静的一个,她对轩正浩说道:“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这边的信息,保卫要更加的注意,你先去安排吧。”

    轩正浩点点头,说道:“好。”当下便即离开。

    沈出尘又对朵拉绮雯,凌飞扬,归墟道长等人说道:“你们也都先散了吧。”

    朵拉绮雯,归墟道长,凌飞扬三人也是微微一叹,自个离开了。

    房间里便就只剩下沈出尘,叶倾城,许晴,欧阳丽妃了。

    沈出尘看向三女,她怕三女心里会有想法,当下说道:“小倾从小是被狼王养大,她没有亲人。后来在警卫局里认识了陈凌。也只有陈凌敢靠近她,逗她。当时陈凌是觉得这丫头很可怜,很孤独。从那以后,小倾眼里就只有陈凌。她对于陈凌来说,不止是有救命之恩。小倾为了陈凌,独自在深山里修炼飞刀修炼了两年”

    “尘姐,您不用说了。”叶倾城抹了一把眼泪,她的声音微微哽咽,说道:“我明白您想说什么。我爱陈凌,就是因为知道他是这种男人。我知道,他虽然看起来花心,但却是最重情的人。如果是我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出了事,他也会如此。”

    许晴握住了倾城的手。

    沈出尘见状不由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陈凌将小倾抱着进了房间,然后锁上了房间门,再也不出来。

    青岛,陈天涯正在和伊芙尔待在沙滩上。阳光明媚,莫名的,一股悲凉从陈天涯心中生出,一滴眼泪流出。

    他知道,小倾死了。那个曾经喊着凌哥哥,眼里只有凌哥哥,安静冰冷的小丫头死了。

    陈天涯伸出手抹干眼泪,伊芙尔看向他,问道:“怎么了?”

    陈天涯淡淡一笑,说道:“没什么。”

    我会斩断过去的一切,因为那些是属于陈凌的。而我,并不是陈凌。

    香港之夜。

    白天下了大雨,晚上却又夕阳露了出来。天际有着美丽的彩虹,这天空的云彩是如此的洁净。整个天空就跟洗过了一样。

    就在所有人都担心陈凌的时候,陈凌打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陈凌出来了。他还是赤着脚,不过全身的衣服和头发都已经干净了。他的眼神里看不出任何情绪,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叶倾城,许晴,欧阳丽妃,陈思一直都在客厅里。她们看见他这个模样反而更加担心。

    “哥!”陈思喊了一声。

    陈凌看了陈思一眼,淡淡一笑,说道:“我肚子有些饿了,给我准备点吃的。”

    他这一笑,让众女更加忧心无比。陈思也不能说别的,忙应声道:“好。”

    陈凌又面向其余三女,说道:“我先去洗个澡。”

    许晴终究是成熟一些,迟疑一瞬后,说道:“我帮你去拿衣服。”

    陈凌点点头。随后便去了浴室。

    十分钟后,陈凌换上新衣服从浴室里出来。他穿上了皮鞋,头发梳的根根怒立。雪白的衬衫,一切都整理的一丝不苟。

    餐桌上的菜肴已经摆好。陈凌坐到桌前,也不招呼其他人,便开始吃起饭来。

    他一口一口吃的很是认真,同样的一丝不苟。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这个情况让众女担心不已。沈出尘也从楼上下来。即使沈出尘很了解陈凌,但是看到陈凌这般淡定的时候,也是有些慌了。沈出尘来到陈凌餐桌对面坐下。

    陈凌不理会沈出尘,一口一口的吃。

    “陈凌,你不要这样。如果你想哭,你就哭出来。你的生命里不止有小倾,你还有妻子,孩子,妹妹,你为她们想一想,不要这样折磨自己,好不好?”沈出尘苦口婆心的说道。

    陈凌抬头看了沈出尘一眼,什么也没说,便低下头继续吃了起来。

    沈出尘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陈凌吃完饭后,便将碗朝桌上一搁,随后站了起来。他看向众女,沉默半晌后,说道:“我有些事情,不得不做。如果我不在了,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我这些年来,顾忌的太多,在意的太多。但今天,我想为她做一些事情。对不起了。”说完便深深鞠了一躬。

    叶倾城和许晴,欧阳丽妃等女从心里感到一阵后怕。然而,这时候,陈凌也没有给她们反应的时间。转身回了房间,将小倾的尸身抱了出来,又进了洗浴室里。

    同时,单东阳前来。他手上是从小倾所住的宾馆里,拿来的衣服。全部是小倾的衣服。仔细看看,小倾的衣服也是黑白色。全部是白衬衫,小西服等等。她就是这样一种风格,一年四季不曾改变。

    陈凌给小倾洗完澡,为她亲手穿上了衣服。随后又找来吹风机给她吹干头发。做完这一切,陈凌抱了小倾朝外面走去。

    单东阳跟在后面,临出门时对沈出尘众女说道:“我会照顾他。”

    陈凌带着小倾的尸身上了车。单东阳跟在身后。

    而这次,陈凌却是带着小倾去了殡仪馆。

    当小倾的尸身推进火化炉时,陈凌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是那样的坚毅。

    单东阳一直默默的陪在身边。

    “单东阳!”陈凌忽然开口了。他一向都会亲昵的喊东阳兄。但这一次,却是严肃的喊单东阳。

    单东阳心中一凛,随后说道:“恩?”

    陈凌说道:“给我准备一架专机,我要送小倾回老家四川。另外,准备一柄锋利的刀。材质一定要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