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8章情之所钟
    浪潮总有过去的时候。陈天涯像是虚脱一般,躺在了地上,再无知觉。

    伊芙尔眼角忍不住泪水涌出,她不知道眼下发生的这一切到底算什么。她起身到了洗浴间去冲澡。

    伊芙尔冲了很久很久。等她出来的时候看见陈天涯已经醒了。陈天涯像是已经没事了一般。他穿好了衣服,来到伊芙尔的面前。伊芙尔围了一条大浴巾。

    伊芙尔看到陈天涯,她悲从中来,泪水又流了出来。陈天涯忽然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这一耳光又重又响。伊芙尔吓了一跳。陈天涯深深自责的道:“对不起,伊芙尔,我畜生不如。我”

    这就是陈天涯的高明之处了,先自己打自己。这下伊芙尔都要呆住。伊芙尔嘴巴张了张,她悲凉的说道:“我有些累了,要回去了。这件事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她说完就走。

    “不!”陈天涯突然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伊芙尔。伊芙尔这时候心里正是最脆弱的时候,被陈天涯这么一抱,整个心都要融化了。

    再强的女人,在感情面前也会脆弱。伊芙尔如果是个冷酷的女人,也不会对奥蒂斯一直不离不弃。

    “我要你以后都做我的女人,谁也不能抢走你。”陈天涯霸道不失温柔。

    “我们不可能的,你放手。”伊芙尔想要挣开。

    陈天涯突然将她拦腰抱起。伊芙尔尖叫一声,陈天涯直接将她抱到了床上。随后,熄灯,拉过被子。

    陈天涯将伊芙尔禁锢在怀抱里,这黑夜中,他的怀抱安全无比。令伊芙尔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母亲胚胎里,被羊水围绕着。

    不得不说,这个安全感是制造出来的。如果是强大的伊芙尔,如何会眷念陈天涯的怀抱。但现在,就像是伊芙尔很冷,出现了一个热水袋。

    夜已深。房间里安静的没有一丝丝的声音,一片静谧。伊芙尔显然也没有睡着,她心乱如麻,想的最多的是该如何面对奥蒂斯。但陈天涯的怀抱她也舍不得离开。

    伊芙尔心里不可自觉的拿陈天涯和奥蒂斯对比。她发觉陈天涯人长得比奥蒂斯要有气质,帅气。这是不可否认的。尤其是伊芙尔想到奥蒂斯身上有红疮,她就有些反胃。虽然一直觉得欠了奥蒂斯,但是伊芙尔是爱干净的人。她没办法回避这个问题。

    再想想,陈天涯有着东方男人的柔情。又有着东方男人的强大,并且,他对自己是一片真心。这样一个男人,伊芙尔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在她要走的一刹,陈天涯抱住她,霸道的说要她做他一辈子的女人。那一瞬间,其实她是感动的。

    只是,真的可以吗?

    “你在想什么?”陈天涯忽然问道。他抱住她,手却很老实,轻声的问道。

    这样的夜里,这样的怀抱,这样的男人让人沉沦。

    伊芙尔沉默着,不说话。

    陈天涯说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伊芙尔顿时来了兴趣,情不自禁的问道:“你在想什么?”

    陈天涯说道:“我在想,我活着是不是一个错误。就像是电脑程序里,一个多余的程序。”

    “你怎么会这么想?”伊芙尔听出他话里的悲凉,忍不住问。

    陈天涯说道:“我也觉得很莫名其妙。我八岁那年,我爸妈出车祸去世了。只留下一个妹妹。妹妹一岁不到。我要读书,我要照顾妹妹。我把我妹妹当成了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她是我奋斗的动力,你知道吗?”

    伊芙尔并不说话,静静的聆听。陈天涯继续说道:“后来,我被我爷爷收养。”

    这些经历伊芙尔是知道的,因为光明教廷调查过陈凌的生平。只是现在听陈天涯说起来,感觉是有些不同的。

    陈天涯这次却是说的心里话,夜深人静的时候,不管是谁,心里都是最脆弱的时候。陈天涯讲到了他与许晴的相遇,与叶倾城的相爱。他战龙玄,上日本杀尽仇寇。他辗转南北,一心只为家国。后来,在那次任务中,他进入了天墓。可是等他出来时,才发现一切都不属于他了。有另外一个陈凌代替了他。他成了多余的人。这真是天大的讽刺,天大的悲凉啊!

    陈天涯平静的讲述他去香港看亲人最后一面。他疼爱的妹妹,他的妻子叶倾城,许晴,他们全部畏惧他如洪水猛兽。

    一切,都不属于他了。

    这份孤独的悲凉,外人是永远也无法体会的。就像一瞬间,失去了全世界。

    那一瞬,陈天涯心里是恨的。恨所有的人。

    当然,陈天涯并没有跟伊芙尔表现出这层恨意。他表现的最多的是那层悲凉与无奈。伊芙尔感受到了他的悲伤,情不自禁的握住了他的手。

    这时候,陈天涯又说道:“还好我遇见了你。伊芙尔,你现在是我活着唯一的曙光。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其他的什么我都可以不在乎。”

    伊芙尔的心被彻底融化了,她犯难说道:“可是我”

    “不要说!”陈天涯突然吻上了她的唇。

    这一个吻热烈无比。伊芙尔被陈天涯的柔情所融化。她也敬佩陈天涯曾经的辉煌与侠胆忠肝。这样的男人,她爱他啊!

    便,什么也不顾了吧。

    这一夜,伊芙尔在陈天涯怀抱里甜甜睡去。奥蒂斯并不知道,他的女神不止被陈天涯夺去了身,还被夺去了心。

    此时的伊芙尔就像是一名少女一样,她依恋着陈天涯。并且还有种失去初第一次的矛盾复杂心情。

    早上,伊芙尔醒来的时候发现枕边已经空了。陈天涯不知道去了哪儿。她忍不住心头一阵失落。即使知道陈天涯不会走远,但她还是希望他就在身边。

    没过一会儿,门开了。

    伊芙尔看见陈天涯进来,陈天涯穿了白色的衬衫。他穿白色衬衫的时候格外的好看,正气凛然。眉清目秀。伊芙尔还惊喜的看到陈天涯带了早餐。

    陈天涯来到床前,对伊芙尔微微一笑,说道:“买了你喜欢喝的红枣粥,我去给你热一热。”

    这总统套房里却是有厨房的。

    一碗热腾腾的红枣粥泛着香味,被陈天涯很快端了过来。“我喂你。”陈天涯坐在床头,柔声说道。伊芙尔娇羞不已,说道:“不用,我自己来。”

    陈天涯却是不允,固执的道:“张嘴!”他多多少少带了点霸道。但这份霸道却是女人最喜欢的。

    所以很多时候,不是女神看不上那个暗恋她的**丝。而是这**丝怎么也没有那层霸气啊!

    霸道的温柔是女人最享受的。

    两人便你吃一口,我吃一口,甜蜜的享受这早上的欢愉时光。

    吃完早餐后,陈天涯说道:“我们待会乘快艇出海怎么样?这边还有不少好玩的地方。”他顿了顿,将伊芙尔搂在怀里,说道:“华夏好玩的地方实在太多,不过我不急。只要我们两人一起,我们可以旅游全世界。可以今天在内蒙古的草原,明天再西藏的雪山高原,明天又到了洛杉矶。你说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很美好?”

    伊芙尔也不由陷入陈天涯所描绘的美好憧憬中。

    她想起来就觉得充满了期待。自从奥蒂斯出了问题之后,伊芙尔只要一想起将来,总会觉得有些灰暗,甚至想要逃离。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那样做。

    常言总有一句话,无所谓忠诚,只因背叛的筹码还不够。

    当然,也可以说成是,伊芙尔现在才明白什么是爱情。爱情和感恩是不一样的。没有激情和那层感觉在一起,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伊芙尔和陈天涯在一起,才有一种真正活着的感觉。

    “天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奥蒂斯。你不知道,他为了我牺牲了很多。”伊芙尔矛盾无比的对陈天涯说道。

    陈天涯握住伊芙尔的手,说道:“他为你牺牲了很多,我也很感激他。我和你一起来报答他,偿还他,好不好?但是恩情不能当成爱情,你说是吗?”

    伊芙尔看向陈天涯,半晌后,她的眼神坚定起来。咬咬牙,说道:“好,就算是他要杀要刮我也认了。但我只爱你。”

    陈天涯将伊芙尔拥进了怀中。

    这个感觉很奇妙。在之前,陈天涯是想利用伊芙尔。他需要在光明教廷里培育出属于自己的势力来。伊芙尔是第一步。但是这一刻,他发现他真的也爱上了这个女人。

    在最后离开香港之后,他的心一直是冰冷的。而现在,他的心有了寄托。

    且不说陈天涯与伊芙尔的感情最后会如何。香港这边,本来艳阳高照,热得有些不像话。但是在中午的时候,突然一阵乌云笼罩,很快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这场大雨似乎要将所有积压的闷热全部释放。雷电滚滚,雷声轰隆,从东边迅速滚至西边。

    陈凌站在海边别墅的饭厅里的落地窗前。这种落地窗是防弹的,所以非常结实。在海边的别墅,必须架构强悍。

    陈凌看着外面灰暗的天空,顿时觉得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他的心绪越发的不安宁了。

    “哥,你在想什么呢?”陈思来到陈凌的身后,轻声问道。

    陈凌穿的也是一身白色衬衫,无论是陈天涯还是他,都有喜欢穿这种简单黑白衬衫的习惯。而且他们穿这种衬衫总是最好看,最有气质。

    陈凌转过头来看向妹妹。

    陈思穿着紫色的长裙。她的胸前已经有些规模了,美丽的锁骨,等等。陈凌看着妹妹秀气美丽的脸庞,才发觉妹妹真的已经长大了。

    今年陈思也19岁了,就快20了。但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她从未遇人谈过恋爱。她的感情世界里似乎还只有一个人渣宁默。

    想到这儿,陈凌心中便有些愧疚。他淡淡一笑,说道:“小丫头,我没想什么。我只是想时间真快,我们都长大了。我有时候想想,就好像你还是那个爱哭鼻子的小丫头,我还在上初中。”

    陈思见哥哥回忆起来,不由也跟着憧憬。她说道:“哥,你知道吗?我从小最崇拜的就是你。哥,你真厉害。而且也只有你是从第一代平民开始的。而且你还拥有了这么多的财富和基业。我想,世界上也没有人能比哥你厉害了。”

    陈凌不由失笑,说道:“你也把我夸的太好了。”

    陈思说道:“本来就是。”她顿了顿,说道:“可惜我没见过爸妈。如果爸妈知道你现在这么本事,他们一定会很欣慰,以你为荣。对了,哥,爸爸和妈妈是怎样的人呢?”

    陈凌一笑,说道:“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爸是个生意人,做的生意很小。不过爸也很厉害,我们家的生活不比其他人差。妈是纺织厂的工人。”

    陈思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我是想问下爸妈是什么样的人,是不是都是脾气很好的那种?妈妈也一定很漂亮吧?”

    陈凌的思绪陷入了回忆。那时候,家庭真的很幸福。父亲每次出门回来,都会给自己带上许多玩具和好吃的。妈妈总是做好最好的饭菜。还记得那年,妈妈有了陈思,爸爸和妈妈都很高兴。如果没有发生那场意外的车祸。自己和陈思一定会平安的长大。也许自己现在大学毕业,去了一家公司里工作,朝九晚五。还在想着,如果有一个长得不错的女朋友就很好了。

    陈思也应该正在愉快的读着大学,自己在休假之余还可以去她的大学里看望一下她。

    可是

    陈凌觉得那样的生活对于自己来说,是不是也太无趣了一些。又怎及现在风华绝代,手握权柄,醉卧美人膝。

    只不过,苦了陈思。

    陈凌再次忍不住说道:“小丫头,有没有怪过哥,限制了你太多的自由和美好。”

    陈思一笑,说道:“如果没有哥,我早就不在了。那里还有自由和美好?”

    陈凌说道:“你不要这样说。我是你哥,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但我不应该禁锢你的自由。”

    陈思沉吟一瞬,她明白哥哥的意思。说道:“我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是吗,哥哥!”

    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陈凌重重的点头,说道:“当然!”

    两兄妹聊天的空当,外面的雨下的越发激烈了,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便也在这时,陈凌的手机响了。

    陈凌拿出手机,却是轩正浩打来的。

    陈思见陈凌有正事,便乖巧的说道:“哥,我去照顾妙佳了。”说完便先走了。陈凌点点头,然后接通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