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7章上当
    这大酒店是一家四星级酒店,灯火辉煌,射灯,喷泉,一应俱有。

    伊芙尔的腰间藏有软剑,她一剑在手,也是相当厉害的人物。陈天涯不由自主的将伊芙尔挡在后面。这给伊芙尔一种莫名的感觉。称之为安全感也不为过。

    若是别人挡在伊芙尔前面,伊芙尔还要生气。你有姑奶奶的本事吗?装什么大头蒜?

    但陈天涯不同。陈天涯的本事她是必须佩服的。

    天龙大酒店!

    大堂里灯光明亮,陈凌和伊芙尔一进去,那迎宾员便热情礼貌的上来相迎。

    陈天涯笑容温润如春风,说道:“我们到408号房找朋友。我叫陈天涯。”迎宾员微笑说道:“好的,请稍等,我们服务台为您核实一下。”

    陈天涯微笑,说道:“好的。”他当真是风度翩翩,而且这张脸很容易就给人正气凛然的感觉。

    不一会后,迎宾员回来,说道:“请两位跟我来。”

    陈天涯和伊芙尔在迎宾员的指引下上了电梯。当然,迎宾员没有继续跟进,毕竟她不是专门为陈天涯和伊芙尔两人服务的。

    来到天龙大酒店的408号房前天下王者。陈天涯按响了门铃。门很快就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位青年男子。这青年男子是个华夏人,他穿了白色的衬衫,个子有些矮,梳了个大背头。

    “两位一定就是陈天涯与伊芙尔小姐了吧?”青年男子微微一笑,将两人让了进来。

    伊芙尔立刻发现这男子没有丝毫的功夫在身。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这个男人的修为已经到了造物主的境界。连她伊芙尔都感觉不到。

    这种几率等于零。

    这大千世界里,据伊芙尔所知道的。造物主一共就三人。落雪,陛下,钝天。

    造物主,太难了。

    陈天涯却是一眼就能看出这青年男子没有修为。如果是有修为的造物主,又怎么可能听命于深海领主那种怪物。

    造物主心性何等高傲。对那种怪物是自然而然的厌恶的。

    “对,我们就是。”陈天涯淡淡说道。他话锋一转,扫视房间里,没发现有其他的人。不由眼神寒了下去,凝视青年男子,说道:“昨天跟我通话的人不是你。怎么,你能代表东印度公司?”

    说话间威压滚滚!

    青年男子感受到陈天涯的威压,立刻只觉心头如压了一座大山。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伊芙尔美丽的脸蛋上,脸色也难看起来。青年连连后退,他脸上满是冷汗,摆手说道:“你们别误会,我是代表我们领主前来的。但是我们领主在不见到你们诚意之前,是不会跟你们见面的。”

    陈天涯闻言,便也收了威压,问道:“他要如何见证我们的诚意?”

    青年大口大口的喘气,半晌后才说话。他看陈天涯的目光里已经充满了畏惧。他说道:“我叫苏志航,是东印度公司的一个地面代表。领主没有跟我细说,不过我也只负责接待你们。其他的,你们自己跟领主谈吧。”他说完便走到茶几前,将一台三星笔记本打开。

    苏志航在三星笔记本上操作片刻后,里面便出现深海领主的样貌。陈天涯与伊芙尔情不自禁的来到笔记本前。

    伊芙尔眼尖的注意到深海领主似乎也就在酒店的房间里。但是不是在这天龙大酒店里就不太清楚了。

    “你好!”陈天涯坐在了沙发上,面向深海领主,先开口说了中文。

    深海领主微微皱眉,用英文说道:“本座中文不太好,你们会说英文吧?”

    陈天涯哦了一声,说道:“可以。”他没有开口就英文,这便也是他的小心翼翼了。不能给伊芙尔有疑心的地方。这虽然是一个小细节,却能让伊芙尔对他深信不疑。

    “我要如何才能相信你就是东印度公司的人?”陈天涯先说道。

    深海领主淡冷的看了陈天涯一眼,说道:“现在还有人敢骗你们光明教廷吗?图什么?图找死?”

    陈天涯与伊芙尔相视一眼,伊芙尔却不发表任何意见。陈天涯便向深海领主说道:“你要如何才肯与我们见面?”

    深海领主说道:“很简单,我说过要见你们的诚意巅峰圣祖最新章节。我让苏志航给你们准备了两杯酒。只要你们将这两杯酒喝了,我便可以见你们。”

    “若是你在这酒里下了剧毒?我们岂不要找死?”陈天涯怒了,说道。

    深海领主淡淡道:“你们可以不喝,现在就离开这里。小老弟,你要搞清楚一个情况。现在不是我要见你们,是你们要找我合作。我下毒毒死你们,无缘无故和光明教廷结仇有什么好处?我只是要看看你们的诚意。”

    伊芙尔忽然开口了,说道:“阁下就是东印度公司的头脑?”

    深海领主看向伊芙尔,他心中也觉得这女人真是极品。难怪陈天涯这小子要自己配合。他看向伊芙尔,淡淡说道:“你也可以称呼我为深海领主。”

    伊芙尔并不是花瓶,她也坐在了陈天涯的旁边,说道:“领主是来自深海了咯?”

    “没错!”深海领主说道。

    他也发觉这女人不简单,得小心应对,不能露了马脚。

    伊芙尔又继续道:“既然这么说,那么领主也一定是要趁这场大气运来夺一夺了。您在海中,这海上的世界与我们教廷无关。所以我们有合作的必要。而且,现在据说您和大楚门闹的不愉快对吧?”

    深海领主冷淡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我耐性并不好。”

    伊芙尔说道:“在领主您和大楚门为敌之前,我想至少先了解了一下陈凌这个人了吧?难道你不觉得陈天涯和陈凌很像吗?”

    这就是一个漏洞!

    也是因为此,伊芙尔变的警觉起来了。

    深海领主与陈天涯顿时心中都是一个咯噔。

    好在深海领主也是有大智慧的生物,他冷冷一笑,说道:“女人,你也太小看本座的情报网了。第一,你们是通过光明教廷的渠道发布信息。这一点,陈凌不可能办到。第二,陈天涯并不是秘密。他是时空分子里分裂出来的一个奇怪产物,本座早就有所听闻了。”实际上,他那里听闻过,明明还是昨晚听陈天涯说了。

    但深海领主这么一说,伊芙尔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会觉得这深海领主神通广大。

    “好了!”深海领主眼中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说道:“喝还是不喝,你们自己决定。不愿意,现在就可以起身,走人。不要再跟本座谈什么合作。”

    苏志航这时候将两杯红酒递呈过来。

    这两杯红酒是用高脚玻璃杯装着,浅浅的,猩红色的酒液,看不出有任何异常。

    伊芙尔甚至闻到了酒香,这种酒香是一种法国酒庄的中等红酒。

    若是不喝,倒让深海领主小瞧了。可若是喝了,又怕这酒里有古怪。

    一时间,伊芙尔矛盾极了。

    眼前已经有机会接触到深海领主,自然不能功亏一篑。

    便在伊芙尔心里矛盾的时候,陈天涯忽然伸出手拿起酒杯古界仙坟。咕噜咕噜,瞬间便将两杯酒倒进了肚子里。

    “你”伊芙尔吃了一惊,看向陈天涯。只觉心里有种莫名的感动。

    陈天涯冲伊芙尔淡淡一笑,随后又对深海领主说道:“现在我们可以见面了吧?”

    “小子,你很有种。”深海领主说完便道:“你们等着,本座马上过来。”

    笔记本里消失了深海领主的图像,一片黑暗。

    伊芙尔关切的问陈天涯,说道:“你感觉怎么样?”

    陈天涯冲伊芙尔一笑,说道:“没事,就是普通的酒。”

    “真的?”伊芙尔有些不敢相信。陈天涯笑的轻松,说道:“当然。他不会真的想把我们怎么样的。”

    伊芙尔心想也是,便也放下了心。半晌后,苏志航屁颠前去开门,将深海领主恭敬的引了进来。深海领主换了一身立领中山装。其实这也是为了隐藏身上的鳞片。

    他来到陈天涯和伊芙尔面前,说道:“坐下讲吧。”

    双方各自落座。深海领主说道:“要如何合作?”

    陈天涯便将昨天的说辞说了出来,大概也就是以后海上归深海领主。大家一起对付陈凌之类的。

    双方谈的愉快。不过陈天涯没有说要对付小倾。他在伊芙尔面前保持了一份仁义道德。

    只说再想办法制造矛盾将陈凌印出来。

    深海领主便也爽快答应了。说这是不亏的买卖。

    随后,深海领主留下了苏志航的联系方式,便即离开了。他的意思是说今天也晚了,有什么想法日后再联络。他还有事。

    伊芙尔和陈天涯将深海领主送出了房间。随后,两人便也离开。

    出了天龙大酒店,再也看不到深海领主的身影。

    伊芙尔和陈天涯向停车场走去。

    停车场里灯光雪白一片,便在这时,伊芙尔发现陈天涯有些不对劲,脸上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

    伊芙尔吃了一惊,说道:“你怎么了?”她不由自主的将手贴到陈天涯的额头上。奇烫无比!

    “我没事,有点热而已。”陈天涯说道。“我们快回去吧。”他说着上了车。

    伊芙尔说道:“我带你去医院。”

    陈天涯待伊芙尔上了车,他启动这辆别克车,一边倒车,一边发颤说道:“有什么医院能治好我?你不用担心,我可以用生命之源来同化这种东西的。”

    这话倒是没错,如果连生命之源都解决不了的毒。那么去医院也不可能有什么结果。

    陈天涯开车快速回到了他们所订的酒店房间。陈天涯一进房间就将伊芙尔关在外面,说道:“你不用管我,我一会就好。”

    伊芙尔担心至极,她想帮陈天涯,便也知道没什么能帮的,他们虽然都是高手,但也没有到可以用内里帮人逼毒什么的。那都是电视剧里,武侠小说里瞎掰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陈天涯这几天来的举动,尤其是今天的举动着实感动了伊芙尔。她本来就不讨厌陈天涯,只是有点害怕沦陷而已。如今,见陈天涯也算是为了一半的她,到了如此境地。她怎么能撒手不管。

    而陈天涯始终不让伊芙尔担心,这让伊芙尔更加觉得陈天涯难能可贵。

    伊芙尔始终没有回房间,一直在陈天涯的房间外倾听。

    大约过了十分钟,她突然听见陈天涯压抑的一声吼叫。这声吼叫充满了痛苦,极致的痛苦。随后又是一声茶几破碎的声音。

    伊芙尔再也忍不住了,她一掌震开房门,闯了进去。一进去便看见客厅里,柔和的灯光下,陈天涯的衬衫被撕成了碎条。他的眼睛血红,跟野兽一样。他的上身呈现一种血红的状态。

    伊芙尔不禁骇然,这是什么毒,居然让陈天涯这样的高手都无法抗拒?

    “陈天涯?”伊芙尔关好门后,快步来到陈天涯面前。她蹲了下去,焦急无比。

    陈天涯转头看了伊芙尔一眼,急道:“走!赶紧走!”

    “你这样我怎么能走,你感觉怎么样了?我要怎么帮你?你喝水吗?”伊芙尔急如热锅蚂蚁。

    “滚,滚!”陈天涯一把推开了伊芙尔。

    伊芙尔并没有因为陈天涯的粗暴而生气,反而是感动。这个男人,在自己无法忍受的情况下,还是不想伤害自己。又如何不感动呢?

    “陈天涯,我到底应该怎么帮你?”伊芙尔急了。便在这时,陈天涯忽然如野兽一样扑了过来。

    伊芙尔躲避不急。

    陈天涯全身散发出如火一样的气息,炙热无比。他将伊芙尔压在地毯上,嘴唇吻上了伊芙尔的娇润红唇。

    “别,不要!”伊芙尔一把将陈天涯推开了。陈天涯摔在地上,身体蜷缩起来,浑身发抖。

    伊芙尔见状,心里开始疼起来。她意识到陈天涯到底是怎么了。只怕深海领主那两杯酒里有类似药的东西。这种药并不是一般的药,所以连陈天涯这样的高手也抵抗不住。现在不管陈天涯,只怕他真要爆体而亡。

    伊芙尔心中天人交战,她这时候想到了奥蒂斯。但更多的是想到陈天涯这些天为自己所做的。还有他喝下两杯酒的举动,药力发作,不想让自己担心的举动。

    渐渐的,伊芙尔走向了陈天涯。

    陈天涯这时候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在伊芙尔靠近的时候,他将伊芙尔按倒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