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6章轨迹
    “有意思!”深海领主说道:“你是一个有着勃勃野心的人。”顿了顿,话锋一转,说道:“我们现在废话少说了,动手吧!”

    他话一落音便出手了。

    只见深海领主突然之间气势爆发出来,他的全身上下都产生了变化,脸上密密麻麻生出许多黑色的鳞片来。这个变化是恐怖的。而且他一动手的力量就被陈天涯看在了眼里。

    居然是人仙中期的力量!

    不过人仙中期嘛!陈天涯并不害怕,只要是同等级的,他不惧怕任何人。除了陈凌,不是因为打不赢陈凌,而是运气不如陈凌,陈凌的打法又丝毫不弱。

    深海领主如一道残影,雷霆电芒一爪抓向陈天涯的脑门。爪风凌厉,一抓一爆,碎金裂玉!

    陈天涯眼神一抬,倒踩莲花斜退一步。深海领主一爪落空,立刻如影随形,连珠爆,爪影纵横。他手上的利爪着实恐怖!

    杀气冲天!

    便在这时,陈天涯爆喝一声,一腿爆出,狠踢向深海领主的腹部。深海领主一爪下刺,刺向陈天涯的腿。另一爪刺向陈天涯的眼眸。陈天涯危机中,一个羚羊挂角闪电般来到深海领主左侧。他逮准机会,极光须弥印轰隆施展出来。爆碾向深海领主的腰部。这一拳如混沌万钧,令日月无光,其中蕴含的力量无与伦比。

    深海领主吃了一惊,朝前一窜,接着疾退!

    他一退,陈天涯更快。如影随形,轰隆!又一招极光须弥印轰杀而来,这次却是轰杀向深海领主的脑袋。

    深海领主利爪上扬,狠刺而去。

    陈天涯陡然变招,龙爪手反擒拿向深海领主的手腕。这一擒拿手法,鬼魅绝伦,厉害至极!

    深海领主只觉手一晃,便被对方擒住。

    但这时,深海领主的手更加诡异。深海领主的眼中露出一丝森寒的笑容,只见他的手如软弱无骨的东西,突然就缩小,从陈天涯手中逃了出去。逃出去的一瞬间,那利爪在陈天涯手上留下两道深深的血痕。

    这一个变故太快了。陈天涯没有预料到,他在擒住一瞬,准备发力。但对方的手超出了常规判断,突然变小了。这让陈天涯的劲力走空了。

    本来印度的瑜伽柔术有这个本事,当然,就算是瑜伽柔术的绝顶高手也逃不出陈天涯的控制。只是这深海领主的手太滑了,也太快了!

    陈天涯一时不察,终于失手。

    手上的两道口子上,鲜血流了出来。陈天涯感到了一阵剧痛,那鲜血开始泛出黑色。有剧毒!

    陈天涯心中冷哼一声,他身体里有生命之源的母体,可以同化力量和毒素还有真气。当初陈凌用暴龙真气控制林玉秀,林玉秀转眼就同化掉。而陈天涯的生命之源更加强大,所以他并不惧怕这些毒素。

    这深海领主的利爪造成陈天涯的伤口有些深,不过里面没有那层螺旋筋,没有伤到筋脉。所以很快就能复原。

    虽然如此,陈天涯还是装出一脸惊恐的模样,说道:“有毒?”

    “没错,有毒!”深海领主淡淡的看向陈天涯。随后,他手上的利爪消失,脸上的鳞片消失。他探手入怀,拿出一个小瓷瓶,说道:“这里面有一颗解药,能管你一个月。一个月后,我再给你解药。”

    “这是什么意思?”陈天涯故作愤怒。

    深海领主淡淡一笑,说道:“你是聪明人,难道还不明白吗?我虽然与你们合作,但我信不过任何人。以后你就是在光明教廷里,属于我的眼线。只要你乖乖合作,不会有你吃亏的。”他顿了顿,说道:“本来还担心你们派来的人对教廷过分忠诚。不过现在我却很放心了。因为你和我一样,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一个野心勃勃的人,又怎么会有忠诚?又怎么会不怕死呢?“

    陈天涯气急败坏,他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变成妥协,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只能认栽了。我没想到你居然会这样对待怀着一片诚心来跟你合作的人。真叫人心寒!”

    深海领主冷冷一笑,说道:“你也不必与我虚与委蛇。你们若不是希望我来干掉陈凌,又怎么会与我合作?我虽然在海中,但是你们岸上的事情我却是清楚一些的。”顿了顿,话锋一转,说道:“我可以帮助你们干掉陈凌,不过我有个前提条件希望你带给梵迪修斯。”

    “你说!”陈天涯说道。

    “以后东方这边,岸上的世界我不管,但是海上的世界,任何人,任何领域都不得插足。”深海领主说道。

    陈天涯说道:“这个你倒放心吧。陛下虽然雄才伟略,但也没兴趣管你海上。纵使你将海上送给我们光明教廷,我们也没兴趣接管。”

    “那就最好。但是丑话还是必须先说。”深海领主说道。

    “行!”陈天涯拿出手机,说道:“要不我现在联系我们陛下,你亲自跟他说,怎么样?”

    深海领主点点头,说道:“好!”

    陈天涯当下拨通了梵迪修斯的号码,他先恭敬的跟梵迪修斯问好。梵迪修斯虽然正在熟睡,如今被陈天涯吵醒,但他自然没有什么起床气,需要先发脾气。反而是听到陈天涯说联系上了东印度公司,而高兴不已。

    梵迪修斯先表扬了陈天涯一番,然后让陈天涯将手机交给深海领主。

    至于深海领主和梵迪修斯到底谈了些什么,陈天涯并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深海领主将手机还给自己时一脸的笑容。尽管这个笑容有些渗人。

    深海领主向陈天涯说道:“看来你很得你们陛下的信任嘛!这边的事情他全权交给你负责了。”

    陈天涯闻言,脸上淡淡,并无得色。再信任也不过是一条狗,有什么好得意的。深海领主见状,便又道:“说吧,你打算怎么对付陈凌?”

    陈天涯说道:“陈凌身边有个轩正浩,这个人很聪明。现在要将陈凌引出来很难,即使将他引出来,他也一定有完全的准备。我的建议是,让陈凌愤怒。这个人,毕竟还是有些感情用事。一旦你伤害到他最亲的人,他就会失去理智。到时候,他谁的话都不会听。”

    深海领主大觉陈天涯的话有道理,道:“果然还是你了解他的弱点。”

    陈天涯说道:“香港的情报,布防我很清楚。而且你能在海里生存,是最好秘密潜入香港的。”

    “你去了,当然杀不了陈凌。据我所知,那个小倾是陈凌很看重的丫头,她身边没什么人保护。如果你能杀了她,再全身而退。那么陈凌一定会失去理智。”陈天涯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以前自己跟小倾在一起的时光。但是,这些一切都跟自己无关了。她不再是自己的小倾,那些亲情,爱情,至此全部已经断了。既然你们不再珍惜我,我何必要珍惜你们呢?

    仅仅是一瞬间的伤感,随后陈天涯便将这种情绪抛弃到了脑海后面。

    “你跟我再仔细说说。”深海领主来了兴趣。两人一直聊了一个小时,将一切确定后,深海领主颇为高兴。他和陈天涯并肩而坐在沙滩上。深海领主说道:“不瞒你说,陈老弟,我的几个手下被陈凌这杂碎杀了。我正愁没机会找他晦气。你出现的真是时候,哈哈”

    便也在这时,陈天涯话题一转,说道:“领主,以后我们也是长期的合作伙伴了。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小忙,可以吗?”

    深海领主一笑,说道:“你说吧!”

    陈天涯便在深海领主耳边一阵耳语,耳语完后,深海领主沉默一瞬,打量着陈天涯,最后哈哈大笑,说道:“你可真是一肚子坏水,放心吧,这个忙我帮定了,就在明晚。你等我消息。”

    “多谢!”陈天涯微微一笑。

    深海领主笑笑,说道:“我先走了。”他说完便起身,朝大海里面走去。很快淹没在海中。

    陈天涯暗自奇怪这深海领主为何能存在于海里?他如何也想不明白。但既然想不明白,便也懒得想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连自己这种奇怪的生物都能出现,何况是一个深海领主呢?

    在天还未亮的时候,陈天涯回到了酒店的房间。

    香港这边,平静无波。天下之间,平静一片。这是一片江山和谐的盛世景象。然而在这平静的表面,却蕴藏着看不见的波涛汹涌。太多的势力都在酝酿着下一波的攻击。

    而所有的势力,包括所罗门,黑暗议会,大概都是在暗中想看看光明教廷,东印度公司,大楚门之间的博弈。

    陈凌始终心神不宁,他在白天的时候陪沈出尘聊了一会天。沈出尘越发的沉静,大气,眼看就要突破人仙修为。

    随后,陈凌又与流纱师姐电话联系一通。流纱毕竟是法国卡佩家族的接班人,不可能长期来帮着陈凌。陈凌更多的是担心流纱的安危。

    不过流纱安慰他,大气运不在法国。没人来动她的。

    陈凌晚上会陪许彤写作业,有时也会听欧阳丽妃怀里孩子的心跳。目前已经快五个月了,据说能通过医疗技术看出是男是女。不过陈凌懒得去看,他觉得只要是自己的孩子,不管男女都是一样。

    睡觉的时候,陈凌和许晴睡在一起。他享受着许晴久违的成熟动人的身体。为了雨露均沾,下半夜又跑去陪叶倾城。

    女人太多,也是一件烦恼累人的事情。最令陈凌遗憾的是,小妙佳始终怕他。

    第二天的中午,山东,青岛。

    陈天涯与伊芙尔在西餐厅用餐,这时候陈天涯的手机响了。那边只说了晚上见面便挂断了电话。陈天涯却装作没挂,说道:“你就是东印度公司的人?”

    电话之所以挂断,是因为电话被梵迪修斯那边窃听了。所以不宜多说,免得有些东西让梵迪修斯起疑心。

    随后,陈天涯挂断了电话,面带惊喜的对伊芙尔说道:“东印度公司的人约我们晚上在天龙酒店的408号房见面。”

    伊芙尔先是一喜,随后大奇,问道:“东印度公司的人怎么会找上门来?”

    陈天涯说道:“我在来的时候,让我们的信息渠道发出话来。就说光明教廷想要和东印度公司合作。大概是他们终于听到了消息,所以才来。”

    伊芙尔不由多看了一眼陈天涯,觉得这个男人是具有智慧的,不动声色之间就完成了一件艰难的事情。随后,她又道:“可信吗?”

    陈天涯说道:“可不可信我们在这儿也猜不出来。晚上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伊芙尔暗想也是,又说道:“这事儿我们是不是要先跟陛下知会一声?”

    陈天涯说道:“等我们谈的差不多了,如果合作成功,再跟陛下报喜岂不好一些?”伊芙尔暗觉陈天涯说的有道理,便道:“就依你。”

    这时候,陈天涯忽然看见伊芙尔的嘴上有一丝奶油,这是吃了冰淇淋留下的。他语调温柔,说道:“别动!”

    伊芙尔一呆,陈天涯拿了纸巾,轻柔的在她嘴唇上擦了一下。

    “好了,没事了。”陈天涯一笑,然后自顾自的吃起东西来。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自然而然。

    伊芙尔脸红过耳,她心如小鹿乱跳,低头又吃了一口冰淇淋。

    晚上十点!

    陈天涯换上了黑色的运动服,伊芙尔穿的是黑色的长裙,犹如黑玫瑰那般美丽夺目。陈天涯毫不吝啬的赞美,说道:“你真漂亮。”

    伊芙尔脸蛋微微一红,说道:“我们出发吧。”

    陈天涯便也不多说,点点头。

    天龙大酒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