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5章锦湖
    伊芙尔说道:“还行吧。不过这边东西吃不太习惯。”

    陈天涯便连忙说道:“我知道这边有一家正宗的西餐厅,里面的牛扒做的很好,我想你一定很喜欢。我们中午去尝尝。”

    这句话并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陈天涯是人精,知道很多时候,女孩子未必就希望什么都要她答应。替她做决定,她反而会喜欢一些。

    伊芙尔不由苦笑,说道:“但我们早餐都还没吃,现在就谈中餐,是不是”

    陈天涯微微一笑,说道:“人生在世,应该及时行乐,对自己好一点。晚上我们还可以去海边乘快艇出海。这里还有个度假村,里面很不错。”

    伊芙尔不由停住了脚步,她有些搞不懂陈天涯了,说道:“我们来这儿好像是找东印度公司的吧?”

    陈天涯微微一怔,随后说道:“对,没错。”

    伊芙尔看向陈天涯,阳光下,她美丽的脸蛋不施任何妆容,但却雪白细腻,没有一丝丝的瑕疵。她的脸美丽的就像是造物主的造物神奇。

    伊芙尔说道:“但是你来这里好像一点也没想要找到东印度公司,反而到处在看哪里好玩,哪儿的东西好吃?我们是奉了陛下的命令出来做事,难道你不怕陛下怪罪吗?”

    这条林荫道路边还有行人和车辆偶尔经过,也幸好两人说的是英语,不然常人听了肯定以为这两人是疯子了。

    什么陛下不陛下,东印度公司不公司的,听着乍那么渗人呢?

    面对伊芙尔的质问,陈天涯却也不生气,他说道:“陛下做事只看结果,不看过程。我们既然可以一边享受,一边完成这个工作,那么,为什么要焦头烂额的去找呢?”

    “你是说你已经有办法找到东印度公司了?”伊芙尔微微一惊,问道。陈天涯点点头,说道:“没错。”他又一笑,说道:“所以你放心的跟我去吃早餐吧。”

    伊芙尔见陈天涯这般胸有成竹,当下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到了那家羊肉泡馍馆,两人一人点了一碗羊肉泡馍,伊芙尔还是吃不习惯。陈天涯见状,说道:“你在这儿等会吧,我出去一下。”他说完就先出去。

    伊芙尔搞不懂陈天涯是去干什么了。好半晌后,陈天涯匆匆回来。回来的时候,手里却是三明治,奶油面包加牛奶等等。

    “给!”陈天涯对伊芙尔笑了笑,说道。

    伊芙尔有些郁闷的接过,搞不懂陈天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吃过早餐后,伊芙尔与陈天涯返回了酒店。由于伊芙尔有些郁闷陈天涯的行为,所以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陈天涯也不多语。老实来说,伊芙尔悄悄打量陈天涯,觉得他也是个绝对有魅力的男人,本事强过奥蒂斯,而且又细心,对什么都成竹在胸。这个男人的好,让她惶恐之余,又有些不敢琢磨和期盼。

    到达酒店后,伊芙尔回了自己的房间。

    陈天涯看着伊芙尔回了房间,他温润的眼神渐渐冷淡下去。随后,陈天涯返回自己的房间。在房间里,陈天涯将落地窗的窗帘拉开。这是是十层高楼,从这儿可以看到青岛这个大都市的繁华。

    阳光普照,房间里的地毯一片红色。

    陈天涯将衬衫的纽扣解开,任由风儿吹拂过来。

    他心里有数,如果不出意外,伊芙尔一定会来找他。

    果然,没出多久。门铃声音响起。

    陈天涯清秀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淡淡恶斗笑容,随后,眼神化为温润无害。他转身来到门前,将门打开。

    伊芙尔朝陈天涯微微一笑,说道:“可以进来吗?”

    陈天涯也一笑,说道:“欢迎。”

    伊芙尔进了房间,她注意到陈天涯的衬衫纽扣有两颗没扣好。不过这样在他的男人味上更加添了一丝不羁。

    伊芙尔移开目光。陈天涯待伊芙尔在沙发上落座后,便问道:“喝什么?”

    “有咖啡吗?”伊芙尔说道。

    陈天涯微微一笑,说道:“就知道你喜欢喝咖啡,我这儿刚好准备了一杯冰咖啡。你尝尝!”

    说完便到冷藏箱里端出一杯精致的冰咖啡来到伊芙尔的面前。伊芙尔不由讶异,说道:“你怎么会有冰咖啡?”

    陈天涯说道:“刚才不是说过了吗,知道你喜欢喝,所以我准备了。”

    “你知道我要过来?”伊芙尔不由问道。陈天涯一笑,说道:“我也不是神,怎么可能知道你要来。你不来,这杯冰咖啡就会倒掉。”顿了顿,说道:“你最爱喝爱尔兰冰咖啡,可惜这里没有,你只能将就了。”伊芙尔的脸蛋微红,她觉得和陈天涯的气氛有些微妙了。

    陈天涯所释放出来的信号让她想要逃离。

    “味道怎么样?”陈天涯见伊芙尔喝了一口,便问道。他又说道:“我特意在这边的卡门咖啡厅里卖的。酒店的服务员告诉我,哪儿的咖啡做的冰咖啡是最好的。”

    还有什么,比一个成功,多金,帅气男人如此细心的对待让人更加暖心呢?

    伊芙尔再怎样,也是女人。纵使爱的是奥蒂斯,但也会对陈天涯这种举动而感到受用。就跟一个男人,就算有老婆。但面对女人的好意还是会享受。如果还是个人品好,气质好,美丽多金的女人示好,那就有些无法自拔了。

    不过伊芙尔毕竟不是常人,她不可能被陈天涯这么三两下就将芳心飞俘获了。她喝了一口咖啡,放下杯子,看向陈天涯。

    “我来找你是有事情的。”伊芙尔说道。

    陈天涯坐了下去,面带温润的微笑,说道:“你说。”

    伊芙尔说道:“我们光明教廷里能人异士很多,我感觉我这次来也帮不上什么忙,你为什么要跟陛下请求我前来?”

    陈天涯淡淡一笑,说道:“但你是我们教廷里,最美丽的女人不是吗?”

    伊芙尔对自己的美丽已经不需要别人称赞,她紧盯着陈天涯,说道:“仅仅是因为这个吗?”

    陈天涯也看向伊芙尔,他的目光带着一种灼热的情意,马上让伊芙尔不敢直视,红着脸避开了。陈天涯说道:“本来陛下是不同意你和我来的。但我说了一句话,他答应了。”

    “什么话?”伊芙尔已经猜到了,但还是忍不住问。

    陈天涯说道:“我喜欢伊芙尔。”

    “你”听到陈天涯亲口说出来,伊芙尔顿时心慌意乱。她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不要瞎说,你以后再说这种话,休怪我无情。”她说完就打算翻脸走人。

    陈天涯却没有阻拦,只是继续道:“我知道你和奥蒂斯彼此喜欢。但你也阻止不了我喜欢你。不过我并没有要你怎样,你放心,我不会打扰到你的正常生活。也许,这一次的旅行是我这辈子唯一能和你单独相处的时间。在将来想起这段日子,也算是一个美好的回忆。”

    伊芙尔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待伊芙尔走后,陈天涯前去关了门。他的柔情也全部消失了。来到沙发前坐下,打开电视。电视里正在放一部奇幻抗日神剧。里面岛国鬼子非常纯洁,就是不用枪,跟华夏的抗战队赤手空拳,最后

    被全部干掉。

    便也在这时,陈天涯的手机响了。

    陈天涯接通手机,这手机里被梵迪修斯悄悄放了窃听信号器。自己这边通话,梵迪修斯也能听到。陈天涯早就知道这一点,不过他反而装作不知道。只有这样让梵迪修斯觉得他在监控之下,梵迪修斯才有更多的信任。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冷峻的声音。

    “听说你们光明教廷在找我?”男人用英文说道。

    陈天涯淡淡说道:“看来阁下就是东印度公司的人了?”

    “没错。”男人说道:“我们与你们光明教廷井水不犯河水。你找我干什么?”

    陈天涯说道:“听说阁下要抢占大楚门的一道航海线,。要称霸海上世界。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所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见一面,谈一谈。”

    “好!今晚凌晨三点,东岸海口见。”男人说完,便将电话挂断。

    陈天涯收了手机。他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傻傻的前来去找什么虚无飘渺的东印度公司。而是很早前就放出风声,光明教廷要找东印度公司。并留下了手机号码。

    东印度公司也不可能在外界没有信息网,所以得知之后,东印度公司一定会找过来。

    另外,伊芙尔也没有通知轩正浩。她也不是真正的轩正浩的卧底。如果有机会威胁到轩正浩和陈凌,然后换取回奥蒂斯的丑照,她是愿意看见这种事情发生的

    凌晨三点,海滩上已经是一片寂静。

    一轮皎洁的明月正升上了中空。

    海滩上本来晚上有不少游客,但到了这个点都已经走开。在不远处有一家酒店,很多人为了看海,便入住这价格高昂的酒店。

    此刻,在海滩上,一对偷情的男女想要寻找刺激,约会在了这沙滩上。

    也是在这时候,陈天涯穿着黑色的休闲衬衫,悠闲的前来。海风吹拂,他感觉到了一阵惬意。

    陈天涯的听觉何其灵敏,很快就看到了这对偷情的男女。只见这女子是一名少妇,长得端是丰盈成熟,体态婀娜。就穿了黑色的包臀裙。那男子也是个帅小伙,比少妇要小一些。不过这男的若是不帅,也就勾不到这可人的少妇了。

    小伙子将少妇的裙子撩起,两人火热纠缠,在沙滩上滚来滚去,旁若无人。

    陈天涯听着这对男女的喘息声,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离着对男女不过十米左右的距离。但这对男女并未发现他。

    便也在这时,海里忽然有了些动静。陈天涯耳朵竖起,立刻感觉到了。他也是能感悟天地的主,方圆百米,蚂蚁爬虫都在他心中一清二楚。

    海里一阵涌动,突然,一个人从海中出现,慢慢走来。

    这个人一身黑色的衣服,头上的头发很长,像是一个水鬼一般。若是普通人看见了这场面,定然要吓得魂飞魄散。但是陈天涯却是眼神淡淡。

    只见这水鬼走向那对偷情的男女,偷情的男女浑然不觉。帅小伙在女人身上驰骋。

    那女人突然看见了水鬼,双目圆睁。

    嗷!水鬼陡然双目绽放厉光,露出可怕的獠牙来。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到偷情男女面前。一掌拍碎小伙的头盖骨,然后抓了他的脑浆送入口中。那白花花的,还冒着热气。吃完了小伙的脑浆,水鬼又对少妇如法炮制。

    这水鬼做着一切的时候,陈天涯都在一旁冷淡的看着。

    待水鬼吃完后,水鬼将两具尸体丢进了海中。

    水鬼这时候方才看向陈天涯,陈天涯也看清了水鬼。这水鬼当然不是水鬼,他的脸很黑,双眼如刀锋一般锐利。面容像是一个猥琐的四十岁中年大叔。

    “你就是陈天涯?”水鬼看向陈天涯,开口用英文问道。

    声音并不是上午打电话的那个人,陈天涯一瞬间就听出来了。他想想也是,这人从海里出来,怎么可能给自己打电话。想必是岸上有他的眼线。

    “对,我就是。”陈天涯也看向水鬼。“阁下是?”

    水鬼的眼眸深邃锋利,他说道:“我的名字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我有一个称号,那就是深海领主。”

    陈天涯微微一笑,说道:“深海领主?这么说起来,你就是东印度公司的老大了?”

    深海领主淡淡回答道:“没错。”他又仔细看向陈天涯,忽然眼中放出寒光,说道:“我见过你,你不是什么陈天涯,你是大楚门的陈凌。”他顿时感觉到上当,全身上下迸发出骇人的杀气。

    陈天涯感受到这深海领主的杀气,不由微微一惊。这个领主给他很强的危机感,是个绝对的劲敌,不能小瞧。他退后一步,暗自警戒,口里急声道:“且慢!”

    深海领主逼视陈天涯,踏前一步,说道:“姓陈的,你有种。你将我印出来,无非不是想解决我。今天我便先要了你的命。”

    “我乃光明教廷陈天涯。”陈天涯凝声说道:“我是以光明教廷的渠道发布的信息。不如此,你的人如何会信任我?至于你觉得我是陈凌,这其中有不为人知的原因,我可以给你解释。”

    就在陈天涯还在想着如何措词时,深海领主忽然打量陈天涯,他眼珠一转,说道:“我现在相信你不是陈凌了,因为我研究过那个陈凌,如果你是陈凌,你绝不会看着我杀那对男女而无动于衷。”

    陈天涯松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可以谈谈合作了吧?”

    深海领主说道:“但我还是奇怪,为什么你和那个陈凌如此相似?”

    陈天涯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是这样的。”当下他将其中因果简单说了一下。深海领主听完之后看向陈天涯,他的眼神中有一丝莫名的感触,说道:“这么说来,你也是个可怜之人。”

    陈天涯淡淡一笑,说道:“可怜之人?我倒不觉得。在去香港了断之后,我反而觉得身上所有的包袱都没有了。从那一刻开始,我可以天高任鸟飞,想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深海领主说道:“你是一有趣的人。”顿了一顿,说道:“不过跟我谈合作,也要先看看你的本事。如果光明教廷派个废物来,我也要合作吗?”

    陈天涯淡淡说道:“领主,你的意思我懂。你不是怀疑我的能力,而是想要通过我知道陈凌的能力。因为你一定会跟他正面相碰,既然如此,我就陪领主走上几招。”

    深海领主眼中闪过赞赏之色,说道:“你果然聪明。难怪那陈凌能在短短几年拥有如此成就。不过这也说来讽刺,你现在是他的敌人。岂不是他越强,你这个敌人就越强?这得是造了多大的孽,才会有这个恶果。”

    陈天涯眼神看向虚空之处,说道:“多大的孽都与我无关,我以前看过一部小说。里面有一个场景,我倒是觉得与我很像。”

    “哦?”深海领主来了兴趣。

    陈天涯说道:“里面有一个公司叫做锦湖,小有名气。后来另一个公司也取名叫做锦湖。那时候,大家都说这后面的锦湖是模仿前面的锦湖。但过了一年之后,后面的锦湖强大起来。便再也没人说,这个锦湖是模仿别人的锦湖。而只会说,那个弱小的锦湖乃是模仿强大的锦湖。所以,我觉得,我与陈凌,不在乎谁是复制体。只在乎谁才是哪个主宰者。谁是主宰者,谁就是命运的主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