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4章领主
    单东阳亲自来的。甲板上血肉模糊,那跟着单东阳的飞行员看一眼就有些受不了,到一边去狂吐。

    “什么情况?”单东阳穿了一身黑色的短袖衬衫,前来救向陈凌问道。

    陈凌说道:“东印度公司的人找上来了,情况有些复杂。我们先回去再说。”单东阳点点头,便也不再多说。

    随后陈凌进去搬了箱子,又将鱼人老大的身体搬了出来。那身体还活蹦乱跳的。饶是单东阳见多识广,见到这无头身体也是吓的脸色铁青。

    陈凌向单东阳苦笑一声,说道:“说了情况有些复杂吧。找跟绳子把他绑住,就吊在专机下面。”

    “不会有问题吧?”单东阳问道。

    陈凌道:“他的脑袋还在我这里,不想死还是不敢乱动的。”

    接着,陈凌让小倾找了个麻袋,将鱼人老大的身体放进去捆了起来。

    陈凌又警告箱子里的鱼人老大,说道:“你身体敢乱动,我就把他丢海里去,你就真等死吧。”

    鱼人老大知道这不是开玩笑的,那里还敢乱动。身体也就老实下去了。

    便这般,陈凌和小倾上了飞机。随着单东阳朝香港方向飞去。至于这艘船,也会有其他人来接手。

    三个小时后,陈凌与小倾,单东阳回到了香港。鱼人老大的事情被隐藏起来,没有公开。毕竟传出来也太骇人听闻了。

    鱼人老大被带到了国安的秘密办公地点,一个幽暗的地下室里。

    陈凌让小倾先回去休息。他则自己守着鱼人老大,又让轩正浩迅速过来。

    地下室里就只剩下陈凌和单东阳,还有鱼人老大的身体。那箱子陈凌始终没打开。

    陈凌告诫单东阳,千万不要靠近鱼人老大的身体,有毒!

    轩正浩迅速赶来了。时间是凌晨六点。

    轩正浩一进来就问道:“什么情况?”

    他穿了蓝格子的休闲衬衫,戴了墨镜。

    陈凌便道:“你们先有心理准备,这次发现很诡异。”他将海上碰到东印度公司的人的事情说了。

    轩正浩则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他的好奇心被强烈的勾了起来,说道:“快打开我看看。”

    陈凌说道:“你站远点,这家伙会吐毒汁的。”说完便小心翼翼打开了箱子。

    雪白的灯光下,鱼人老大的头颅被拿了出来。

    鱼人老大的头颅在雪白的灯光下,半边鳞片,半边触须,闭着眼睛。

    看起来虽然恐怖诡异,不过对轩正浩来说,也不太惊奇。只是这时,鱼人老大突然睁开了眼睛。这一幕比恐怖片里的效果强大多了。轩正浩这么淡定的人都忍不住骂了一句“我艹!”

    单东阳惊吓过后,苦笑着摇头。说道:“哎,还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轩正浩惊吓过后,马上就起了浓烈的兴趣。陈凌说道:“东印度公司里有个领主,似乎很厉害。这家伙怕的不得了,我怎么问也问不出来。你试试看,看看能不能问出来。”轩正浩点点头,他摘下了墨镜。

    “对了,他只会英文。”陈凌提醒道。

    顿时,轩正浩这双妖异的眼眸展露出来。一双眼眸里似乎蕴藏了浩瀚的宇宙,一眼看去,便让人沉沦。

    单东阳看到轩正浩的双眼后,讶异不已。轩正浩则看向鱼人老大。鱼人老大也看向轩正浩。

    便在这一瞬,轩正浩精神力施展出来。“看着我。”同时,轩正浩手中那枚噬魂法戒也发出光芒来。

    一瞬间,鱼人老大便迷失了。

    他呆呆的看向轩正浩。

    单东阳在一旁看的不由叫绝,这才叫顶尖的催眠术啊!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轩正浩问道。

    鱼人老大的眼神空洞,说道:“菲尔克斯。”

    轩正浩便道:“菲尔克斯,你今年多大了?”

    “不太记得了,应该有三百多岁了吧。”菲尔克斯回答道。

    轩正浩道:“你最恨谁?”

    “领主!”菲尔克斯微微激动起来。

    轩正浩道:“那你想不想他死?”

    “想!”菲尔克斯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出来。但很快,他又说道:“不,他死不了,他不能死。他死了,我们都会生不如死。”

    “为什么?”轩正浩问道。

    轩正浩问的很有技巧,知道菲尔克斯心里有自动防守机制,很抗拒说领主的事情。所以轩正浩采取了围魏救赵。

    菲尔克斯断断续续的说道:“领主是无所不能的,领主主宰我们所有鱼人的生死。领主不会死的。”

    “领主到底是什么人?他是怎样的一个存在?”轩正浩问道。

    菲尔克斯喃喃道:“不能说,不能说!”

    “说!”轩正浩双眼放出精芒,加强了精神力的攻击。

    菲尔克斯脸上显现出痛苦之色,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

    “说,说,说!”轩正浩一连念了三个字,每一个字都像是一座沉重的大山在压迫菲尔克斯的脑神经。

    要抗拒这种催眠,太难了。

    菲尔克斯越发难受,最后说道:“领主乃是不死不灭,他是来自大海深处的神灵。他可以”

    “不,不能说!”菲尔克斯突然又说道。

    “领主在什么地方,现在在什么地方?”轩正浩问道。

    “领主在”菲尔克斯脑袋上汗水滚滚而下,突然,空洞的眼神放大,绽射出凌厉的光芒来。他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你们冒犯领主,你们全部都要死,领主会来找你们的。”说完这句话,像是燃烧了所有的生命光芒。他的口中喷出墨汁,这股墨汁轰然燃烧起来。整个头颅便在火焰之中,即使在火焰之中,他依然在哈哈厉笑

    菲尔克斯死了。

    当他头颅焚烧殆尽的时候,他的躯体也开始枯萎而死。

    这种情况还是很诡异的。陈凌与单东阳看向轩正浩。

    整个地下室里弥漫着一种恶臭味。陈凌心里腾出一种不祥的感觉。这却是因为菲尔克斯最后那几句话。他说领主会来的。

    陈凌不由向轩正浩问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轩正浩闭上眼一瞬,随后戴上了墨镜。说道:“催眠这东西不是万能的,如果对方对某个东西特别抵触,就会反弹。当初我催眠林岚杀你,她不是也没杀吗?”

    陈凌的脸沉了下去。当初林岚因为轩正浩而死,虽然陈凌决定放下这件事。但是轩正浩现在主动提起,陈凌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轩正浩提起那件事,却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却就是就事论事而已。

    他本身就是个不会顾及他人感情的人。

    “刚则易断。”轩正浩继续说道:“就像一根筷子,太过用力,它不能承受,就断了。这菲尔克斯就是这个情况。”说话的时候看向陈凌。

    陈凌却是一言不发,转身离开了。

    看到陈凌离开,轩正浩不由奇怪的看向单东阳,说道:“他怎么了?”

    对于以前的事情,单东阳作为国安局的局长,却是知道的。他苦笑一声,说道:“林岚的死是他心中的刺,又和你有关。你提起,他当然会不高兴了。”轩正浩说道:“哦?这样啊!”

    单东阳拍了拍轩正浩的肩膀,说道:“看来这个领主不简单,很可能真会来香港。你多安排一下,我去陪陪陈凌。”轩正浩点点头。

    单东阳当下便转身出了地下室。

    &

    nbsp;   天已经亮了。

    这时候是早晨六点。

    晨曦美丽到了极致,这晨光将香港这座繁华大都市笼罩。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流穿梭。

    香港是一个高效率,高生活,高节奏的都市。所以很少有人会睡懒觉。

    陈凌从海上回来,还一直没有休息过。身上也有股墨汁的恶臭。他开了自己的车先回海边别墅。

    一路迎着朝阳而去,将车窗打开。晨风吹进来,令人格外的惬意。陈凌也渐渐释怀了,他明白轩正浩的性格。既然明白,那么就应该谅解。

    便也在这时,陈凌的手机响了。他拿过一看,却是轩正浩打来的。陈凌也没多想,接通。

    轩正浩那边沉默了一瞬,陈凌奇怪的道:“喂,怎么不说话?”

    “对不起!”轩正浩忽然有些扭捏的说道。

    陈凌呆了一呆,觉得有些破天荒了。这家伙居然还会说对不起,看来是真的进步了。陈凌也是聪明人,马上知道可能是单东阳提醒了轩正浩。

    当下,陈凌也一笑,说道:“兄弟之间,别说这些话。多大个事。东印度公司这边我看真不简单。菲尔克斯最后的话让我有很不好的感觉。我的感觉一向很准,你多帮我留意。”

    轩正浩那边也是松了一口气,说道:“我会的。”两人便不再多说,挂了电话。

    陈凌笑笑,挂了电话。他以前还有些担心轩正浩以后会六亲不认。但是现在却能明显感觉到轩正浩的变化。这些变化是轩正浩本人都没察觉的。比如他会开玩笑了,比如他能和轩冰云很和谐的相处了。比如他还会说对不起了。

    半个小时后,陈凌回到了海边别墅。他这一出去五天,众女见他回来都是高兴。许彤还在学校没回来。

    不过陈凌也没跟三女靠近,先去浴室里洗澡。

    洗完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陈凌这才觉得自己清爽多了。

    叶倾城与许晴准备好了早餐,包括陈思,许彤,欧阳丽妃,大家就一起吃起早餐来。

    早餐吃到一半的时候,梁峰的电话打了过来。陈凌也没多说,让他和轩正浩去联系。

    不过这顿早餐注定是不太安稳。快吃完的时候,单东阳也来了。许晴起身招呼单东阳一起来吃。单东阳笑笑,说道:“不会太打扰吧?”

    陈凌也是一笑,说道:“得了,别装了,一起吃吧。”

    两人吃完早餐后,陈凌刚好要跟单东阳单独说话。便去了二楼的露天阳台上。这儿安静,视野开阔。

    露天阳台上又一张玻璃茶几,几张椅子。陈凌和单东阳相对坐下,陈凌先说道:“东阳兄,香港国安这边,你也要帮我多严查一下。不要让可疑的护照,可疑的人进来。这一次,只怕是要出些幺蛾子了。”

    单东阳对菲尔克斯最后死去的那一幕也是心有余悸,肃然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会的。”

    陈凌松了口气。

    单东阳迟疑一瞬,说道:“你救我的事情,不会影响你和海青璇的关系吧?”

    陈凌不由苦笑,说道:“这个事,过去了,不要提了。”单东阳微微一叹,说道:“经历了这件事情,我才知道我当初错的很离谱。我一直以为我问心无愧的如果可以,我想去海蓝的墓地里拜一拜。”

    陈凌沉默下去。海蓝的事情,永远是单东阳和海青璇不可调和的心结。这个事情,陈凌也帮不上忙。他只能说道:“东阳兄,不管怎样,我不希望青璇受到伤害。”

    单东阳看了陈凌一眼,点头说道:“我明白。我的命也是你救的,将来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对海青璇动手的。”

    陈凌说道:“多谢!”

    单东阳只能在心中默默叹息一声。

    随后,单东阳告辞。陈凌送他到了门前。待单东阳离开后,陈凌又给轩正浩打了电话。

    轩正浩已经回了自己的公寓。

    “我来找你。”陈凌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陈凌来到轩正浩的公寓。

    轩冰云已经去了学校,轩正浩坐在沙发上。他看见陈凌前来,不由奇怪的问道:“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奇奇怪怪的?”

    陈凌坐到轩正浩的对面,说道:“这次东印度公司的事情搅得我心神不宁,总觉得是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轩正浩说道:“会不会是你压力太大了,想多了?”

    陈凌无语的说道:“我什么压力没承受过,什么事情没经历过。有什么好想多的。我的感觉一向不会出错。”

    “那你来找我的意思是?”轩正浩说道:“你想我用魔典来查领主的老巢?”

    陈凌点点头,说道:“对!”

    轩正浩连忙摇头,说道:“那个领主不知道是那儿存在的,我用魔典去查他就很难。然后还要查他现在的地方,这对于魔典来说,是很浩大的一个工程。这样加在一起,会损伤很大的气运。不到逼不得已,我真不能这么做。”顿了顿,说道:“反正菲尔克斯也说领主会找来的。我们严密监控一点,与其你去找他的老巢,倒不如直接等他来了,我们进行围剿,你说是吧?”

    轩正浩这么说还是很有道理的,陈凌想了想,叹了口气,也只好作罢。

    随后,陈凌离开了轩正浩的别墅。他去看望了下流潋紫,又到严凝霜所住的酒店,带严凝霜到天台上教她功夫。

    教的时候,就连严凝霜都看出陈凌有些心不在焉。

    教了一会,陈凌觉得不安,教也教不下去了,便让严凝霜自个领悟,他先走了。

    陈凌干脆又去找了归墟道长和凌飞扬一起喝酒。

    且不说陈凌这边,那陈天涯和伊芙尔一起离开了东北,正在去往山东。他们是要找到东印度公司。

    到了山东的青岛地界,陈天涯和伊芙尔在酒店里入住。陈天涯跟陈凌长的一模一样,这让伊芙尔还是有些心理阴影。因为她曾经被陈凌擒下过。

    两人所住的酒店靠近海边,也算是海边酒店。早上七点,伊芙尔还在熟睡之中,敲门声响起。

    伊芙尔知道是陈天涯,她以为陈天涯有什么行动,便立刻起床。她穿了白色的运动服,金黄色的头发随意披着。就是这样的简单装扮也是迷人至极。

    来到门前,将门打开。陈天涯穿着黑色的休闲衬衫,黑色的裤子,他的面容俊秀清冷,有一种很强的男人魅力。

    “早,伊芙尔。”陈天涯见到伊芙尔后,微微笑道。伊芙尔也露出笑容,说道:“早!”

    将陈天涯迎进来后,伊芙尔便去洗漱。洗漱完后,伊芙尔问道:“我们今天去哪儿找东印度公司?”

    陈天涯淡淡一笑,似乎胸有成竹,说道:“先去吃早餐,你喜欢吃什么?我昨天在这里查了下,这儿有一家的羊肉泡馍很不错,一起去尝尝吧?”

    伊芙尔也找不出理由拒绝,虽然陈天涯很不错。但是她有奥蒂斯,所以除了工作,其余的,她不想跟陈天涯有太多的交集。

    青岛这边临近海边,虽然接近八月,但也并没有那般炎热。当然,冬天也是格外的冷。

    早上的阳光特别的明媚,洒照在青岛的大街小巷上。

    路边有一排树木,茂密青翠,枝叶摇摆。伊芙尔与陈天涯并肩走在这条道路上,这是陈天涯说的,那家羊肉泡馍就在前面不远处,走一截就到了。

    伊芙尔走在这条路上,看到干净的路面,感觉着清爽的晨风吹拂,不由朝陈天涯嫣然一笑,说道:“我曾经在m国的洛杉矶生活过一段时间,今天站在这里,有点那儿的感觉。”

    两人交流用的是英语,托陈凌的福,陈天涯的英语也是流利无比。他淡淡一笑,很体贴的走在伊芙尔身边,说道:“在这边还习惯吗?”他的语音带着一种磁性,让人听了很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