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3章不死
    陈凌一掌拍向身边一名鱼人的头颅,如来法印瞬间变化为大手印,捏住这鱼人的头颅!

    鱼人的脑袋很滑,一用劲就会滑开。陈凌第一次就吃了这个亏。但这时,陈凌已经有了防备。如来法印的底子,大手印的爆裂!

    啪嗒一下!

    鱼人的脑袋就如鸡蛋一样被陈凌一下捏爆。一股腥臭的墨汁飙射出来,居然不是鲜血。这股墨汁飙射到了陈凌的脸上,差一点溅到陈凌的眼睛里。

    墨汁火辣辣的,带着超强的腐蚀性。乃是有剧毒的。只可惜,陈凌百毒不侵。

    但更奇怪的是,这名鱼人被陈凌捏爆了脑袋,却是没有死。而是凶狠的用手中利爪刺向陈凌的胸腹。

    与此同时,为首的鱼人老大,也就是那个半边触须脸的人双爪雷霆刺向陈凌的两边太阳穴。

    其余的鱼人全部纷纷攻击向陈凌。

    一刹那间,陈凌危机万分。

    身处风暴中心的陈凌陡然如蛇盘旋,突然就缩了下去。他缩的好快,缩的同时,一腿轰然扫出!

    扫堂腿,横扫千军如卷席!

    砰砰砰!

    这些人别陈凌扫中,六名鱼人反应不过来,全部被扫翻在地。而那鱼人老大则没被陈凌扫中,利爪狠狠刺向陈凌脑袋。

    便在这时,刀光一闪!

    小倾的飞刀猛烈射出,射中鱼人老大的咽喉。鱼人老大抓住咽喉,双眼圆睁。陈凌趁着这一个空当,移形换影身法窜了出去。

    皎洁的月光下,这海面上,这船上的一幕发生的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更匪夷所思的是,那鱼人老大被飞刀贯穿咽喉,只是溅出一些墨汁。但他很快冷冷的看向小倾所在的地方,又伸手将飞刀拔了下来。

    鱼人老大没死,一点事情也没有。就算是那名被陈凌捏爆头颅的鱼人也没有死。他的头爆开了,双眼却还是睁着。鱼人老大带领众鱼人朝陈凌逼近。

    饶是陈凌见多识广,见了无数的奇怪事情,这时候也感到了不寒而栗。

    这群人到底是个什么存在,为什么会杀不死?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在神域里,五行灵气是有依据的。在阎浮,高科技是一种延续。三十六星辰空间也是有一种记载的。

    只是大千世界里,为什么会有这些怪物存在?就算是神魂也是可以杀死的?他们为什么会不死?不死之身?

    陈凌感到棘手无比。这时候肯定不能逃到水里,水里更是这帮鱼人的天下!

    不能逃走,唯有背水一战了。

    陈凌深知这群鱼人身上有剧毒,自己不惧怕,但小倾不行。而且小倾的武力值不行,飞到对付他们又没有用。因此陈凌立刻朝小倾这边退去。“小倾,不要被他们缠上,不用管我。”陈凌用中文喊道。这群鱼人却是听不懂中文的。

    小倾应了一声,她审时度势,绝不会给陈凌添麻烦。

    鱼人老大却是一挥手,让手下两名鱼人去抓小倾,嘴里说道:“抓到那个女人。”

    两名鱼人领命,如闪电掠去。

    小倾便见两道残影向她掠来,疾风如刀。她并不害怕,她是由狼养大,从小就习惯了危险。这时,小倾忽然转身朝船舱另外一处逃去。她一旦展开身法,更是可怕。两名鱼人的速度也是远远不及她的。而且小倾上窜下跳,非常敏捷。

    陈凌并不担心小倾的安危,他冷眼扫视鱼人老大,随后爆发出冲天杀气。厉吼一声,先一步攻击而出。轰隆!一拳爆炸向鱼人老大的头颅。

    鱼人老人看也不看,手中利爪狠狠刺向陈凌的拳头。另外的鱼人也朝陈凌合围而来。陈凌将身法展至极限,拳头忽然化为大手印捏住鱼人老大的手腕。

    轰隆!螺旋劲力如绞碎钢缆一般。

    鱼人老大的手腕在陈凌手里软化下去,陈凌吃了一惊,我艹!这鱼人没有骨头啊!

    其余鱼人攻击而来,陈凌没办法和鱼人老大继续搏斗。他爆吼一声,突然以最快的速度朝左边撞去。撞去的一瞬,以一个镰刀割草式将鱼人的手腕拨开。鱼人的胸前空门大怒。

    陈凌整个身子老熊撞树,轰然撞中这鱼人的身躯。

    “去死吧,艹!”陈凌骂了一声,这鱼人被撞中,如被八千斤的巨力的火车撞中。轰然一下,飞出老远老远,最后才传来落水的声音。

    而陈凌撞开这鱼人后,又用移形换影的身法躲开了其余鱼人的攻击。

    接着,陈凌也不歇着。更快攻击向离他最近的一个鱼人。一拳爆碾,砰的一声!这鱼人的脑袋直接被陈凌砸飞了出去。墨汁乱溅,接着,陈凌抓住这鱼人的无头身体,朝海中狠狠掷了出去。

    鱼人的胸膛很滑,有坚硬的鱼鳞。但陈凌一抓之下,螺旋劲,钻劲齐出,如洞金穿玉,一下将其鱼鳞洞穿。

    在抓住那鱼人时,陈凌就知道,这狗日的,脑袋掉了,身体也还没有死。不过没有了脑袋,看你特么还能不能游回来。

    陈凌同时又施展出移形换影的绝顶身法,绕开其余鱼人的攻击。接着,陈凌以强大的爆发力,连连出手。每次出手都崩掉一个鱼人的脑袋,又将其远远的丢进大海里。但这群鱼人却连陈凌的衣衫都捞不着。

    很快包括鱼人老大的六名鱼人被陈凌丢出去五个。就剩鱼人老大一个,形势变化就是如此迅速。

    鱼人老大眼中出现畏惧,他转身就要逃走。但陈凌那里给他机会,比闪电还快,窜上前一把将鱼人老大的肩头抓住。这一下抓住,便如烧红的铁钳,狠狠的镶嵌住。鱼人老大身子再滑溜也溜不开。除非他不要这肩头了。鱼人老大眼中并无痛色,头也不会,利爪狠狠反刺向陈凌。

    “给我躺下!”陈凌则将他整个身子朝后一摔。鱼人老大承受不住陈凌的巨力,摔倒在地。一摔在地上,鱼人老大身子马上就要溜走。陈凌一脚踩在鱼人老大的咽喉上。要走得先把脑袋留下。

    鱼人老大的咽喉被踩的变了形,怎么也挣不开。他蓦然张嘴喷出一口墨汁。

    这口墨汁喷在陈凌的腿上,腥臭无比。同时,陈凌感到腿上如火烧一般。不过,也仅仅就是如此了。

    但陈凌知道,若是常人被这墨汁浇上,只怕就要被烧成灰烬了。

    鱼人老大见陈凌丝毫没死,也是纳闷,眼中闪现出恐惧之色来。陈凌心中暗自庆幸,幸好这一次是自己亲自出马。否则派谁过来遇到这群鱼人,都是吃不了兜着走,太诡异了。

    那边传来声音,却是小倾带了两名鱼人过来。两名鱼人追过来时,看到这边的情况立刻傻了眼。马上转身就跳下了海域。

    陈凌怕鱼人老大逃走,也不好去追。再说,入了海,也还追个屁啊!

    小倾丝毫无损的来到陈凌面前,她俏生生的,喊道:“陈凌哥哥。”

    陈凌点点头,随后又扫了眼周围林光明等人的尸体。血肉一片,更恐怖的是船上还有三个鱼人的脑袋。这三个脑袋并没有死,眨巴着眼睛,嘴里叽里咕噜的很着急。

    那些鱼人的身体在水里也在朝这边游过来。还有两个鱼人的身体游了上来,无头,就这样爬上来。在这月夜下,这一幕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小倾,你进房间里去,到房间里给单东阳打个电话,让他派飞机来接我们。经纬度你根据那个仪器报告。”

    小倾点点头。

    待小倾进去之后,陈凌看向鱼人老大,忽然残忍的一笑,说道:“你杀我这么多人,你猜我会怎么对你?“

    鱼人老大看到陈凌的目光便觉得不妙,眼

    中闪过畏惧。陈凌干脆蹲下身子,一把抱住鱼人老大的脑袋,啪嗒一下,将这脑袋狠狠扭了下来。

    浓浓的墨汁溅了出来。陈凌将鱼人老大的身体踢到一边去。那身体马上四处乱摆,想要找到人头。

    陈凌提了鱼人老大的头在手里。接着去将爬上来的两具身体又狠狠的丢了出去。

    但惟独,陈凌没有丢到鱼人老大的身体。随后,陈凌带着鱼人老大的头颅进了船舱里。

    陈凌并没有进小倾的房间,毕竟这群人太恶心了。加上陈凌也怕这墨汁溅到她身上。

    “你想要干什么?”鱼人老大的头颅忽然开口了,他显得很生气,并有些恐惧。

    陈凌将鱼人老大的头颅放在桌上,自己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淡淡说道:“我们谈谈吧。”

    鱼人老大正对着陈凌,他的眼珠一转。这人的面目实在恶心丑陋。

    他说道:“谈什么?”

    这样跟一个头颅谈话,而且是在这深夜里,说起来够怪异的。陈凌道:“如果我将你的人头带走,身体留在这里,你会怎么样?”

    鱼人老大眼珠一转,说道:“我的身体会重新长出人头来。”

    “哦!”陈凌淡淡一笑,说道:“原来是如此。那看来你这个头也没什么用了,不如我用火烧掉。反正你那个身体还能长出来嘛!”说完,便去一边找了汽油过来。

    “你要干什么?”鱼人老大见陈凌起身,顿时慌张的喊道。两人交流全部说的是英语。

    陈凌将汽油提了过来,说道:“烧了你啊!你别怕,反正你身体还能长出一个脑袋来的,是不是?”

    “不要!”鱼人老大急了,那些汽油浇到他头上,他感觉到了危机,连忙喊道。

    “怎么?现在可以说实话了吗?”陈凌问道。又道:“就你这智商,也想骗我?”

    “脑袋离开身体二十四个小时,我们就会枯萎而死。”鱼人老大不敢再隐瞒。

    “我问,你答,好不好?如果你足够配合,我可以收了你做我的手下。你还可以参与到我们东方这场大气运里来。命只有一条,你想好了。”

    鱼人老大眼睛眨巴两下,欲言又止。陈凌便觉得这家伙真不够老实的。心中便也多了一份警惕,问道:“东印度公司是什么情况?你在里面什么地位?”他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这几个家伙就是东印度公司的核心。

    这几个家伙应该就是先锋队。

    鱼人老大沉默,似乎在天人交战。

    “我耐性不好。”陈凌恼火的说道。鱼人老大眼里再度闪过畏惧之色,他说道:“有些东西,我可以告诉你,有些东西,我不能告诉你。因为告诉你,我也会死。我尽量回答你,然后你放了我,可以吗?”

    “这是什么狗屁逻辑。”陈凌说道:“只要你配合我,我带你回香港。没人能伤害你。”

    “不”鱼人老大说道:“我们不回去就会被领主杀死的。我们也不能说出领主的秘密,否则我们会死的更惨。”

    “领主是谁?什么来头?”陈凌心中一凛,问道。

    “不能说,绝对不能说。”鱼人老大的瞳孔放大,眼中的恐惧难以言说。陈凌顿时郁闷了,说道:“那你跟我讲讲,你什么能说?不然我凭什么放过你?”

    鱼人老大犹豫一瞬后,说道:“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诉你,那就是领主要所有围绕华夏的航海线。你最好乖乖的全部叫出来,否则领主就会找上你来。领主一旦找上你,你就活不成了。”

    “哦?”陈凌微微一笑,说道:“我不可能就凭你这几句话就害怕你们领主吧?你们领主有些什么本事?”

    “我不能说。”鱼人老大说道。

    陈凌郁闷了,这鱼人老大就一个头颅,他打也不好打,逼供也不好逼供。

    “你们东印度公司的老巢在哪儿?”陈凌又问道。

    “不能说。”鱼人老大又用这一句来回答。

    “你们东印度公司一共多少人?”陈凌耐着性子问道。

    “不能说。”鱼人老大说。

    “你们到底是人还是怪物,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会不死?”陈凌眼睛眯成一条缝,冒着寒意问道。他的耐性真被这鱼人老大不能说三个字耗光了。尼玛,你以为你说不得大师啊,什么都说不得!

    鱼人老大本来还想说不能说,但接触到陈凌的眼神时,顿时不敢这么说下去了。他已经感觉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只怕这下不说,真就死了。他犹豫一瞬后,说道:“我们是海盗,后来被领主抓住。领主给我们下了诅咒,又用一种神奇的水浸泡我们,慢慢的,我们就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了。”

    “那水是黑色的。”鱼人老大回忆起来,眼里均是痛苦。他继续说道:“在水泉的上方,有许多壁画。壁画上,便是由人变异成我们这个模样的过程。我们想象自己是鱼,想象自己不死,想象自己不用呼吸。最后就成了这样的怪物。”

    陈凌仔细盯着鱼人老大,他发现他说这些东西应该没有撒谎。而且也很好的解释了。

    其实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的,因为人是会进化,会适应环境生存的。就像人类以前是猿猴,但慢慢的适应了环境,就蜕化成人。而刺猬为了保护自己,生下来就有了全身的刺。

    再说一个更简单的东西,有一种蘑菇珊瑚为了繁殖,可以由公变母。而鸡生蛋,蛋生鸡。这两样人们弄不清楚吧,这其中一定也是在生存压力下,进化而来的。

    黄鼠狼为了生存,能放出很丑的屁!这些种种都是进化与生存的玄妙。

    而鱼人老大他们肯定也是在某种诅咒,祭祀下,被那些水当做了生存逼迫,从而变异过来。

    “现在可以放了我吗?”鱼人老大问道。

    “放了你?”陈凌冷冷一笑,说道:“你倒是想的美。你杀了我这么多人,不把你碎尸万段已经是给你脸了。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老实的和我合作,二是死。”

    鱼人老大哭丧了脸,说道:“我已经尽可能合作了。”

    陈凌说道:“不够。”顿了顿,道:“如果我带你回了香港,领主会怎么杀你?”

    鱼人老大闻言吓的不轻,说道:“我们每隔十天就必须喝一次祭祀神水,否则就会死。”

    “你告诉我,你们领主的老巢在哪里,有多少人。告诉我了,我便放你回去。”陈凌说道。

    鱼人老大连连摆眼珠,说道:“不能说,不能说。”

    “不说我就先杀了你。”陈凌说道。

    鱼人老大这次却很坚决,说道:“你杀了我,我也不能说。说了,领主会让我生不如死。”

    陈凌看出鱼人老大眼里的决心,便知道怎么威逼都没用。算了,先不问了,带回去慢慢审问。也许轩正浩能用精神力和催眠得知很多东西。

    自己问的太辛苦了。

    当下,陈凌便又找了个箱子。这船上箱子却是不少的。将鱼人老大的头锁进箱子里。

    做完这一切,陈凌又出去把几个鱼人的脑袋搬了进来。搬的时候,他自己都觉得恶心。

    要不是经历的多,这活儿还真干不来。

    做完这一切,陈凌就开始等待单东阳那边派飞机过来。这艘船没有了船员,陈凌还是搞不定的。他会开快艇,就是不会开这么大的船。再说这船也不是一个人能搞定的。

    三个小时后,螺旋桨轰鸣的声音传来。陈凌来到甲板上,很快一束光柱扫了下来。接着,飞机降落在了甲板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