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2章纨绔
    货船是一艘重达三百吨的小型巨无霸。而载货量则在一百吨。

    这艘货船叫做辉京号,是专门往返南洋运输两地纺织品,皮革之类。顺带还走私一些属于南洋的特产。

    海上航程是十五天。

    船长叫做林光明,林光明是个四十来岁的汉子,很是豪爽。他的船员有二十名。当然,无论是林光明还是船员,他们都属于梁氏。这些船员个个都是好手,船上也有枪支水雷。

    陈凌和小倾被安排在下面的货舱里休息,这个货舱被整理过,里面干净整洁,有一张床,一个写字台。

    这是梁峰特意安排的。他也没对林光明他们说过陈凌和小倾的来历。但交代了林光明,如果有重大事故,必须听从陈凌的。但没事的时候不要来打扰陈凌。

    这货舱里的光线不错,阳光可以照进来。通风也很好。

    于是就这般,陈凌开始了他的航海旅程。

    货船在十点三十拔锚起航,朝大海的深处驶去。

    一路乘风破浪而去,小倾坐在床上,靠着窗看外面的风景。天空是湛蓝的,海水被船带动,泛起白色的泡沫,像是煮沸的水一样。海风带着咸湿的味道。

    小倾的发丝被风吹起,陈凌在一边看着,不由看的有些发呆。

    究实来说,对于陈凌和小倾,以及首领,沈默然这些高手来说。生平有两大厌恶,第一是坐飞机,第二就是坐船。

    坐上去后,他们会严重没有安全感。在陆地上,他们被称为陆地真仙,千军万马都不怕,可是上了天,入了海,就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了。

    他们在上船,或上飞机时,若有危机,肯定会知道。但这个道理就像是去蹦极的人,就算知道不会有事,心里还是会紧张的。

    小倾和陈凌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安静,但这是安静。她一个人的时候是孤独与冷漠。跟陈凌在一起,哪怕是不说一句话,只要能看到陈凌,或有一个眼神的交汇就很满足。

    这时候,陈凌也脱了鞋子来到床上。他将小倾揽在怀里,小倾抬头看向陈凌。她的眼眸清澈见底,没有一丝的杂质。不过这时候,她笑了,如月牙儿般的笑容。

    陈凌点了下她的小琼鼻,轻柔说道:“困了就睡觉,我看会儿书。”小倾轻轻嗯了一声,便又看向窗外。她像是涉世未深,对什么都感到好奇的小女孩,对这大海充满了好奇。

    陈凌则拿出一部智能手机。这款智能手机并不是iphone的最新款,也不是三星之类的。而是华为。陈凌就是如此,他在可以的范围下,还是会尽量用国产。至于开的车,只能怪国产太不给力了。

    打开华为手机,里面有个读书软件。软件里有他让李红泪下载的时下最热门的网络小说。

    陈凌不喜欢附庸风雅,只看名著。名著总是那么的枯燥无味。而网络小说不同,节奏快,没什么负担。

    此时陈凌看着一本叫做黑道纨绔的小说,挺轻松有趣的。

    不知不觉,时间悄然而过。陈凌看的有些累了,抬头便看见小倾光着的脚丫子,晃荡在眼前,真好看啊!

    到了饭点的时候,林光明派人送进来午餐。

    陈凌和小倾吃完一顿还算美味的午餐后,陈凌觉得有些闷了,想出去走走。小倾则继续待在房间里。她是典型的宅女。

    一出房间,陈凌便看见林光明正在和三名船员玩牌。大家玩的很高兴,这时候林光明抬头也看见了陈凌。他连忙走过来,说道:“陈先生,这个给我吧。”说着来接陈凌手中的餐盘。

    陈凌也没拒绝,将餐盘交给了林光明。那边还有闲着的船员,船员很有眼色,又上来接了林光明这位老大手中的餐盘。

    “陈先生,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一起来玩两把?”林光明热情的邀请陈凌。

    陈凌微微一怔,随后说道:“好!”他自然不会来故作领导,训斥他们不好好守岗之类的。那太装逼了。别人货船运行那么多年,经验是比他要丰富几百倍的。

    陈凌看书也是刚好看累了,船上的生活多少有些单调。他到了牌桌前,林光明让船员又加了一个凳子。

    陈凌一笑,他笑的很和煦,问道:“玩的是什么?”

    林光明笑呵呵说道:“炸金花呢。陈先生你会不会?”

    陈凌摇摇头,说道:“没玩过。”他是真没玩过。唯一会的赌博就是梭哈,还是因为有需要才去学的。

    林光明下面的一个船员阿虎连忙说道:“陈先生,这个很简单的,规则是这样的”

    大概大家听到陈凌说不会,把陈凌当做了肥羊,所以热情的很。陈凌听了会规则便也懂了,说道:“这跟梭哈差不多嘛。我懂了。”

    阿虎便愉快的发起牌来。

    陈凌也懒得记牌,不过就算如此,他最后还是将大家赢了个精光。虚虚实实,他总是不露声色,没人能猜得到他到底是炸鸡还是真的大牌。陈凌的心理素质多好啊,在拉斯维加斯十几亿美金都丢的脸不红心不跳。这种小牌那里会让他有什么心理变化。

    一帮哥们想要宰陈凌这个肥羊,最后却被陈凌悉数绞杀,当真是郁闷不已。

    陈凌也和他们熟了,他能感觉出这帮水上的儿郎都是豪爽的汉子。虽然输了,但却很有牌品。陈凌一笑,说道:“大家分了吧。”将所有的钱推了出去。

    “这不太好吧。”林光明一众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陈凌一笑,说道:“十年修得同船渡,大家都是兄弟嘛,这有什么好计较的。”说完就将钱推了出去。

    随后,陈凌又说道:“大家继续玩,我先回去午睡下。”

    “好!”林光明忙答应。

    陈凌便回了房

    间。

    林光明一众人对陈凌的好感已经爆棚。他们不是傻子,那里不知道陈凌的身份非比寻常。不然帮助梁峰不会这么特意交代。再则,他们也能感觉出陈凌身上那种出众的气质。这种气质是长期处于上位者,培养出来的。一个这样的人,这样的年轻,却能这样的没架子,怎不让人喜欢。

    陈凌却没想那么多。他的头枕在小倾的腿上入睡。

    航海一直朝前,晚上的时候,繁星,海面,明月,美丽如泰坦尼克号上那样的星空。

    陈凌带着小倾出来放风,一众船员也会自己找乐子。不值岗的人在一起弹奏一些乐器,喝着一些劣质的红酒,好不快活。而晚上的时候,林光明则去认真的巡查船的安全。陈凌与小倾的加入,大家都很高兴。有人怕陈凌喝不惯这差的红酒,陈凌却说,我以前也是穷着长大的,这酒是好酒啊!

    不知什么时候,有一船员突然认出了陈凌。结结巴巴的说道:“您是我们大楚门的门主陈凌吧?”

    一共十来名船员,全部齐刷刷的看着陈凌。陈凌不由苦笑,说道:“是我。”

    顿时,全场寂静。大家看陈凌的眼神充满了敬畏,再无之前的随意。陈凌便带了小倾起身,说道:“大家继续玩吧,不用管我。”

    有陈凌在,众人怎么也不敢放肆的。

    行船接连五天,都是安全无比,平静无比。陈凌多半时间在房间里,他不由微微皱眉,如果这次碰不上东印度公司的人,那可就浪费不少时间了。

    这几天,陈凌与船员们的日子过得相安无事。大家都对陈凌很是尊敬。

    这天夜里,大概是凌晨三点的时候。陈凌忽然从睡梦中惊醒,他闻到了血腥味,还有人落水的声音。虽然这声音很轻微,但是陈凌还是听到了。

    “是东印度公司的人来了。”陈凌迅速跳下了床。小倾也是敏感,在陈凌下床之后,她飞快穿了衣服,跟在后面。

    “全部警戒,中间夹板集合,灯给我打开!”陈凌一出房间,便厉声大喝。

    他的声音中气十足,传遍船上每一个角落。所有熟睡的人,船员听到陈凌这位大楚门门主的声音,不敢有丝毫的迟疑,便朝甲板中心奔去。

    船上的人都拿了枪支。

    这些船员虽然平时看似懒散,但一遇到情况便展现出过硬的素质。

    甲板上灯光亮如白昼,船也停了下来。一众船员全部挤在了甲板上,他们拿了枪支,呈扇形严阵以待。

    小倾则躲在了暗处,而陈凌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缓步走了出来。

    “东印度公司的鼠辈,都给我滚出来。”陈凌来到林光明一众船员身前,冷冷喝道。同时,他凝下心神,立刻感觉到了船上一共来了十个人。

    不对!

    陈凌感觉到了蹊跷,他居然感觉不到这十个人呼吸。若不是听到他们的声响,还真感觉不出来。

    这东印度公司的人果然很古怪。便也在这时,脚步声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桀桀的怪笑声。

    林光明一众人如临大敌,陈凌眼神冷冽,丝毫不为所动。

    从两边栏杆处缓缓出现十个人。看到这十个人时,别说船员们惊骇了,就连陈凌也是吃了一惊。

    因为这十个人乃是十个怪物,它们看起来是人,有双手,双脚,头颅。不过脸上,身上都满是鳞片。密密麻麻的黑色鳞片,让人看了恐怖异常。他们的双手有些不寻常,上面长了如钢爪一样的利刃,五根利刃,寒意逼人。

    这十个人身上**的,身材倒是很匀称,全部没有穿衣服。不过黑色的鳞片便也等于就是衣服了。

    为首的是一个戴了一顶古怪帽子的男子,他的脸上只长了半边的黑色鳞片,不过另外半边上更是可怕,因为那脸上是触须,十条触须蠕动着。

    他桀桀怪笑,开口居然说出英文,道:“你们这帮愚蠢的人类,全部都要死。”

    林光明他们常年穿梭国外,又是在香港土生土长的,所以都懂英文,一听这话,脸色大变。

    “你们就是东印度公司的人?”陈凌排众而出,看向这个为首的怪物。

    “没错!”怪物看了陈凌一眼,也不把陈凌放在眼里。“全部杀了!”怪物吼道。

    后面的九个鱼人便发出欢呼声,桀桀怪笑声。他们眼里冒出残忍的光芒,朝众船员逼近。

    众船员连忙开枪,砰砰砰!

    子弹倾泻而出,射向十名鱼人。子弹打在他们的脸上,身上,咽喉上。陈凌分明的看到子弹全部被那些鳞片弹飞。这些鱼人根本不惧子弹。同时十名鱼人也动了,一动之间,速度奇快无比。

    就像是十道残影,刷刷刷!

    这些人的力量很强,都有接近两千斤的力量。全部是通灵的修为。而为首的怪物是如来的修为。他们的身法快的有些离谱。这一瞬间,即使是陈凌也无法将他们完全阻止住。

    有两名鱼人手中利爪带着惨厉的风声,刁钻的刺向陈凌的咽喉和眼珠。

    一股子腥风扑来。陈凌眼中一寒,出手如闪电,分别大擒拿手抓住这两鱼人的手腕。

    抓住的一瞬间,陈凌正要用劲将其折断。便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两名鱼人飞快缩手。他们的手臂上有种滑滑的粘液,陈凌一时没有防备,居然被他们脱手逃了出去。

    便也在这时,一个照面。林光明等船员全部被这十名鱼人杀了个干干净净。场面血腥。几名鱼人干脆抓了林光明的手臂啃了起来,血肉模糊。还有几名鱼人啃着一名船员的头颅,吃着其眼珠子。

    陈凌眼见这帮船员瞬间被杀,不由悲愤冲天。他爆吼一声,声如雷霆震煞九天!

    如来法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