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0章青璇
    一夜疯狂之后,厉若兰满足无比。她躺在陈凌怀里,喃喃说道:“我死也愿意了。”

    陈凌微微一笑,在她臀上捏了一把。

    第二天,陈凌衣冠楚楚的到了大楚门的总部。他虽然荒唐,却也没好意思到刚在外面风流,马上又回去面对娇妻。

    倒是会有些想念流潋紫的娇躯。有时候陈凌暗想,如果自己真做个彻底的混蛋倒也好。才没这么多顾忌。

    下午的时候,陈凌收到三叔公梁峰的电话。梁峰要见陈凌。陈凌便说道:“您在哪里?”

    梁峰说道:“我在梁氏公馆。”

    “那我来见您。”陈凌说道。

    梁峰说道:“好。”他的语气里带了一丝的疲惫。

    下午的阳光很是强烈,香港的夏天从来都是这般的炎热。

    陈凌很快开车来到了梁氏公馆。

    梁氏公馆并没有多大的改变,陈凌看见梁氏公馆不可避免的想起了第一次来这儿的情形。那时候是梁承丰作乱,自己为了梁华而来。那时候,自己跟厉若兰之间还是嫂子的关系。真没想到世事变化,自己和厉若兰居然亲密到了这个程度。

    不过陈凌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他觉得梁华已经不在了。厉若兰也是一个正常人。让厉若兰去跟别人,他受不了。让厉若兰一直禁欲,也太不人道了。

    陈凌胡思乱想一瞬,回过神后,摇摇头,苦笑一声,进了梁氏公馆。

    梁氏公馆前面有一个喷水池,不过现在已经干枯。陈凌顶着艳阳进了公馆。

    梁峰两鬓花白,穿一身唐衫,似乎衰老了不少。他出门来迎接陈凌、。

    “干爹!”陈凌亲热的喊着。梁峰微微苦笑,说道:“快进来吧。”说着挽了陈凌的手进入内堂。内堂里并没开空调,这是梁峰的个人习惯。两人入座后,梁峰让下人端了两杯冰镇的银耳汤上来。

    陈凌喝了一口汤,冰甜冰甜的,很是舒爽。梁峰说道:“哎,小凌,我知道你现在很忙。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也不会把你喊来。”

    陈凌知道可能是因为东印度公司的事情,所以说道:“干爹,您这么说就见外了。有话直说,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您就开口。我们是一家人,还需要说两家话吗?”

    梁峰点点头,似乎是老怀安慰,说道:“其实现在想想,若兰能有你,对她来说也是一桩好的归宿。”

    陈凌不由老脸一红,艾玛,怎么说到这上面来了。他又想起昨晚和厉若兰的疯狂,便觉得更加有些尴尬了。

    陈凌听的尴尬,不管怎么说,厉若兰也能被自己喊上一声嫂子。但自己却跟这位嫂子关系如此亲密,彻夜激情。

    他突然想到自己也叫流潋紫嫂子。好像自己对流潋紫的**也格外强烈一些。难道自己有嫂子控?

    陈凌老脸再红了一次。

    好在梁峰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说下去。他沉声说道:“是我的船队出了问题。”

    “您说!”陈凌知道正题来了,便也肃然起来。

    梁氏以前在香港与青会和洪门三分天下。后来因为陈凌的原因,青会退回台湾。

    洪门因为倾城的关系,也直接将产业留给了大楚门。而后来,梁氏也名义上全部归属了大楚门。

    不过实际上,陈凌并没有动梁氏的利益。所以现在梁峰来找陈凌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话说回来,梁氏也是属于大楚门。如果大楚门不为梁氏出头,外界只会觉得大楚门软弱可期。

    不管是出于哪一方面的原因,陈凌都必须要管。于是问道:“干爹,到底是什么情况?”

    “是这样的。”梁峰眼中闪过一丝畏惧。说道:“海上出现了一伙神秘的海盗,他们跟以往的太不同了。我听轩正浩说,他们是属于什么东印度公司的。”

    陈凌暗道:“果然是东印度公司。”

    “我下面的兄弟都是我们梁氏的老臣子。”梁峰说到这里不无悲伤,更带着愤怒,说道:“阿三,彪子,老田他们全部死在了东印度公司的手里。”

    “干爹,你不要激动,你慢慢说。你放心,这件事,我管定了。”陈凌说道。

    梁峰平复了下情绪,说道:“前前后后这两个月里,他们一共抢了我六次。每次船上的人都被杀的一干二净。连船都被毁了,他们只选一些有用的货物,其余的货物会销毁。我让轩正浩去联络过单东阳,他们调度过海上的军舰去巡视。这帮家伙狡猾的很,军舰几次巡视都没有他们的影子。”

    “干爹,你有没有正面跟他们遇到过?”陈凌问道。

    “还没有。”梁峰说道。“我本来想去的,但是轩正浩说即使我去了也不行。必须跟你商量。这两天我又去查了下,想准备全面一点再跟你说。”

    陈凌说道:“对方将船也毁了,货物也毁了,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还有,只抢了您的船吗?”

    “只抢了我这条航线。”梁峰说道:“从香港到公海有一条航海线是受我们梁氏保护的。我们自己在海上也有自己的自卫队。平常我自己也会运输货物。还没有听说过对方对别的航海线动手。他们的目的很可能是要抢夺我这条航海线。”

    陈凌沉吟一瞬后,说道:“他们之所以抢这条航海线,是因为这里靠近华夏。华夏是大气运所在。这帮东印度公司的,很可能是些奇怪的存在。干爹,你交给我把。”

    “你也要小心。”梁峰叮嘱道。陈凌眼中绽放出精光,说道:“如果连他们都搞不定,我还谈什么对付光明教廷。”

    “这样吧!”陈凌语锋一转,说道:“这件事干爹你不要声张,这两天安排一艘货船,我偷偷上去,看看有没有机会遇到这帮人。以此也好顺藤摸瓜。”

    梁峰点头,说道:“那好,安排好了,我就通知你。”

    陈凌说道:“恩。”梁峰又道:“也到了饭点了,今天就在这里陪我吃顿饭吧。”

    陈凌对梁峰素来都有一种如父亲一般的情感。当下便一笑,说道:“好。”梁峰的脸色好了一些,大概是因为有了陈凌的许诺。他让下人去准备饭菜。

    大概是一个小时后,菜做好端到了饭厅里。菜是简单的四菜一汤,不过做的很讲究。西芹滑马蹄莲。青白相间,吃在口里,滋味无穷。

    又有一个狮子头,颜色鲜艳,美味香醇。

    陈凌和梁峰喝了一瓶飞天茅台,之后梁峰微醺,陈凌扶梁峰前去休息。随后陈凌才离开了梁氏公馆。

    出了梁氏公馆之后,陈凌便给轩正浩打了电话,说了自己的想法。

    轩正浩说道:“你还真别说。目前你和东印度公司的矛盾,可能很多势力都知道了,也在看你到底是想怎么回应。而且我还得到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是沈门的人发过来的。那就是陈天涯和伊芙尔正在寻找东印度公司。他们也有可能是针对你的。”顿了顿,又说道:“这件事伊芙尔并没有给我发来讯息。可能是跟陈天涯在一起,没有机会。”

    陈凌眉头皱起,说道:“那你的意思呢?”

    轩正浩说道:“加强海域的巡视。这件事还真得去解决,不然以后大家都当大楚门是软柿子了。不过人也不要去的多,我看你和小倾两人合作。就算是梵迪修斯出马也抓不住你们。这样反而安全点。另外,在你去的船上,准备好精良的快艇,以便逃生。”

    陈凌说道:“好,就按你说的办。”

    轩正浩说道:“恩,我这就去安排。”

    陈凌当下便挂了电话。

    那边轩正浩却是喃喃说道:“有天煞守护星在,应该可以守护住你这天煞星吧?”这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夕阳在天边如残血一般。彩霞散发着瑰丽的红。

    陈凌收拾心情返回海边别墅。估计过不多久又要离开家人,开始一段新的航程。他觉得有必要回去好好团聚。

    路过一家超市时,陈凌进去买了不少玩具。这是给许彤和妙佳买的。本来还想给轩冰云买一些。可想了想,轩冰云这么成熟的小姑娘大概是不需要。免得又被轩正浩说土鳖。因此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买了玩具出来,刚上车。手机忽然响了。陈凌拿出手机,看见号码时不由一喜。是海青璇打过来的。

    其实陈凌在从神域回来后,第一天到达燕京。给轩正浩和家人通过电话后,便和海青璇通了电话。海青璇也一直在香港,她在带着那群从妙佳岛回来的孩子。她挺喜欢那份工作的。

    如今的大楚门,在香港不止有上面的配合。还有段鸿飞,海青璇这些佣兵存在。加上绝佳的情报等等,织造出完美的铁桶来。

    而且大楚门的高手也是不少的,小倾的飞刀更是鬼神莫测!

    且不说这些,陈凌回到香港后,却一直没有跟海青璇见面。开始跟家人见面,海青璇不愿意打扰。后来陈凌又处理单东阳的事情。

    所以这个时候,陈凌接到海青璇的电话还是很高兴的。

    “喂!”电话很快通了。陈凌愉快的喂了一声,说道:“我正说要见见你了。我们都有多久没在一起了?”

    若是以前的海青璇,定然会对陈凌这句话调侃。什么叫有多久没待在一起了,咱两撒关系呀?

    陈凌也是心中有些歉疚,忽略了海青璇,故意这般说的。他好像觉得能听她骂骂自己,还会高兴一些。

    不料,那边海青璇的声音带着一种冷漠和心哀。不是厉若兰那种故作冷漠。“你到东街海边酒店805号房来。”海青璇说。说完便挂了电话。

    陈凌顿觉莫名其妙。

    他不明白海青璇是怎么了?她是个明事理的人,不可能因为自己没有去见她而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