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9章热情
    “谢陛下!”陈天涯显得恭敬至极,没有一丝的逾越和随意。他坐下后,背部挺的笔直。

    梵迪修斯说道:“单东阳被陈凌带回了香港。他打电话来警告本座,不要出乱子。你怎么看这件事情?”他的语音淡淡,但淡淡之间却有种说不出的威严。

    陈天涯语音寒了下去,说道:“此人胆敢冒犯陛下,罪该万死!”

    这个回答让梵迪修斯很是满意,他点点头,说道:“没错,陈凌该死。此人不死,永远是我的心腹大患。但他的香港如今固若金汤,你有什么好的法子没有?”

    陈天涯说道:“整个香港,乃至大楚门,核心来自陈凌。若要瓦解大楚门,必先除去陈凌。陈凌一死,大楚门便不足为惧。”

    梵迪修斯并没有打断陈天涯的话,他觉得陈天涯必定有后招要说。

    果然,陈天涯说道:“陈凌此人,与家国一起,密不可分。若是外面出了乱子,他必然要离开香港前来解决。我们可以引出陈凌,伺机杀他。”

    梵迪修斯说道:“你应该是最了解他的人。也当知道,这个人狡猾无比,并不好杀。而且他也会有所防备。”

    陈天涯说道:“陛下,最近我一直在关注大楚门。东印度公司似乎盯上了大楚门的航海线。那条航海线我很清楚,是三叔公梁峰的命根子。您若信任我,让我去东印度公司一趟。陈凌虽然精明,却也难以想到东印度公司里有我们的影子。到时候他自然会出手解决东印度公司。”

    “一旦他去解决东印度公司,我们便布好天罗地网。”陈天涯缓缓说道。

    梵迪修斯眼睛一亮,说道:“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去办了。”

    陈天涯恭敬应声,说道:“是,陛下!”

    “不过陛下”陈天涯突然说道:“我”他显得欲言又止。

    “有话直说!”梵迪修斯显得慈和无比,大概也是因为陈天涯的提议让他看见了希望,所以心情愉悦。

    接着,梵迪修斯又说道:“天涯,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不要有什么拘束。”

    陈天涯当下鼓足勇气的说道:“我想让伊芙尔与我一起前去。”

    “哦?为什么是她?”梵迪修斯眼光微微复杂,他若有所思的大量陈天涯。

    陈天涯直言不讳,说道:“我喜欢她。”他抬头看向梵迪修斯。

    “你倒是诚实的很。”梵迪修斯对陈天涯的态度很满意,也觉得陈天涯这孩子真是忠心耿耿,待自己没有二心。

    他对陈天涯的满意度自然是超过奥迪斯那位圣骑士长的。当下微微一笑,说道:“感情的事情,纵使是本座也无法替你们做决定。不过你既然喜欢伊芙尔长老,本座也愿意成全你。好,准了!”

    陈天涯大喜,说道:“多谢陛下!”

    东北的夜,黑龙江的夜。

    冬天的黑龙江外面冷的让人生不如死,而这七月对黑龙江来说则是最好的七月,温暖,凉爽交替。

    此刻,在光明殿外面。奥蒂斯与伊芙尔就如普通的情侣一样,穿着时尚的装扮,携手走在大街上。

    他们路过一条小吃街,里面有各种新奇的小吃。伊芙尔就如一个少女一般,愉快而欢乐的享受着。她穿了纯白色的长裙,比那茜茜公主还要美丽洋气。

    奥蒂斯则是一身正装,蓝色衬衫,打了领带,一丝不苟。不过他看伊芙尔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宠溺。

    “你也尝尝。”伊芙尔将一串四喜丸子递到奥蒂斯的嘴前。

    小吃街上的路灯明亮,转过小吃街就是黑龙江的一所大学,那里是朝气蓬勃的所在。灯光的光芒映照在伊芙尔美丽白皙的脸蛋上,让她看起来如娇憨的少女,是那样的无忧无虑,是那样的欢快。

    奥蒂斯居然看的呆了,他看见伊芙尔的嘴角还有一丝油迹。他觉得伊芙尔是最美丽的天使。他却没有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记得的亲密。

    奥蒂斯微微一笑,张开嘴吃了一颗四喜丸子。伊芙尔便也满足了,她要来挽奥蒂斯的手臂。奥蒂斯却如触电一样闪开了。伊芙尔的眼睛很尖,她看到奥蒂斯的身上的红疮越发严重了。可伊芙尔不介意,她执意的要去挽住奥蒂斯。

    便也在这时,伊芙尔的手机响了。是甘道夫打过来的。

    “伊芙尔长老,陛下传召,速回!”

    甘道夫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伊芙尔立刻向奥蒂斯说道:“我们回去吧,陛下找我有事。”奥蒂斯点点头。他们快速出了小吃街,然后开了自己的车回光明殿。

    实事求是来说,伊芙尔与奥蒂斯对如今的生活状态充满了一种憧憬。光明殿有不可限量的未来。他们在这战船之上,可以挥洒自己的才华和能力。

    就像是两个职员正在一家刚发展中的大公司里,而且他们还是属于被重用的。

    奥蒂斯与伊芙尔回到光明殿后。这时候光明殿里放着祥和的梵音。这梵音是梵迪修斯的声音录制的,外界称作天父的声音。

    这种声音还真有让人祥和宁静的作用。

    此刻梵迪修斯正在光明殿的大殿里坐着。他坐在椅子上,一身银色的袍子,威严中带了一丝的飘逸。

    奥蒂斯并没有进大殿,因为梵迪修斯没有要见他。伊芙尔来到大殿后,面向梵迪修斯,恭敬的行礼,说道:“见过陛下!”

    梵迪修斯微微点首,说道:“明天一早,你随陈天涯一起去东印度公司一趟。”

    伊芙尔微微一呆。

    “怎么,不愿意?”梵迪修斯问道。

    伊芙尔感受到了梵迪修斯的威严,不由吓了一跳,说道:“伊芙尔不敢!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会是我陪陈天涯前去?”

    梵迪修斯淡淡说道:“就这么安排了。”

    “是,陛下!”伊芙尔也不好多问了。

    “下去吧!”梵迪修斯说道。

    伊芙尔恭敬退了下去。她出了光明殿,外面奥蒂斯还在车里等待她。

    伊芙尔上了车,奥蒂斯启动车子,一边忍不住问道:“陛下找你?”

    伊芙尔欲言又止,奥蒂斯马上善解人意的说道:“不方便说就算了。”

    “也没什么不方便的,是陛下让我明天和陈天涯一起去东印度公司。”伊芙尔说道。

    奥蒂斯心中一震,不由感到了一丝苦涩。他本来是个骄傲的人,但是由于身上的红疮,居然渐渐让他有了自卑的感觉。而面对陈天涯,他更是感到无力。陈天涯是那样的风度翩翩,那样的聪明,而且修为也比自己要高出太多。

    伊芙尔见奥蒂斯沮丧,连忙说道:“你放心吧。我们是出去办事,很快就会回来。”

    奥蒂斯忍住心中的不舒服,微微一笑,说道:“恩,我明白。我等你回来。”

    相比东北黑龙江这边,陈凌在香港也是有些的忙。

    陈凌这个大忙人,从回香港之后,只有在前两天陪了家人。后面就没再消停过。事情总是不断,眼下又有单东阳这档子事。

    单东阳对于麻烦陈凌有些不安,

    不过他也没有闲着。到了香港,便去负责香港这边的国安情报,同时还遥控国内的国安。他的权力并没有被架空,这几年来,他在国安的工作成绩是有目共睹的。

    而陈凌则去轩正浩的公寓见轩正浩。

    轩正浩的公寓并没有什么保护措施,只有一个大楚门成员在保护。其实也不算保护,像是保姆多一些。

    轩正浩有一门特殊的能力,不是他的精神力。而是他能感应到危机,这种感应能力比陈凌他们的都要厉害。

    秋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

    不过这门能力他并没有遗传给沈云飞。沈云飞在被魔典改造时,彻底改造了命格,也因此失去了这一项特殊的能力。

    所以轩正浩不需要保镖。假如梵迪修斯要杀轩正浩,制定好了计划,只要他们刚出发,万里之外的轩正浩就会感觉到这种危险。

    且说这时,陈凌一个人开车来到轩正浩的公寓前。陈凌穿了雪白的衬衫,他走进公寓,那大楚门成员恭敬的行礼喊道:“门主。”陈凌微微一笑,说道:“辛苦了。”然后便让其带他进去。

    公寓的大厅里,灯光雪白。轩正浩正在研究魔典,魔典就像是一个极具智慧的玩具,所以轩正浩只要一有空就会研究魔典。他手上还拿了一个红透的番茄在吃。

    用他的话来说,他是脑力活动的人,所以得多吃点蔬菜水果来补充脑力。

    “陈凌哥哥好。”轩冰云这个小丫头正在一边写作业。她看见陈凌后,立刻起身甜甜的喊道。

    轩冰云穿着淡蓝色的针织衫,雪白的脸蛋中透着一股子红扑扑的意味。绝对的美人胚子。她是轩正浩收养的,虽然轩正浩很冷淡。但这小丫头却是很感恩,一定要住在这里。

    陈凌觉得这丫头多可爱啊,也就轩正浩能把她不当回事。当下,陈凌对轩冰云微微一笑,说道:“冰云,最近学习成绩还好吧?”

    轩冰云还来不及回答,轩正浩已经放下了魔典,起身向陈凌说道:“门主,你这个思维啊,还是典型的老一代思维。在香港这边,那里有见到孩子就问成绩的?成绩好不代表什么,重要是的孩子的德与品性。”

    陈凌不由郁闷,哥也就是习惯性的随口问问。他苦笑一声,说道:“好,算你有理。”

    轩正浩微微一笑,便对轩冰云说道:“去冲两杯咖啡来,然后自己上楼睡觉。”

    “好!”轩冰云乖巧应答。忽然又说道:“那我到楼上去写作业好不好?”

    轩正浩道:“随便。”明明很冷,偏偏轩冰云却一点也不介意,高兴的应答。

    轩冰云泡了两杯咖啡过来后,又说道:“陈凌哥哥,我上去了。”

    陈凌点头,说道:“改天我带你去游乐园玩。”

    “土鳖!”轩正浩轻声鄙视陈凌。

    陈凌暗道,尼玛!

    待轩冰云上楼后,轩正浩与陈凌在沙发上相对而坐。轩正浩说道:“说吧,你来找我肯定是有事情。不然我又不跟你谈恋爱,你不会想到我的。”

    陈凌老脸一红,随后干咳一声,说道:“是这样的。”当下将单东阳的事情说了,又将给梵迪修斯打电话的事情也说了。

    轩正浩听完后,脸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而是暗自沉吟。

    陈凌见状便也不打扰他。

    好半晌后,轩正浩才说道:“门主,你这次算是彻底将梵迪修斯的注意力拉到你身上来了。”

    陈凌点头,说道:“没错。但是我必须这么做。如果事情来临了,每个人都想着往后面缩,那我们国家也就完蛋了。”

    轩正浩说道:“既然你已经做了,我不会去说你做的是对还是错。没有意义嘛!那么我必须要说一下,我们可能面临的。”

    他顿了一顿,话锋一转,说道:“梵迪修斯当然不会乱来,因为他的意图很明显。他要在华夏扎稳根基,做一个黑暗中的皇帝。做一个天父,受尽万民信仰。那么现在,他会觉得你是他最大的一块挡路石。但是他要杀你,却也很难。因为我们香港现在是铁板一块。他没有机会嘛!可是门主,你别忘了。梵迪修斯手下有一个陈天涯,他是你的翻版。他不会不知道你的弱点。”

    “要把你引出去,很简单啊!在外面干几件政府无法解决的事情。到时候政府肯定要找你。你不去,政府会有想法。你去,天罗地网等着你。而且,梵迪修斯不会给政府和你口实的。他会藏在暗中,让别的势力来作乱,这样你也无法去报复他。”

    陈凌眉心皱成了川字,说道:“看来还是我想的太简单了一点。”

    轩正浩说道:“所以接下来,不管面临什么样的困难。都不要只看表面,很可能里面会有光明教廷的身影。”

    “将来的路,会很难走,你要有心理准备。”轩正浩最后说道。

    陈凌点点头。随后,他离开了轩正浩的公寓。

    这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

    陈凌走出公寓后上了车,他开的一辆奥迪车。车的性能不错,想到以后所面临的烦心事。陈凌心中就有些愁闷。

    虽然要面对,但偶尔的情绪低落还是会有。他忽然不太想回海边别墅。

    很想去放纵!

    这个时候,陈凌想到了厉若兰。昨天厉若兰还给他打过电话。虽然只是淡淡的问候,但陈凌也知道兰姐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肯定也想有自己的滋润。

    想到厉若兰的成熟风韵,陈凌心中就是一片火热。

    当下,陈凌给厉若兰打了电话。

    那边马上就接通了,厉若兰似乎也还没睡。很是清醒。

    “在干嘛呢?”陈凌问道。

    “在办公室里加班。”厉若兰听到陈凌的声音后很是冷静。不过陈凌是人精,知道她有些怪自己回来了也不来见她。所以故意冷落。其中压抑的火热,他还是感觉到了。

    “你在你们公司的办公室是吧?”陈凌说道。

    厉若兰说道:“是。”

    “我来找你。”陈凌说道。“这么晚来不方便”

    她话还没说完,陈凌已经挂了电话。

    一路驱车前往厉若兰公司的总部。

    半个小时候,陈凌来到厉若兰公司的总部大楼。他停好车后,走了进去。保安大概是得了厉若兰的吩咐,放了陈凌进去。

    厉若兰的办公室在十八楼。

    陈凌乘坐电梯来到厉若兰的办公室前,她的办公室里雪白的灯光透过门缝露出来。陈凌来到门前,也不敲门。手中暗劲一震,门便也开了。

    厉若兰见了陈凌,依然冷淡,说道:“这么晚你来干什么?”

    陈凌哈哈一笑,说道:“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是来陪你的啊!”

    厉若兰啐了一口,说道:“谁是你的女人,不要脸。”陈凌坐在她的老板椅靠上,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

    “你放开!”厉若兰的拒绝显得很无力。陈凌忽然用力将她一把抱了起来。接着陈凌自己坐在老板椅上,说道:“小娘们,还不听话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