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6章残酷
    怎知道事情出了意外,沈默然情报强大到超出了想象。他连沈默然的影子也没看见。

    且不说这些,单东阳听到东方静问起沈默然为什么没事。他立刻愤慨的说道:“沈默然最早得到了消息,提前乘坐动车逃走了。”

    其余的话已经不用说明,东方静也是冰雪剔透的人,马上明白她和陈凌都被沈默然这个盟友抛弃了。

    “陈凌,谢谢你。我又欠你一个人情!”须臾之后,东方静诚恳的向陈凌说道。

    陈凌淡淡一笑,却不多说。

    这就是他的态度!

    这么一折腾,到达燕京机场时已经是下午两点。

    陈凌直接乘坐这架专机返回香港。

    香港,他的大本营。他的心早已经迫不及待了,那里是他的根本所在啊!

    s市,梵迪修斯与甘道夫跟陈天涯汇合。

    三人倒也不算是灰头土脸,他们找了一家酒店,在房间里细谈。“为什么东方静也逃走了?”梵迪修斯冷声问陈天涯。

    甘道夫却是松了口气,还好这家伙也失败了,否则自己得多丢脸啊!

    陈天涯并不入座,显得诚惶诚恐,说道:“半路被陈凌堵截住了,我跟陈凌恶斗之时,东方静被国安的人救走了。”

    “那你何不将东方静直接杀了?”梵迪修斯说道。

    陈天涯马上单膝下跪,说道:“东方静事关重大,我想将她抓到您的面前,由您处置。没想到的是陈凌修为大增!”

    梵迪修斯也不好过分的怪罪陈天涯,毕竟他自己和甘道夫也失败了。不过他同时在内心深处也微微松了口气。不然陈天涯真的抓住了东方静,他的面子上和甘道夫的面子上,多少是有些过不去的,太丢脸了啊!

    实际上,陈天涯如此聪明之人,当然也知道这一点。

    他和陈凌恶斗之时就已经知道东方静会逃走。他其实是故意放走东方静的。否则以他陈天涯的智慧,焉能如此的蠢笨的中计!

    梵迪修斯心中依然郁闷难解,他看了两名手下一眼,不由冷声道:“大楚门在香港固若金汤。沈门盘根错节,势力根深蒂固。目前只有西昆仑最为脆弱。既然抓他们全部失败。本座想转道前去西昆仑,将这西昆仑毁了。你们意下如何?”

    甘道夫和陈天涯都是聪明人,他们知道梵迪修斯心中有怨气,需要发泄。如果现在反对他,他肯定会不爽。

    在陈天涯看来,一个区区西昆仑,杀便杀了,也没什么打紧。当下说道:“西昆仑的人如果潜入市井之中颇为棘手。现在他们还没有出山,正好全部杀之!陛下英明!”

    甘道夫也道:“陛下,我等誓死追随您!”

    梵迪修斯便站了起来,说道:“好,就这么订了。”顿了顿,道:“甘道夫,你订的专机什么时候来?”

    “已经在机场等待!”甘道夫回答道。

    这些专机都是手续合法。光明教廷在东北,挟持了不少富豪,官员,企业家,明星加入光明殿里。所以光明教廷的资源已经有些雄厚了。

    而政府对待光明教廷的态度也很微妙!光明教廷的众高手就是炸药包,大家都要小心翼翼保持平衡!政府更不敢明着面出手剿灭光明教廷。将他们逼急了,整个神州大地都不得安宁。

    所以政府才不得不眼睁睁看着光明教廷在东北发展出数百万信徒来。这要搁在古代,古代的皇帝都受不了。何况是现在这个社会!当初的邪教没有什么底蕴,还没热乎,马上就被政府雷霆镇压下去。

    所以说,政府的力度绝对是有的。只不过这一次的情况太特殊了。

    这一次,政府就将希望寄托在大楚门身上。政府不插手与光明教廷保持默契!

    因此政府不可能拦截光明教廷的飞机和车。至于燕京的专机被拦截,也是微妙的出手,明面上找不出毛病来!

    便也在这时,梵迪修斯的手机响了。说起来,教宗陛下也是要用手机的呀。这年头是什么时代?信息时代啊!

    梵迪修斯看了眼号码,是来自燕京的。他的号码很少有人知道,知道这个燕京的号码必定与国安有关!

    “你们先出去吧!”梵迪修斯对陈天涯和甘道夫说道。

    “是,陛下!”两人恭敬应是,离开了房间。

    梵迪修斯以前和甘道夫是好兄弟,在伊芙尔这些人面前也是慈祥无比。但是自从他当了教宗陛下之后,威严却是与日俱增!

    伊芙尔他们这些人每个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就算是平常的小礼节也非常注意。因为梵迪修斯真的会在意这些。有一名黄金骑士又一次在梵迪修斯面前没有注意礼节,后来这名黄金骑士因为做事不力,被废去了双眼。

    且不说这些,房间里只剩下梵迪修斯一人。他接通了电话。

    单东阳的声音传来。“尊敬的教宗陛下,我是国安总局长单东阳,向您问好!”

    虽然单东阳修为低弱,但他可以说是政府那边跟光明教廷的发言人。所以他是有资格和梵迪修斯对话的。

    梵迪修斯语气淡淡,说道:“有事?”

    单东阳说道:“是这样的,陛下,我们已经和西昆仑合作。西昆仑马上也会全部到达燕京,守卫京畿!还希望您不要再针对西昆仑!”

    梵迪修斯双眼中陡然绽放出寒光,说道:“你在威胁我?”

    单东阳心口一窒,只觉即使隔着电话也感受到了梵迪修斯的威严!

    顿时周身冰寒!

    单东阳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燕京是我们的底线。西昆仑与燕京已经是一体。就算陛下您势力再大,武力滔天。但若踩踏我们的底线,我们绝不会继续沉默下去。”

    梵迪修斯寒声道:“从来没有人敢威胁本座,你算什么东西?你信不信本座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单东阳丝毫不惧,说道:“即使杀了我,也还有千千万万个单东阳。大楚门与燕京,与西昆仑俱是一体。若陛下一意孤行,纵使我们无法将陛下如何,但也一定教光明殿鸡犬不宁!”

    梵迪修斯沉默下去,半晌后,他说道:“好,很好。单东阳,本座答应你这个条件。”

    单东阳松了口气,他只觉额头上已经汗水涔涔,说道:“多谢陛下!”

    梵迪修斯又道:“只不过,你的言语冒犯到了本座。你必须死!三天之内,你到东北,本座的光明殿前受死。若敢不来,所有条件作废。本座便让整个燕京乃至华夏鸡犬不宁!”

    梵迪修斯言罢便挂了电话。

    单东阳一瞬间如坠冰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万万没想到梵迪修斯居然要用他单东阳的生命来捍卫其神圣威严!

    单东阳此刻正在国安局的一处秘密办公室里。他的身边还有两名国安成员。

    办公室明亮无比,但外面却是普通的楼房。大隐隐于市,没几个人知道这儿居然是国安的据点。

    办公室里开了空调,虽然外面的阳光很强烈。但办公室里冷气很足。可纵使是如此,单东阳的整个脑袋上满满的全是汗水。就像是掉进了水塘里一样。

    虽然单东阳经常觉得自己已经看透了生死,但是这一刻,他真感到了未知的恐怖。梵迪修斯的话就像是死神的诅咒。

    无法逃脱,无法逃避!

    “单局,您还好吧?”一名男性成员连忙问道。这名成员叫做林安。另外一名叫做薛金城。两人都是加入国安多年的情报员。

    单东阳将电话放好,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林安与薛金城对于单东阳刚才的电话已经录了下来。这些都是重要的资料,他们的工作就必须录下来。所以两人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种谈判是要报告给上面的大佬的。这也是单东阳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打电话的原因。

    林安向单东阳说道:“单局,不好意思,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们必须上报上去。”

    单东阳眼中忽然闪过一层精光,他说道:“不用你们报告了,我会亲自跟华老来通报。”他说完便抓起了电话,拨通了华老的电话。

    华老的声音传来。“东阳啊!”

    单东阳已经平静下来,他说道:“老领导,有件事情必须向您汇报。”

    “好,你说吧!”华老说道。

    单东阳便将刚才的事情全部说给了华老。

    华老马上陷入了沉默。

    单东阳的心沉了下去。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以前海蓝是弃子,于是上面要求自己杀了海蓝。现在只怕也轮到自己身上来了吧。

    半晌后,华老说道:“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先跟我商量就擅自做主?”话语里有责怪的意味。单东阳说道:“老领导,事情紧急”

    华老说道:“我知道,你是觉得如果上报,会耽误了时机。”这个担心是很有必要的。上报之后,还要经过会议商量等等。

    时间耽误不起啊!况且单东阳认为事情在控制之内,他完全可以做好后再做报告上去。他是国安局总局长,同时也是平衡各方实力的总代言人。他手上有很大的实权,不可能什么事情都要去问了才敢做。

    上面也对他放权,对他信任!

    单东阳做梦没想到的是,梵迪修斯居然要用他的命来挽回威严。

    梵迪修斯显然也是聪明人,知道政府这边也不想冒险。他答应了整个条件,唯独要单东阳的命,这是一个震慑!

    可是政府这边如果硬是再不答应梵迪修斯,便很可能让梵迪修斯下不来台,恼羞成怒。

    那时候,谁也把不准梵迪修斯的脉。一旦梵迪修斯带领手下的高手发动暴乱,带领手下的信徒做出一些活动来。那么整个华夏在国际上,在民众心里都会变的岌岌可危。

    那时候,只怕国家真的就要风雨飘摇了。

    这是政府绝对不能让其看见出现的。不能有一丝丝的可能。一丝丝的险都不能冒。

    单东阳沉默下去,华老忽然说道:“你是怎么想的,东阳?你只管直说,什么都可以说。”

    单东阳苍凉一笑,说道:“我是一名军人,保家卫国是我的天职。服从命令更是第一要素,所以,我服从上级一切安排!”

    他等于是把这个球踢回给了华老。实际上,华老一时间也是为难。第一,单东阳是一员不可多得的悍将!第二,现在自己开出单东阳给梵迪修斯,那会让很多军人寒心。所以华老希望单东阳亲自说出愿意去东北受死。

    可是单东阳毕竟是一个活人,不是一尊泥菩萨。到了这个地步,他没办法那么伟大。

    “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需要和几位将军好好商量一下。”华老说完挂断了电话。

    单东阳挂了电话后,走出了办公室。外面的阳光很是艳丽,带着一层燥热。他下了楼,来到街道上。

    街道上车水马龙,这条街是三环以外。但是燕京就是如此,即使在这儿也比三线城市最中心的地方都要繁华。

    单东阳忽然发现他怕死了。很怕很怕,这些平常没有注意的车水马龙,这些行人在眼里也是如此的可爱。他觉得自己还有许多未完成的事情,还有许多的地方想要去。

    但是,一切都已经没有了机会。

    单东阳明白,无论华老他们怎么商量。到最后为了稳定,一定会交出自己。

    自己已经成了弃卒。

    单东阳贪婪的呼吸起来,也许再过不久,就呼吸不到了。

    香港!陈凌在下午两点到达香港国际机场。香港的天气更是燥热。

    但那明媚艳丽的阳光照在机场里,照在街道上,却是让人心里也是明媚无比。

    来接机的居然是叶倾城和许晴。另外跟着一起的还有李红泪,朵拉绮雯,剑皇李暹。这个欢迎的规格还是蛮隆重,其实主要是轩正浩担心叶倾城和许晴的安全。所以才让朵拉绮雯和李暹前来。不然如果只有李红泪前来,根本不用这么隆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